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奏

        上高中时就不适应快节奏的生活,所以我憧憬的大学时光有懒懒的早晨,看清新的风儿和深色的窗帘打闹,有一杯淡淡的茶、一本旧旧的书供我消磨烈日灼灼的午后,到了傍晚夕阳捡拾她落在凡间的目光时,我将追逐她的指尖,划过头顶的青空,轻点碧色的的池水,我要坐在一张长椅上,最好是有个秋千,那样的话,可以撞上夏季的凉风。

        现在,我上了大学,没有所谓的慢生活在等着,一切都在朝我张牙舞爪,催促着,呼喝着,快走!快!跑起来!我自认为不是一匹快马,或者说我不喜欢马,它们总是受人驱赶,一日千里还不够,还要更快。蜗牛很慢了,它的壳又总是很重。鸭子如果不被吃掉的话是很值得考虑的,虽然没有天鹅脖子那样优美的曲线,但它们气定神闲的样子真的令人羡慕。它们总是踱着步子,白色尾巴跟着左右摆动,眼珠子骨碌碌转一转,接着踱步。我不喜欢吃鸭肉,从小就讨厌它身上的血腥气,那是加多少调味料都去不掉的身体上的反感。或许,做一只鸭子挺好的?至少不会被自己吃掉吧!再说了,活得长不见得是件好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