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口不提爱你(连载第三十九,四十章)

96
就是宁姐姐呀
2016.08.04 23:25* 字数 4442

喜欢这个故事吗?想知道更多有关白苏or谭柔的故事吗?我是目录君,戳我有惊喜!

第三十九章  等我回来

当谭柔见到方思澄的那一刻,心里突然发慌,这种慌乱是从没有过的,却并不是因为他的不请自来。

她看看身旁的萧亮,萧亮的反应却出奇的平静,似乎早已预料般,她看着这样的他,有那么一瞬间,突然觉得要失去眼前这个男人了,心开始莫名抽痛着。

方思澄站在门口,吹了声口哨,谭柔听到许多脚步声,整整齐齐,像受过训练般向着婚礼涌来,“萧亮,我看今天你们这婚是结不成了。”方思澄狠狠的盯着殿堂尽头的萧亮。

而此刻的萧亮什么也没有回应,仅仅是将原本手中的那枚戒指放在谭柔伸过的手心里,冲她笑着“等我回来。”

那笑容很好看,可此刻在谭柔眼中却是那么刺眼,她试图拉住他,却连手都抬不起来,嘴里也似乎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得呆呆的看着萧亮越走越远。

这时候她也看到了那些脚步声的主人,一些穿着警服的人这时候齐刷刷的出现在方思澄身后,为首的一个人走到萧亮面前。

拿出银闪闪却足够冰冷的手铐拷在萧亮手腕上,“萧先生,现在我们指控你有私自倒卖股份和联合李云女士转移方氏资金,请问你有异议吗?”“没有。”萧亮摇摇头,临出门的那一刻回头望了望还站在那里的谭柔。

而她直到他的影子消失在周围人的议论中,她才慌忙追了出去,在萧亮即将上警车的那一刻拽住了他,“不是和我结婚吗?你要去哪?”

萧亮反手抓住谭柔的手,却又不敢太使劲怕弄疼她“不是说要你等我吗,快回去!”这时候周围穿着警服的人上前拉扯谭柔,谭柔拼命抓着萧亮的手“我不等!你不能走!萧亮!你不能走!”

萧亮不断的挥着手,看着谭柔被拉开自己被推搡进车里,却一点办法没有,车很快开动了,他看见谭柔在车后拖着婚纱一瘸一拐的追着,又看见方思澄拉住了她,萧亮回过头去不再看他们。

谭柔看着萧亮的车离自己越来越远,她也意识到自己崴了的脚永远追不上萧亮了,她突然倚着方思澄倒下,手足无措的放声大哭。

被老K和大猫带回家的谭柔一直不说话,直到坐在饭桌上,“萧亮到底怎样可以被放出来?”

老K表情凝重“如果方家那边不撤诉,涉及的金额也不少,至少要判十年以上,可是如果撤诉再找找人,情况就会好很多。”

听完这话的谭柔立刻放下筷子回到自己房间拨打了方思澄的电话“喂,明天出来一下把,我找你有事,九点半在公司楼下的茶餐厅。”“好。”

她决定去求方思澄,她明白只有方家松口,萧亮才有出来的希望,他还年轻,如果真坐牢这么久,他一辈子就完了。

第二天谭柔上班后偷偷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而方思澄早早地坐在茶餐厅正饮着一杯龙井,谭柔见到立刻风风火火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他的对面,开门见山“你能不能放了萧亮?”

“哦?怎么放?”方思澄放下手中的茶,一脸玩味的望着谭柔,“只要你撤回诉讼就可以,萧亮欠你的钱我会让他全都还给你,股份也都还给你们方家,我只希望你可以放过他,不再追究。”“你跟我去个地方。”方思澄随即起身,而谭柔也立刻跟了上去。

车子行驶到一家医院前,方思澄将不解的谭柔一把从车里拉出,粗暴的关上车门,几乎是拖着一般将她从医院大厅挂号处一直到医院深处的重症监护室前,透过监护室外的玻璃,谭柔看到里面躺着一个吸着氧气,打着吊瓶,还很虚弱的人,“里面是我父亲。”方思澄开口说。

谭柔有些惊讶,之前还看到方国栋和boss聊天,怎么现在这样了?“呵呵,没想到吧?我父亲现在躺在这里,我的后妈已经离家出走,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连家中的佣人都被遣散,车或者是其他奢侈品也都变卖,这些全都是因为萧亮,我现在家破人生病,你让我怎么放过他?”

