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小说月刊】我是垂眉摆渡翁,却偏偏独爱侬|第一期

你是穿堂风,偏偏引山洪

文/慕宸海

透过纱窗,明净的天空像一汪澄澈的湖水,一尘不染。趁午后阳光正好,本想出来走走,没想到外面会这样冷。没有一丝风,但寒冷似乎无孔不入,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凄寒的气息。

我正欲往回走,街边的那家商场忽然响起了歌声:“……总有一天总有一年会发现,有人默默的陪在你的身边…… ”

这,不是周杰伦的声音吗?他出新歌了?

我欣喜地掏出手机,却又转瞬间愣在了原地,手冻得连手机都拿不稳了,我慌忙转身,歌声越来越远,直到最后,一点儿也听不见。

写了那么多别人的故事,却给不了自己一个完整的结局。我仰头一笑,关上了房门。

01

“这会儿练歌,应该没人吧?”我刚在“听荷雨”找了处安静的地方坐下,身后便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听学姐说,我们学校晨读园一般都没有人的,况且现在才刚开学,谁会这么早来晨读啊?”另一个女生的笑声从竹林那边传来。

我慌忙站起身,正要离开,树丛那边的歌声又使我停住了脚步。她的声音真好听,轻柔婉转,美妙动人。

透过竹林间的缝隙,我只能看到一个背影,长长的头发披在身后,裙角在秋风中轻轻摆起,她站在那棵高大的榕树下,影子在草地上投下一片修长的影子。

“……琴弦断了,缘尽了,你也走了;爱恨起落,故事经过,只留下我……”原来她喜欢周杰伦的歌啊,只是这一首好像有点悲伤。

太阳已升得老高了,她何时走到我面前的,我竟一点也不知道。

看到她惊愕的眼神,我慌忙捧起手中的英文单词,看到我手足无措的样子,她笑了起来:“我的歌声有这么吓人吗,唬得你书都拿反了。”

我尴尬地合上书,她丢下一个笑容,消失在了荷塘边。她的那个朋友什么时候离开的,我一点也没注意到。

那天的朝霞很迷人,橙红色的一大片铺满了天空,就像她令人沉醉的笑容。你风中一笑,绽放成无言的温柔,我迷失了方向,一时不知何去何从。

这天早上十点钟有课,我匆匆赶到教室的时候,她正要起身关上敞开的门。看到我,她点头一笑,回到了座位上。不知为何,我竟失了神,老师连点了三次名,我才在舍友的提醒下反应过来。

“哎,你一直看李萱萱,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舍友边笑边看着我。

“李萱萱是谁啊?”我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

“就你那点心思。”他笑着趴在了桌子上,继续睡觉。

李萱萱,萱萱……

老师在上面啰啰嗦嗦讲的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名词,仿佛都变成了她的名字,整个PPT都幻化成了她的脸,不久,那张脸好像消失了,只留下一块青色的黑板,再接下来只有一片喧闹声了。

下课了。

“听说李萱萱是保送来的,好厉害呀。”

“是啊,又漂亮学习又好,难怪辅导员那么喜欢她。”

“人家还要代表学院在校迎新晚会上唱歌呢,听说她也超喜欢周杰伦的。”

吃饭的时候,旁边桌上的女生大声地谈笑,听到关于她的消息,我拿起的筷子又放下了。

“哎,喜欢就去追嘛,这么好的女生,要先下手为强。”舍友捅了捅我的胳膊,我这才发现饭堂里已经没什么人了。

我埋下头,胡乱地吃着碗里的饭,心里既激动,又有些畏怯。遇见她,我总觉得自己不完美,在她面前,我感觉自己卑微到了尘埃里。

02

那晚的月光就像一袭白纱,笼罩着图书馆楼下的花园,我们离得那么近,却又好像隔得很远很远。我从东门进来的时候,正看到她拉着几位舍友的手,嬉笑声在空旷的校园里传得好远。

“看来某人今晚是不用和我们一起回去了。”她的几位朋友看到我,笑着向她摇摇手,朝夜幕的另一边走去。

她站在月色下,低着头,月光顺着她的头发倾泻下来,我一时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快去送她回宿舍啊,给你制造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要怎么谢我?”她的一个舍友拍着我的肩,捂着嘴笑个不停。

我朝她尴尬一笑,匆忙向萱萱走去。她没有说话,依旧低着头,偶尔抬头望一眼天边的月亮,复又继续低首前行。

你是我的朱砂痣,也是我的白月光,自从遇见你,一切都是你。

“你说什么?”她抬起头,明眸中映出一轮金黄的圆月。

“我,萱萱,做我女朋友,好吗?”我憋红了脸,用尽了所有的勇气,道出了心中埋藏已久的话。

“嗯?”她愣了片刻,朝我莞尔一笑:“我们,合适吗?”

