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雷:唱歌的人很安静,听歌的人最无情

文 | 壹默了然


01

上周六,芒果台《歌手》返场时,赵雷唱了一首《三十岁的女人》,引发了极大的争议。众多的声讨文章刷屏,成为本周我国文化圈的热点事件之一。

知道赵雷,是几年前偶然听到他的一首《已是两条路上的人》,瞬间就被对方的思绪代入。他的歌词可能不够高大上,但胜在旋律走心和接地气的表达方式,唱得很诚恳。

当朋友圈爆刷《成都》时,我已经忘了那首歌的旋律,也没去回听。这次《三十岁的女人》意外刷屏,感觉歌没什么,甚嚣尘上的各路声讨倒是真吓人。

他只不过安安静静地抛出几年前的一首歌来,听众却炸开了锅,纷纷寻找自己的哈姆雷特。

对于同样一句话,不同人产生不同的解读,从而产生不同的情绪,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而在无法确知这些话是否友善的情况下,大部分人是下意识的往“不利于自身”的方向做解读的,这是人之常情。

写歌的人无论多么用心,听者都无法感同身受作者的感情,听者的“动情”只是结合自己的经历和对作者的想象罢了,他们所哭所骂的都是自己的故事,而且这种情景代入往往是不充分的,也往往是不持久的。与其说当初被赵雷的《成都》感到,还不如说被自己感动;与其说现在声讨赵雷,还不如说接受不了真实的自己。

村上春树《1Q84》中写道:因为世间大多数人并不相信真实,而是主动去相信自己希望是真实的东西。这样的人两只眼睛哪怕睁得再大,实际上也什么都看不见。


02

有人觉得《三十岁的女人》这歌太丧了,不尊重女性,字里行间充满屌丝气息。于是赵雷被贴上了“直男癌”的标签。

作为30+的女人,我到是真没听出什么男性的优越感,也没听出对女性的不尊重,我只听出来每个音符都流露出他对这个女人的欣赏、疼爱、关切和不舍,尤其是开头第一句的独白“只要明天 你能回来就行”。而且歌词表达了对时间和青春逝去的无奈之感,对感情的看法和思考。那些说被这首歌冒犯的,你们真的听懂了吗?

要说听起来不舒服,可能是大家对“眼角的波纹”“身材走形”等等字眼格外看不顺眼。毕竟哪个女生都不喜欢别人提到皱纹,身材走形,在世俗的影响下总让人联想到自身价值的下降。可衰老是自然规律啊,难道追求“看起来像二十多”就是唯一的美?这难道不是另一种对女性的束缚吗?其实,按这些人的逻辑,那些看起来都衰老了的女性恐怕真的没救了吧……

还记得那首《当你老了》么?有一句歌词是“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这首歌改编自诗人叶芝送给情人的诗,却被很多人误以为歌颂的是父母,这就是这些人的逻辑。

赵雷只是以他的视角看到了他身边某个三十岁女性的一些脆弱面,他没绑架任何人更没有以偏概全说所有人,他的描述和演绎是真实和真挚的,就算有部分歌词让你觉得不舒服了,也是好心办错事,而非蓄意为之,犯得着这么上纲上线么。

人类的恐惧和厌恶是最接近的两种情绪,如果你觉得歌词刺痛了你,为什么不想想可能是自己对“三十岁”这个界定太过敏感了呢?

据说这歌确实大龄未婚女听了会很伤感,一个朋友说他在KTV点了一次,一个单身妹子直接出门,过了好一会才勉强回来。

还有个朋友他小姨子刚好三十岁未婚,有次大家一起在自驾游,电台刚好放到这歌,他跟着唱了开头一句……马上感觉气氛不对,回头看他老婆脸都青了。


03

客观些来说,在当前的中国社会,乃至全世界,男权思维仍是主流,我们既不想遵从又无力改变,最后只能无奈随波逐流命运的裹挟。否则,也不会有春节回家对七大姑八大姨的调侃,对找工作时被问婚后育否的无奈。

家庭环境中掌握话语权的是5060后;社会工作环境中掌握话语权的是6070后。父母乃至祖父辈所持有的仍是这个社会思想的代表。不论家庭贫寒,不论学历高低,即便是90后,00后的女生,在面临职业和人生选择时,也多以未来的家庭和婚姻为重要考虑对象。

女人最大的成功是经营好家庭,在事业上有所野心的凤毛麟角,往往在家庭和婚姻失败了再去经营事业。

我有一位30+的单身女友,她在二十几岁的时候,从来不曾断过恋爱,追求者很多,一直都是她在选择对象,当时心气儿高。上了三十岁,身边出现的人基本都比她小,抑或是都已结婚的人,或者是离婚甚至带孩子的。好不容易低下身段去相亲,对方对她还不冷不热的。更多的还是她对衰老的恐惧,开始变得不自信了。她的切身体会是,时间是最厉害的杀手,希望二十多岁的姑娘们,有好的男生,真的别犹豫,嫁了吧,别拖到三十岁。

