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注定被城市绞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希望2016年的早春早点到来。

尽管这几天愁云惨淡,不见一丝暖意,但我还是期待长眠于地下躁动的灵魂苏醒过来,在悠长的岁月里,王老汉用最后的力气叫醒沉睡中的春天(简称叫春),那必定声如洪钟,划破长空。然后我敞开胸膛,让胸毛暴露在璀璨的春光里,任凭它在春风里微微摆动……

这深冬里的雨下得如此稠密,像是给昏暗的夜配上了序曲,丧心病狂地抽打无根的浮萍。在雨滴汇集处,倒影映在我眼底,我窥见了支离破碎的荒原。

我与这座城市交欢,交恶,复又交欢。当我回眺记忆的大腿根部时,情绪的触角直接摸到了苍凉。这一刻我才明白,我只是一时躲过了岁月的劫难,始终逃不脱被这座城市绞杀,正如欲望再强烈也躲不过必定下垂的岁月一样。

初到此地,被人唤着“小王”,而后做了些牛B闪闪的事,在江湖上浪荡了点邪名,被恶匪和流氓头子尊称为“w爷”。

再后来,逃离这里去了上海,为了埋葬这一脸的沧桑,取名“可乐”,在互联网上若以流量计,这个名字至少衍射过数亿人的眼眶,连家父王老汉在遥远的川蜀之地都忙于每日点赞……

如今,我又回到这个曾经把我撕碎的城市,曾经爱过、恨过、哭过的岭南之地。这里长年潮湿而闷热,加之异乡独自漂泊的辛酸,不时都会陷入密集的焦躁与惶恐中。

人在这座城市里很容易迷失,尤其像我这样的“小镇青年”(对不起,我可能无耻了,我现在是“小镇中年”)。荷尔蒙弥留之际,与未老先衰的面容交相辉映,绘制了一幅带有化学成分的后现代抽象画。众人全然不解我为何这样,这信笔涂鸦的野路子到底出自何由?因顾于本人自尊心,朋友们将“屌丝”二字换为“传奇”。但无论如何美化,就其本质而言,充其量是一幅“屌丝传奇”。众所周知,屌丝是没有传奇的,于是这个为了遮羞的行为,起到了反作用。这种感觉,犹如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霸王级寒流,真枪实弹的雪,会凌辱你的赤身裸体。

城市是迷宫,是绞肉机,有时给派你快乐丸,有时塞你悲伤维他命。现代人的焦虑,只有在暧昧的城市夜色中才能得以短暂安放,我们期待城市包裹我们的肉身,以为这样就能顺便收藏我们的灵魂。面对沟壑纵深的城市迷宫,有的人早早放弃了抵抗,为了一座房子,一辆车子,把灵魂贱卖,抛弃故人、故乡,制造了无数狗血淋漓的故事。

当然,也有负隅顽抗者,虽然此身已是城,但梦里的家还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灵魂的安放之处,还在清秀雅致的旷野之上,但这种人断然很难融入城市,因为城市规则的眼里揉不得这种沙子,假以时日,彼此难受,要么溃逃,要么被驯服。

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30岁的中年,如何心安理得与小青年一起享受丧心病狂和肆无忌惮所带来的愉悦感。若窥探人类的城市史,那必定是人类心灵的溃败史。据说,1000多年前有个哲人预言了城市的兴起,将是人类的新希望,但是《双城记》也不时在提醒我们:“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做为城市的弱者,总幻想着城市给我们好的一面,殊不知,正是这种幻想要了很多人的命。

如今,归来的我走在这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心中五味陈杂。最大的变化是曾经林立的“桑拿房”消失了,这座城市揭去这一层皮肉,只剩残破的厂房和摇摇欲坠的人心。

昨天帮一女同事清理“死老鼠”,这个丫头片子见麻烦扫除,大呼:“还是老男人靠谱”。 我心底在滴血,实在无法下咽这个称呼,因为老男人三个字,暗含了对雄性最直接的讽刺,不仅描述你的年老色衰,背后更有强烈的性歧视。

遂纠正她:“你可以不叫哥,但是你可以委婉一点,我是比较老,但不要把“老”和“男人”并列。谢谢!”

丫头片子瞪着天真无邪的眼睛问:“那叫什么好呢?”

我答:你就叫我老王吧。

是的,如今对于这座城市来说:我是个老王八。第一次来,被温水洗净了身体,准备烹食,但我奋力跳出了锅。如今面对生活,面对高耸入云霄的生活压力,我又重新回到这里,再次等待被绞杀。本想在行文做最后的顽抗,但手机短信响起:“你该交物业费了,707块1毛1分,谢谢!”

谨以此碗叫“老王八”的烫,敬这座面目狰狞绞肉机。

是的,你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0岁那年的春天,她养了只虫子。又丑又懒的虫子。小伙伴们都嘲笑她,不仅人怪还有怪癖。 她只是默默的看着那只虫子,安...
    三木科阅读 183评论 0 0
  • Bob: So I got involved in Buddhism in practicing meditati...
    Peixian阅读 107评论 0 0
  • 嗨,我是猫,在家里的一只猫。 昨天下午的阳光那么好,你那里也是么,我蜷在阳台的椅子上,下午的阳光透过纱窗,很温暖,...
    过河之马阅读 4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