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的她和我

文/霆鑫

《失忆的她和我》

1、

她来的第一天,说是来找她奶奶。

听完,我一只手熟练地接过她手上的行李,另一只手漫不经心地递给她钥匙。然后转身领她上楼,没说一句话,也没任何表情。她有点不爽,说:“哪有这样服务顾客的啊?”

我戴上僵硬的笑容,缓缓说道:“那现在可以吗?”

“没礼貌。”她嘟嘴的表情很搞笑,但我忍住了。

说完,她立马走到我面前,一把抢走自己的行李,直接上楼了。

我没跟上去,因为每个钥匙上都写好了住房的门牌号,更何况也没那心情。

她是暑假里第一位住进我们旅馆的客人。老板很开心,因为他可以赚钱,我很不开心,因为要干活。小旅馆只有我和老板两个人。可想而知,每来一位顾客,我的工作量会增加不少。好在这位客人并没有太多要求。

她一上午都呆在房间,没出来吃饭,也没要开水。老板时而坐在前台发愣,时而在客厅里吞烟吐雾,再要么就是看看挂在大厅墙上的彩色电视机。

忙完琐事后,我点了根烟,躺在大厅的座椅上,期待睡神的来临。

一直到下午两点,她才打开房门。下楼时,她的高跟鞋与楼梯的碰撞声将我惊醒,老板也被吸引,转头向楼梯看去。

我一睁眼,发现穿着一身红色连衣裙的她,拿着一把太阳伞,正缓缓下楼,样子漂亮极了。

我和老板都愣住了,而她始终没看我,除了中途给了我一个白眼。但我很清楚,就是在那一刻,我被她彻底征服了。

2、

她向老板打听村上的一个地方。我坐在不远处,屏息静气,听得很清晰。那个地方是我们村里十几年前的老居民地,离旅馆有点远,几乎荒无人烟,只有农田土地。

老板的普通话不太标准,至少没我好。她听完老板唾沫四溅的描述后,一脸茫然,却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老板的表情有些尴尬,欲言又止。洞明一切的我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

紧接着,两股锋利的目光朝我劈来。老板双眉皱紧,她一眼嫌弃,我依旧乐开了花。

“小子,你现在带她去村上的那排老泥土屋。”老板厉声喝道。

“为什么是我?”我看着屋外毒辣的阳光,一身胆寒。

“叫你去你就去。店里有我。赶紧的。”老板说完,对她笑了笑。笑容让人起鸡皮疙瘩。

她没说话,得意地看了我一眼,便走出了大门。没办法,我咬牙上阵,走前给了老板一刀子眼神。

她走得慢,我很快赶上了,而且慢慢超过了她。等走到她前面,我竟有些不自然,一紧张便加快了脚步。她紧随在后,一声不吭,只有高跟鞋撞击地面的节奏声。

我回头看了一眼,她一手举着伞,一手时而挽挽头发,时而揉揉腿,连擦汗的动作都很优雅。趁她发现之前,我立马转身,继续赶路。

走了十几分钟,在一个转弯处,她突然喊住了我:“等等。”

