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习录第二十五天

字数 588阅读 49

我挺希望人类社会进化到没有电的存在,或者是限电,这个虽说有点难度,却是我希望的。我更怀念书信的年代,以前的书信往来,多好!
黄勉叔问: “心无恶念时, 此心空空荡荡的, 不知亦须存个善念否?”
先生曰:“既去恶念,便是善念,便复心之本体矣。譬如日光被云来遮蔽,云去光已复矣。若恶念既去,又要存个善念,即是日光之中添燃一灯。”

翻译一下就是,心无恶念时,这个心就空空荡荡,是不是再需要存养一个善念?”其实这个问题已经到了禅宗佛法的状态了,再说清楚一点类似哲学流派的探讨了。
先生说:“既然除掉了恶念,就是善念,也就恢复了心的本体。例如,阳光被乌云遮挡,当乌云散出后,阳光又会重现。若恶念已经除掉,而又去存养一个善念,这岂不是在阳光下又添一盏明灯。”

明代自正德、嘉靖以后,阳明心学兴起,天下风靡,程朱之学趋于衰微。我在想,兴起与衰微,是人们的需求还是当朝人物的引领?是符合了大家的需求还是只是代表小部分人核心价值观?为何衰微,又为何兴起?终究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后浪把前浪拍在沙滩上吗?

不仅明代,现在,又出了个致良知四合院,到处找人扫二维码,加入怎样怎样,又开始把阳明心学上升到人人必学的地步,号称要影响到几千万人,我的天,有那么重要吗?

用阳明先生的话说,诸君功夫,最不可助长!先生劝你们,你们用功啊,是好事,可千万别拔苗助长。

先生又说,上智绝少!醒醒吧,上智的人很少的,别总想着治国平天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