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车上的遭遇

图片来自网络

窗外,一轮皎月多圆啊!圆的把吴凡心里的层层丘壑都快填满了。

吴凡不由得打开手机看了下农历,正是十六,难怪这月比想象都要圆几分。她看着月光下穿越的夜景心神摇曳。仔细看时,车子稍一转弯,把亮月拐在了车顶,不见了。

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夜里九点了。月亮明晃晃地照着大地,远处深黛色的山脉在深蓝色的天际蜿蜒起伏,高低不平的脉络,和着月光下泛着光的水田,及山脚下的农庄都依稀可辨,是一幅幅活跃的夜景,正因为有了月色,便让人目不暇接;几点散落的灯光,温暖着一座座山的颜色。

山里人睡得早,恐怕这时候他们都已经进入梦想了吧。这样想着,吴凡轻合眼帘,把良好的月色轻轻关闭,有点舍不得。她只是在心里感受着月色。她是爱好月亮的,尤其在这卧铺车上。

车上仍旧在放着电视。声音很微小,几乎听不见。荧屏忽闪忽闪,貌似电视剧挺热闹。吴凡回头一看,是成龙在武打;一女孩披着长发在旁边看着,惊恐的大眼睛,一脸无辜。

电视机正好锲在那墨绿男人的脚头上方,荧光屏对着他,很近。他已经看了很长时间。

吴凡面对朗月,一时没有睡意。正好,她欣赏着窗外的夜景。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电视关掉了。车内一片模糊和沉寂。只有车子在我行我素,一路高速。

吴凡慢慢合上了眼睛。她有点累了。


图片来自网络

突然,她感觉屁股被轻轻地被触摸了一下,只一下,像河里的水草一样,轻轻地划过。但是这轻轻一带而过,足以使得吴凡纳闷。

吴凡今天穿了一条黑白色的铅笔裤。不是花色,但是在这样一个月夜的车厢内,比一般的颜色要显亮。

难道,刚刚这一举动,是那个男人搞的鬼?在这夜里,在这抹黑的车上。吴凡猛然睁开了眼睛,她突然惊醒了。

她根本没有睡着。

她无心再欣赏窗外的良辰美景,漠然地睁着眼睛,看着窗外。车内一片安静,有人打起了呼噜,声音是在下铺发出的。

吴凡记得身后都是空位。

吴凡刚上铺时,她还捏起被子的一角,闻了闻,还好,阳光的味道;再轻轻闻了下枕头,也有阳光的气息。看来,今天尧孜的运气不错,既是靠窗,而且干净,洗过的味道真亲切。

把被子盖住一小半,时值暮春,不用盖得多好。如果没有车子的冷空调,恐怕会热得难受。为了女性的矜持,吴凡盖住了身体的一半,太热了。尽管用不着被子,仍然是对着那被子怀有好感。这在卧铺车上,确实不易。

所以,当吴凡刚才惊心的一幕仍然在她脑子回想时,她突然觉得如果是冬天就好了,可以把被子盖得很严实。

在短时间内不敢翻动。她一直面对着车窗而睡。应该说是而卧,她一时半会儿睡不着,谁叫她今天倒霉。

可这霉日子总的过去,由着夜色,和着断断续续的呼噜声,以及晃荡荡的车声,她感觉背后的那个男人也在考虑着什么。

一会,朦胧中那个男人又起身,逐一给睡着的人掖被子。

难到,他刚刚就是借着帮人盖被子的原有,顺意摸了下屁股?今天车上的人不多,尤其女性。

天气很暖,盖不盖被子与他什么事?难道非得面对着他而睡才能保证屁股的安全?

要面对着一个陌生男人睡觉,中间只隔了半手臂这样宽的走道,这么近,恐怕不是易事。吴凡在心里叹了口气,只能背对了。

图片来自网络

不知过了多久,吴凡动了动身子,右手麻了。血脉不畅,像凝固了的仇恨。车内一片朦胧,看不见玻璃的反光,有点深不可测。

背后的男人睡着了?怎么听不见他的呼噜声?吴凡多么希望他能打呼噜,这样,她就可以确信他睡深了。这样她就可以换一下姿势,她睡得有些累。

管它呢?吴凡想起屁股这个部位,穿了裤子,其实和皮球差不多。

小时候的她,穿着开裆裤,坐过田埂、草地,在田地里打过滚;然后在学校里,坐过窄窄的条凳子;接着又坐过老公的大腿,也坐过当时很流行的席梦思。

再就是坐过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汽车、火车和飞机。当然,最重要的是,小时候还挨过母亲的打,既然屁股如此经历沧桑和事变都还一如既往地性感着,那说明屁股那个地方厚实,比脸皮厚多了。

对了,小时候的村里,有个得脑膜炎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可惜的是,这样一个花季女孩,却因为脑子的不灵光,整日含着大拇指,流着口水,穿着开裆裤,晃动着大屁股,两片开档,像是不停扇风的半截布帘,左右开合。

是个高个子姑娘,头顶的一把辫子被一刀切,直立,短而有劲,脸上似笑非笑,一脸无知。

她母亲很怜爱她,总是在她身后追赶那些嬉戏和欺负她的小孩子,骂些不中听的话。也难怪,看着脑膜炎小辫子上的红头绳,不禁一阵唏嘘,比白毛女更惨。

夜深人静,不是每个男人都打呼噜的。此时,恐怕只有驾驶员是最清醒的一个了。快要凌晨了,手机自动关机,熟悉的音乐关上了吴凡的一切思虑。她真的累了,慢慢地进入睡眠。

车窗外,奔跑的山脉,像一排排冲锋陷阵的军队,气势俨然。月光一片大好。


《无戒365极限挑战训练营第一更》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623评论 4 35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044评论 1 285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482评论 0 236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50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66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30评论 1 20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25评论 2 30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47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70评论 1 235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11评论 2 239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53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16评论 2 24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39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9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34评论 0 191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41评论 2 262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089评论 2 25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在用Swift写服务端,刚开始用的Perfect框架但是部署到Ubuntu之后一直出现奇怪的问题,然后就转向了...
    小天枢丶阅读 417评论 0 1
  • 人大抵都贪心不足,轻易握在掌中的,常不觉欢喜,总对得不到的趋之若鹜,到头来,得不到的还是得不到,待杜鹃啼血,百转千...
    白拂阅读 5,023评论 19 59
  • 昨天下午七点,儿子还没回家。说是出去玩儿了。直到晚上差不多九点,孩子才到家。吃完饭就开始写作业。一直写到晚...
    THY桃花颜阅读 233评论 0 2
  • 在我眼中,蓝色很善变,清楚地记得地球的蓝让人窒息,但也曾嫌弃过那种土掉渣的蓝。 Blue是很失落的表达,从高个子长...
    InkInk阅读 214评论 0 1
  • 在文章开始前先抛出一个问题:假如你有足够的条件,你会送你的孩子去国外读书吗? 在做了一些父母调查后,80%的父母都...
    吴广英阅读 511评论 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