也有一些人硕士博士毕业后刚踏入职场两三年,正想在事业上大展拳脚的时候,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在别人眼中已经是一个日落西山的老女人了。

当时播放器中随机这首歌时,击中你的也无疑是这种无可奈何的悲凉。于是你认为自己受到了伤害,于是你愤怒了,开始发泄了,开始义愤填膺振振有词地声讨赵雷了。

安安静静地听歌就好了,喜欢听就多听听,不喜欢飘过便是,请不要把在生活中遭受的一腔苦闷发泄到这首歌上来。


04

蒙田说过:我们的热情附和在仇恨、残忍、野心、贪婪、诽谤和叛变这些倾向上,表现优异。

在我看来,不是赵雷直男癌,是那些打着女权主义旗号的人,逐字逐句对这首歌的歌词反复斟酌,从而找到自己挖苦自己的点的人直女癌。这些直女癌实质上就是不自信,玻璃心,就像和某些男人不能提穷和无能这些字眼一样。

有些三十岁的女人身材还没走形,心态就已经失衡了,对人对事往往采用双重标准。谭维维唱的时候没人说话,赵雷前几年唱也没人说话,看到他火了开唱就开始跳脚。谭维维唱三十岁的女人你们就以为唱的是她自己,赵雷唱这首歌就成歧视一个群体了,什么逻辑。

为什么非要别有用心地过分解读,累不累?心术不正的人,看什么都觉得话中有话。也有些人出于商业需要借题炒作。那些而今喷赵雷的,前一阵有多少是号称被他的《成都》感动过的。

世上最可怕的事莫过于,把你推入地狱的人,曾把你带上天堂。魔鬼与天使,有时候,仅一步之隔。

不要拿清华才子高晓松和赵雷比,更不要拿妇女之友李宗盛和赵雷比,你喜欢赵雷,不就是因为他的这些特质么?喜欢李宗盛、高晓松就直接去听他们的歌好了,何必把两个年龄、阅历、生活环境都不同的人相提并论,实在没有可比性。

毛姆在《寻欢作乐》中还说过,“过了30岁的人居然还恋爱,我觉得相当令人恶心”,你咋不去喷呢?

很多人的自命不凡,其实是建立在巨大的无力感与自卑意识上的。

你接受不了现在或者以后年龄会变大的事实,厌恶被人说年龄大,但凡有点风吹草动,都会被你解读为在侵犯你,偏偏还解读得丝丝入扣。

如果你真的把三十岁过得能和二十岁一样精彩,何必犯得着跟几句歌词较真。

不同年龄段的女人有不同的风韵,二十岁有活力,三十岁褪去青涩初露魅力,四十岁成熟智慧,五十岁圆融慈爱……接受生命发展的全过程,活出每个阶段不同的精彩,不好么?

从《南方姑娘》、《三十岁的女人》到《阿刁》和《窑上路》,赵雷才是真正能看到不同年龄段的女性美的人。

也有人评论民谣太屌丝,很low。我觉得是你听的太少啦。诚然,很多民谣歌手出身草根,非音乐专业毕业,有些长得不怎么好看,可是也有很多写的好,唱的好,人又美的。张悬(原名焦安溥)也唱民谣,简·波金,凯伦·安也唱民谣,你听过后再来下结论好不好?

201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世界著名的民谣歌手鲍勃·迪伦。官方授奖词是:鲍勃·迪伦在伟大的美国民谣传统中创造出新的诗歌意境(当然鲍勃·迪伦同时还是个诗人),你咋不说诺奖Low呢。


05

当女人到了三十岁,她们变得成熟、独立、宽容、风情,真正懂得了生活,懂得了家庭,懂得了社会,也懂得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她们的身体和心智都趋于稳定,对世事也有了足够的洞察力和耐受力,能在轻描淡写间应对一切。

三十岁的女人是一群主动的女人,知道什么是收,什么是放,该舍的舍,该得的也不会含糊。她们深谙职场、情场的游戏规则,时而温柔,时而冷艳,不会为难对手,更不会为难自己。她们雌雄同体,像女人那样应对生活,也可以像男人那样应对工作。她们把美丽炼成自信,把年龄化为宽容,把时间凝为温柔,就像一束温和有力的光,射进人的心里,久久不散,而不会是咄咄逼人。

这个年龄的女人最吸引人的是知性与优雅。真诚微笑,别怕皱纹,也别忌讳别人问起自己的年龄,优雅比美丽更重要。

三十岁的女人,可以读读巴尔扎克写的《三十岁的女人》。巴尔扎克尤其懂得欣赏三十岁的女人。有评价说: “他所描写的女性,青春萌动时期已经一去不返,但她感觉更深刻,思想更成熟,备尝失望之苦,但仍然能有炽烈纯净的感情。她身上已经刻上了人生的印迹——这儿一道伤痕,那儿一道皱纹——然而她仍然富有女性的一切魅力……她的真正动人之处是她的精致文雅,端庄严肃,以及由纯净热情而产生的优美风姿。”


关于赵雷的其它文章:赵雷 | 已是两条路上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