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盛宠豪门逃妻25

  落影和沉希到的时候,只听了个大概。落影说,“说什么呢?笑成这样?什么美女和野兽的?”

  沉影腻到自家哥哥身边,俏皮地笑,“沉萧找到自己的小野兽了,邹亮哦,亲上加亲了这回。”

  沉希冷着一张脸,不像众人一般的反应,淡漠地说,“这很好。”

  沉影尴尬,自家哥哥吃枪药了?

  众人坐着无聊,便围坐在一起玩接话的游戏。传到沉萧时,慕斯附在沉萧耳边说,“我听说,你的心上人毕业就要订婚了。”

  沉萧直起身,笑得明净山水,左手却悄悄攀上右手,附到邹亮耳边,“是我的,我绝不放手。”

  邹亮一脸茫然地看着沉萧,不确定的说,“沉影传的是‘是我的,我绝不放手’吗?”

  沉影莫名其妙,“我明明说的是‘慕斯姐真漂亮’。”

  沉萧说,“是从我这里传错的,我要大冒险。”

  落影说,“这么爽快!那好,前面有个男生站在那里很久了,你过去跟他说,‘让我做你女朋友好吗?’要大声到让我们听见。”

  沉希忙阻止,“这里是高中,玩得过了吧?”

  慕斯冷笑,“我们高中的时候,你和邹亮可没少整我。怎么,心尖上的人儿,心疼起来了?”

  沉萧眸光似水,说,“这种尺度,我能接受,能接受。”转身眼里却蒙上一层水雾。

  走近才发现,那个男生不是别人,正是在课室里跟她闹得不死不休的言大少。沉萧下意识转头往回走,她宁愿对猪说爱你,也绝不和这个男的对视一秒。

  身后响起众人的调笑,慕斯扯着嗓门说,“沉萧,你回来我一定好好问问你心上人的事。”

  脚上突然像注了铅,硬生生地让她止住脚步。是她的,她绝不放手。问题是,连她都不知道什么是她的。

  言泽说,“怎么,这次,想让我在你的心上人和情敌面前,怎么救你,才足够满足你那颗虚荣心?”

  沉萧转过身,对上言泽淡漠轻视的眸光。她说,“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好吗?”

  言泽惊讶,直愣愣地盯着沉萧,他不是不知道她们在玩什么游戏,不过,恍惚间,他竟然信以为真。

  沉萧如释重负,对着众人说,“好了,我完成任务了。”

  沉萧真的让言泽生气了,耍他玩就这么理所应当吗?而且她这一脸的表情算什么?跟他表白,让她很为难吗?

  言泽拽过沉萧的肩膀,一双嗜杀冷血的双眸一目不瞬地看着她,薄唇轻启,邪魅惑人。他说,“好,我答应你。”低下头,吻上少女娇艳欲滴的红唇……

  沉萧推开言泽,愤怒,羞愧,无地自容,眼光不自觉小心翼翼看向沉希,目光最终定格在他怒不可遏的眉峰上。

  言泽却仿若没有看见她的愤怒,俯下身,不带一丝温度地说,“我最恨别人骗我,你最好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女朋友。”

  未反应过来,沉希已经冲过来一脚踢在言泽身上。沉希把言泽扑倒在地上,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怒目圆瞪,颈上泛着青筋,“你他#娘的算什么东西,她是你碰的起的吗?我告诉你,今天老子必须让你付出代价!”

  言泽冷笑,反手把沉希摁在地上,声音像来自暗夜的撒旦,“不自量力的东西,你有什么本事威胁老子!从今天开始,老子不光会亲她,以后还会睡她。你他妈的别放过老子!”

  邹亮也加了进来,三个人扭打在一起。不过沉希邹亮到底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没多久就明显的不及言泽,脸上也挂上许多彩。围过来的女孩子,看了这种场面,也只能抹着泪干着急。

  慕斯也被吓住了,说话有些哆嗦,抓着沉萧仍然厉声厉色,“叶沉萧,你哪里,哪里招惹来的男人,没看到阿希被打成这样了吗?你什么心肠,叫他住手呀!”最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

  沉萧急了,没了冷静,“你们别打了!言泽!”

  言泽扭头,扫了一眼平日里眉眼温柔的女孩,眼眶竟然肿胀地难受。他把沉希邹亮甩倒在地,居高临下地摁着沉萧,吼道,“我打他们,你心疼了?有多疼?你告诉我有多疼?”

