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刻舟求剑的执迷者

工作原因,今天下村帮一户贫困村民搞卫生。

对你没有听错,是一行人去帮他搞卫生,因为有慈善机构过来捐赠物资,怕别人被吓到。

为什么需要我们浩浩荡荡地去搞卫生,一开始我也觉得奇怪,直到到达现场亲眼看见。才知道这为什么有必要!

这简直是脏乱差的代表人物!

这个村民家里农具齐全得不得了,可是比很多家里经济条件不错的村民都还要齐全,稻谷也是堆满墙,可是这个这么舍得花钱买东西的人家怎么会是帮扶对象呢?按道理他把这些购置各种工具的钱存起来都有一笔不错的存款了,可是家里为什么条件还是这么差呢?

客观上是家里的两个大人,妈妈是哑巴加上精神有问题也不能劳动,家里主要的劳力就是六十几岁的爸爸,而两个小孩还年幼,客观条件绝对符合帮扶的条件。

今天亲临现场体会之后就发现一个人的穷是从骨子里开始的,相对于物质条件的贫困,精神上思想观念上的贫困才是致命原因。

从我们帮他搞卫生开始,他就一直说不用搞,他认为脏乱差才使别人帮扶他的原因,如果干净了别人反而不来了!

家里冰箱和鸡共住一室,臭气熏天,又湿又脏。

我们建议他把鸡移到室外盖一个地方养起来,把那间房腾空,搞搞卫生,给小孩弄一间房,可是他觉得鸡是重要财产放在外面会被偷,小孩跟自己一起睡没有问题(大的儿子17岁,上初中;小的女儿大概10岁,上小学)。

我们叫哪位父亲把自己住房间清理一下,他都拒绝,觉得这样挺好,不需要清理。

家里卫生间都没有,到处杂草丛生,藏污纳垢。

家里的两个小孩也没有意识到这有任何问题,17岁的儿子因为疫情在家里这么久也没有作出丝毫改变。

一个完全有能力把家里卫生搞好的小孩为什么没有做这件事呢?这是最值得深究的问题。

我猜测一是习惯了,二是他没有这样的能量。内心能量的缺失其实是最需要帮扶的地方,可目前的帮扶一般都以物资为主,很少有人去关心他们的心理健全与否。

成长过程中小孩内心缺失的力量使得他们即便接近成年,内心依然没有力量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可能从潜意识上来说他们依然渴望被爱,被照顾。

因为母亲的关系,从小母爱缺失,母亲的角色力量缺失,内心没有力量去支撑自己,内在世界残缺导致即便自己拥有这样的能力也依然无法使用,内心对父母还是存在一定恨意,因为觉得这些明明是你们的责任怎么要我来承担,这是种抵抗也是种无声的呐喊,希望得到父母的爱与关注。

这样的小孩如果无法从精神上完成“弑父弑母”,就会一直在索爱不得的委屈情绪里无力感终生。就像这个小孩,他不是没有能力把家里搞得干干净净,他是从内心就缺失这样的力量,每次拿起扫把可能都觉得为什么要我来做这个事,我的爸爸妈妈呢?!!!委屈情绪油然而生,为了保护内心还是有人爱自己的幻想,会忠于原生家庭的环境,认同你的脏乱差是父母的爱与安全感。

如果自己营造了与父母完全不同的环境会有切割爱的痛的感觉,所以天然忠诚就可以一直保有“被爱”的感觉。

这是原生家庭病态的传承,如果没有得到适当的内心秩序建立的帮扶,会终其一生活在索取爱的脏乱差环境里,一直渴求有个人像妈妈一样把家里搞得井井有条,窗明几净。

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拥有的能力是终生自卑悲哀人生的开始,无论以后多有成就,内心会永远是个弱者。

从前看到心理学概念上精神层面的“弑父弑母”觉得无情,直到今天这个震撼的场面,我才第一次意识到如果成长在一个畸形的环境,这有多重要。

在不健康的关系下成长的小孩,如果想自我能量得到开启就必须精神上切断与父母的深度链接,解除天然忠诚,及时阻隔扭曲的精神能量。

而这一切必须要在精神上完成才能从希望被庇佑的巨婴心态上解离出来,变成真正可以使用自我力量的成年人!

今天遇到的这户人家只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病态缩影,而从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或多或少在成长过程中有缺失,所以我们常常做很多在逻辑上行不通的破事,可能都只是为了可以弥补童年的某部分缺失,而这一切会无数次重复,直到在心里接受这个缺失开始,这种无意义的巨婴式的刻舟求剑才会终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