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0

在越来越善于遗忘的世界上,文学生命的艺术寿命到底能有多长?其实不完全取决于文字,甚至也不完全在于写作本身,而是在于用怎样的美好灵魂谱写余音袅袅的美妙旋律。

而眼下的美好,往往正冬眠于那些点缀了磨难的貌似平凡,貌似平凡的每个人,也都有权利梦想创造春意盎然。

的确哪怕我们竭尽全力,最终也未必拥有几近完美的能力,然而攀援幽幽山径,回眸人烟暖暖,又何尝不曾渐入佳境,畅享绮丽?

人生几经辗转, 终于恍然大悟于“指穷于为薪,火传也。”(油脂燃尽年华,只为薪火相传),于是我用’冬薪’做自己的笔名。未必如火山般爆发热烈篇章,一本书如能恰似在小女孩的身旁,平添几根熬过寒夜的小柴,欣欣然已足矣。能如劲燃之干柴,不仅舞动温暖热量,还有一丝微明彰显希望,吾则为而无忧,竭而不休,乐此不疲,夫复何求?

植物固定碳元素累积能量,源自对阳光的渴求。阳光之于植物,恰如幸福之于人生。

求索蓬勃幸福,把悠悠思绪装到文字里,放飞出去,就在像茫茫人海中放游漂流瓶,不必问来自哪里,也不用想飘向何方。因为始终坚信, 用心的文字总有真心的触动, 或许不是这一次,或许也不是下一次,但一定会是下一次的下一次之后的一次又一次。

    无论多少次揉碎一纸纸不尽人意,我都必须要写下去,直到那些情不自禁的文字,百转千回终于找到缕缕思绪。无论需要多少次删改字字句句,也不曾一丝删减心中希冀。。。。。。。。

希望尽心尽力解读幸福真谛,以此敬献给渴望幸福的读者,我需要您,正如您终将需要真诚的文字,这令我的渺小生命更有意义。

彼此需要,才令你我不再无关紧要,浩瀚苍穹之下,才使得有限生命岂止于渺小,就算渺小,也不必卑微,就算渺小,也未必缥缈,。。。。。。

透过薄雾般的匆匆时光,回眸一瞥过去十年,似乎总有一种虔诚冲动,持续推动我冥思苦想,研习经典,在注定无人喝彩之中,感悟色彩之外的精彩,真诚记录触发灵魂深处的感动,。。。。。。

孤灯下,小桌上,倾情敲打键盘,如同搜索最佳频率,发出微弱的信号,执着呼号遥远共鸣,共同解码人生,解析幸福,体悟蓬勃人生。。。。。

不知不觉,夜渐渐深了,一轮弯月躺倒在摇椅上,静静熟睡,一朵游云轻轻的走来,温柔的给它盖上薄被。

此刻敢问星空,除了那些遥不可及的远星,是否还有人与我一样,无意入眠,如烈焰在胸?只为灼烧精神饱满的字句堆砌无形支柱,只为携手支撑曾经倾斜的心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