  “啪啪!”饱满的泪水从沉萧眼眶淌下。言泽愣了,松了手,手指笨拙地抹去她的泪水。有点无可奈何,“被打的是我,你哭什么?”

  沉萧觉得自己血液在逆流,她有些困难地扬起手,用尽所有力气,扇向言泽。她觉得这样的言泽,几乎逼疯了她。

  当场鸦雀无声,这样歇斯底里叶沉萧,他们应是第一次看到。

  她平静地说,“言泽,你不会以为你一而再地惹我,我每次都会放过你!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不是你这个吃不起饭的小痞子惹得起的。我已经向派出所报案了。我一直就告诉你,你惹的,是你这辈子都招惹不起的人。今天的事,绝对不是打架斗殴那么简单。还有你轻薄我的事,之前的事,今天我们一块算!”

  慕斯冷笑,看着沉萧,来不及收起眼里嘲讽,悄悄附到落影耳边。她说,“一个养女,真不拿自己当外人。连阿希都不敢仗着叶家的权势,她凭什么!你要有她一半的心机,也不会这么多年,还是女二的命。”

  落影无奈,“感情的事,一码归一码。再说,这几年,叶伯伯和叶伯母待沉萧已经不同了,你也别看轻了她。”

  慕斯冷哼,“所以说,心机婊!”

  言泽在黑暗中,看着她,眼里尽是凉薄狠厉。这时不远处响起警车鸣笛的声音。蓦地,他笑了,转身消失在暗夜中。

  从警车上下来一个大腹便便的警察,冷着脸,带着怒气,“谁大半夜的报警!什么事?”

  沉萧颤抖着,恢复往日的姿态,糯糯地说,“警察叔叔,没事。”

  众人惊愕,刚刚吓唬言泽的气度哪里去了?

  慕斯冷笑,这逼装的,我给满分!

  沉希用手心揉着沉萧的黑发,低头,垂眸,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警察叔叔,刚我手机在操场被人顺走了,不过现在想想手机丢了也没啥重要的。”

  落影咂舌,你丫的手机丢了两年,今天倒想起来报警了。

  邹亮搭着沉希的肩膀,嘿嘿地笑,“警察叔叔,我没丢东西。”

  然后,民警有些恼了,指着三人说,“你们这些不良少年,下次老子直接把你们送局里去。你们这种行为是犯法的知不知道,不要以为家里有几个钱,做事就不知轻重,玩归玩,事事都要有个度……”

  沉希不着痕迹地把沉萧搂在怀里,然后,沉萧把头埋在沉希怀着,泣不成声……少年的手,不自觉紧握成拳。

  民警咋舌,大半夜被扰了清梦,我都不委屈,你丫的哭什么,说你几句咋了?现在的孩子,越来越娇贵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紫苏哇的哭了,哆哆嗦嗦地说,“泽少,萧萧不是故意的,她是女孩子,你别这么对她。” 紫苏总是说,横人是怂人惯出来的,...
    咸鱼惠翻身阅读 119评论 0 5
  • 沉萧身子抖了抖,想往后退,却被言泽握住纤腰,“我还录了视频,你在里面,可骚了。我都忍不住把你摁到床上要你了。” 沉...
    咸鱼惠翻身阅读 881评论 0 5
  • 叶国中一大早就催家里的小孩动作快点,前几天就约好了今天到萧家商量订婚的事,不过沉萧倒是昨晚才知道的。 若是昨晚之前...
    咸鱼惠翻身阅读 153评论 2 6
  • 言泽和沉希僵硬地站在街头,面面相觑,被台风肆虐着的街道一片狼藉,一整条商业街没有一家店开门。 两人回到小区,路过楼...
    咸鱼惠翻身阅读 101评论 0 5
  • 在几次乘坐地铁的路上,看到很多不同年龄段的白癜风患者,他们都是回避着他人的注视,在人海中低头急驰而过,也不...
    细踝骨阅读 86评论 0 1
  • 雾霾闭日愁永昼, 沧海桑田, 风雨霜雪样样苦。 世间劫难无穷数, 唯有用心去度。 心大大事能化小, 心宽江河亦细流...
    曹焕甫阅读 174评论 2 3
  • 你说, 你放荡不羁, 你随处可栖, 你无所畏惧, 你顶天立地。 我说, 你本就该自由自在的流浪, 在那天涯放荡, ...
    迦渡阅读 143评论 10 7
  • 作者:贝鹿鹿 모든 것 이 우 연일 뿐.... 第一章:相遇总是那么奇妙 序曲: 如...
    贝鹿鹿阅读 16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