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感动我的地方,少年的向往,中年的黯然

96
黄言七
2016.06.27 13:00* 字数 2273
找不到合适的图

读小说,犹如开启了上帝视角,轻翻着书页,不过一两天时光,就已了解一个人的一生。而在读完后,久久不能忘怀的,于普通人而言,只有书中少年时的向往,中年时的黯然。

少年的向往,无非是一腔热血,鲜衣怒马,快意天涯,说着不知天高地厚的言语,做着惊天动地的大事,恨不得一举一动,都能引起莫大的关注。中年的黯然,无非是历经沧桑,看透世事,记忆中的儿女情长,悲观离合都随着木几上的茶水,一饮而尽,回味悠长。

我十三岁时,几千个汉字都认的不全,写作技法也大半不了解,老师推荐的名著往往翻不了几页,就已呼呼大睡。因家中长辈的影响,拿起了已泛黄的《射雕英雄传》,一下午过去,浑然不觉。到真正看完时,洋洋洒洒的百来万字,只用了两三天。

书中的故事虽已结束,但心中却又多情善感了起来,仿佛经历了一场从未有过的愉快体验,正享乐其中,便已步入结局。内心的孤独与茫然陡然升起,令我不得不重新回味故事情节,可一旦脱离了书本,整个人就像是被打了闷棍,恍然若失。

直到很久很久,我学会了余味这个词,我才明白,那不过是应有的症状。之前种种的体会,都是小说家的魔力与少年时的向往作祟。

看《射雕英雄传》时,我的世界是中原五绝华山论剑,是江南七怪与丘处机约定比武,是郭靖欧阳克桃花岛求婚,是周伯通裘千仞万里赛跑,是成吉思汗行军西域。那里有美酒长剑,骏马白雕,有出神入化的武功,不可思议的奇遇,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

我跟随着郭靖的脚步,看他学武功、报家仇,从天资愚笨的小子成长为少有敌手的武林高人。看他抗反派,保国家,从什么都不懂的少年成长为世人眼里的郭大侠。从他出生牛家村到独守襄阳,拜师江南七怪到华山论剑,认识黄蓉到终成眷属,一步一步的,侵进我脑海,造成巨大冲击。

当我合上书本,恢复到现实的世界。我发现所有的向往都并不存在,面对的是单调、无聊又缺乏生气的生活。可射雕的故事依旧在脑海里不停的翻腾,打开书本,所有的故事依旧在继续。而生活却一成不变,于是,失望、落差、孤独种种感觉油然而生。

少年的心绪往往都是这样,志比天高,喜欢一切过于美好的事物。什么年少成名、威震武林,什么纵横四海、睥睨天下,什么红颜相伴,浪迹天涯,最喜在最不可能得到的年纪拥有最美好的结果。有人说,武侠小说只是成年人的童话,此言非虚,每个成年人都有少年时,每段少年时都有纯真的向往。

金庸小说的魅力,便是借助少年的向往潜伏在书中的故事,让你跟随书中人物的悲欢离合而喜怒哀乐,让你保持足够多的余味在现实中流淌。少年不识愁滋味,少年诗酒踏歌行,美好的事物犹如高枝上的果子,少年想着采摘,却无足够的身高,也无十分好用的工具,只是偶尔做着梦,望着果子发呆。

梦醒了,呆发完了,生活依旧在继续。少年一时无法接受,坐在地上回味着梦中的情景,那是多么美好。旁人说,少年不知艰辛,只懂不劳而获。我说,少年的向往,最是纯真,最是赤裸。

中年的黯然多了阅历的积淀、生活的磨练,比之少年的向往更多了一份深沉。我看《英雄志》时,时常为主人公卢云的命运而伤感。他本是一卖面郎,受奸人所害,好不容易脱出牢笼,夺得状元顶戴,又将成亲,可为了所谓的正道、所谓的天下人,抛弃了一切,还掉进了瀑布下的水坑,一困就是十年。

十年来,当初的柳门四将,一人已位极人臣,成龙武大都督,一人把持朝政,皇帝都只是他傀儡,一人拉上反旗,为着不被人压迫而斗争。他们三人都是主人公,举国皆知的人物,生活无一不是轰轰烈烈,唯独他被人忘记。回来时,女友已成他妻,光辉已是过去,他走着之前状元走过的路途,哭哭啼啼。

有人说他迂腐,如果处事果断点,脸皮厚一点,心再狠一点,而不是整天就知晓为所谓的横渠四句、所谓的正道、所谓的天下人,断然不会如此落魄。可是呀,他是卢云,天底下最有良心的人,在那个混乱黑暗的朝代,他做的只是坚持自己。

人过中年,一事无成。

唯有满腹的故事、从不与人说的心酸。我没经历过,也不愿经历,但他的遭遇却无时不在的感动着我,每当遇到低谷,我都会重新翻翻书,想看看当初感动我的书中人物是怎么度过的。后来我进行回味,才发现其实感动我的不止是他这个形象,更是中年人的黯然。

说起黯然,我还想起了十六年后的杨过。父母早逝,右臂被斩,爱人跳下山崖,几乎世间的悲剧都在他身上发生,可他依旧年少轻狂,洒脱逍遥,弄得女孩都喜欢上他。然而,真正让我对他沉迷的,还是十六年后的他。年少时的种种,都已看不出痕迹,只晓得戴着个人皮面具,领着一头怪雕,行侠仗义,每年在固定时刻去趟大海,看看小龙女是否归来。

我未过中年,尚不明白中年心境,只觉得有了岁月的轻抚,无论荣光苦楚,都富于魅力。我的二舅,领我入了武侠的坑,随着人生际遇的展开,他早先的意气风发消失的无影无踪。每当面临着生活的不堪,他都会慢慢的抗着,抗不过去了,喝两瓶酒,抽几只烟,继续抗。

每次去他家,我总会想起那年午后,偷偷地拿着他床头的《射雕英雄传》,看着啧啧称奇。他也依旧保持着少年的向往,总爱和我扯金庸古龙的不同,武侠人物的风采,扯到激动处,他哈哈大笑,额头上的皱纹像是盛开的花。

少年的向往,中年的黯然,说白了,也就是内心的影射。至于产生的孤独感、失落感,也仅是优秀作品带来的阅读或观看体验。不然,你看《喜剧之王》、看《阿甘正传》、看《那些年》等等优秀电影,你可能都会有这种感觉。因为它们充满了你的向往,有着现实里不能拥有的东西,你感觉思绪在沸腾,惬意而又享受。

我又想起我以前看射雕,每次回想书中的故事,我都会想很久很久,尤其是在夜里快睡觉的时候。想久了,又重头开始看书,尽管某些情节自己早已知晓,但是都不重要。毕竟,那是我很喜欢很喜欢又不能拥有的故事。

行走的书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