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小姐

董小姐坐在我的对面,不时捋着挡在眼前的长发,显得有些拘谨。唯一脸上挂着的微笑,就像我第一次见她,嘴角向下像是一个谜,自然而美丽。我们选择了一个僻静位置的咖啡店,这间咖啡店是我经常来的地儿。三年前,我生了病,医生说我活不过那个夏天。听了结果还是挺失望的,尤其一个人的时候觉得自己真的会玩完。所以退了学,每天挎着个吉他满北京城跑。那时候北京像是个雄性荷尔蒙过剩的青年,到处是坚挺的新建筑。老胡同拆了建格子楼。三环扩到五环,五环扩到七环,北京城热闹了。那时候董小姐大学考在了北京,成功加入了北漂大军,用青春和新鲜的肉体唤起着北京的勃起。听她介绍兰州很大,因为有个兰大。直到来到北京,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多好笑。

打烊的招牌已然挂在门前,闪烁的彩灯下,一切都那么温馨。我点了两杯拿铁,昏黄的灯光下董小姐端起咖啡静静的喝了几口。我们不时看着橱窗外的街道,车辆赶场似的一头扎进黑夜。下班的恋人都逛完了商场,忙碌而喧嚣。佟丽娅代言美白的广告招牌立在广场中央笑得已然美好。一切都是那样的符合事宜。鼓楼的钟声脆生生的响起。夜色如安和桥的水。

那天我去跑场子,我住的地儿离酒吧比较远,那天出了地铁,刚走到安和桥,北京的天气开气玩笑,下起了暴雨。我只能脱了衣服,包起吉他。我是胖子,所以淋得很狼狈,我只好跑到商店门口避雨。光着膀子,站得像个傻逼。我正犯愁这雨什么时候能停。旁边打伞的女子,看了看我又看了雨,噗嗤笑了。我莫名看过去,这女子眼神盯着我,专注而安静。 我叫宋小野,是个胖子。以前不是这样,自从得病以后,就成了这样。我不曾想到老天爷并不打算把我带走,他说,你还年轻,应该在这万丈红尘中受苦,没在地狱活过的人怎能进天堂。于是我带着必死的决心,牛逼一样的活了下来。那年夏天,北京城热得像盆火炉,燎的我实在在家呆不住了。我打算去逛逛。

我去了趟新疆,远处的沙漠上到处是插着管道的油井,机器从早到晚玩命的干着,一直高潮不断,大地流出的精液被我们点燃,激情万丈。天上飞的,地下跑的,牛逼一样燃烧起我们的生活。坐在那一望无际的沙漠里我总感觉有点渴,因为我是个胖子。荒无人烟的土地上却点燃了北京城的灯火。我默默流泪,不为别的,只因这里太完美。太美的东西总会让人感觉不真实,所以我走了从没有再去过。

那两年我无所事事,偶尔逃出北京外面溜达几天。现在想来那样的生活可能才是生活,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明天会给我什么,一切都充满可能。

2008年,我21岁。像所以少年一样,荷尔蒙喷薄即出。奥运会在北京举行,这是我唯一兴奋的。生活总是在你看到点希望的时候,蛋疼了。来了个前奏,地震使全国人民震“精”,我也倾囊相助,先是捐钱,而后在灾区过后的一个月,去了趟现场。上帝让我相信,人间才是真正的地狱。我一度震“精”,哀痛惨状。当我看到与受灾区一村之隔的村庄,从早到晚的打着麻将,饿了领点救灾物资,我的蛋彻底碎了。从四川回来,正赶上北京高校生放假。热闹的车厢南来北往,三环到北五环整天堵车。经过整顿,北京的上空好了很多,像个大病初愈的少年。北京城大街上到处看到年轻的面孔,他们专门做着雷锋叔叔做过的好事。一张嘴就是hello的,一闭嘴就要花钱,都是美元。祖国人民不会忘记八国联军侵占老北京的耻辱,这让酒吧的生意好得一天到晚不打烊。

