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庄子•养生主》|养生,不仅是养身

《庄子》一书先秦时期已成书,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三十三篇,是经西晋郭象删订并流传下来的。我手上的《庄子》一书,是中华书局2015年版,由方勇译注的。由此可见,今天我们所读古籍历经几百年甚至逾千年,经后世编撰修改删订,要说完全符合前人的原文,是不太可能的,甚至很多篇章都是后人添油加醋增上去的。再加上不同人译注的版本不同,必然体现了不同的观点倾向,并无完全一致的译本观点。所以,我们今天读古籍,更多的是汲取其精华,择其要点而习之,更多的是引发自己的思索。就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同样一段话,会有不同的解读。这里,只是记下自己的理解与思考,这里面有主观,有偏见,甚至有错误,但读书后以文字形式展示自己的思考,比“雨过地皮仍不湿”的泛读好些。


01


书中第二篇是《齐物论》,实在是太难读了,感觉自己还没有完全消化,所以先谈谈第三篇《养生主》吧。


《养生主》篇幅不长,结构也简单。第一段以我们非常熟悉的“吾生也有涯”开篇,提出“缘督以为经”的总纲,而后以疱丁解牛、右师独腿、泽雉不蕲樊中和秦失吊老聃四个寓言来展开论述,最后以薪尽火传之喻来关锁全篇。


所谓“养生主”,也就是养生之宗旨,养生之关键,养生之要义。庄子提出的观点是“缘督以为经”,“缘”是循、顺应的意思,“督”是指人的脊脉,或说是人的骨节空虚之处,我们常在武侠故事里听到的“任督二脉”之说与此类似,“经”就是常了,“缘督以为经”就是指要把顺应自然的中虚之道作为养生的常法。可见,庄子认为养生的要义就在于顺应自然,循乎天理。说得再通俗点,就是遵循自然不过度损耗自己,不为生计而囚禁自己,安时处顺而尽享天年。


如今我们一说到养生,首先或主要想到的是如何养好身体,即“养身”,虽然“缘督”从本意上来讲是指人的脊脉要通畅,好像是事关身体,但庄子在文中并未细讲如何调养身体,而更多的在讲顺应自然之道,精神自由之道,生死两忘之道。


第一个寓言是疱丁解牛,由于是中学语言教材课文,为大众所熟知,最主要的就是告诉我们要从技的层面进入到道原层面,把握事物的规律,而不是以蛮力乱来。文惠君从疱丁解牛里得出了什么“养生”之道呢,吾非他,我不能确切地知道他悟出了什么养生之道。但从庄子的描述来看,


“依乎天理,批大郤,导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

这个叫丁的厨师,厉害之处就是对牛的身体结构了如指掌,他的刀不是用来割和折(也就是砍),而是“批大郤,导大窾”,其实就是把握关节,避实击虚。这里引出来的养生之道,一是不与世间的“硬骨头”硬碰硬,不被外界环境所拘束,不因与外界的磨擦而折损消耗自己,二是提升自己的造诣,由技入道,达到超凡入胜之境。


第二个寓言故事是公文轩见右师之问,说实话,这段因右师只有一条腿引发的身体残缺是先天还是人为的对话,我没有完全明白庄子写此寓言之意,可能这正是古人的为文的意境吧,并不把自己的意思一览无遗地表露出来。在我看来,这可能是个养生不善的例子吧,因为连自己的身体都照料不好,还谈什么养生呢。


第三个寓言是关于泽雉的,虽然只有两句话,但意象却很深。


“泽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饮,不蕲畜乎樊中。神虽王,不善也。”


意思是讲水泽中的野鸡,走十步才能吃到一口食,走百步才能喝到一口水,但它并不希求被豢养在笼子里。在笼子里精神虽然旺盛,但并不自在。


养生,自然要有独立自主的人生,生命有其独立的价值,要有打破环境的能力。虽生活在物质世界,但精神要超脱。


第四个寓言则是从秦失吊唁老聃引出的如何看待生死话题,文中的精彩句子是:


适来,夫子时也;适去,夫子顺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古者谓是帝之县解。


意思是讲一个人偶然来到世间,这是他应时而生;偶然离去了,这是他顺理而死。安于时运而顺应自然,一切哀乐之情就不能进入心怀,古时候称此为自然的解脱。


很明显,这就是讲如何看待生死这一人生不可回避问题的。


关于死生话题的,其实古人是挺有智慧的,比如向死而生,视死如归,死生两忘,都是将死亡当作人生的一部分,不害怕不逃避,而是安然处之,坦然接受,才算是活得明白活得通透。


庄子不愧是庄子,文章结尾借薪尽火传之喻,提升了看待生死的境界。我们人生价值实现的一个途径,就是以“薪尽火传”的方式,让我们人类的进化基因、文化积淀得以传承,让后世生生不息,让文明延绵不绝。


02


人类文明之所以得以传承,文字功不可没。


但文字的发展,与人类文明的发展一样,既缓慢又迅猛。古人的文字,与今天的文字在表达、用法上差异巨大。加上这演化过程中,人为添减的因素存在,像《庄子》这样的古籍的意思表达,已与作者之初的意思可能有一定差距了。再说,即使是今天一位作家写的文章,不同人也会有不同的解读,不然也不会出现我们中小学语文考试中,原创作者面对试题无法作答的情形。


下面就文中几个意思的不同理解谈谈自己的看法。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这句可谓是名言了,都被当作教育大家学习要不断努力以及谦虚进步的引句,但知道出自庄子《养生主》一文的不多,知道其后还有一句“以有涯随无涯,殆已!”的就更少些了。有人说后一句是告诉我们学习用不着那么认真和执着,因为“有涯的吾生”是不可能追随得上“无涯的知”的,并以此作为学习懈怠的借口。对此,只能回复“呵呵”一个表情包了。


