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光之恋(二)》

字数 4647阅读 27

     顾雨乔看见杜若一就走进来坐在杜若一旁边,杜若一闭着眼睛以为是医生,没睁开眼就说:“医生,我刚刚碰到一个讨厌的苏晋人,虽然他长得很帅气,很好看,但是我还是不喜欢他,他也姓顾哦,不知道医生你认不认识。”

杜若一说完后继续张开嘴巴,顾雨乔没有说话,在听杜若一说话的时候看了一下四周也没发现医生,就随手拿了放在一旁桌子上的东西,弄出点响声。杜若一见他没反应就说:“医生,牙齿,医生……”

顾雨乔就起身弯腰,皱着眉头往杜若一的嘴巴里看,这时杜若一睁开眼,看见不是医生,是顾雨乔,吓了一跳:“啊!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雨乔有些不知所措,说:“我……我……”

这时医生端着东西从外面进来,看到顾雨乔有点意外,就说:“雨乔。”

杜若一困窘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雨乔指着嘴巴对杜若一说:“牙蛀了吗?”

杜若一想到刚才的情景,立刻抿着嘴,还有些恼羞成怒的样子,直瞪着顾雨乔。顾医生在一旁听到顾雨乔的话有些意外,看到杜若一的表情也能想象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就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顾雨乔看着杜若一的表情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然后只能无助地看着顾医生,向他求助。客厅里,顾医生对杜若一说:“雨乔是我的亲戚,他不久前刚从国外回苏晋,然后前几天才来承南的,要住在我这里,多有得罪之处,请若一多多见谅。”

杜若一有些嫌弃的说:“医生你怎么会有这样的亲戚啊,”然后看着顾雨乔一副做错事感到自责愧疚的脸,又看了看医生说:“好吧,我原谅你了。”

医生笑了,然后倒了杯茶让顾雨乔端给杜若一向她赔罪,顾雨乔把茶端给杜若一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看你的。”

杜若一接过茶说:“我是看在医生的面子上才原谅你的。”

顾雨乔看着杜若一喝了茶,心情才放松下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杜若一回到家后发现周易之的父亲也在,就向他问好:“周伯伯好。”

村长说:“你好,若一。”

杜若一把东西放回房间出来时就听到了村长和她妈妈与外婆的对话。村长说:“素心啊,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说易之和若一这两个孩子的事的。易之和若一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他们俩的感情是无可厚非的。你也知道,易之马上就要出国了,要是易之给我带回了个洋媳妇,我和他妈妈不得气个半死啊,所以我想把这门亲事订下来,你们觉得怎么样?”

言素心是杜若一妈妈的名字。素心说:“村长,对于订亲这件事,我们还是想尊重若一的意见,我们问过若一之后再给您答复吧。”

村长点了点头,然后说:“若一是我看着长大的,而且也是个好女孩,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我真心希望若一能成为我说儿媳妇。”

言素心和外婆都点了点头。杜若一听完这些话,靠在墙上,望着窗外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村长回到家后,周易之上前问:“爸爸,你今天是不是擅自作主去向若一家说我和若一的事了?”

村长说:“是啊,我去代你去提亲了。”

周易之说:“爸爸,你怎么可以……”

村长打断说:“如果像你这样扭扭捏捏的,像若一这么好的女孩会被别人抢走的。不过素心说要问问若一的意见才能给我们答复。对了,出国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周易之说:“差不多都准备好了。”

村长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诊所里,顾雨乔和顾医生在吃饭,顾雨乔不知道在想什么,手中的筷子也在夹菜,可是什么都没夹到,顾医生看着他,然后就夹了一些菜放到顾雨乔的碗里,然后接着吃,等他抬头时,看到顾雨乔还是和刚刚一样,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的神情还很温和,顾医生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还是没反应,就碰了一下他的肩膀,顾雨乔回过神来说:“医生,什么事?”

医生示意他吃饭,顾雨乔看了看自己碗中的菜笑着说:“谢谢医生。”

然后接着问:“医生,你和那个女孩子很熟吗?”

医生知道他说的是谁,故意说:“哪个女孩?”

顾雨乔说:“就是下午来的那个女孩啊。”

医生假装恍然大悟地说:“哦,若一啊,还挺熟的,怎么了,你对她有什么想法?”

顾雨乔说:“没,没有什么想法。就只是问问。”

然后就又开始发呆出神了,顾医生看着他的表现笑了笑也明白了他的心。

晚上,杜若一靠在窗前看着天空说:“妈妈,你去帮我跟周伯伯把订亲的事给回了吧。”然后转过身来对她妈妈说:“我知道妈妈你一定会有办法在不伤害两家关系的情况下把亲事给回了的。”

言素心一边织布一边说:“你真得不考虑一下易之吗?”

