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时代(二十一)

这些要好的同学既是班级管理的成员,成绩也相对优秀,所以共同话题很多,自然能玩得开。通常就是下课的时候聊天,聊一聊哪些趣事,或者玩一些小游戏。

有几款游戏是记得比较清楚的。有一个叫抓石子,五颗粗石子,每颗大概两倍弹珠大小,进行一系列的动作,比谁先完成,由于在地上进行,因此总是弄得手掌乌七八黑的。石子最开始是我们在建筑小石料里拣的一些小石头,用小锤初步加工磨去扎手的棱角就可以了,但使用时间一久便磨得异常圆滑,和弹珠差不多了,容易滚动,因此会不定期更换,这实在是一种简易可得的游戏工具。

还有兴起过五子棋,并没有真正的棋子,只是在本子上画好方格,然后双方用笔画不同符号比如对号,圆形等表示各自的棋子,通常使用圆珠笔画方格,铅笔下棋,这样擦掉之后可以多次重复利用。有时也会用不同颜色的粉笔在黑板上玩,后来被老师禁止了,因为破坏公物(浪费粉笔)。不过纸上的游戏还是持续了好久。

我们还会一起调侃搞笑,调侃某些人,某些事,都是一些喜闻乐见的日常。其中有俩女生模仿特别有意思,表情丰富,动作到位,真的是惟妙惟肖,然后我们也会加入到这种模仿中。于是某个人的细节就被逐渐扒出来,让我们更为丰富的了解了一个人,通常各个对象是某个同学,某个其他人,或是某个老师。那种哈哈大笑,拍案叫绝的场景现在仍是历历在目。

中午吃完饭后经常打羽毛球,由于操场旁边刚好是大樟树,所以比较阴凉,正好是玩耍的好地方。但由于没有网,我们就直接打,打过中线就算,后来球的羽毛慢慢掉落,所以飞得越来越远,后来干脆就剩几根羽毛了,稍用力就能飞出老远老高,而且我们还特享受这种感觉,这种羽毛球反而成为了我们的常态。

天空湛蓝,白云飘过,盛夏的阳光透过高大茂密的樟树,划落斑驳光影。绿黄的落叶随风摇曳,也会有樟树籽掉下,踩一脚便会流出苦涩的黯黑汁液。几根羽毛的飞毛腿充满运动的活力,我们跑着去接球,跑着去拣球,用力发球,像是希望让它穿过整个操场。

我们几个人跑着,跳着,动着,笑着,挥洒着,洋溢着,阳光与背影交织,汗水与微风碰撞,天朗气清,异乎童话,那些曾是最令人羡慕的日子。我好想那些日子变慢,想看着发出的羽毛球慢慢的飞,飞的很慢,很慢,圆滑的底部托着整个球旋转,一圈又一圈,摩擦火热的空气,跳动的声音,奔放的心灵,划过时间的年轮,像一幕电影场景,慢速镜头,时间悄然减速,在指尖细细流过,欢声笑语,而慢速镜头的结束则意味着一个时段的落幕,我们要毕业了。我后来慢慢体会到电影中用这种慢速镜头表达时间流逝,尤其是在校园青春类题材的电影中为何如此常见了,那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这些曾经的挚友如今大部分变成了普通朋友,好多都难得再联系了,虽然联系人列表中有他们的名字,但每次想要点开的时候,总不知该说些什么,欲言又止,只好作罢,给一个“下次再说”的借口敷衍,一次又一次,慢慢的,便忘记了他们的存在。只是记得曾经,也只剩下那些。

而当正好遇上某个由头的时候,谈起当初的共同生活,各种琐事笑料都被挖掘出来,才会激发起心底喷涌而出的热情,才会蓦然发现曾经的我们是那样的友好,曾经的深厚情谊终究会被发现,暖洋洋的感觉或许就是如此。这样的热情也在几次喷涌之后被逐渐消磨,有时很伤感,曾经的那么密切的关系如今所剩无几,但又马上释然,每个人的生活是不一样的,许多事,许多人不可强求,而留下的那一丝回忆已经是最好的慰藉了。当某个时候突然想起,依旧怀念,美好,正如小学时的那些亲密的小伙伴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古玩藏家 都交过“学费” 一名瓷器玩家王先生说,他六年前介入收藏瓷器,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家里摆放了各式瓷器,随着...
    古钰斋阅读 116评论 0 0
  • 导读:有一个朋友,做白酒贸易创业,经过大半年的开发,马上到白酒的动销的日子了,可就这时发生了意外,一次外出的时候被...
    一笑倾诚阅读 48评论 0 0
  • 做心理咨询,会遇到这样两种人:一种人,带着心中的想法来找心理咨询师,但是又不明说。这种人咨询的目的,不过是为既定的...
    lekli阅读 432评论 0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