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坏种子留在昨天,把好种子带向未来》

文/嘉新

昨日提到《春潮》,又因为近期大外甥女和她的小伙伴们,结伴要为我大外甥女声张正义,讨伐我这个“坏舅舅”。刚在洗漱的时候,我脑袋里有些想法,我得写一下。

一是有个现象,近几年“原生家庭”这个短语出现频率较多,许多人说某个心理伤害,都会说在幼小或者记忆开始时,家庭某个不好的操作影响了他个人一辈子,所以经常听到会说“这个行为影响了我一生……”

我们先分析一下这句话,再说说我是坏舅舅的事。

上面的那个现象,首先行为分为好行为还是坏行为。如果是好行为,那就是“榜样的力量”,那就是感恩戴德一辈子的事。如果是坏行为呢?坏行为导致了从那以后自己成长历程里的一切坏行为,或者心理阴影?那正常的你,会认识到了,好像哪里不对。似乎从前某个人的某个不好行为,要为后来的一切承担责任,背锅。又或者说为了报复那个不好的行为,而做出许多刻意的不好的行为。

那么先从一个客观角度来看这个事,再从“受害者”角度去说一下。客观来讲:一个坏行为可以影响你一生,说明你也太弱了,如果你知道这个行为不好,你还不能改变,而让它控制着自己一生的变坏,那说明你真的太弱了,太没用了,人生那么长,从发生到生命结束,也许有几十年的时间,你都在抱怨,耿耿于怀,不能放下,不能有所成长,还被牵着鼻子走,那你或许还需要经历很多事,也许这都会很痛苦,因为想要不痛苦,必须是所有事都是如你所愿的,你的任性要得到自然的满足,那你一定是巨婴。

你意识到这个行为不好,你也发现自己因为这个行为影响自己做出错误的判断,做出不好的事来伤害了别人或者报复,那就应该停止,弥补,或者认错,只有这样才能终止“破窗效应”。如果没有能力弥补,或者弥补不够,那也应该是先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的,这是本质差别。

当然,站在“受害者”角度来想,你很痛苦,很伤心,你被伤害了,也许也没有人为这个事负责,你很愤怒,是的,你该愤怒,当时的你是该这样的,当时的“施害者”也许没有立即受到纠正,处罚,也没有向你道歉,但这个是他的错误,应该是他一生的课题,一生的愧疚,直至他想明白自己的“错”。而不应该是你替他背着这个错误,试图一生在尽可能的场合里都和他争论,或者让他看到你背着他的那个行为,(也许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或者带来对你的伤害。)然后你就一直说他错了,一生如此。那你这样的受害过程,除了可怜,还有可悲。因为你本来还有更灿烂的人生的。就像生活里,不可能只有阳光灿烂的日子,而没有刮风下雨。可是无论刮风下雨还是阳光明媚,如果你没有定义它好还是坏,没有情绪化的定义它成为快乐还是悲伤,那天气就只是天气,只是该有的一个自然现象。

更有甚者,你可以负增长,增加能力爆发出来,只为了报复那个影响你很长时间的“行为”,(也许当时这个行为,对方还不是有意的,不是故意实施的。往往不是有意的才未意识到行为伤害到你,而这种非有意的又恰恰说明这个行为可对可错,或者太小,不值一提的,只是你太脆弱,太玻璃心了。因为如果对方是故意的,他一定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是错的。犯罪者比你更清楚他在犯罪)。那你看似强大的过程都因为一个不正的目标而让你的人生“南辕北辙”,这是看者最大的叹息之处。往往就是一句“可惜了……”。

所以如果当时那个坏的小种子,停留在了当时,等你成长起来再回头去看,你就可以明明白白的看到它的微不足道。可是如果那个种子一直在你的心田,从小到大的跟随。并且加倍的施加怨恨,无论你成长到什么时候,那个小时候的小行为,都会让你咬牙切齿,它甚至像一个黑色的魔鬼的影子在你的眼前,你双手握拳的对他咆哮,怒吼,它甚至更加得意。而这时候无论是你意识到它的成长,还是别人看到了它的强大想要帮你除掉它,都需要花费巨大的精力,而人生当中,往往只有自己陪伴自己最长久,再也没有人能够时时刻刻无处不在并且从头到尾的跟随自己一同成长的。所以如果没有外援,那么自己想要顿悟,解开心结,那是很大难度系数的。那么往往也就是一个悲剧。