杜若一走到言素心旁边坐下说:“妈妈,易之是个好人,所以我不想让一个承诺来束缚他,我也不愿意束缚我自己,我想给他一个机会,让他看清楚自己的心,我不想他将来后悔。”

言素心停下手中的工作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就点了点头,然后对杜若一说:“很晚了,快去睡吧。”

杜若一说:“好的,妈妈,你也早点休息吧,别织太晚了。”

言素心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杜承德的车路过街道时看见言素心在买东西,就叫司机停下车来,隔着人群看着她,司机看着杜承德明白他心中的无奈与苦楚。随后,杜承德下了车向言素心走去,素心买好了东西一转身就看见了杜承德。杜承德和素心在一家茶馆坐了下来,杜承德问:“家里一切都还好吗?”

言素心喝了口茶回答:“嗯,家里都挺好的。”

言素心想起今天早上听到卖报的小孩说的信息就问:“听说现在国共两党对军阀的攻势越来越厉害了,会打到我们这里吗?”

杜承德说:“国共两党打着北伐的旗号,扫除异己。苏晋军区离我们这里最近,相信苏晋很快就会有所动作了。”

言素心接着问:“那我们有胜利的把握吗?”

杜承德摇了摇头说:“几乎没有胜算,苏晋的军力无论从哪方面都比我们强,一旦开战,我军必败,但是国民党也不是长久的去处啊。”

言素心刚想说话,杜承德的现夫人就走进来了,恶狠狠地看着他们,言素心也有点窘迫,然后就拿了东西对杜承德说:“我先走了。”

杜夫人看到言素心想要走就讽刺道:“怎么,我一来你就走,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听到这句话,言素心和杜承德有些震惊,言素心很严肃地说:“杜夫人,请你放尊重一点。”

杜夫人说:“你勾引别人丈夫的时候怎么不放尊重一点,贱人!”

然后就打了言素心一个耳光,这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很多人都议论纷纷,杜承德呵斥他夫人说:“你干什么!别在这里丢人现眼。”又对言素心说:“你怎么样了?”

言素心捂着脸摇摇头说:“我没事。”然后也打了杜夫人一耳光说:“这巴掌还给你。”

杜夫人捂着脸瞪着言素心说:“你,你敢打我,言素心,你这个贱人!”

杜夫人刚想扬手打言素心就被杜承德抓住了手,对言素心说:“素心,你先回家吧。”

言素心点了点头,拿了东西就走了,杜夫人看着自己的丈夫护着前妻更是怒火中烧,大叫:“言素心,你站住!”

杜承德大声呵斥:“别在这丢人现眼,跟我回家去!”

言素心回到家,有意避开她妈妈和杜若一,但是还是瞒不过杜若一,杜若一看到她妈妈脸上的巴掌印就知道是谁干的,就很生气地说:“又是那个恶女人是不是?”

言素心说:“若一,不能这样称呼长辈。虽然她打了我,但是我也还了回去。”

外婆有点幸灾乐祸地说:“恐怕她现在正在被训斥,更加不好过。”

杜若一看了看外婆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向了门外。

杜府中,杜承德对坐在客厅的两个女儿说:“茹烟,茹茗,你们上楼去。”

两个女儿哦了一声刚想走,她们的妈妈就说:“不用走,有什么是她们不能听的。”

杜茹烟和杜茹茗就站在一旁了。杜承德也不去理会了,直接对杜夫人说:“看看你刚才在外面的表现,哪像一个有教养的人的样子!”

杜夫人也很生气地说:“我没教养?是言素心有教养是不是?如果你的心在这个家里,在我身上,你不去找她,我至于像个怨妇一样吗?”

杜承徳说:“我和她只是在路上遇见像朋友一样说些话而已。我不是一直住在这个家里吗?”

杜夫人说:“你住在这个家里,可是你的心在这个家里吗?当初要不是你要功名利禄,茹烟茹茗还会有爸爸吗?”

杜承德看了一下女儿们,对杜夫人说:“你在孩子们面前讲这些话做什么!”

杜夫人说:“怎么,敢做不敢认啊,我让孩子们看看她们有一个怎样的爸爸。”

杜承德看了看杜夫人,然后说:“你真是不可理喻!”

说完就走上楼去了,杜夫人还略有些得意地对着杜承德喊:“有本事别走啊!”

