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01|安琪拉与死亡骑士亚瑟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稷下学院里,教师露娜正用魔法杖抵着安琪拉的小脸。

安琪拉的小脸上写满了委屈与苦涩。

“你到现在为止都没通过一级魔法资格认证,这也就算了,现在你竟告诉我魔法阵的三大特性你都写不出来?”

露娜老师痛心疾首地挥了挥手,“下去吧,让王昭君同学为我们解答这道题。”

安琪拉戴着厚厚的镜片,眼神阴郁地默默走下去。

王昭君身着华丽的衣裙,脸蛋冰冷精致,她不急不缓地说:“三大特性是指同向传导性、不可逆向性与过载转换性。”

老师已急不可耐地赞扬:“没错,同学们要记清楚了,顺便说,大家要好好向她学习,王昭君同学已于昨日召唤出了魔种。”

“哇”不知谁发出一声惊叹,人群立时鼓起掌。安琪拉把头埋进书里,耳根发红。

下课时分,长长的走廊里,充斥着窗户上、门内外的人群的窥视。

迎面走向一年三班的是战士学院的韩信,他英俊的脸上透着冷峻,盛气凌人。但当他看到王昭君时,这冷峻与盛气化成了缠绵的柔情。

“不是说,课间不要随便来找我嘛。”王昭君冷艳的小脸有些生气。

“我想你了,这是炼金护符,要60金币呢,可以回复蓝耗。”韩信掏出锦盒。王昭君的脸上这才露出些许红晕。人群投去慕羨的眼光。

看到这一幕的安琪拉,垂下头,她犹记得期末考试,实战演习上,她对着那头乱动的蓝buff手足无措,而它竟挣脱锁链,那狰狞的恶魔,爪牙舞爪向她冲来,猩红的眼,腥臭的嘴,如深夜的噩梦。她挥舞起法杖,竟连一个攻击魔法都使不出来。

韩信出现了,枪尖一挑,buff就被击退。

她还来不及道谢,那道游龙般的身影就潇洒离去。

02

她配不上他,她心里犹如明镜般清楚。她来自小镇上一家农户家庭,平日没有买一件新裙子的闲钱,就连《魔法一课百练》她都要借用同学的旧书。

图书馆,图书馆里的书籍向来老旧,她那天在讲台上并不是忘了三大特性,而是写成了另外一个版本的了。

她熟稔地走向一排书柜,眼睛忽然瞥见什么,《火系终极》,老旧的羊皮包裹着薄薄的一本书。

哪本书敢取这么大的名字,这本书一下勾起安琪拉的好奇。

“终极,即使蕴含千分之一的虚弱,初级魔法也能制造高级魔法的威力……”安琪拉看得入迷。

“那本书本来该回收的。”一声雄浑低沉的嗓音惊醒了安琪拉。

安琪拉视线移开书本,有些晕眩,一个大块头,那是新来的管理员。

“对不起,你要拿走它吗?”安琪拉紧张地道歉,递出书。

“你想看的话,接着看吧,不过那是一本禁书。虽然很多人认为他在胡说八道。”大块头管理员这样说。“我叫亚瑟。”他看了眼娇小的安琪拉,接着说。

“我叫……安琪拉”安琪拉低下头,小声地说。“我先走了!”安琪拉拿起书跑开了。

亚瑟眼神定定地看着那道离去的背影,转身去整理书。

深夜,宿舍背后的角落里,阴暗中夹着不时的火花。安琪拉持着书,口里低声念着咒语,额头已有几分薄薄的汗。

“又失败了!”安琪拉看着零星的火光绽开后再也没有显现,有些气馁,不禁为即将到来的测验担忧。自从那头buff带给她挥之不去的梦魇后,她对自己彻底丧失了信心。

03

测验那天。

“这次测验是在摘星台。”带队老师一脸威严地说道,“同学们两两组好队,注意安全。”

王昭君身旁自然有韩信的身影。

安琪拉看着越来越多的同学组好队,心里有些急切,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我们一队吧?”亚瑟走了过来,身形高大的他本来有很多邀约。

安琪拉微不可觉地点点头,神情又有些犹豫。她跟着亚瑟的身后,脸上有着可疑的红晕。

亚瑟的本领的确与他的身躯相符,不一会儿,试炼区的黑豹、野鸟就被清理干净。

她忽然听见背后鼎沸的人声。

“纣王!”“魔种级别的怪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老师呢?”“快逃啊!”

上古魔种的威力实在不是这些初级生所能抵挡的。冰锥、火球源源不断被投向纣王,但跟给他搔痒般。反而是纣王胸膛的炮口喷出的巨焰,燃烧了一片土地。

她忽看见王昭君举起冰杖,施展出凋零冰晶,冰晶在纣王脚下绽开,造成伤害。

这一举动无疑激怒了纣王,纣王眼里血红,看向王昭君。

“我们打不过的。”只见韩信一个纵身,将王昭君揽在怀里,两下横跳,逃出一段很远的距离。

这让笨重的纣王将目光放在了娇小的安琪拉身上。

安琪拉仿佛被强烈的恨意钉在地上,腿在发抖,身子颤动,举起魔杖,魔杖也跟着抖动。

一团巨大黑气从它嘴里喷薄而出。

“以圣光的名义,冲锋!”

亚瑟,带着巨剑,铠甲披着圣光。他高大的身影挡在安琪拉的身前,他的身子被浸没在那团黑气里。

他的眼瞳变成了黑色,紧接着是他的身子。他好似想回头再看一眼安琪拉,但身子却僵硬了。

安琪拉从未这样痛恨自己的胆怯,她眼里泪光涌出来。忽然,她听到了声音,是那本书,把你的内心交给我吧,你会获得无比强大的力量。

安琪拉看了眼亚瑟宽阔的背影,泪眼朦胧中点点头。

无数的火球从书里涌了出来,一下下击中纣王,它那强大的魔抗盔甲在肉眼可见腐蚀,一道庞大火柱贯穿了它的身躯,它咆哮一声,被击入深渊。

此时,亚瑟单膝跪地,铠甲散发着浓郁的死亡气息,安琪拉的泪水一下下滴在上面。


乌托邦001 | 敌军还有3秒钟到达战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