满头大汗的我站住了,回头看见她半蹲在地上,焦急地看着我。

“怎么啦?走到一半就不行啦。”我幸灾乐祸,慢慢走到她跟前。伞荫褪去了我身上的炎热,有些清凉。她气喘吁吁,右手在脚踝上揉了又揉。

“我脚好痛,高跟鞋走不了这种路。”她将伞递给我,全身蹲了下来,一个劲地揉着脚踝。

“那回去算了。”她瀑布般的黑发散在脊背上,额头上爬满了汗珠,站在旁边的我竟生出了几分同情。

“不行,好不容易才走到这。”她没看我,一口坚定。

“那行啊,你起来继续走吧。”我有意激她,向后退了两步。

“走就走,谁怕谁。”她抬头看着我,嘟着嘴,慢慢站了起来,开始迈步。可一迈出右脚,身子左摇右晃的她来不及站稳,一个趔趄便往前倒去。

我原本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扶她,可双手出于惯性,自动扶住了她。

她扶着我的双肩,一直喊痛,同时慢慢离开了我的怀抱,好像根本没当回事。

“那••••••那你想怎么办?”我这才发现,她的脑袋到了我的额头,淡淡的香味充斥着我整个鼻腔,我不敢看她,说话也不再利索。

“我有个办法,就怕你不爽快。”她一只手搭在我胳膊上,一边诡异地微笑,一边看着我说。

“切。只要不违背伦理道德就行。”我扭头不看她,假装一脸不屑。

“这可是你说的哦!”她高兴地脱下高跟鞋,绕到我身后,拍了拍我肩膀说,“蹲下吧!”

“什么?你••••••”我顿时无语,回头看了看她。

“就说你不爽快嘛,还说什么不违背伦理道德就行。”她也扭头不屑。

我无言以对,将手上的伞狠狠递给她,乖乖蹲了下来。

“明明占了便宜,还一副吃亏的样子。”她接过太阳伞,狠狠地扑上了我的后背。

3、

“给你个建议。”我蓄谋已久。

“放。”她不以为然。

“该减肥了。”

“压不死你,是吧?”

“搞得你经验很丰富似的。”我一语双关,她不痛不痒地掐了我一下。

“你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的一位朋友。”她一改说话语气,很认真地说。

“你男朋友吧?”

“不全是。”

“帅不帅?”

“一般,但比你帅点。”

“不是小时候的朋友吗?你怎么知道他长大后会不会变丑?”

“就因为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就知道。”

“编吧!”

“不信算了。”

“那他也住这吗?”

“不记得了。”

“他叫什么?”

“我忘了。”

“下次编好了再告诉我。”她这次掐得很重。

4、

“到了,转个弯就是。”我如释重负。

“放我下来吧,我走过去。”她下地后,开始环顾四周,急切的样子像是在寻找什么,又像是在核对记忆。

我把她领到了一排老泥土屋前,她看着一座座黑瓦泥土屋,样子并不满意。过了几分钟,她皱起眉头,轻轻说道:“好像不是这。”

“你说的那个地方就是这啊。”我有些不耐烦,也有些疑惑,劝她说,“你再好好瞧瞧,没准会想起来的。”

“真的没印象。”她看着我,一只手拿着太阳伞,一只手搭起了凉棚。

“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我摸出烟盒与打火机,点了根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她背对着我,面对着那排破烂不堪的泥土屋,缓缓前行,每走一步都看似很沉重,直到停在那排泥土屋的中间,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我打算抽第二根时,她还在原地发呆。等我抽到第三根,她手上的伞突然掉在了地上。我有些好奇,开始走上前去。不想,她竟双手掩面,泣不成声。

我立马掐灭了烟,捡起了伞,走到她身旁,想问她怎么了,但又不想打断她,只好静静地站着。

“我真的想不起来了。”她自言自语,慢慢蹲了下来,头埋在双手与胸之间。

“会想起来的。”我也蹲了下来,一手打着伞,另一只手忍不住轻轻地放在了她后背,继续安慰说道,“只要你不愿忘记,什么都会想起来的。”

“骗人。”

“没骗你,真的。”

“你又没经历过,你怎么知道?”她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泪,抬头看着我说。

“谁说我没经历过,我以前就••••••”我突然不想说了。

“以前就什么?”她又认真地看着我。

“不告诉你。”

“你不会也忘记了什么东西,一直想不起来吧?”

“你猜。”我站了起来,准备抽烟。

“我才懒得猜呢。”她也起身了,泪水干得差不多。看着泥土屋对面不远的庄稼地,她转忧为喜,轻快地说道,“带我去附近转转吧!”