谭柔睁大双眼,不敢相信方思澄说的话,萧亮真的做了这么多不可饶恕的事吗?可是即便萧亮再不对,谭柔还是无法放下他。

“对不起,我替萧亮向你道歉,你们的钱都会还给你们,失去的我们也会尽最大努力补偿,只是求求你,可以放过他,只要你放过他,我……可以满足你任何要求。”

谭柔是在赌,用自己跟方思澄赌,最后她赌赢了,方思澄听到她的话立刻凑了过来,一脸的得意“除非……你和我在一起,什么时候办证什么时候我就撤诉。”

谭柔想的没错,方思澄还是爱她的,起码想要得到她,此刻谭柔的脑海中浮现的是那一晚再广场上萧亮吻她的画面。

这时候她突然明白了爱的意义,爱情不是和方思澄在一起时拼命地想要占有,即使都不看好也要在一起的执着,而是看着萧亮好,只要为了他自己可以做任何事,爱一直就不是占有,而是奉献,又或者说是一种特别的守护,他笑你就笑,他不开心你会想办法让他开心。

可是这种感觉却从没有发生在和方思澄的时候,所以当即她就答应下来“行,明天我就跟你去,明天你就撤诉!”

方思澄先是喜悦继而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虽然只是一瞬,可还是被了解他的谭柔捕捉到了,“行,明天我去你楼下接你。”

回去后的谭柔告诉了大猫和老K这个决定,遭到了一致反对,特别是大猫,情绪非常激动“柔,你不能和他结婚,我们还可以再想别的办法啊!”

“没错,谭柔你先别着急,这件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而且我相信阿亮也不会让你这样做的。”老K也出来帮腔。

谭柔摇摇头“我心意已决,这件事谁都不许告诉萧亮,老K你再帮忙找找人,即使撤诉依旧会有制裁,你看看可不可以帮忙减少一点,我不想他在里面受太多苦。”

说完她扭身回到房间找出自己的身份证户口本,拿着这些,坐在床上,一夜没有合眼。第二天一早,谭柔就开始精心梳妆打扮,今天领证后她要去看看萧亮。

她已经做好了撤诉就远远离开这里的打算,既然无法再和萧亮在一起,还不如远走他乡,让他断了念想,早日娶妻生子过自己的生活。

领证比想象中的简单,草草的盖章,皮笑肉不笑的照片,就算成为法律保护的夫妻了,甚至连一点准备都没有,但心中却也无半分波澜,他俩都明白这不过是“形婚”,从民政局出来后的方思澄想要送谭柔回家,却被回绝了,她要去看看萧亮。

第四十章  大结局

方思澄的车走远后,谭柔一个人叫了一个出租来到了关押萧亮的地方,谭柔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电视中都是看到需要拿起一个电话来交流,但是他们却可以面对面,在一个房间里,中间隔着一张桌子,身后有一个警卫守着,但也好过隔着厚厚的玻璃窗。

眼前的萧亮似乎消瘦不少,还略显苍白,她不禁有些担心他的身体“你在里面,还好吗?”他点点头“对不起,连一个完整的婚礼都给不了你。”

他说到这里,谭柔有些心酸,也许这一辈子都给不了我了,但是表面还是笑呵呵的“没关系啊我等你出来,你在里面一定要好好改造,我们都等着你呢!”

后来的谈话无非是一些关心的话,谭柔没有告诉他也许他会减少很多年在监狱的时光,萧亮也没有告诉她自己在监狱被狱头欺负打骂,互相都只是报喜不报忧,大概这就是爱情吧。

而方思澄也没有食言,回去就将诉讼撤回了,老K回家很兴奋的告诉谭柔这个消息并且现在可以帮阿亮找人了,却发现她正在收拾行李,老K拦住准备出门的谭柔“你要去哪?”