我认为这一句,庄子是想告诉我们,知识确实是无限的,但我们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啊,不是什么知识都不加分辨地学,而是要把握主旨、掌握规律、取得精髓,而不能不管是正论、悖论都囫囵吞枣照单全收。这其中还有一个,就是有点像今天说的“断舍离”,要做减法,通过少做事,达到做成事进而多做事的目的。


“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这句,我发现目前有两种注解,一是已经知道“以有涯随无涯,殆已!”的道理,却仍然行之,那么失败是必然无疑的,或说就更加危险了。另一解释是行动上在“以有涯随无涯”,却自以为自己很有知,那就更加危险了。从前后文及庄子要表达的意思来看,第一种解释更合理些,后一种只是后人的自我理解罢。


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对“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的理解,可能是个重难点。较常的解释是做了善事却不贪图名声,做了恶事却不至于遭受刑戮,也就是说处事之道在于把握“度”,即使做好事也不贪图名声,做坏事有底线不至受刑。考虑到庄子所处的乱世,世人要在夹缝中求生存,就得游走于善恶之间,即使为恶也不致上刑,而且这一解释与后面疱丁解牛的“依乎天理,批大郤,导大窾”相对应,也就是要善于在关节的缝隙间游走。


但我却更愿意突出“近”的意思,“近”即效果立显的,此处二句语境中,应该就是偶尔做善事不会立马得到好名声,偶尔做坏事也不会马上受到刑罚。这样一理解,就可以与后一句“缘督以为经”相照应了,因为“经”就是经常的意思了,就是说要将顺应人的身体本性、顺应自然作为养生的常法。而且我觉得这样理解,与庄子的“无用为大用”等思想也相切合。


公文轩见右师而惊曰:“是何人也?恶乎介也?天与,其人与?”曰:“天也,非人也。天之生是使独也,人之貌有与也。以是知其天也,非人也”。


这段公文轩与右师关于独腿是由先天还是人为的话语,理解起来也是有些费力的。中华书局版对后一个“曰”认为是公文轩的,也就是说公文轩问右师为何只有一条腿,是先天还是人为?而后不等右师回答,就自答道:“这是天意使然,不是人为的。上天让他只生有一只脚,人的形貌是天赋予的。因此可知这是先天的,不是人为造成的。”也有不少版本(网上随意可搜),认为后一句话是右师的回答。


首先难以理解的是,这一段关于独腿是先天还是人为的话语(对话,或自问自答),与养生有何联系?庄子为何将其置于文中?反正我开始是不太了理解的,我想,可能是作为一个反例吧,因为右师没有照顾好身体才失去了一条腿,自然是不符合养生之道的,既如此,后一句话,是公文轩自答的,还是右师回答的呢?好像是公文轩自问自答的更合理些。


老聃死,秦失吊之,三号而出。弟子曰:“非夫子之友邪?”曰:“然。”“然则吊焉若此,可乎?”曰:“然。始也吾以为其人也,而今非也。向吾入而吊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所以会之,必有不蕲言而言,不蕲哭而哭者。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古者谓之遁天之刑。适来,夫子时也;适去,夫子顺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古者谓是帝之县解。”


这段关于秦失(yì,通“佚”。庄子虚构的人物)吊老聃的寓言中,对“弟子”身份的理解也不同,有的认为这弟子乃秦失的弟子,即秦失与其弟子的对话,另一理解为庄子的弟子,即秦失与庄子弟子的对话。从常理上来讲,秦失去吊唁,庄子的弟子会以一种质问的口吻说你不是我们老师的朋友吗,这样号哭三声就走行吗?这好像不太符合当时情境和礼仪。


对“始也吾以为其人也,而今非也”的理解也存在异议。


一理解为,“一开始我以为他(即老聃)是不一般的人,现在我不这样看了。”因为“方才我进去吊唁,有老人在哭他,像哭自己的儿子一样;有年轻人在哭他,像哭自己母亲一样。那些在哭丧的人,一定有不想吊唁却要来吊唁,不想痛哭而痛哭的情况。这种情况是背弃自然,给世俗感情推波助澜,而忘了人的生命都受于自然,古时候称这种做法是违反自然所招致的刑罚。”也就是说秦失对老聃的态度由正面转向负面了。这说法从文字上来看好像确实如此,但可能吗?庄子对老子是敬重的,而且其不少思想还来源于老子,怎么可能用一个虚构的人物来贬低老子呢,而且是用老子的“死”来贬低,根本不符合古人“死者为大”的习俗思想。


另一理解为,“一开始我把他(即老聃)当成一般人看待,现在我不这样看了。”但这一说法与接着的解释又好像错位了,所以中华书局版在“不蕲哭而哭者”后,加了一句解释,“这并不是老聃当时所期望的”,这样一来意思才通了。呵呵,只能如此吧。


当然,还有将这一句理解为“一开始我以为你们这帮弟子是不一般的人,现在我不这样看了。”将“遁天之刑”的过错归到老子弟子的身上。呵呵,谁知道当然庄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或许是我理解能力太差吧,以后看能否再悟出来。


纵观全文,庄子先是表明自己的观点,“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而后以四个寓言,从保全的身体、独立的精神和超脱生死几个方面,论述养生之道。最后的结尾,简短而有意境。薪尽火传,代表着广大而深远的含义。我们人成功的一方面,不正是表现为两个方面吗,一是后代延续我们的血脉,二是我们的在世作品(可以是抽象的功绩,也可以是具体的作品)的流传。有了薪尽火传的思想,我们不仅是对生死有一个超脱的概念,更是有了一种厚重的历史感,文明不断得以延续的传承感。


养生,不仅是生命的生生不息,也是精神的生生不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