5、

逛了一阵田埂与泥泞小路,我们来到了一片小湖前。湖边有棵年老的柳树,枝繁叶茂。我俩坐在树底下开始休息。

一路上,她很开心,跳跳停停,自娱自乐,当我没在。可一坐下来,她又陷入了回忆,像是在绞尽脑汁。而她的表情告诉我,她始终没有得逞。

我闲着没事干,便习惯性地拿出了烟盒。准备点烟时,她突然回过神,伸手抢下了我嘴上的香烟,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行啊。那跟我抽烟有毛关系。”

“我讲故事不喜欢被抽烟打扰。”她把烟放进了我手上的烟盒。

“我抽烟也不喜欢被故事打扰。”我又抽出一根,她一把抢走了我的打火机。

“我要讲了,不准打扰。”她一脸严肃,又是皱眉,又是嘟嘴。

我只好双手枕头,靠在柳树干上,看着蓝蓝的天空,慢慢进入了她的故事世界。

“从前有个小女孩,从小跟她奶奶相依为命,日子虽然清苦,但很快乐。小女孩到了上学的年纪时,奶奶为了能攒够学费,开始做起豆腐。每天大清早,奶奶挑着一扁担豆腐,带着小女孩,大街小巷地吆喝。从早到晚,奶奶都一直牵着小女孩,寸步不离。可有一次,在闹市上,小女孩与奶奶被人群冲散了。直到天黑,小女孩才被奶奶找到。当时,奶奶抱着小女孩痛哭了一顿。哭完后,又痛打了小女孩一顿。那是奶奶第一次打女孩,也是女孩第一次知道她奶奶有多么爱她。

“后来,女孩开始上学,奶奶花光了所有积蓄,交了学费,买了书包和文具,还特意为小女孩买了件红色的小裙子。第一天上学,穿着新裙子的小女孩十分开心。可当奶奶将她送到校门口准备离去时,小女孩骤然惊慌失色,继而大哭大闹。看着奶奶离去的背影,无论老师们怎样哄骗,小女孩还是又哭又闹。就在这时,小女孩的奶奶突然回来了,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将小女孩打了一顿。从那以后,小女孩再也没闹过。

“那天放学回家,小女孩在离家的十几米远处,就看见系着围裙的奶奶正站在家门口,一手端着一碗她爱喝的豆花,一手在不停地朝她挥手。小女孩很开心,立马跑向奶奶,一头扎进了奶奶的怀抱。此后,每次小女孩放学回家,奶奶做好饭菜后,都会在门口张望,总会不停地挥手。每每那时,小女孩总感觉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直到有一天——”

她突然没再发声,我只好打破沉默,看着神情复杂的她,说:“继续啊?”

“走吧!下次再讲。”她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不走。好不容易出来偷了次懒。”我依旧靠在树上。

“行,那我走。”她撑开伞,提着那双高跟鞋,踏上了崎岖不平的泥土路。

我有点慌乱,不知是进是退。没一会儿,几米远处的她传来一声叫喊。我迅速起身,向她跑去。原来,她的脚被碎瓦片割破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走不了路。

我骂她活该,又说让我来背她。她一口回绝,扭头不理我。

正巧这时,路上来了辆牛车。我认识赶牛的大伯,便开口麻烦大伯载上了她,我在后面助推。路上她一直在生气,任凭我怎样耍嘴皮子,她硬是没说话,也没再给我白眼。

6、

回到旅馆,她让大伯扶她下车,不让我碰她。然后,一个人一拐一跛地上了楼,一直没出房间。

我洗完澡,一躺上床,烟瘾就来了。打算点烟时,才想起打火机在她那。我原本想忍一忍,可不想一个人越是无聊,就越想借烟消愁。最后,我还是敲响了她的房门。

连续敲了好几下,她才慢慢开门。穿着一身暖色短袖睡衣裙的她,没好气地说:“干嘛?”

当时,她刚洗完澡,一身香味,长发披肩,睡衣单薄。我一时分心,盯着她说不出话。她狠狠白了我一眼,骂道:“色狼。”

骂完,她准备关门,我及时回神,上前用身体挡住房门,挤出了一道门缝,急忙说道:“我来拿打火机。”

“扔啦!”她一脸不饶人,不肯松开门把,生气地说,“再不走,我就喊非礼啦!”