“不试一试,怎么会知道合不合适?”我笑着,心里却紧张到了极点。

“那,咱们就试试吧。”她抬头浅笑,依稀中,我又想起了初次见她时的模样。

从图书馆到宿舍楼的距离为什么会这么短?我真希望就这样踩着月光,牵着她的手,从年少一直走到白头。

从初次见面到如今执手相看,已有三个年头。春花纷飞秋雨落,冬雪淋漓夏夜凉,陪你走过四季轮回,你盈盈一笑,我便看见了春天的颜色

自从遇到她,她每天去图书馆的时间,我记得比上课的时间还要准。她在图书馆常去的位置,我闭上眼睛还犹在眼前。已记不清我曾制造了多少次邂逅,她老嘲笑我的方法太老套幼稚,可我只知道,一到她面前,我便乱了阵脚,也乱了心跳。

那年的圣诞节,下了一场雪,雪好大,如同飘飞的花瓣,她伸出手,接住落下的雪花,只可惜,雪一触到手,就融化了。

人们都说,西安一下雪,就美成了长安。雪中的长安城,古朴又清新脱俗,熟悉又陌生。

“我们去看雪吧,冷算什么,古人还踏雪寻梅呢。”她裹起衣服,在雪地里留下一串串脚印。

我笑着跟在她的身后,她在漫天飞雪中的笑颜如阵阵春风,拂面而来。哪里是我怕冷,只是看到你通红的脸颊,我怕你柔弱的身体难抵冬日的西风。

雪中的城墙别有一番风致,在这屹立千百年的城楼之上,一切似乎都可以永恒。长安下雪了,我们在城墙上白了头 。

从小在北国长大,时常抱怨这里冬日的严寒,如今才发现,只要有你,冬天就不会冷。你的笑容可以融化这里的冰雪,亦能驱走我心中的凄寒。雪落长安,你入我心

那一晚,我捧着她给我的苹果,那精致的果子就像她的俏脸一般,一片红晕让人沉醉,丝丝香醇让人回味无穷。

03

“我们出去买点吃的吧。”我摇摇她的胳膊。

她摇头。

“我们出去走走吧,今天的阳光特别好,多晒晒太阳会让肤色更好看更健康,还能提高皮肤的弹性。”

她掩着嘴浅浅一笑,和我走出了图书馆的大门。我知道,她看书久了,眼睛常常会干涩难受,可她自己却总是不把这些放在心上。

太阳将落未落,半边脸还隐藏在远处的那栋高楼之后。我小心翼翼地牵起她的手,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她低下头,笑意盈盈。

那一刻,我感觉我仿佛拥有了全世界。拥有你,就拥有全世界,亲爱的,爱上你,从那天起,甜蜜得很轻易。

“今天晚上,我们去看电影吧,之前忙,一直都没时间。”我捏了捏她纤细的手,心里祈祷着:千万别拒绝。

“好啊,听说城西有一家电影院,每周都会放一些老电影,我们就去那里。”

“那,你想看什么?”我抑制住内心的喜悦。

“嗯,《甜蜜蜜》,怎么样?”

“好呀,好呀。”我连连点头。只要是她喜欢的,我都会喜欢。

那天,外面好冷,电影院里却温暖异常。当邓丽君甜美的歌声响起的时候,她兴奋得像个孩子,把手中的半桶爆米花塞到我怀里,跟着轻轻哼了起来。我抱着一大堆零食,感觉此时的心境正如歌中所唱一般。

“你说,小婷和黎小军青梅竹马那么多年,就这样分开了,小婷该有多伤心。”

她看了我一眼,低头一笑:“他们在一起不合适的,既然已经没有爱了,何必强求。”

心若不在,何必强留,人若不爱,何必强求。这样的话见得太多,可真正到了故事里,哪有说的那样容易。

朋友常常嘲笑我是个感情白痴,和一个女生相处了三年有余,却还是读不懂她。我承认,在感情面前,我就像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旁观者清,我连电影里的情感都参不透,更何况当局者自己的谜呢。

04

一到周末,回民街的人就更多了。我牵着她的手,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充斥于耳,严冬已过,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生机。

“你最喜欢吃的炸丸子,要不要来一点?四喜丸子呢?那边有薯条,要不要?今天天气真好,春风和煦。还记得去年冬天吗?西北风刮得那么猛,我们在那家店门口排队,就为了买你喜欢的……”

我眉飞色舞地讲着,她一言不发,我低头看她,她把手慢慢从我掌心抽出,抬头望了我一眼,又缓缓低下头:“别对我太好,我无以为报。

“什么?”我愕然。

“陆一鸣,我们,我们还是做朋友吧。”她的眼睛还是那么明澈,墨黑的眸子明静如水,我却一点儿也看不透。

我瞪大了双眼,用笑容掩饰着内心的慌乱:“现在才三月嘛,还没到愚人节……”

