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浣纱|人物篇·柔怜(2)

图片发自简书App

楔子:错过的年华,在北漠开出斑斓的紫薇花,却荒芜了轮回的春夏。花开,若相惜,花落,莫相离。可叹,一朝春去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彼年豆蔻,谁许谁的地老天荒。

我是北漠的公主,叫柔怜。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约芙蓉出绿波。

我自幼生于北漠,是北漠第一美人,自认为也是不可多得的倾城美人。奈何,我那心仪之人,雪毓国的一朝天子,却对我视而不见。

七岁那年,我因一时贪玩,哀求兄长带我去繁华的雪毓帝都,我想看看能让北漠万年朝贡的国家该是什么景象?

我去了,那里华灯初上,人来人往,是无上的繁华。醉仙楼是当地最有名的酒楼。

我们点了醉虾,松鼠桂鱼,还有芙蓉烧鹅,还有好多好多,都是我爱吃的。

我吃的正欢,哥哥说他有事出去一趟,办好了才回来,我答应了,心想,反正有这么多好吃的陪我,也不差他一个。

酒后三巡,我才突然觉的头晕无力,眼下,哥哥还没回来,叫我一个女子该怎么办,我无奈苦笑。

正在这时,过来一群笑的几分猥琐的人“这位小姑娘,你一个人吗?”

我心下有些害怕,带着怒色“滚”可奈甚是无力,当时我已经最好了最坏的打算,被人轻薄,或是卖了当丫鬟,也甚是懊恼,我不该只记得吃,也把我那兄长吐槽了上百遍,丫的,怎么还没来。

突然,来了一位穿着白衣的俊面小生,替我解围,然后赠给了我一瓶“清颜露”。

“这酒是杜康酒,百年佳酿,喝者,三天三夜不醒,醒来便忘却浮云,姑娘还是少喝为妙,这个清颜露,只能缓片刻功夫,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慌忽中,我觉的他的声音甚是好听,他的背影,风华衣雪,如陌上轻尘,在他转身离去后,我那兄长终于来了。

“怜儿,你知道你喝的是什么吗?杜康酒啊,得了,得了,回去定少不了责罚”

“知……道…”话还没说完,我便两眼一翻,昏睡过去了。

回去之后,我虽然受到了父王和母妃的责罚,但我却第一次觉的好开心,我想再次听到他的声音,我想再次看见他的容颜。

真的,迫不及待,好……想,好想,我吃饭,睡觉,做梦,几乎都是他,那个我不知道名字的男子,那个是否有家室…的男子。…

那段时间,我想我是疯了,相思就像野草一样疯长。我找来一些北漠的公子,让他们身穿白衣,说他当初说过的话,可一天下来,就算是好几百人,我听了上千次,也没有谁的声音让本公主我满意的。

为此,我甚是苦恼。我那兄长也常因这件事来取笑我。后来,我那点心思,被母妃知道了。

“怜儿,你要知道,你是北漠的公主,待你及笈之时,便要嫁给雪毓君主”

“为什么,就算我贵我公主,难道也无权选择心仪之人吗?”

那一刻,我恨极了我是这北漠的公主,母妃的一席话,彻底的打碎了我的梦。

我的及笈之日就这样不缓不慢的来了,虽然,走时,父王和母妃多是不舍。可唯有这样,我才能保北漠万年太平。

一城山水,一城秋凉,辗转多日,我终于来到了雪毓帝都,再也没有初次来时的满心欢喜。有的只是嫁为人妇的凄楚无奈。

恨不相逢未嫁时,还君明珠双泪垂。那个道骨仙尘的男子,今生,怜儿还能有幸见到你吗?

许是上天听到了我虔诚的呼唤,我做梦都没想到,我那朝思暮想,牵肠挂肚之人,竟是雪毓国君。

不会错的,当年那个风华衣雪的背影定是他无疑,那声音,百转千回,我早已铭心刻骨。

可我没想到,红烛都已燃到尽头,我那未来的夫君,却迟迟不来。我空等一夜,痴盼到了天明。

第二日,他来看我,说,西北战事吃紧,他公务烦忙,让我理解一二。他封我为玉贵人,并时常来看我。

我初到宫中,自是以为他待我极好,后来,许是我太爱他了,太在乎他了,我发现,他根本就不爱这后宫中的任何一个人。

他只喜欢那长门殿中的碧瑶皇后,那个与她有着青梅竹马的倾城女子。可是,那叫碧瑶的女子,却并不知道。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后宫女子向来可怕,但却只有她,洁白不染纤尘,不食人间烟火。可就算如此,她也有皇上护着。