我不知哪来的勇气,顺势滑进门缝,快速关上了门。她大吃一惊,准备大喊时,我瞬间扑向了她,一手捂住了她嘴巴,一手示意她安静。她气得半死,一急,张嘴狠咬了我一口。

我立刻收回了手,忍住没喊,轻轻说道:“我只要打火机,其他一概没兴趣。”

“哼!口是心非。”她慢慢走向床边的桌子,在抽屉里拿出了我的打火机。然后,转身看着我说:“给你可以,但你要为我做件事。”

“最毒妇人心。放吧。”

“陪我去屋顶。”

“你还没醒吧!不去。”我双手抱胸,向右摇头。

“那你今晚别想抽烟。”她也双手抱胸,向左摇头。

我没说话,径直地向她慢慢走去,同时,故意一脸坏笑。她有些害怕,边后退边说:“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

“你就怎样?”我没当回事,继续匀速向前。

快靠近她时,她突然举起打火机,认真地说:“你再过来,我就砸碎它。”

我站住了,定了几秒,又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了她手中的火机,然后说了句“谢谢啦”,便转身离去。

“你卑鄙无耻下流,你个混蛋••••••”她在后面破口大骂。

我怕她的声音吵醒老板,只好一口打断:“还是省点力气上屋顶吧!”

“等等我,我害怕。”她从桌上拿了几包零食,跑着跟了上来。

7、

搬了把梯子,打开屋顶的天窗,我俩爬上了屋顶。夏天的晚上,满天繁星,月光皎洁,令人心情大好。

闲坐在屋顶,我又习惯性地掏出了烟盒。在我左边的她伸手拉住了我的手,用商量的语气说到:“我请你吃零食,别抽行吗?”

“不行,你现在又不讲故事。”我继续点烟。

不料,眼疾手快的她又一把夺走了我手上的打火机,同时扔给我一袋薯片。

我气不打一处来,欲上前夺回时,她竟一脸平静地将火机扔下了屋顶。我气得没话说,转过身,扭过头,不理她。

“你生气啦?”她推了推我,轻轻说道,“真小气。”

我极力克制自己,任她怎样引诱。

“其实,你不抽烟的时候更帅。”她又说道。

“这还要你说。”我最抵挡不住别人诚实的夸奖。

“那你知道,男生在什么时候最帅吗?”

“最帅的时候呗。”我双手枕头,翻过身来,正面躺在屋顶,看着夜空。

“废话。”她边往嘴里塞薯片,边在我旁边躺了下来,慢慢说道,“男生在认真做事的时候最帅。”

“你又不是男生,你怎么知道?”

“就因为我不是男生,所以就知道啊!旁观者清,懂吗?”

“那我问你,女生在什么时候最漂亮?”我转头看向她。

“微笑的时候。”她看着夜空说。

“你是女生,当局者迷,又怎么会知道?”我强烈不服。

“就因为我是女生,所以我才知道。”她转过头看我,笑靥如花。

那一刻,我竟真的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更美。

“爱上我了吧?”她嘟了嘟嘴说,“这是你第二次对我露出色相了,虽然我早已习惯了。”

“你想多了。一般来说,都是女生对我起色心的。”我有些心虚,加上烟瘾难忍,起身准备离开。

“你干嘛?”她拉住我,急忙说道,“不是说好要陪我吗?”

“可你没说要陪多久啊?更何况,我也没有亲口答应你。”

“不行。我一个人害怕。”她满脸哀求,双手紧紧抓着我。

“谁让你扔我打火机。”我坚持要走。

“那我明天送你个新的。”

“不行。”

“再加一包香烟。”

“你太小瞧我了。”

“两包?”

