民国版“梁祝”,才女石评梅和她陶然亭公园中的墓碑!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民国四大才女中的最后一位女作家石评梅,这位民国女作家是庐隐的挚友,她以一部《匹马嘶风暴》立足于文坛,并被世人称赞为“北京著名女诗人”,她曾两次被热烈追求,坠入爱河后,却发现所爱之人都已有妻室。她狠心离开,却错过了一生的挚爱,她的爱情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梁祝”。在26岁芳华正茂的年纪,她“便萎谢在萧瑟的秋风里了”,她是民国最有良心最让人心疼的第三者,她的凄美爱情故事一直被世人所惋惜!如果你有幸去过北京的陶然亭公园,那么你一定看到过她的雕像以及听闻关于她的爱情故事。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聆听这位文艺女作家石评梅的凄美故事吧!

                                                                                              石评梅与高君宇


1.听闻石评梅

石评梅,中国近现代女作家、革命活动家,“民国四大才女”之一。 原名汝壁,因爱慕梅花之俏丽坚贞,自取笔名石评梅。1902年出生于山西省平定县,父亲石铭,清末举人;石评梅之母,是父亲的续弦,其家庭为一个书香门第。石评梅自幼聪颖好学,很受父母喜爱,从三四岁开始,父亲就教她认字,每晚石评梅都坚持不断,有时她没有认熟,虽是深夜也不愿去睡,直到念熟为止。后来进了小学,白天和孩子们一起上课,晚上放学以后,父亲仍然教她读《四书》、《诗经》等。

石评梅


2.初恋吴天放

到北京后没几天,吴天放就邀请石评梅在

“来今雨轩”

吃饭,吃饭期间,吴天放送给石评梅一叠精美的信笺,信笺每页都印有一朵梅花,形态各异,并写有“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梅”等古人的咏梅诗句,下方印着“评梅用笺”

四字。不仅如此,吴天放侃侃而谈,把古今历史上有关梅花的趣闻轶事都如同数家珍般道出,这让独爱梅花的石评梅对这个男人另眼相看并且怦然心动。其实,这些只是吴天放在火车上看到石评梅的手巾上绣有梅花,又根据她的名字,猜测她喜欢梅花,于是跑到图书馆翻遍有关梅花的书籍,并特意印制了一册“评梅用笺”

无知的石评梅心想着,世间还有和她一样爱梅的人,不由得对吴天放刮目相看。据说那天在饭桌上,吴天放深情的注视着石评梅,轻声地对石评梅说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爱梅。”

石评梅回道:“上帝错把生命之花植在无情的火焰下”。

3.绝恋之爱高君宇

石评梅与高君宇结识时,正与吴天放处在热恋期,对这个父亲的学生,这个充满着昂扬革命斗志的同乡,石评梅的内心深处产生一种油然而生的亲切感,两人开始有书信往来,谈文学,谈理想,谈国家。  时常,石评梅在信中给高君宇写道:

“同乡会分手之后,我感到很惆怅,烦闷永久张着乱丝搅乱着我春水似的平静。我宁愿历史的锤儿,永远压着柔懦的灵魂,从痛苦的瓶儿,倒泻着悲苦的眼泪。”“我希望你不要镇日疲于奔命于你的冒险事业,我只希望你自珍身体,免为朋友所悬念,有暇希望来校看我。”

1923年10月,高君宇在为革命事业奔忙中积劳成疾,在西山养病。深秋时节,枫叶如火,他想起了时常在自己梦中出现的石评梅,于是高君宇采下一枚红叶,并写信题诗寄给石评梅道:

满山秋色关不住,一片红叶寄相思。

                                                                                                                                                                                               ——君宇

                                                                                                                                                            十月二十四日采自西山碧云寺

1924年10月,高君宇在完成革命任务中九死一生,却仍不忘石评梅的生日。高君宇买了两枚象牙戒指,一只自己戴着,另一只寄给石评梅并写道:“愿你承受了它。或许你不忍,再令它如红叶一样的命运吧。我尊重你的意愿,只希望用象牙戒指的洁白坚固,纪念我们两人的冰雪友情吧!”结合无望后,高君宇只能选择做石评梅永远的知己。次年春雪过后,高君宇和石评梅来到银装素裹的陶然亭,高君宇感慨道:“北京城的地方,全被权贵们的车马践踏的肮脏不堪,只剩陶然亭这块荒僻土地还算干净,评梅,你是真爱我的朋友,倘若我有什么不测,你就把我葬在这里吧。”

高君宇


4.命已将至,斯人难寻

高君宇去世后,石评梅活在悲痛与自责里,她拒绝了其他人的追求,游离在高君宇的墓前,陪伴他,向他忏悔,向他吐露相思。石评梅一直戴着象牙戒指,一面整理并出版高君宇的遗稿,一面把对高君宇的爱和思念诉诸于笔端,写出了掺杂着血泪的名篇《象牙戒指》《梦回寂寂残灯后》和《墓畔哀歌》。

她的枕头下有本日记,日记的扉页上用毛笔写下了两行字:“生前未能相依共处,愿死后得并葬荒丘!”日记本里还夹着高君宇的遗像和第一次表白的红叶。一位曼妙女子就这样过早地凋零,她的心早已跟随爱人死了。在一本《石评梅文集》中写道:“对比她和高君宇的生死之恋,曾经拥有过于浅薄,梁祝化蝶过于虚无,不读她肝肠寸断的血泪之文,不会懂得爱情的力量。高君宇、石评梅的故事一直在民间广为流传,北京的陶然亭公园中,还有一块两人并立的墓碑,后人将两人并立的两块墓碑合称为“高石之墓。”高君宇的墓碑上还镌刻着石评梅手书的碑文:

我是宝剑,我是火花。

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

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

这是君宇生前自题相片上的几句话,死后我替你刊在碑上。君宇!我无力挽住你迅忽如彗星之生命,我只有把剩下的泪流到你的坟头,直到我不能来看你的时候。

——评梅

石评梅


结语

就在北京陶然亭城里,石评梅带着无穷的思爱与遗恨撒手而去了,却将无比美丽的断肠文字留在了人间。她的生命还不满二十七岁,她的创作生涯才仅仅六年,不过诗歌、小说、剧本、评论、散文等体裁,她都曾驾驭过。在她去世后,其作品曾由庐隐、陆晶清等友人编辑成《涛语》、《偶然草》两个集子。不过更多人记住石评梅与高君宇, 可能正是因为他们之间那份强烈的人性 、爱与激情。

《涛语·偶然草》石评梅


推荐阅读:

丁玲,不需要解释的彪悍情史与作品!

什么才是豪门千金最珍贵的东西?

萧红,纵是才华横溢,难逃颠簸流离!


(本期编辑:  justin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