“我们,我发现我们不合适。我当初说过,我们试一试。对不起。”

“是我,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我对着她的背影,声音颤抖。

她摇了摇头,转身消失在了人群中。

不合适,不爱了,也许真的就这么简单,但我当时没能读懂电影里的那场分手,如今也无法释怀眼前这场离别。

相识已有三年,而真正相处,却只有两个多月,我们一起走过了北方的严冬,却无法携手领略长安的阳春三月。

05

城依旧是这座城,学校依旧是这所学校,只是没了你,这世间,一下子就变得不完整了。

“难道我们真的只能止于朋友吗?”今晚没有月亮,晦暗的路灯下,一切都显得那样昏黄。

“ 如果不爱了,就别勉为其难,虽然我也不想说声再见。也许,我们只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吧。”

我无法分辨她的笑容是出于真心还是故作伪装,但我真的好难说出那声“再见”。我很怕,我怕再见之后,就只是陌生人。

去年初夏,在一次活动中,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她的头发很长,海蓝色的裙子像天空一样,清新明澈。我对着她的背影痴痴地望着,是她吗?

“萱萱,萱萱……”我叫着,奔跑过去,那女孩回头朝我一笑,转身又离去了。好像她,却又不是她。我失落地走进会场,向座位对面的女生尴尬一笑,居然又是她。

“一个工科生,外语还说得这么好,真是佩服。”散场后,一同从会场出来,正好也顺路,我们便一起走到了宿舍楼。

也不知怎的,对着她,我总会想起萱萱,她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可她们又是那样的不同。我也不知,我们是怎样走到一起的,是缘分,抑或是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情愫?

“今天中午我们吃饺子怎么样?”文娟把目光从墙上的菜单移到了我的脸上。

“你不是不喜欢吃饺子的吗?你从前……”看到文娟惊愕的眼神,我慌忙低下头,不安地笑了笑:“好啊,你喜欢就好。”

那顿饭,她吃得很开心,她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脸,但嘴角的笑意依旧清晰可见。

“咦,你不好好吃饭,老看着我做什么?”她抬起头,我忙躲避她的目光:“你吃饭的样子太傻,我看了总想笑。”我笑着说。

“我的吃相可优雅着呢,你是看不见自己吃饭的样子,那才好笑呢。”文娟笑个不停,连衣袖蹭到了桌子上都没发觉。

她是文娟,不是萱萱。从前萱萱听到类似的话,总会低着头,脸上飞起两片红晕,就像窗外那一树桃花。

我不想再骗自己,我知道,这样对文娟不公平。

06

又到了圣诞,又到了长安落雪的季节,这个冬季,似乎比以往都要冷。

本来就不在一个班,后来见得愈加少了,没想到在考试的时候,我又遇到了她。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她似乎从未离开过我,至少从未离开过我的心房。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窗外的月亮正挂在树梢,一钩残月像柳叶一般,又像人弯弯的眉毛,月有阴晴圆缺,可月却不懂得悲欢离合。

“都这么久了,还忘不了吗?”临铺舍友的声音打破了夜的静谧。

“你说,当时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也许我根本不懂得怎样去爱。倘若现在,我再追一次,她会答应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他笑着蒙上了头,独留我一人对着漆黑的天花板,沉默到天明。

再一次坐到同一张桌子上,我们说着一些可有可无的话,她吃饭时还是那个样子,我依旧会在她吃饭时呆呆地望着她,只是她似乎很少抬头了。

也许,我们真的早已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新年前的那晚,对着她发的新年快乐,我欣喜若狂。我抱着手机,在凌晨的那一刻,向她送上了新年祝福,我们聊了很久。

原来,这世间还是有可以挽回的爱情的,只要你有一颗赤诚之心。我笑着对自己说,我差你一个2016和春夏秋,我想用接下来的时间去弥补。

“过去的,就让它随风而逝,我们还是朋友,新的一年,也是我们新的开始。”我抑制着心中的喜悦,每打一个字,心中的热情就增涨三分。

“好啊,我们还是朋友,一直都是朋友,不是吗?”

我愣住了,对着屏幕苦笑,嘲讽自己愚笨的痴狂。我爱的是有多蠢,是我太笨,还是太认真,幻想和你过一生,原来都是一场梦。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我问窗外的圆月,冷月无声。

琴弦断了,缘尽了,你也走了;爱恨起落 ,故事经过 ,只留下我。

你说,过不了几天,你就要出国。也许你永远不回来了,也许你明天回来,但只要你转身,我就在这里,即使我们只是朋友。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我是垂眉摆渡翁,却偏偏独爱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