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里|王宫与主教堂:那些金色奢华与无上圣神

在马德里市区的高坡上,有一座古埃及德波神庙。

在神庙,能看到马德里的最美日落,俯瞰曼萨纳雷斯河和对岸城市风光,还能望到马德里的王宫和主教堂。

在德波神庙旁看晚霞,左边闪着金光的是主教堂

西班牙是笔者欧洲旅行的第一站,马德里是笔者游览的第一个欧洲城市。

曾经关于欧洲宫殿与教堂的幻想,都在这第一次的欧洲之行里开始具象化。

兵器广场Plaza de Cascorro Madrid:王宫与主教堂广场

从各个欧洲国家的古王宫与主教堂就可知天主教在古欧洲的地位——比如马德里。

马德里的王宫与主教堂在同一个地方,它们中间的广场便是兵器广场。

西班牙本土及其曾殖民过的地方,重要城市中心都有一座“兵器广场”,是武器库及检阅军队的地方。

兵器广场,左边是宫殿,右边是主教堂

现在王宫依然归皇室所有。此时王宫顶上仅一面旗帜,说明国王今天不在。

兵器广场,画中是王宫宫殿

阿穆德纳圣母主教堂,与王宫隔着广场相对,是旧时皇室举行登基、婚礼等重大仪式的地方。

兵器广场,画中是王宫正对面的主教堂

兵器广场的两侧是侧廊,一边侧廊就面向市区开着游人入口,另一侧则对着曼萨纳雷斯河。

马德里王宫:西欧最大的皇家宫殿

第一眼看到欧洲王宫,感觉是比想象的矮——毕竟宫殿不是城堡。

第二是感觉宽,仅三层楼的宫殿宽达百多米,当时心想凡尔赛大抵如此。

马德里王宫

犹太摩尔人统治西班牙时期,西班牙的首都仍是托雷多,马德里的王宫最初是一座防御性的炮楼。

炮楼经过多次翻修,到14世纪正式成为一座城堡。

后被卡洛斯Ⅲ世确定为王宫——一座拥有3418个房间的王宫,果然是以宽取大~

王宫庭院

王宫曾经历历史上磨难,在18世纪被大火烧毁,后参照卢浮宫的样式进行了重建。

王宫参观入口

因此,在王宫内能看到法国宫殿的影子与建筑细节。

王宫内

有弧度的屋顶拱角、圆形的窗户、金色的轮廊...

精致的屋顶窗框

还有随处可见的壁画~

王宫参观入口的天顶画

在各个细节上看到,王宫内极尽的法式奢华。

步入宴会厅,数不清的烛光与雕饰,让游人惊叹,让灵魂叹惋:生而为人,究竟何德何能,方能在这样的地方进食~

进入参观路线后不允许拍照,上网找王宫宴会厅照片一张

王宫内珍藏的大量藏品、画作、兵器、钟表无法一一拍照或是抓图,仅能保留在记忆中的奢华。

马德里的天空很蓝,然而云很厚重。从王宫出来,云朵飘到一块,竟似要变天。

王宫正面

作为极为少有的欧洲宫殿——马德里王宫到今天仍为皇室所有。开放给游人参观的同时,国王会偶尔来此办公。

当国王驾临王宫时,王宫顶上两个旗杆都会挂上旗帜。

王宫前的兵器广场,靠曼萨纳雷斯河一侧,是条观景侧廊。

王宫前侧廊

在侧廊上,能看到不错的马德里城市风光。

走廊外俯瞰城市风光

由于皇宫和教堂本身秀在罗马城墙之上,因此比市区本身高一截,能俯瞰这座城市。

阿穆德纳圣母主教堂:与王宫并驾齐驱的宗教建筑

从各个欧洲国家的古王宫与主教堂就可知天主教在古欧洲的地位,很多首都的主教堂就在皇宫的附近,甚至在皇室城堡里面。

教堂的大小,不亚于王宫,甚至更高。可见宗教与教堂尊贵与威严。

王宫与主教堂隔着兵器广场相对,这画面很有气势,可惜拍照技术不好

在王宫里看正对面的主教堂

国王加冕与结婚,都需要主教执行才能得到人们认可,那么到底谁的权力更大?

西班牙的菲利普Ⅵ世——现任国王、曾经的王储,与他的平民王妃举世瞩目的婚礼仪式,便在这个主教堂举行。

主教堂

教堂于16世纪便开始构思,然而始建于19世纪下半叶,经历了历史的磨难后,终于在1993年落成启用,并向游人开放参观。

教堂正面

据说教堂的顶上,是俯瞰马德里的最佳地点,可惜当时并未开放。

尽管教堂与王宫仅隔着广场,但教堂的正门仅供国王出入,与北京故宫类似。向游人开放的入口,是在广场外面。

教堂的参观入口

作为哥特教堂控的笔者,第一次踏入欧洲教堂,仰望那高可通天的拱顶,内心鸡冻而崇敬的。

西班牙内战不仅使教堂经历了漫长停工,还使建筑风格由最初的新哥特式转变为了巴洛克。教堂内既有哥特式的肃穆直线,又有巴洛克的圆弧拱顶。

教堂内

走进教堂,安静得只有耳膜被空气冲击的声响,能听到老远的轻轻祷告。

那绘有圣人的玻璃窗,过滤了午后的阳光,洒下圣洁与安详,带着傲视苍生的冷漠。

教堂寥寥几个游人,自觉的放轻脚步与谈话。

教堂内

作为天主教马德里总教区主教堂,阿穆德纳教堂顾名思义,其守护圣人便是马德里的守护圣人——阿穆德纳圣母,意为谷仓圣母。因此教堂是关于圣母的。

教堂祭坛上有圣母。

祭坛

教堂内的雕像是关于圣母的。

西侧堂,圣母像

教堂里的画也是关于圣母的。

教堂内圣母像

既喜欢哥特教堂、又爱好古典音乐的笔者,逛教堂都会寻找管风琴,那体积、声音都让人震撼的乐器。

教堂的管风琴

阿穆德纳教堂的管风琴很华美,与教堂金丝包裹着绚丽色彩的装饰,交相呼应。让笔者在庄严中,看到了一种盖茨比式的奢华。

教堂内全景

比起王宫,主教堂的结构简单得多,静静欣赏完教堂,我们便静静离去。


在马德里,我们第一次游览欧洲的王宫与教堂。虽然充满了好奇与未知,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对欧洲知之甚少;尽管拍照带着稚嫩与笨拙,并没有留下很多精美的画片。但关于马德里的这些印象,永远是旅行记忆中最美的色彩,最深刻、最闪耀的片段。

——End——


关于马德里:

马德里|印象:那些古典广场里的彩色时光(上)

马德里|印象:那些古典广场里的彩色时光(下)

马德里|丽池公园:冬日暖阳下,那一场「梦里花落」

马德里|美食记忆(上)美食市场

马德里|美食记忆(下)那些餐厅

马德里|(酒店篇)住在200年的建筑里,感受一座城的典雅

大懒熊写的东西很多,喜欢本篇游记的,就关注专题《神游纪》或文集《大懒熊的云游—欧洲》吧~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