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 谁的剑

  余七年寻着声音的源头看去。

  正是那名一直对他不冷不热的男子,他身披藏青色锦袍,内里是一身华贵的缀金盘龙雕纹长衣。他的脚下并不着地,却纹丝不动,这样强大的控制力从侧面透视出其强劲的实力。

  他虽然对余七年保持尊敬,可他目光中的冷漠一分不减,令人触及便心中发寒,情不自禁地想要远离。

  听东方残枳的介绍,他已知道。这人正是这六人当中的排行老二,而战力却是诸座北方圣地中同层次无敌。甚至有过独立斩杀五境名宿,击退二轮神府境长老的战绩。

  三年前更是在轩德圣地十三长老的手中逃脱生还!尽管深受重伤,但调养二十几日又生龙活虎,就连一些小门小派的门主都不敢轻易招惹他。

  那可是四轮神府境层次的强大存在!

  人称东域十二新星之一!

  他心气极高,根本不把同门看在眼里,只对当初同时进入北斗圣地,有对其极为照顾的莫离师兄礼遇有加。而其他人,他根本不屑一顾。

  而他背后的身份,余七年也猜得到。他应该就是长老会安插在这个位面的钉子,目的绝对不单单是阻止他完成圣庭布下的任务。

  “本人郑山不才,却想领教一下少主的功力如何。不知少主可否赏脸。”话虽如此,而郑山却是纹丝未动,眼光中没有丝毫温度,其盛气凌人可见一斑。

  旁边突然冲出一团红色,柳如玉拦在余七年的身前,大声道:“你疯了么!你这是谋逆!小七只是汲辰境巅峰层次,以大欺小这就是你所要做的么!”其气势攀升,却是与郑山相比也丝毫不弱。

  郑山冷冷地道,“我会暂时凝固自己的境界到汲辰境巅峰,我也绝不用天玑!他只要能接下我十招而不死,我这关就算他过去了。不过——”他拉长声淡漠道。

  “少主若是连这十招也接不下,到时伤着碰着也只能你自认倒霉!北斗圣地绝对容不下废物!圣庭也是!”

  薛刃崇与东方残枳听闻此言都是脸色一变!

  “郑山兄!”

  慕容雪萱刚要开口,就被郑山开口制止。

  “你不必为他说什么,他自己会明白的。你大可放心,谋逆的事我绝对做不出的。”

  莫离张了张口,却不知说些什么。只能向着余七年苦笑了一下,传音道。

  “抱歉!少主,为您添了这么多麻烦!郑山是那一派系的人,圣主命令我们一起护送您,这是我没有料到的,是属下的失误……”天狼道人急忙传音道。

  “不必自责了!郑山是么?我答应你!”余七年突然回答道,令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

  “你疯了?!”柳如玉转身就抓住余七年的衣领,低声狠道。她深知那一派系的人都是疯子,战到狂时,可能会造成无法想象的后果!

  这一次余七年却没有躲开。

  “郑山他可是入了六……”她急忙住口,转而道,“他太强了,小七,你打不过他的!你可知道郑山击败五境名宿可用的只是肉身!不借外物就在四轮神府境修士的手下从容而退!少主你没必要冒这个险,别答应!放弃吧!我会送你去永恒圣城的!”

  余七年盯着她的眼睛,因为角度,在暗淡夜色中,她的黑水晶般的眸子格外迷人。他在其中看到了诚挚、忧虑和焦急。

  但他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掰开柳如玉的手指,看着她的手臂无声地无力地滑落。

  从旁边与她擦肩而过。

  “谢谢,但我余七年不是一个懦夫。我得去试试,才知道事情有没有转机。”他低沉地道。

  “很好。就在那里吧。”郑山的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的笑,随手一指旁边的一座山梁,就御空而走。

  飘然落下时,已是汲辰境巅峰层次。

  “好。”余七年点头。他三步并两步,从山梁上跃下,在半山腰处落下。紧接着腿部一踏,爆射出去,原地炸开一个三丈的大坑,飞渡到那处山梁脚下。

  然后如同猛兽姿态,双手抓住岩面凸起,双腿发力,辗转山体之上,数个呼吸之后,也踏上了山顶。

  “呼。”余七年气息稍定,探手身前道,“请赐教。”

  说罢手中现出一杆漆黑铁矛,矛尖遥指郑山。

  郑山甩开身上的藏青色锦袍,露出一身整肃华贵的黑衣。

  下一刻,他便如离弦之箭般化作黑色虚影,剑的轻吟回荡在群山之间。

  一道白光骤然从虚影中探出!它是那么快!那么迅疾!几乎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它出现时,已在余七年的面前!

  轰!

  矛尖与剑锋交缠在一起!

  白光快如闪电!眨眼之间挥出数百记,将郑山的脸照映得越发苍白冷漠无情。

  余七年苦苦支撑,犹如暴风雨中海浪之上归航的小舟,不断被密集的剑光轰退,不知不觉中已经后移了十几丈远!

  余七年眼中隐然银光一闪,他迎上郑山的目光,三颗银星将要从眼底浮现。

  郑山却攻势一缓,借助铁矛的力道,后退十丈之远,冷声道,“第一招,狂风骤雨。你的防御太慢!”

  说罢,他又驭剑上前,剑式突然一变,大开大合,每一击余七年都要顶着莫大的压力。一剑剑中蕴含的磅礴波动之力,余七年根本无力抵挡,只能用肉体全部抗下。

  郑山的肉体之强,比之余七年,还要胜上一筹。

  好一会儿,攻势变得猛然一轻。

  却听有人道,“第二招,乱石穿空。肉壳却是不错。”

  而后便是阴狠刁钻的剑术,令余七年疲于应付。在之后是轻灵如燕,然后是狠辣简直……他渐渐在剑道剑术中忘乎所以。

  ……

  “第三招,波澜暗涌。你难道不会躲么?”