“我已经嫁人了,自然要去我丈夫家里生活。”老K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她是认真的吗?谭柔不顾老K的阻止,一把推开他“我走了,如果有一天萧亮回来了,就告诉他我爱上方思澄了,让他自己好好的把。”

提着箱子下楼后的谭柔看到方思澄的车停在楼下,他接过她手中的箱子,回家的路上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到家,方思澄才开口说了一句“房间在楼上,我去医院看看父亲。”

谭柔点点头,方思澄走后,她开始环顾整个屋子,屋子很大却显得尤为冷清,楼上房间的布置很简单,一张双人床,一个大的衣柜和一个梳妆台,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化妆品,想来是方思澄刚刚买的,由于不知道她用什么牌子所以才买了这么一堆,想到这,谭柔不禁笑了一下,这一点还是和当年一样傻傻的,只是现在他们都不是当年的他们了。

一年后的方国栋身体基本已经完全康复,而距离李云离家出走已经过去好久了,说来也怪,方国栋清醒过来第一刻找的人还是那个背叛他的女人。

在他的意识中,虽然他宠着这个第二任,可是心里一直是想着曾经的老婆的,可是不知为何在李云走后他竟然疯狂的想念着她。

经过百般打听他知道了李云在一个南部山区的寺庙中,那是一座说高不高但对于60多的方国栋来说也确乎不矮的山,但他坚持一个人爬上去。

当他上去的那一刻他看到了正在扫庭院中落叶的李云,她像普通尼姑般戴着僧帽,脸上是从没有过的平静,他走到前面,李云抬起头发现是他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施主,请问你有事吗?”

方国栋看着这样的李云,突然就语塞了“云,跟我回家吧……”李云轻轻笑了“不好意思施主,我是莫愁,世上再无李云,您也请回吧。”

方国栋并没有立刻走开,而是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李云忙碌,后来的每一天,他几乎都来看着,从日出坐到日落,两个人什么也不说,仅仅是一个忙着一个看着,似乎这样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生活。

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三年,方思澄和谭柔也一直过着相敬如宾的生活,方思澄也明白自己再也唤不回谭柔的心了,就在谭柔以为他们会这样下去一辈子的时候。

一天方思澄如往常一样下班回家,谭柔早就不工作只是每天呆在家里或者出去玩玩,一直以来都是方思澄工作养家,这天谭柔做好了饭等待他的进门。

饭桌上的她感受到了他有些怪怪的,可是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直到他开口“明天萧亮就出来了,本来要判6年,但是韩霖姿父亲不知道动用什么关系可以减刑两年,明天他正好刑满释放。”

听到这话的谭柔手抖了一下,勺子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她慌忙去捡,一边拿起勺子一边笑着“我去洗洗。”

回来的时候发现方思澄已经不在饭桌上了,只留下一张离婚协议书,和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柔儿,我知道你已经不再爱我了,我以为对你好你会回心转意,可是四年了你的心里还是他,我放你走,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和林巧爱完婚,一切回到最初的样子。

谭柔看着眼前的协议书和这个纸条,突然很想哭,可是心却也释怀了,自己这么多年的确一刻都没有忘记萧亮,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方思澄的短信:今晚我去宾馆,你收拾好明天随时可以离开了。

第二天的太阳很好,万里无云,彷佛在为萧亮刑满释放而庆贺,他穿着大猫送来的衣服,一步一步走出监狱的大门,他很奇怪为什么这些年谭柔不在,问任何人也都是支支吾吾的,在这一刻他只想快点找到她,当他走出大门后,不禁再次回头看看这个自己待了四年的地方,自己终于出来了!

他一边往前走一边琢磨着自己要怎么回家,听说今天没人来接他,都忙死了只好自己回家了,想到这里他在心里暗暗吐槽他们不仗义,正当他想着的时候,路突然被一个人拦住了,一个低着头的女孩。

她抬起头的那一刻,萧亮心中百感交集,终于见到她了,“好久不见,你怎么把头发剪了?”他好奇的挠挠头,谭柔微微一笑“因为剪掉了过去不开心的记忆啊,我们回家吧!”

谭柔的头发不是第一天短的,在她住进方思澄家就剪掉了曾经喜欢的长发,那时候的她执拗的认为长发时候的谭柔是属于萧亮的,既然无法属于,那不如剪掉它。

谭柔挽着萧亮的胳膊,阳光洒在他们身上,她一边像小孩一样吵着晒死了,一边不断的往萧亮怀中蹭去,而萧亮呢,只是笑着看着她,嘴角微弯,侧颜依旧那样好看,现在的他,心中放下了仇恨,放下了不甘,把所有位置都空出来,因为一个谭柔,足够装满整个心房。

                                终。


前情回顾:第三十七,三十八章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