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快餐

        偶有一次,同学和我说,山西的刀削面真的是浪得虚名,真难吃。我反问他在哪里吃的,他说在火车站旁边的一家快餐店里。

        然后有一天,他去山西找我,我把他从火车站接到家里,让他先去卧室睡一觉。

        我几乎不假思索就决定,晚上吃刀削面。我要把快餐给他留下的印象通通改变,让他吃到真正的刀削面。

        面是山西出名的晋面,我把面放在盆里,倒入适量的温水,盖上盖子,让水和面充分饱和。我去外面菜市场,看到刚刚才杀死的猪肉,我买了一小块猪前膀,那个地方肉质是最好的。我把肉放在冰水里,祛除肉里夹杂着的一点点血丝。我把猪肉切成碎块,肥瘦均匀,混搭着一点脆骨。制作卤的过程很复杂,我就不赘述了。简单的一小碗卤中,有花椒油,胡椒粉,胡麻油,辣椒油,茴香豆,八角,鲜姜沫,葱沫,豆瓣酱,老抽,生抽,味精,盐,为了卤的颜色,还得放少许料酒,少许醋。将所有的调料连同肉丁放在锅里先用大火煸炒两到三分钟,然后再改成小火,倒入适量冷水,开始熬制。蒜蓉可是卤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不能用市场上卖的蒜蓉酱,因为这样会失去蒜蓉本身的鲜味,将蒜蓉准备好,在卤熬制成功前一分钟倒进去即可。这个时候,面和水差不多已经饱和了,接着就是和面,面必须揉开了,这就有些考验人手腕的力量了,这可不是快餐店里和面机能达到的。面一定要发硬才好,然后将面放在盆子里,盖上盖子,让面自然的发酵,这样湿气就能使得面自然变软。因为卤得熬制三十多分钟,所以面就得在盆里多放一会儿。二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削面了,削面可是个技术活,手工削面和快餐店里的削面机削面可不是一个档次,这跟削面者的技术有关。削面的角度,力度,长短,都要把握的刚刚好,粗细薄厚都有要求,中间厚,两边薄,棱角分明。

        面熟了,卤也刚刚好,我盛了一碗面,将卤均匀的撒在面上。卧室里朋友鼾声如雷,口水如注。我把面放在他的鼻子面前,不出意料,过了三秒,这家伙蹭一下就爬起来了。伸手就过来抢,我哪能让他这么就轻易得手,我得把他的胃口吊起来。我让他去洗手,他迫不及待去洗过手,我也不想在折磨他,就让他开始吃面。

        “太香了!”结果就是这家伙吃了我三碗面,而我和面的量也就能做三碗,然后我就煮着方便面,看他狼吞虎咽,大快朵颐。

        后来我问他刀削面怎么样啊,他说快餐店里都是骗人的。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让一个人顺利改变了对一件事物的认知。而他的认知是来源于快餐店。

      我并不想说快餐店不好,只是如今社会节奏太快,人们仅仅是致力于速度上的快,往往只追求结果,而不注重过程,这就让人们失去了慢节奏的乐趣。

        快与慢,不仅是一种选择,更多的是面对生活的态度。我们搭乘快车,只是为了节省时间更快的到达终点,可是沿途的那么美丽的风景,我们却不愿花费一点时间去欣赏。

        宁静方以致远,而现在的社会,会有几个人拿着一本书,走在路上,转角遇到一家咖啡店,进去点一杯拿铁,然后就忘了时间,沉浸在书里,直到肚子饿了,起身回家,做一碗阳春面,夹点泡菜,倒一杯白开水,吃完之后,到书房里,练一练毛笔字,或者到琴房里,或弹琴,或抚笛,尽兴了,就和家人下盘象棋,或赢或输,偶尔因为对方悔棋而拌两句嘴,之后累了,去洗个澡,躺在床上,笑着睡去。

        现在的我们,做什么事情都希望能马上见到成果,似乎现在慢节奏已经成了一种拖沓的生活节奏。但我觉得,快餐偶尔吃一次,可以给生活带来带来一些刺激的冲击,不至于流落在都市的一隅被人忘记,但经常吃快餐的人真的难以享受到真正的快乐和幸福,至少比起相对缓慢的日子,快容易使人变得迷茫。

      社会确实不断的进步,尤其是经济的迅速发展,很容易让我们形成这样的误区,就是别人有钱都在拼命的奋斗,那我们有什么理由过舒适停滞不前的日子呢?其实不然,慢节奏和停滞并不是一个概念,正如老话说的“不怕慢,就怕站”。作为一个长跑爱好者,我对这个观点深有体会,比赛中很多人在一开始会跑的很快,然后坚持一两圈之后就不行了,反而是一些节奏慢的跑步者,跑起来不紧不慢,呼吸顺畅,最终坚持到最后,赢得比赛。

        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如果我们在开头就用力过猛,那么在接下来的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很多的问题,反而会使我们变得更慢,导致我们事倍功半。

        总而言之,欲速则不达,再长的路也需要我们一步一个脚印去走,再短的路也不可能一蹴而就。路漫漫其修远兮,慢慢的才能走的更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