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失利后,我选择了去基层做一名特岗教师。

昨晚睡觉前,一个读者给我发了条私信:“七泽,说说你考研之后、找工作之前的经历好不好?我现在有点迷茫。”

看到那条消息的时候我认真地在脑海中回想了去年那段日子,真的是那种迷茫、焦躁、感觉时刻都会崩掉的状态。我研究生没考上,其实是意料之中,即便我曾为了它特别努力过,但我深知这是一件难度极大的事情。简言之,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很快,我就面临着一个新的问题:“到底是就业呢?还是选择二战?”说实话,当时这个问题真的困扰了我很久,我问过很多人,也在知乎上刷了很多帖子。后来还是没解决,我真的被困的没办法了,最后选择了放空。


我按部就班地跟着学校的步子走,实习、写论文、毕业答辩等等。幸运的是,我实习分到了一所很好的学校,带我的老师人也很好。整个校园都给人很舒服的感觉。课堂上学生们好学而积极,课下读报、打羽毛球、亦或是拿着个相机满校园跑。那段实习经历让我对教书这条路心生好感。

也是从实习以后,我的内心开始慢慢地有了方向。关于未来的那个选择开始有了雏形。

后来我无意间看到研究生报考学校推出了一则毕业生基层就业的视频。视频里的他们在自己最年轻的时候,选择了去新疆、西藏、云南、贵州等等偏远的地方。采访中,他们说,学有所成,所以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让贫困地区的老百姓生活的更好一点。他们当中有博士、有研究生、也有本科生。看着他们真诚而坚定的目光,我被触动了。

我想起了大三时在校党委写通讯宣传接触过的一个学姐,她是我们学校学生会主席,一个外表文弱但能力极强的女孩子,即便安安静静地坐在人群里,都会有一种很特别的气场。她说过的一句话令我印象特别深刻,她说:“如果我考不上研究生,我就想我会选择西部计划,去西藏服务。”

我不知道她最后有没有考上研究生,没有考上的话有没有真的去西藏。但我知道,我的身边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人这样做了。他们有些学的是美术,热爱摄影,你以为他未来会当个摄影师或从事美术行业,可没想到他留了个板寸去当了驻藏士兵,后来的他还会摄影,可镜头里多了我未曾看过的雪山。还有些,看似柔弱小巧,学的师范,西部计划一签就是八年。

我觉得这样的人太酷了。所以,当我入编考试没考上以后,我没有去私立学校,也没有去北上广追寻文字梦,而是选择了特岗教师这条路,去基层,去贫困地区。

我想,这大概是命运吧,内心渴望了,但由于各方面原因不敢去西部,转而选择了和西部计划类似的特岗。能够在基层踏踏实实地待三年,去接触教育最普遍,最真实的模样,从长远看,这也是我一生的幸事。


那么此刻的我过的怎么样呢?是不是预期的那样还是觉得有意义呢?我想我的回答是肯定的。

如果在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想,我应该还是会这样选择吧。我想完完整整的服务三年,认认真真地过好这三年在基层的生活,也想为内心怀揣的教育理想做点什么。

曾经,班级上一个小男生在开班会的时候问我,他说:“每次我看见乞讨的老人,我都会给他钱,可同时我看得更多的是路人冰冷的眼神,有些还朝乞讨者吐口水。我想不明白,这个世界是怎么了?怎么那么没有人情味。”

我听到的时候其实挺惊讶的,因为这个问题出自一个十二岁未满的儿童身上,后来我让全班同学给他鼓了掌,然后回答了他,我跟他讲,老师也在探索这个问题的答案,但不管结果如何,可以确定的是,我们自身能够选择做一个温暖的人。老师现在就在做着这样的事,在这三年的服务期里,我会尽我所能让你们的留守时光过的快乐一点,过的更有收获一点。同时,你也是一样,你做的也是非常温暖的事情,希望你坚持本心。

有人说年轻就应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啊,在农村简直就是浪费生命。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其实我也有些难过。毕竟,我也是一个特别俗气的年轻人。我也爱看各种各样的展,喜欢去灯红酒绿地大城市逛街,喜欢去宽敞的影院看最新上映的电影,喜欢喝各种味道的奶茶,喜欢去充满古味的博物馆,喜欢饭后闲余去公园散散步。可这在农村基本是满足不了的。

但一想到这是我曾经想做的事情,而且我还能陪伴一群少年长大,能出现在一群人最美好的少年时光里,我觉得这好像也是一件特别幸运的事情。

我想我们终其一生所追求的应该不是某一个确切的具体的东西,不是上一所名校研究生,也不是挣多少多少钱。我觉得它们应该都只是我们探索生命的一种方式。

选择去读研也好,选择去工作也罢,不过是一个逐步了解自己的过程,让我们开始学会选择和承担,让我们能更靠近自己最期待的生命状态,更加丰富而迷人。

我们每个人都只是生命这趟旅程的过客,没必要太过贪心,也没必要太丧,跟着自己的心走,然后在自己选择的那条路上努力且快乐着。这样就很好了,不是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