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不再来

生命犹如渡过一重大海,我们相遇在这同一的狭船里,死时,我们同登彼岸,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泰戈尔说。当舞台上那个闪光灯照亮了一个人的身影,王铮亮的时间去哪了,唱出他的岁月,他的时光和青春,时间去哪了,当距离缩到零点,不是你的记忆,而是我们的心语。

也许是在时光的步伐里,是旅途的行人的相机,记下了沿途美丽的风光,他的时间便是那一路的瞬间的留存;是烟雨中诗人的词句,道出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回望,他的时光便是那夕之漓漓,望之无奈的叹息;是孤单中歌手的单曲循环,不明白这么快,青春这样被掩埋的成长寂寞,他的时光便是那拥着身影,星夜相伴的感伤;但无论是哪一种,当我们的现在逐渐成为过去,记忆变成回忆时,这些成长与失去,都深深地烙印在我们探索世界的步伐里,成为了生命。

以前我总以为我们是通过时光,岁月来认识世界,而现在我却突然间发现,渺小的我们反而通过流失的时光来认识我们自己,三毛说,人之所以悲哀,是因为我们留不住岁月,更无法不承认,青春,有一日是要这么自然的消失过去。而人之可贵,也在于我们因时光环境的改变,在生活上得到长进。岁月的流失固然是无可奈何,而人的逐渐蜕变,却又脱不出时光的力量。所以当有人问我,你的时光去哪儿,我也有过迷茫,无助,在无数的夜里,容祖儿的寂寞单曲中问着自己的内心,我的时间去哪儿了?而后在很久的以后,那个答案呼之与出,微微一笑,雨季不再来。

走在雨淋漓的校园,曾想起打着小花伞,脚踏在水泥地板上的水坑里,看着粉红的雨鞋激起的水花,笑声四溅的日子,而如今的那个女孩,却是早己经习惯了不打伞,总是忘记带伞,喜欢在雨里奔跑的快感,雨吹滑脸庞,跟不上脚步,正如所有的心情在那里飞扬。一路的长大与成熟,午后一杯茶,一本书,一颗浮于世外的心便是满满的欣喜。旅行的世界是所有的梦的开始,一路走来,当往事回想起,蓦然地想知道那些成长的印痕,时光去了它的哪些地方。当那条由满天绿云眨眼的瞬间便铺满了厚厚的金黄的道路一直年复一年的诉说着春秋的故事,当无数个晕黄的灯光下,那越行越远的背影慢慢的只剩下一个模糊的黑点,我慌乱了,因为我突然面对时光的离走,我竟然不知道如何去留存曾过往的时光,正如衣橱里珍藏着爸妈多年的青春,而时光却留给她们的是白发和起皱的容颜,我好像也只能静静的看着,无力也无奈。她们的时间去哪了,也许在无尽的日夜里,一针一线,一餐一饭里,也许是在无数的烈日下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汗水中,也许…养了十几年的猫咪,突然有一天不再叫了,静静的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哥哥说,她去了天堂,突然什么都一下释然了,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顺其自然的释义,也许在时间面前,一个人的过去,就像圣经上雅格的天梯一样,踏一步决不能上升到天国去,而人的过程也正如登梯一样,一步步的上升,到达一定的高度。到了之后,山清水秀,风华月静,尽在眼前。这种境界与心情与踏上第一梯而不知上面是什么情景的迷茫和彷徨是很不相同的。

三毛说,一个聪明敏感的孩子,在对生命探索和生活的价值上,往往因为过分的执着,拼命探求,而得不住答案,于是一份不能轻视的哀伤,可能会占去他日后许许多多的年代,甚至永远不能超脱。我是一个平凡的女孩,我平凡的长大,那些过往的得失以及对时间的缅怀早己经筑成成长的我,没有那些就没有我如今的心境,恰如大海,渺渺清空,平静,安详,淡泊。那个雨季不再来,是我生命的一个阶段,是我毫无否认和隐藏的过去。我唯一能够做的是,时间静好,活在当下。在有限的时空里,过无限广大的日子,享受时间的惊喜。当你在问我的时间去哪了,我会微笑地告诉你,去了当下,那个雨季不再来,不会再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