我在酒吧工作,是在帮我的一个哥们开的。生意冷清的时候,偶尔唱唱歌。大家都喜欢牛逼的歌,做牛逼的事。有次,我在舞台上唱,啤酒淋在脑袋上,和一个听众飚起酒来,差点没喝死过去。这是我做过的自认为最牛逼的一件。

奥运会那三个月,每天都有新鲜面孔来酒吧,外国友人,各色人齐全了。音乐从早唱的晚。凌晨四点,酒吧外面俨然还有着余热,忙了一天累了,正准备回去休息。有个姑娘叫住我,宋小野唱首歌再走吧。我看了看她,一个女学生模样。她说她从兰州来的,放暑假来看奥运会。我说玩的开心吧,她笑了笑。奥运会人这么多,想必也玩不尽兴。“我听过你的歌,在我们兰州买的光盘,一下子就喜欢上你的声音,你的声音很有磁性和沧桑感。能不能再唱一次那首《安和桥》?”她怕我不答应,赶紧说我给你演出费。我说算了,酒吧已经打烊了。我是个胖子,很少有女孩子这样热情的。显然我是有点不知所措,所以我选择了拒绝。

女孩走了,带着失望,背着旅行包。我看着北京的夜色,一语不发。

我点了根烟,不打算回去睡觉,回去也睡不着。打车去了地安门,地安门一样热闹非凡。我无处可去,无奈就去天津狗不理吃包子。地安门的小吃很有名,我吃完还特意带了几个。这次真打算回去休息了,不想逛了,再逛还是TM的那帮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想想挺没劲的。

那个背着旅行包的女孩,意兴阑珊的走过来,没有注意到我。我突然来了兴致,或许这是缘分吧。我叫了她,她看到我满脸欣喜,欢快的跑到我这边来。

“咱们又见面了,好开心呀。你在这儿干嘛呢。” 她显然有很多话想表达。

“无聊,来吃包子”。

我将手里的包子示意递给她,她不但接了,而且大口的吃起来。吃完后,从包里掏出一包纸巾,先给了我一张,然后自顾擦了擦嘴。

“我叫董小节,不拘小节的小节。真的很高兴再次碰到你,我知道你叫什么,你不用自我介绍了,能不能带着我逛一逛,我还有很多地方没有看完呢?”

我掏出了烟,点上一根,看了看她,没有说话。他直接拉着我就走,我踉跄走了几步站住。

“我带你去鼓楼吧。”我熄灭了烟。

鼓楼的钟声敲响,北京城又睁开了眼,一切又热闹起来。董小节困了,趴在石凳上睡着了。我哼起了何勇的《钟鼓楼》。她被吵醒了,清晨的北京一切都新鲜起来。我领着她去撞钟。浑厚的钟声飘得很远。董小节说,咱们照张相吧。我说算了吧,我是个胖子。她趁我不注意,将头依偎在我的脑袋边,就这样定格在了那个夏天。我闻到了她身上花露水的香味,清冽而又淡雅。董小节的热情让我对人有了重新的看法。我见多了都是靠外界刺激出来的热情。我决定带她去玩。

从天安门到地安门,从北京胡同到三里庄。我们还一起现场看了足球比赛。她对我说,在观众席看我这么高兴,她突然有份感动。原来生活在某一瞬间可以这样爆发,燃烧,回味,感动。我带着她到酒吧听我唱歌。我唱《安和桥》,唱《斑马,斑马》。她说那一刻我的歌好像只为她唱,因为只有她最懂。

我建议她留下来。她说,我还没毕业。等我毕业了,我一定会来北京找你。

送她去北京西站,她像个情侣那样,一会儿拧我鼻子,耳朵,用双手夹我的脸,然后低声的笑我。我的眼里充满着阳光,心里很满足,也很享受这样。临走,她将我的所有联系方式又重复的背诵了一遍。确定没错后,就问我,有没有什么要对我说呢?我笑了笑,分明开到了爱情离我这么近,什么也没说。董小节被人群挤入检票大厅时,还是哭了,我相信着一切都是真的。真的,我真的相信。

