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子座 | 她们1460天的故事

“嘿,双妹子,在想什么呢?”周延看见晓双正在发呆,想要吓唬她。
“周延,你再吓我,相不相信我马上辞职。”
“别别别,好说好说,中午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不饿,别管我。”

陈晓双,女,双子座,大学本科毕业两年,在一个二线城市L城的一家文创公司做活动策划,工作能力很强,但为人较孤僻,除了工作,平时很少和同事来往。周延,男,晓双的直属上司,很欣赏晓双的工作能力,明恋了她一年,但一直被拒绝。
中午休息时间到了,晓双点了一份外卖,还是最爱吃的芝士焗意面。打开朋友圈动态,刷着刷着,看见一条动态,内心引起不小的波动。“她现在也在L城?”
“那,要不要和她问句好?”晓双内心纠结了小一会儿。最终,还是发去问候。

“叶子,最近好吗?我看见你也在L城。”
“是啊,我来这里面试工作,你也在吗?”叶子很快就回复了信息,整整两年没联系了吧。
“我来L城两年了,自从和你分开后……”晓双不知道要怎么回复下去。

眼前的意面冷了,晓双完全没有胃口,反倒陷入了回忆中。

晓双来自一个小县城,父母尚在,只是从小因父母忙于生意,把她随意放养,今天是舅舅家,明天是姑姑家。晓双习惯了被“丢来丢去”,寄人篱下的感觉。尽管物质在同龄人中算满足,但来自原生家庭的爱,却少得可怜。
别人说她是独行侠,不是真的喜欢,只是她习惯了一个人。
反而因为经常独处,她阅读过较多中外书籍,涉及领域也广,心理、文学、艺术、历史、宗教……萨特、佛洛依德、波伏娃这些人,在她高中就开始了解。大学后,接触艺术和宗教,梵高、禅修、冥想等等,她的世界,除了这些,没有其他世俗的什么。她认为,精神世界的富足才是她这生的追求。
大学,二十岁的年纪,身边的女生都忙着恋爱、社团、兼职,她丝毫不感兴趣。唯一喜欢的,是文学学院定期举行的读书会,她每期都会参加,但从不发言,倾听于她而言是一种享受。
那期读书会,老师讲的书是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里面有比较露骨的描写,老师富有情感地读出来。坐在晓双身边的长发女孩,听得满脸通红,不禁低下头去。
晓双以为女孩身体不适,小声询问:“你没事吧?要不要出去透透气?”
没想到女孩抬头回答:“好啊,你陪我去。”女孩闪着光般的眼睛在那一瞬间,让晓双有些许着迷。
她们蹑手蹑脚地离开了读书会现场,女孩似乎非常放松,开心地爽朗大笑。

“你好啊,我叫徐吴叶子,他们都叫我叶子。”叶子的脸庞还是红扑扑的,转身捡起一片树叶,再次强调:“喏,就是这片叶子。”声音中带着雀跃。
“我叫陈晓双,耳东陈,破晓的晓,双人舞的双。”晓双倒是很郑重其事地介绍着自己,颇有老干部腔调。
晓双话音刚落,叶子捧腹大笑,不停说:“你太逗了你太逗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那天,她们第一次见面后,慢慢就变成了很好的朋友。晓双再也不是独行侠,精神世界也有了分享的对象。短发,喜欢穿帆布鞋和背帆布包的晓双,经常会给非常有少女感的叶子拍照,一起唱歌,看电影,看书,吃饭。

晓双开始慢慢依赖叶子,她的世界从一种颜色变成多种颜色,似乎把过去二十年的压抑全部释放。当她看到叶子和其他女生走地很近时,会莫名吃醋,生气。叶子觉得疲惫了吧。

“你最近很忙吗?”晓双打电话给叶子,叶子很久没主动找过她了。
“还好。”电话那头的叶子听起来有气无力。
“我想和你见面,有东西想给你。”
“好的。”

落叶飘零,秋风萧瑟,校广播传来周杰伦的《甜甜的》。晓双拿着一个帆布包,里面塞满了村上的书,对面的叶子拖着沉重的步子慢慢走来。
晓双把帆布包给叶子,并深深鞠躬。转身跑了。
这一跑,就是四年。

微信语音通话突然响起,晓双惊讶的是叶子给她发来的。她看了一眼周围的同事,马上起身准备向卫生间走去。

“嗨,叶子。好久不见。”
“我在你公司楼下,快下班了吧。”
“你怎么知道我的公司。”
“见面说吧。”

晓双急忙走向周延办公室,“领导,我临时有点事情,想提前下班了,可以扣掉我一小时工资。”周延有些吃惊,平时只会主动加班的晓双,今天竟然想提前下班。“没事,你走吧。是和朋友有约了吧,玩得开心点。”
她拿起叶子给她买的帆布包,急匆匆去按电梯。
长发剪了,清爽的齐肩发型,还是那么爱笑。

“哇,老朋友真的好久不见啊,四年了吧。”叶子还像第一次见面那样没心没肺地笑着。
“是啊,你,越来越漂亮了。”工作起来干练的晓双,处理私人关系却总是那么腼腆和害羞。
“谢谢谢谢,你也是啊。我就想见见你,一起吃个饭吗?”
“当然,嗯……要不先去超市买菜,我回家做给你吃吧,我下班比较喜欢给自己做吃的。”

晓双还记得叶子喜欢吃鳕鱼,红烧肉和番茄炒蛋。
她们到了晓双租的公寓,房间虽不大,但很整洁干净,厨房、客厅、卧室、独卫都很齐全。
“叶子,你先看会儿电视吧,不要在厨房,油烟重。”晓双用着稍许宠溺的语气。
吃完饭,她们坐在客厅聊天。
“晓双,真的谢谢你这样招待我。还有,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啊。”
“你知道吗,这四年,我一直活在愧疚中,我一直关注你的微博,知道了你在这个公司上班。”
晓双不知道如何接话,叶子继续说,“晓双,我,我是同性恋,在我初中就知道了。我很喜欢你,但是你太纯净了,我不想破坏你内心的那片净土。所以,我压制自己的情感,以闺蜜的身份来和你接触,但是我真的做不到。”
晓双除了惊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我真的因为太想你了,才下定决定来找你。”叶子开始哭泣,慢慢移动位置,抱住了晓双,于是哭得更大声。
电视的声音被调小了,可是光线一闪一闪地打在她们脸上,她们相拥。嘴唇开始慢慢靠近彼此,晓双也勇敢地面对自己的这份情感,可能不会被看好,但一直小心翼翼收藏起来的情感。

“叶子,你真美。”叶子开始脱掉自己的外套。
“晓双,你,之前做过吗?”
“没有,我没有经验。”

窗外霓虹灯透过一双双孤寂的眼神。房间里,两具年轻美好的肉体缠绕在一起,呻吟声四起,跌宕起伏。她们在四年前就渴望着彼此,但她们都害怕,害怕自己的心,害怕外界的纷扰,害怕家人的反对。

四年了,总该成长了吧。就算会分手,会失去,也要珍视自己的心。

她们都知道,这是欲望,但也是活着的一部分。

“晓双,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喜欢你吗?”
“为什么。”
“老师在讲《挪威的森林》时,其他人都很淡定,就你满脸通红,害羞,紧张。”
“你不是也一样嘛。”
“是啊,我们真像,就像是双生火焰。”
“谢谢你,让我遇见你。”

她们继续在人间,好好活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