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那些事

字数 1156阅读 68

        2017年8月8日,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据过后的官方统计,截止8月10日,死亡人数达19人。因为这一天的这一时刻,我恰好带着父母孩子在西安旅游,而且西安恰好又是地震有感地带,所以深有感触。

西安古城墙俯视下的皇城根

        那一天,是我们一行到西安几天来最轻松的一天。下午逛完古城墙,晚饭后早早回酒店休息了(前几日都是半夜十一点赶在末班地铁回程)。其时,我正和同学对坐床上悠闲地促膝而谈。突然,感觉床明显地晃悠,我抬头看了看同学,她的腿并没有搭到我的这边床上,但迟钝如我没有和“地震”作任何联想。接着,又是一阵晃悠,同学也明显感觉到了。我俩同时说“唉,是不是地震啊?”没有惊慌,没有胆怯,镇定地打开房门,走廊里已有客人出来了。斜对门房间的父亲也出来了,母亲晕车还在睡觉。接着,微信里各种消息蜂拥而至,电视里也播报了九寨沟地震的消息。家在西安的东道主同学,来信嘱咐我们别睡觉了,下楼呆上一会儿。我们没心没肺地继续聊天或睡觉。

长恨歌

        想起了上午还在群里晒九寨沟黄龙旅游的孩子同学妈妈和在川藏线上驴友自驾游的校友正行至稻城亚丁,分别微信询问,没有回音。打电话信号不通。微信里各种地震局、政府的公告,接着是辟谣……最巧合地是:九寨沟当时正在上演“千古情”5.12汶川大地震演出,突然舞台灯光道具剧烈摇晃,观众先前以为是剧情需要(太逼真了),演员明白怎回事都慌忙撤离,观众们后知后觉慌作一团。正真是“无知者无畏”啊!实在庆幸7日晚我们在骊山华清宫观看《长恨歌》大型表演剧时,紧张激烈的“安史之乱”没有演变成现实剧。还有人马后炮地发来各种说法:前一天的瓢泼大雨比较诡异(当时我们正在冒雨观看兵马俑),当天上午云的形状不同寻常,据说是放射状的。(孩子们说看到了)

        后来,校友的电话打通了,他们当时房车正在路上,没有感觉到;孩子同学的妈妈第二天微信说已到成都。总算放心了。

        近几年陆续有地震的消息,看了看大多发生在四川、甘肃、陕西、西藏等地壳板块活动不稳定地区。自有记忆以来,加上这次共亲身经历了三次大地震。1976年7月28日,那场唐山全城毁灭性的7.8级大地震,死亡人数达24.2万人,伤亡空前绝后。当时五六岁,不太记得很多,只记得家里的酒瓶倒着立在柜子上,晚上父母轮流值班,有的人家睡在临时搭建的简易帐篷里。那几天淫雨霏霏,恐惧弥漫;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8.0级大地震,死亡人数6.9万人。当时午睡起来正要送孩子上学,洗漱间里洗脸差点儿摔倒,以为自己起的太急。过后才知道是地震波及,震后的头晕恶心持续了一下午。

        后来听专家说:地震中如果某一地区感觉左右摇晃,最多是波及有震感;如果上下颠簸,那就是在震中或附近。天灾人祸经常是打个措手不及,提前学的那点儿应对措施到时都望到爪哇国去了。可幸地是,国家富裕发达了,第一时间的通讯通行应急措施到位,抢救及时,转移及时,人员伤逐渐减少。

        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一生平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