所以周易开篇就提出“自强不息”。无论你是能把坏种子放在过去不带着前行,还是你带着负增长,都给你自己首先带来“强”的安全感。自己力量的抗衡。至于自觉与清净,那除了与生俱来的“天赋”还有父母的引导。当然常常有例子是父母往往成为了那个最开始的不当行为者。这就像冻疮一样,为了来年不再生,必须从犯第一次开始就多多照顾受创的细胞组织,给他保暖,直到以后同样的寒冷程度,都不会再犯,而组织结构也都恢复正常状态。

这样就要求父母无论自己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否对孩子得当,都必须时时刻刻对他们关爱,似乎没有犯过错一样的给他们正确的温暖的微笑,这样才有可能冰释前嫌。

所以,无论是受害者,还是施加者,都先内省,然后放下,然后微笑的自强不息。不要让小小的一个事,一直存留在心里,卯酉沐浴,就是睡觉了就放下一切安眠,像沐浴的时候脱掉一切挂碍,身心得到放松,清净。

现在说说坏舅舅的事。两个小孩说她们要为了大外甥女声讨我,因为我打了她们的好朋友,罚站了他们的好朋友。

她们每天短暂的记忆力,狭小的已开发的脑容量里只记得我打了她们的好朋友,罚站了她们的好朋友。

凶神恶煞的表情是有的,罚站也没成功,打架只是小孩每次的囔囔“我要和你决斗,我不怕你,我要打你……”

但是因为简短的记忆和表达,只能表达出“舅舅把我罚站,舅舅打我”

那小朋友她们是认为帮好朋友是对的,是正义的,是神,来对付“坏舅舅”这个恶魔的。她们太小了,小到确实没法分清是非对错。但是这个节点是很危险的,因为定义了,就在脑子里跟随着,开花结果,如果没有得到正确引导,梳理,解释的话,那在开启分析是非对错的这个节点时,已经在错误输入是非对错了。

而且还会越说越煞有其事的成形。连续了一周的宣战,捣乱,我也开始在思考,我应该如何解决,如何处理,如何让她们可以先安静的听我说话,回到从前还没有怒火,没有戾气的氛围里。因为人往往会因为有同伴的陪伴就有了勇气,就似乎怂恿到好像自己真的可以不用怕一切。而我们大人都知道,这只是“无知无畏”而已。

也许是因为我自己即将当父亲,我开始模拟,如果这是我的孩子。我难道也是只能这么威压,命令,给她们树立规矩嘛?还是像她们说的,大人欺负小孩?我意识到了严重性,这样的“无知无畏”发展下去,就是毁了几个鲜活的生命。所以我决定我要当着她们的面和我的大外甥女和好,和她道歉,安慰她弱小的受惊吓的心灵。但还要和她说明,并不是我错了,你受到“罚站”的命令,是因为你做不对了,才导致罚站的命令出现,而你受到惊吓,以及一切后来的发展。而我之所以和你和好,不是妥协,不是怕了你的弱小的力量,而是为了让你和我和平的沟通。而只有这样,也许将来你长大了,你才能看明白我写的这篇文字,也才能明白我维护的不只是你心里的舅舅的形象,更是保护你有个健全的成长氛围和健全人格,成为明明白白的人,以及我们血脉的联系,亲情的关系。


当然也许这一切我也希望只是我们成年人自己的过分担忧,也许你睡一觉起来什么也都不记得了,还是愉快的玩耍。

但是,好的事,为什么不做呢?任何小的可能性,都是要考虑到,并且解决的。防微杜渐和道心惟微,将来你也会明白的。

夜安。

21.8.3嘉新《把坏种子留在昨天,把好种子带向未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那天,出去散步是不可能了。其实,早上我们还在光秃秃的灌木林中溜达了一个小时,但从午饭时起(无客造访时,里德...
    梦宸阅读 860评论 0 3
  • 前情回顾:庄子栗和宋小阳在外地待了几天,一回去就看到程兮辞和郭舒韵待在一个房间里……【上一章在这儿呐~】 文/安生...
    绕指安生阅读 332评论 2 5
  • 表情是什么,我认为表情就是表现出来的情绪。表情可以传达很多信息。高兴了当然就笑了,难过就哭了。两者是相互影响密不可...
    Persistenc_6aea阅读 66,334评论 1 7
  • Substrate的transaction-payment模块分析 transaction-payment模块提供...
    建怀阅读 5,970评论 0 4
  • 16宿命:用概率思维提高你的胜算 以前的我是风险厌恶者,不喜欢去冒险,但是人生放弃了冒险,也就放弃了无数的可能。 ...
    yichen大刀阅读 3,848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