“少来这套。”

“三包。”

“一言为定。”

我只好蹲下,靠着她坐了下来。她有点受惊,与近在咫尺的我四目对视。周围一片安静,我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和她的呼吸声。情不自禁的我慢慢向她靠近,想要吻她。可移到一半,她一把推开了我,嘟着嘴笑道:“想得美。”

我双手反撑在屋顶,看着她起身离开,向天窗走去。临走时,她还不忘丢下了一句“色狼”。

8、

第二天起床,老板告诉我,昨晚屋顶闹鼠灾。还说,昨天来的那个女孩一大早就出门了,一声不吭,怕是被老鼠吓得不轻。

我犹豫片刻后,向老板借了辆自行车。条件是发下毒誓,要是弄坏了车,就扣我工钱。

在去泥土屋的路上终于碰见了她。我慢悠悠地骑着车,吹着响亮的口哨从她身边经过,装作没看见她。她看到了是我,即刻追了上来。我放慢速度,她顺势一跃,跳上了后座。

她双手抓住了我的上衣,靠近我的后背,笑着说:“我就知道你就会来。”

“我又不是来找你的。”

“你编。”

“我上街买东西。”

“是这个吗?”她从后面伸出手来,白皙的掌心里放着昨天晚上扔下屋顶的打火机。

“算是吧。”我有点开心。

“早点戒了吧。”她放进了我的口袋。

“那你还给我打火机。”

“我不给,你也会买新的啊。”

“谁说的?”

“难道你想戒?”她的语气有几分高兴。

“看心情咯。”她轻轻掐了我一下。

一路上,我故意东弯西拐,忽快忽慢。她在后面时而大叫,时而掐我,到最后不得不抱住了我。

我一时亢奋,飞快地蹬车,不多久便到了泥土屋。她跳下了车,看着泥土屋,发了会儿愣。没多久,她转身对我说道:“你先走吧!”她认真而温柔的声音让我难以拒绝。

“我又没说要留下来。”我蹬起车,渐渐远去。路上回头看了几眼,她一直对着那些泥土屋发呆。

9、

小旅馆的生意时好时坏,好几天都没来人。老板闲来无事,搬来板凳坐在门口,对着发呆的我边抽烟,边打开话匣子:“你知道那个女孩为什么来这吗?”老板扔给我一根烟,我没抽。

“她说是来找她奶奶的。”

“我听说,她曾经失忆了。”

“那怎么会来这?”天忽然有些阴暗。

“照你的意思说,可能是因为她奶奶曾经在这住过吧。”

“你不是说她失忆了吗?”

“那是我听说的。”

“那你还听说什么了。”屋外起了风。

“我还听说,她以前住在这个村上。小时候发生意外,成了孤儿,还受了重伤。后来被一家有钱人领养,去了远地,治好了伤,却失忆了。”

“后来呢?一直没想起来吗?那现在她怎么又回来了?”我一时激动。

“见了鬼了,以前也没见你为别的事这么猴急啊。你不会对她色心了吧?”

“没有的事。你快说吧,后来怎么样了?”

“还嘴硬,我还不知道你那几根花花肠子。”

“好好,我是有点喜欢。那你现在可以说了吧。”乌云中亮了几道小闪电,一场大雨即将上场。

“我劝你先做好心理准备,那女孩不怎么容易让人喜欢啊。”

“行行行。你快说吧,再不说,天都快黑了。”天真的快黑了。

“后来听说,那女孩渐渐想起了一些事,但没有完全记起,可她的生活被彻底打乱了。她养父母很担心,决定让她来这里,试着找回记忆。”窗户上已经响起了雨声。

“老板,再借回你的车。”我起身,跑向了靠在墙边的自行车。

“行。你早上发的那个毒誓我也借一回。”

屋外终于传来一阵雷响,我放弃了拿伞,推起自行车,向雨中冲去。

这时,我身后传来老板的河东狮吼:“我还听说,她养父母让她明早回家。如果你真喜欢她的话,就赶紧下手吧。”