火车做着活塞运动往生活的私处开去,机械的开着,怎么能有高潮?董小节走了,就像奥运会熄火的那瞬间,我们的希望又掉在了地上,随着发动机的轰鸣被碾的稀碎。我突然感到这一切都会远去、消失,不着痕迹。

公主坟的地下广场,流浪个人每年都在换,每年都有人在唱。北京还是老样子,有人挤公交,有人挤地铁,有人开宝马。我还在小酒吧帮忙。

我今年25了,有了女朋友。她很爱我,说我会唱歌,人又老实,晚上办事也能尽心尽力。我是个胖子,喜欢多走路。我的女朋友为了上班方便,让我给她买了一辆车。女朋友是个外地人,典型的北漂,像大多数人一样在北京苦撑着,以为可以留下来。很多人来了,又走了。很多搞音乐的年轻人,晚上啃着馒头,弹着理想。他们说那是摇滚精神。

我不得不说,我变了。变得靠着回忆过日子。记得认识这个女朋友的时候,我单身了两年,导致后来看见个屁股翘的,都想上。记得跟女朋友第一次,好像发生的事很多都是半推半就。当我抽动着肥胖的身子喷薄而出时,女朋友高潮时那种痴傻的表情,那一刻我坚信我们的青春已经用完了,只一次就用完了。像吹过的牛逼一样,一去不复返。

一次无意间,我发现兰州竟然还有烟。而且是烟嘴很长的那种,抽起来有点辣,味道清苦。我买了一包,无意中想到了她。两年了,我没有主动联系过她。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动不动给我打电话,最后改成发短信,短信越来越少,索性我就换了手机和卡。我也唱的有点不安稳了,签了个公司。换了更大的场地,全国到处跑着巡演。我唱我的故事,听众们回忆着他们的故事,我们没有交集,但是唱歌的那瞬间我们的感动是一样的。

我再次见到董小姐是在北京的巡演,她作为买了票的观众坐在下面,听得是那样专注。所以我们又见面了,她变得成熟而又美丽。生活在她身上反复的耕种却没有开出花来。

我叫董小节,上完大学已是09年。父母给我安排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在兰州。没有一点悬念,我当时完全答应了。我交了男朋友。我们在一起工作。我以为就这样过下去了,我其实挺知足这样的生活。而我的父亲双规了,因为被我母亲举报包养情妇。而我母亲选择又嫁人了。这一切像是开了个玩笑,我像一个局外人看着发生的一切无能为力。男朋友却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提出分手,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其实,我没有错。我不吃不喝,想了一个星期也没明白。我想过死,却总觉得心里还有一点放不下。我好像还有点希望。于是,我离开了兰州,来到北京。我是直接去的你呆过的酒吧,他们都说你好久没来了。我说你这两年怎么过的,你点起烟说,算了吧,我们还有明天。

我给你唱首歌吧。

董小姐 我也是个复杂的动物

嘴上一句带过 心里却一直重复

董小姐 鼓楼的夜晚时间匆匆

陌生的人 请给我一支兰州

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 董小姐

你 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爱上一匹野马 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这让我感到绝望 董小姐

董小姐 你熄灭了烟 说起从前

你说前半生就这样吧 还有明天

董小姐 你可知道我说够了再见

在五月的早晨 终于丢失了睡眠

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 董小姐

你 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爱上一匹野马 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这让我感到绝望 董小姐

所以那些可能都会是真的 董小姐

谁会不厌其烦的安慰那无知的少年

我想和你一样 不顾那些所以

跟我走吧 董小姐

躁起来吧 董小姐

我再看你,你已是泪流满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