  ……

  “第四招,灵鸟穿林。你怎么能让短剑突破你矛尖的防御?”

  ……

  “第五招,万物终拙。你的招式太繁复,华而不实!”

  ……

  “第八招,如影随形。退开!矛是近战中的霸兵,你怎么用得跟个娘们儿似的?”

  ……

  “第九招,花前月下!注意闪避!你是瞎了么!”

  余七年喘着粗气,身前的攻势骤然一歇,他能感觉到郑山眼中冰冷得以至冷漠的杀意,也有恨铁不成钢的忿恨。

  余七年被郑山三言两语骂得却无地自容,但他无法反驳,偏偏他说的却该死地有道理!

  刚才这一招,神出鬼没,明明以铁矛去抵挡,却总是被剑招卸去了力道,然后在余七年身上留下一道道或深或浅的窟窿。

  尽管战族之体的本源强大,能够不断愈合并不致命的创口,但淡蓝色的血液还是滴撒而下,将脚下染上蓝色。

  余七年的身上此刻遍布伤口,黑色大毣早已破烂不成样子,内里的灰袍也被撕成了布条,已经不能再狼狈了。

  另一旁的山梁上,众人紧张不已。

  “小年,坚持下去!我挺你!”薛刃崇喊道。

  “七弟,你还行么?不要硬拼啊,此刻认输还来得及!我们已经认可你的实力了!”东方残枳这时也道。

  一袭红衣,与一身雪色,两位美人,相得益彰。此刻面露焦急,担心地看向那边。

  莫离则在一旁叹了口气。他若是没有胆识的人,又哪里会置于诸圣地于不顾呢?这也是一个倔强的人啊!

  余七年却充耳不闻。

  “还有一招……”他舔了舔嘴角,是额角滑落脸颊的一滴蓝血。

  有些咸,也有些苦涩。

  “……我还没有结束。”他张张嘴,没出声,只对自己说。

  说罢,余七年一改防守的姿态,右手提矛背在身后,一阵阵深青的光芒在他的身上闪烁。

  他如同一辆攻城撞车,笔直地朝着郑山杀去!

  郑山的脸上依旧是冰冷,眼神里的冷漠中却多了一丝别的东西,是热血?还是兴奋?

  郑山没有认真去想。

  他也探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自语道:“终于癫狂了么?哈哈,不要让我失望啊!”

  他低沉且冰冷的声音在空间里回荡——“第十招,王者无情!”

  刷!一道青光与一道白光徒然炸在一起!

  轰!

  能量的余波将整座山梁都摇晃震颤不止。

  郑山以傲人之姿不断劈散余七年的攻伐之力。矛尖如束,剑光如扇!

  郑山的防御滴水不漏,堪称完美。

  余七年越怒越狂,越狂则越快,矛尖渐渐模糊不清,只余一片青黑色的光影。

  喝!

  余七年突然脚下失衡,一步踏到山边,攻伐立刻就出现了破绽。

  郑山得此机会哪里会饶过?只见他剑身一摆,荡开矛尖,便朝着余七年大开的空门刺去!

  这一剑若是凿实,余七年再强大的本源力量,也必死无疑了!

  “快闪开!”

  “啊!不要啊!”

  “不……”

  五人在一旁失声大喊,希望能阻止郑山的下一步动作!挽留他们最小的师弟的性命。

  可是已经打出真火的郑山哪里听得见,他冰冷的眸子里掩藏着歇斯底里的疯狂!

  他要将这个狂妄自大的只会送死的小子撕碎!以泻心头的烦躁!

  他盯着余七年的眼睛,却发现其中三颗银星明灭生往,不知不觉竟然在那银光当中看到一个毁灭的世界。一个毁灭与生机交替往复的世界。

  但他却感受到余七年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那是冷笑!毫不畏惧且未曾畏惧的冷笑!

  郑山随即醒彻过来,却发现自己的剑根本无法寸进,而余七年的心脏,就离着不到剑尖不到三指的距离。

  一只沾满了淡蓝色血液的手抓在了剑锋上,坚定地将它向旁侧推开。

  一杆漆黑的铁矛表面疯狂吞吐着深青色的利芒,化作一道虚影,刺向目瞪口呆的郑山的喉咙!

  锵!

  铁矛撞在一处突然从郑山的体内弹出来的透明的护甲上,所有的利芒都被抵消一空。

  “你输了。”从头到尾一直沉默着的余七年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古代十大兵器排名: 中国古代十大兵器排行第十名:诸葛亮——孔明扇诸葛亮乃是三国时期最伟大的军事家,神机妙算,简直是...
    晓寒深处明月人倚楼阅读 731评论 0 3
  • “是的。你赢了。”好一会儿,郑山好像是耗竭了全身的力量,深吸了一口气才吐出这一句话,其中的颓然显而易见。 余七年收...
    及扬寒风阅读 95评论 0 2
  • 服务没有技巧没有对错之分,且随着时代和个人能力的不同,会不断变化的,关键是要保持良好的心态、以客户需求和满意为导向...
    美服网络阅读 266评论 0 0
  • ******************************************* ( 偶尔翻翻以前的东西,感...
    浊酒一瓢慰风尘阅读 270评论 0 1
  • 第三方库 //第一种:iCarousel(多种类型)需要关闭ARC - (void)viewDidLoad { [...
    nothing_c阅读 4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