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岁月的奴,长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昨天是一个桑拿天,阴沉着一张让人呕吐的脸,太阳却时不时的还跑出来刺拉拉地炫耀一番,让人很不舒服。

我坐了地铁,步行良久,去听一场关于密宗的讲座。主讲人是一个中年男子,衣着普通的棉质衣物,我特意观察了一下:果然手上连块表都没有戴。

找了个第二排的位子,坐下,会场大概来了300人,没开始之前极静,就如同是一间空无一人的房子。讲座2个小时,内容繁杂,非常有意思,我一直托着腮,听得心无旁骛。到了提问题的环节,我发现这里面有许多的高人啊,问题很深,基本上无法一言两语解释清楚。

当然,也有特别犀利和具有攻击性的提问,有种故意踢场子的嫌疑,但主讲人始终平和、淡定、谦逊,那种淡然和微笑不是装出来的。

我欣赏这种态度。君子充实而有光,内在充实而光芒万丈,但光而不耀,它不刺眼。后来回家后看主讲人的资料,他早已年过半百。

果然像由心生,30岁之后,一个人的脸就是他的心。没有被外界的纷扰所侵袭,岁月以一种静好标示在面容上。

梁文道说过这样一段话:“奢华和教养的区别在哪里?一个向外一求胜。一个向内一求安。无时不刻不在和他人相比,自然就倾慕奢华,。无时不刻不在要求自己进步,自然就有了教养。”

我喜欢梁道长,虽然他总是用一种狡黠和自黑调侃自己不过就是一个生意人,但我明白那不过只是他和这个世界敷衍的手段,比起许多根本脑子里全是浆糊,眼睛里只有钞票,却自称为年青人精神导师,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懂的一批人,境界立现高下。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无论你做什么,都会有人出来挖苦、诋毁、质疑和打击你。有两种反应态度:一种是狠狠地回击;一种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前者或许可能很过瘾,但久而久之,你就会变成你所讨厌人的样子,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得不偿失。

我选择后面一种,就如同我在许多文章中所写过的那样:人与人不需要沟通,因为语言只能用来说明简单事物,同类不需要解释,非同类没必要解释。

不解释,不争论,不在乎,

别人的看法和目光。

不做岁月的奴,在这个婆娑世界中,

寻找温润的土壤,长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