杜承德不理她,直直地上楼了,杜承德的司机只能无语摇了摇头。

杜若一正在弹着扬琴的时候,周易之和他父亲就来了,杜若一停了下来向周易之的父亲问好,言素心说:“村长和易之来了。”

周易之向外婆和言素心问好,言素心问:“易之的出国时间定好了吗?”

村长说:“后天就出发,所以今天晚上带他来像你们辞行。”

听到出发的时间,杜若一的神情略有些变化,言素心和外婆点了点头,周易之的父亲对周易之和杜若一说:“你们两个人先出去吧,我们大人有话要说。”

杜若一和周易之出去后,村长问:“那天说的那件事,若一是怎么想的?”

言素心和她妈妈相视了一下,然后才说:“呃,村长,若一说她还不想那么早订亲,所以她让我回了这门亲事。”

村长叹了一口气说:“诶,若一这个孩子总是有她自己的想法。”

外婆说:“反正现在孩子们现在还小,等易之回来之后再谈也来得及。”

言素心和村长点了点头。周易之和杜若一来到湖边的亭子里,周易之说:“若一,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杜若一坐下说:“嗯,你说吧,我听着。”

周易之看着杜若一说:“我害怕等我回来的时候,这里的东西都变了,你也变了,也许也不在这里了。”

杜若一说:“有什么会改变的,我的家在这里,我能去哪里呢?”

周易之说:“我害怕我不在你身边的这五年里,会突然有一个人出现,把你掳走。所以我想给你一个承诺,我一定会回来的,所以我希望你能等我回来。”

杜若一看着周易之,然后说:“易之,我知道你很好,但是我不想让一个承诺来束缚你,我也不愿意束缚我自己,只是为了让你实现一个承诺。我不想让你被承诺困住而不能去喜欢别人,我现在给你机会,让你去看清楚你的心,你在国外也许会遇见你爱的女孩子,如果是因为你要守着对于我的这个承诺而不能和你爱的人在一起,那我怎么能够心安呢?”

周易之说:“不会的,若一,我的心已经给了你,就不会再向别人打开,我会关闭它,守着你,不会再给别人任何机会。”

杜若一说:“未来几年,我们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万一呢?你想要我和我母亲一样吗?”

周易之知道杜若一母亲的事确实给杜若一带来了很大的影响,然后说:“若一,我不是伯父,我对你的心思是从小到大的,我们两家人都是看在眼里的,我对你的心是不会改变的,我也不会让我的心有改变的机会。若一,难道你不会爱我吗?”

面对周易之对自己的深情,杜若一说:“不是这样的,易之,我不想让承诺束缚我们,我给不了你什么承诺。”

周易之说:“好吧,那我们来个约定,可以吗?”

然后他看到了萤火虫,就抓了一只放在杜若一的手里说:“若一,我不想像萤火虫一样,到最后只能点着灯在水里寻找爱人的灵魂。”

杜若一看着周易之,过了一会儿才对他点了点头说:“好。那五年后,你回来在这里我给你答案。”

周易之握住杜若一的手开心地说:“好,五年后,我等你的答案。”

周易之走的那天,杜若一在家里弹琴,言素心对杜若一说:“你真的不去送送易之吗?”

杜若一停下后,摇了摇头。言素心对她说:“若一,当初我和你父亲的事情是无可奈何,那个年代父母都没有现在开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不能避开,现在你们不太一样了,为什么不答应呢?”

杜若一说:“妈妈,我知道,但是我不想让承诺束缚我们,我想让他有机会想明白,就算以后发生了什么,我也愿意接受。而且,我们已经约定好了,五年后他回来我再给他一个答案。”

言素心看着她,摸了一下她的头,略有些无奈地说:“你啊,就是太固执,倔强了,这样,迟早都会吃亏的。”

杜若一沉默不语。周易之到出发都没有等到杜若一来跟他告别,船开走时,他依然看着港口,期望能出现杜若一的身影,但直到最后一刻,杜若一还是没有出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顾雨乔在回造船厂的路上很是开心,还哼起了调子,医生看着他说:“有什么事那么开心?” 顾雨乔笑着说:“呃,没什么...
  • 第七章 顾雨乔和杜若一在厨房里面对面地洗菜,顾雨乔面上挂着微笑地边洗菜一边喃喃自语:“杜若一,杜若,阿若。对,阿若...
  • 第八章 在为顾雨乔包扎的过程中,对于杜若一来说,是漫长而又担心痛苦的,顾雨乔的伤口很深,医生缠了好几层的绷带才止住...
  • 网上有http://blog.csdn.net/chenleixing/article/details/437...
  • 一夜秋雨,海子沟的水涨了吗,也不知花椒坪沟的水是否满架?秋天自然是收获的季节,农人们忙着在各自地里搬包谷,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