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初见尧娜

在段非的介绍下,我认识了法术学院文艺部部长鑫仔,鑫仔列出了舞会节目单,基本清一色法术秀。

“如果他们能来,希望他们能够表演开场舞。”鑫仔说。

“我尽力去说吧。”其实我知道,这在体育学院看来,这就是让他们去打杂跑腿的。

“没事儿,尽力就好了。”鑫仔看出了我的顾虑。


下午,我便早早去操场找尧娜。尧娜每天下午5点都会在操场跑步。

操场这种地方,尤其是大学的操场,那就是小情侣的圣地。不过下午下课这个点,基本是没狗的。

按照描述,我一眼便认出了尧娜。她在带着耳机跑步。

果然,长达,高挑,身材简直比夏雪还要好,额头的汗珠在夕阳下反射下,尧娜就像伊甸园的夏娃一般。

一圈,两圈,三圈。。。十圈。。。三十圈。。。

我不知等待了多久,等到天都暗了下来,她终于停了下来。

“你好同学,你是尧娜吗?”我上前问。

她瞅了瞅我,问:“对,你是谁?”

“我是法术学院的雷狗,想邀请你参加法术学院的周年舞会。”

“哦,不需要。”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

我连忙跟上去,“我知道我们两个院有一些误会,但我希望。。。”

“不用了。”她打断我说:“我们不需要去依靠任何学院任何狗,我们自己可以去改变。”

我有些纳闷,“但如果有我们一起,可能会更好。”

她停了下来,“更好?呵呵。像两年前一样换种方式来羞辱我们?来说说,这次又是什么?”

卧槽,肯定又是之前什么事。

“我们想请你们参加舞会,如果可以,表演开场舞。”

“哟呵,怎么?这次我们成了打杂的?切。看不上。”说完,尧娜转身就走。

“那你要怎么样,才能参加我们的舞会?”我问。

尧娜停了下来。看了看我,“你?新来的?”

我点了点头。

“行吧,要不你来我们体育学院,看你骨骼惊奇,天分不错,考虑考虑?法术学院去个屁,一帮人眼看狗低的家伙。”

“额。。。”

“还包介绍对象哦~”尧娜表情一变,眯眼坏笑。

“还是算了。”

“行吧,跟你也没什么可较真的。你新来的,我也没必要跟你在这里横,一些事情,你以后就会知道。”

“可是。”我有些不甘心,“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要去改变不是吗?”

“哈哈哈哈哈哈”尧娜笑了,笑得很可怕。

“。。。这个,有什么笑点吗?”

“当然有。”尧娜说:“你看到前面的石碑了吗?礼堂前。”

我随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在礼堂前,的确有一块剑形石碑。

“那叫骑士碑。70年前,是体育学院派出数以万计的狗,远赴战场保家卫国。后来被国家授予骑士碑。如今,石碑以南,是您法术学院,以北,我们体育学院。石碑就像是利剑,劈开了这个学校。”

“so?”我听说过骑士碑,那是被法术学院的狗们称之为“好汉不提当年勇”的石碑,在他们眼里,这就是个纪念碑,而历史的车轮是向前滚动的。

“剑劈开的地方,还能恢复吗?”尧娜说:“你呢,别傻了,我也曾想过我们和好,但,经历了的伤痛,就算你想重新来过,可你能当它完全没发生过吗?”

我不知该说什么好,但我不服。

尧娜动身离开,走向马路边,那里,停着一辆超级跑车。

“那谁呀?”车上的狗狗下来问。看得出来,十分强壮,又十分时髦。

“法术学院跑腿的。”尧娜道。

“啧啧。行了走吧,今晚想去哪吃?”

“先去酒店,我去冲个澡。然后我们去。。。”尧娜正在说,我在身后打断道:“我是个跑腿的,但比你这种被生活轮奸过的狗强数百倍!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剑砍伤的伤口就算痊愈也会留下疤痕,但我会让剑不再砍伤其他狗!错的就是错的,哪怕全世界都错了,我也不愿意去错!”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出这些话,可能是我的作者让我这样说的,可能是我听到那句“跑腿的”很不开心,但我能确定的是:真TMD爽!

说完,我便转身离开。

而当我没走出十步,便听到尧娜在身后喊:“喂,跑腿的。”

“干嘛?”

“明天下午4点,礼堂见。”

我点了点头。看着尧娜坐上车离开,我想我应该成功了。

正当我开心时,旁边传来一声“你是谁?找尧娜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