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天黑了,跟去年冬天一样,差不多一早一晚还是有雨,希望来年也一样。我被堆积的衣物所束缚,只有思绪能慢慢伸展,伸向北方的寒夜。那里万物绝迹。

  南方总是阴柔的寒。相比北方,虽说仍生意盎然,可总是凄绝进了骨子里,有时候你望着窗外光景冷热成雾水,也会悲伤不已,灵魂哀鸣,大概南方人居多都薄情,竟也怀念夏天。

  人总是拥有着向往未拥有时。

  不知来一场雪如何,是否刹那的新奇会挽留住南方人,也会称赞这个季节,我总是很悲观,所以想来也留不住,什么都没有。我和朋友商量着去看雪,我很犹豫,三个人去看雪,我铁定是僵着手照相的那个,以及化解另外两人的尴尬处境,那我岂不是也很尴尬。还是有合适机会再去吧。

  在去学校路上总会遇见许多熟人,有多熟呢?一种是眼神交流,一种是点头示意,还有一种就是说话寒暄了。没有轻重之分,因为连看一眼都不敢的人,其实更重要,我也如此世故了。也许是锋芒尽散,看多了小说杂文,许多时候都不经意的模仿着迁客骚人的意气。

  太刻意了不好。

  现在很少见的炭火,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它不仅温暖皮肉,更给人以安全感,这个时代的人都太缺失了,以至于在虚拟里寻真实,悲剧里感慰藉,寒冬里思暖阳。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也不打算喝水,越发苍老,遮掩生机。

图片发自简书App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