10、

大雨滂沱,电闪雷鸣,我一路狂飙。回想起她刚来的那个下午,哭着说“想不起来”的场景,对着泥土屋发呆的神情,我心里越是着急,越是拼命蹬车。

等我赶到了泥土屋附近,想大声呼喊时,竟发现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我走在雨中,推着自行车,拼命地按着车铃。一路经过田埂、小湖、柳树、农地,一直到那排泥土屋的最后面。许久后,我才松开车铃铛,准备离开。

这时,她突然从一间泥土屋里跑了出来,笑着大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

我也笑了,说了一句有史以来最低级的笑话:“我迷路了。”

雨越来越大,下个没停。我和她躲在一间还不算潮湿的泥土屋里避雨。气温越来越低,我找来了一些柴火,用打火机引燃了。

我俩靠在火堆旁取暖。她没看我,也没有开口。我忍不住了:“你明天要离开吗?”

“你怎么知道?”她很惊讶,张大眼睛看着我。

“知道就是知道。你管那么多干嘛?”

“那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你曾经失忆了,到这来是为了找回记忆。”我也看着她,等着她的解释。

“我还是继续讲上次那个小女孩的故事吧。”她低下头来,认真地讲了起来,“那个小女孩上了幼儿园后,认识了一位很好的朋友,是个小男孩。小男孩很喜欢与小女孩在一起玩耍,两人总是一起上学放学。而小女孩的奶奶因为忙着卖豆腐赚钱,无法亲自接送小女孩,只能每天在家做好午饭,站在门口等小女孩回来。

“小男孩的家离小女孩的家有点远,所以两人每天都会在同一个路口分手或见面。小女孩一直没有告诉她奶奶关于小男孩的事情。直到有天早上,小女孩赶到了那个路口,与小男孩一起照常上学。可刚走没多久,对面一辆急速的大卡车忽然刹车失控,直接冲向了小女孩与小男孩。

“碰巧,小女孩的奶奶正挑着一扁担豆腐在旁边经过。当奶奶看到小女孩与小男孩都在失控的大卡车前面时,便奋不顾身,立马扔下担子,健步如飞,冲了上去,推开了小女孩与小男孩。小女孩与小男孩得救了,但也都被撞伤了,昏迷不醒。

“等我完全醒来,我已经躺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身边站着我现在的养父母,什么都不记得。十几年来,我的记忆若隐若现,渐渐才想起,我奶奶在那场车祸里去世了。我至今都想不起我奶奶的外貌,以及那个小男孩的名字。好在前不久,我突然想起了我奶奶的住处,也就是这。”

她无声地哭了,满眼泪水,情绪有些失控。我忍不住上前抱住了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几分钟的沉默后,她说了最后几句话:“你知道吗?我今天下午才突然想起来,其实,我奶奶根本不是我奶奶,她是我亲娘。因为生我的时候,年龄太大,半头白发,怕人说长道短,所以就让我喊她奶奶。”

11、

回旅馆后,她直接上楼了,一晚上没下来。我第一次没有在晚上抽烟就睡着了。

第二天清早,老板告诉我,她走了。说完,老板递给了我一张纸条,说是她留下的。纸条上写了她的联系方式与住址。

第三天,我收拾好行李,告别照顾了我十几年的老板,坐上了第一趟车。我打算去找她,告诉她我就是当年的那个小男孩,因为从小是孤儿,加上后来失忆,被老板收养,所以从未离开过村庄。

车上,我点燃了整个烟盒,扔掉了打火机,在银白的烟雾和金黄的火焰中,我似乎又看见了她嘟嘴的笑容……

2015年8月19日夜,NCU主教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 (青园雅墅的夜景) ♥ 李学敏果然如他们说的那样,第一句话就是“他们都是骗你的。”听了他这句话以后,我狂笑不止...
    莫莉姑娘阅读 165评论 0 0
  • 小C是做金融理财产品的,他跑了批发市场,2000个商户中拜访了1200户,历时七个月,成交3单共计30多万,他又跑...
    冬槐先生阅读 19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