而在这个异国他乡,我却只有自己。我怎会论落至此,孤身一人,再无所依。

我有想过去争,想要去抢。可我每每看到他望碧瑶的眼神,我是真慌了,有些事,不是我抢,便能得到的。

于是,我放弃了。我愿就这样看着他,陪着他,直到我死去,老去,也挺好的。

他总是会问我一些北漠的苗疆秘术,我便知无不尽全都告诉了他。但每次他都是眉头紧锁。

直到有天,我做好了我拿手的佳肴去御书房看他,我看见他神色仓皇的抱着碧瑶皇后去了长门殿,我便跟了过去。

结果,我竟看到了他哭的像个泪人,我上前小声询问“是苗疆秘术吗?”

“不知,只知道她再也不能做母亲了”

“皇上,你别着急,我生于北漠,自然知晓秘术可解之法”

“好,那你快去看看”

“皇后她,……她中了上古永生咒,中此咒者,孩儿会吞噬掉母体的所有精血,直到孩儿临盆之时,母体便会气血亏空而死”

“有可解之法吗?”

“当前唯一的解法,便是,除去皇后体内的胎儿,安心静养,此咒不除,她,将永远做不了一个母亲”

“大胆,朕怎么知道是不是你们的计谋,想毒害皇后”

“皇上,怜儿,我,愿意以北漠上千的百姓做担保,愿意以我的血做药引,愿意以我毕生所学,找到此咒解法”

我见他神色苍白,黯然无力,也是,他要如何,才能下的了手,去杀死自己最嫡亲的骨血,他要如何,才能保住他的瑶儿。

我悄悄退下了,我实在不忍心看他如此憔悴。

上古永生咒的秘法我是知道的,他的解法我也是知道的,只是我不愿去死,若是我就这般去了,我再也看不见他了,看不见母妃,看不见父皇。

所以我悄悄的隐瞒了起来。可我却没想到,他是如此的爱她,爱的发疯,爱的心碎。

仅仅只是十天,他便动用所有的隐卫,查出了苗疆秘术的解法。他竟然要用他自己的血,以命换命。

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输的有多惨。爱的有多卑微和狼狈。

我制止了他,“皇上,若皇后知道,你去了,她独留于世,会快乐吗?”

“我是北漠的公主,更是苗疆秘术的传人,此咒不是无解,只是代价太大,需要皇上未出世孩子的胎盘血,再用苗疆秘术传人的鲜血引渡,逼出毒素,这样,皇后的咒术便可解除”

“那你呢?会如何呢?”

“此咒无论怎么解,都会有人牺牲,若我离去,你能保北漠万年太平,你能永远和她厮守,又有何不可呢”

“那你还有多久的时间”

“三年,皇上能否在顾念姐姐的时候,稍微的想一下我,哪怕,待我,是姐姐的千万分之一也好”

我也未曾想到,他,他会用梅妃的孩子的胎盘血,直到那时,我才知道,除碧瑶外,他未曾宠幸任何一个女子,所以,后宫中,自然也不会有妃嫔怀孕。

皇后的永生咒终于解了,但他却长久的把皇后幽禁了起来,任何人不得探视。在我看来,实为废后,却是保护。

他陪我去了趟北漠,让我回到了家,并免了北漠的朝贡,他还找来天下名医,借此缓解我的病情。并带我去吃遍了雪毓国所有的美食。

天锦九年,便是我活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年的期限,我时常卧病不起,我日日病染膏肓,只盼他来看我。

当雪毓国下了第一场初雪时,我甚感无力,昏睡着的时间总比醒着多,我便知道,我时日不多了,春秋之节,大家都在喜迎新年,唯有我,就那般的去了。

他曾允诺于我,会保北漠万年太平。他说,我死后,会追封为贵妃,享受无上的殊荣。

若是不曾,被他爱过,让他能记得我,也好。后宫女子,繁华似锦,花开花落,而我终究是一抔黄土。

说来无奈,纵我眉目倾城笑颜如花,也不及她举手投足青丝白发,愿来生,我再也不要遇见他。

烛花摇影,冷透疏衾刚欲醒,待不思量,不许孤眠不断肠。

茫茫碧落,天上人间情一诺。银汉难通,稳耐风波愿始从。

上一篇:泪浣纱|人物篇·碧瑶(2)

下一篇:泪浣纱|人物篇·攸苒(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