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家】“离异的不孕女人,不配拥有爱”“呸”

文字:陆安知

前因:“你是女人,孩子从你肚子里出来,生不了不怪你怪谁?”

我一直觉得,人的成长都是有阶段性的,我们总是要经历从懦弱到勇敢,从懵懂无知到成熟的过程。

肖婷的性格缺陷很明显,懦弱,顺从,由于成长环境的原因,她很不自信,从小就习惯了逆来顺受,这样的性格,其实是很多不幸福的女人的缩影。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她应该会成长为一个对生活百般抱怨,却又无力改变的怨妇,最多也就是换一种不幸方式罢了。

但好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她改变了很多,可以说,那场离婚,是肖婷蜕变的开始。

在那之前,对于家里种种不合理的安排,她虽然心里怨恨,但是从来不敢反抗,不敢说“NO”。

后来和我聊起的时候,她跟我说:“那时候,我天真地以为,忍一忍,这一辈子就过去了。实际上并不是,你妥协,你退缩,你什么都不做,并不会让别人收手,换来的往往都是他们无底线的侵占和控制。”

“你越表现得怯懦,别人越肆无忌惮地践踏你的人生。”

刚离婚的那段时间里,她觉得人生很绝望,婆家伤害她也就算了,连她家里的人,也总是对她冷言冷语的,明明她是个受害者,却好像一切都是她错了一样。

在家里待了半个月,她就受不了了,收拾完行李,在一个清晨离开了家,没有跟任何人道别。

她一个人在外面漂泊了好几年才回去,家里怎么催都不肯回,在这期间,她除了想尽办法生存之外,还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努力学习,报各种培训班,把所有赚来的钱全部用在了投资自己身上。

她不仅学习一些基本技能,还特地想办法扭转自己的性格缺陷,记得她之前跟我提过一个叫什么“胆量训练营”的课程,我一度以为那个是传销的。

她走过不扫弯路,吃过很多亏,也确确实实险些被一个中学同学骗进传销组织。

好在一切都有惊无险,她最后还是在往自己期望的那个方向发展。

我接触过很多有着类似经历的女孩子,她们大多数有一个共性——喜欢诉苦,包括我自己,有的时候一想起自己以前受的那些委屈,都忍不住吐苦水。

肖婷最打动我的地方就在于,她从来不诉苦。她和我说起以前的事情,永远是平平淡淡的语气,不气愤,不抱怨,不悔恨,就好像那些事情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她那种把一切看淡的态度,常常让我觉得很不真实。

但我心里很明白,这些事情是真真切切在她身上发生过的。

现在的她,和她故事里那个肖婷,简直判若两人。

我没有见过以前的她,但是从她的故事里能够感觉出来,那时候的她,怯生生的,可能眼神里永远充满了不安,但现在不一样,自打我认识她开始,我就无时无刻感觉不到她由内而外的自信,无论是对于自己的生活、爱情还是事业,她始终都充满信心。

并且她好像没什么可害怕的,强大得让人心疼。

她在外漂泊了三年,才在有一年过年的时候,被她家里人软磨硬泡哄了回去,她还以为这是父亲要和她和解的意思。

结果她刚回到家没几天,她爸带来一个男的,离异带一个孩子,比她大三岁,要和她相亲。草草见了一面,她爸就和她说:“你准备一下,把婚结了。”

不是商量,不是征求意见,是命令。

她爸一直都是这样,从小就只会对她下命令,不会尊重她的选择,也不在乎她喜欢什么,在他眼里,这个女儿只允许被安排,不能有自己的想法。

而且,他一直很固执地认为,肖婷离过婚,有人愿意娶已经是万幸了。

“你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要求别那么高,别肥啊瘦啊地挑挑拣拣。”

这是她爸的原话。

早在她回来之前,她爸就安排好了一切,并且心里认定,以她的性格,肯定最后还是会同意的。

“我不嫁。”

听完父亲的话,肖婷冷冷地撂下这么一句话。

父亲估计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反抗惊到了,过了好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之后大发雷霆,扯着嗓子吼道:“你不嫁,就永远不要回这个家!”

她也不说话,自己收拾了衣物,当天就拖着行李箱出了门,留下她爸咬牙切齿地在家门口指着她的背影骂她不孝女。

在那之后,一直到结婚之前,她都没有再回去过。

结婚的时候,还是我三叔开导劝说,她才点了头,两人一起回了一趟。

她离家的日子,前前后后加起来都快有六七年了,那几年她奶奶得了重病,她哥做生意又亏了一大笔钱,接连的打击让她爸苍老了很多。

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吧,她回去的时候,他爸对她的态度改观很大,对我三叔这个大龄女婿也表现得出乎意料得包容。

饶是如此,父女间终究还是有很多心结没有解开,他们丢下礼物,吃个了便饭,就离开了。

肖婷和我三叔结婚的时候,我在宴席上看到了肖婷爸爸,他鬓角斑白,全程堆着笑,眼角红红的,像是哭过。

那一刻我突然有些羡慕她,不管以前怎么样,她最后还是成了他爸爸关心的女儿,但我和我爸妈,到死都没有和解过。

我三叔在外的经历也挺坎坷的,进过厂,在工地上干过,摆过地摊,也自己做过一些小生意,自从十八岁辍学,他在外面也折腾了十几年,或许不算是很有钱,但是眼界比我家族里其他人都开阔得多。

当我爸和二叔还在为了家里那几亩田地争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他转头就在县城里买了个房,也不和他们争,自己过自己的。

买房子之后,他一直想把奶奶接到城里去住,但是奶奶觉得自己适应不了城市的生活,又不会说普通话,死活不肯去,一直在村里熬到病逝。

奶奶去世之前,三叔和肖婷已经认识了,只是还没有发展到结婚那一步,临去的时候,奶奶还为没有看到三叔结婚而遗憾。

我一直不知道三叔和肖婷是怎么认识的,问过几次,他们也都是相视一笑,守口如瓶。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感情非常好,好到让人妒忌。

肖婷非常信任我三叔。

我个人理解,有她这种经历的人,防备心应该会挺重的,包括我自己,我有时候都觉得,自己防备心特别重,但是在他们夫妻俩那里,我能够看到那种毫无戒备的信任,和毫无保留把自己交给对方的决心。

大概这就是真正的爱情吧,相比之下,我虽然对自己的婚姻没什么不满,但还是忍不住羡慕他们。

我印象最深的,是筹备结婚的那段时间,他们两个人真的是一条心的,什么事情都可以放心交给对方去办,遇到问题也都是一起想办法解决。

这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家族里,对于他们的婚姻提出了反对意见,反对的原因,是因为肖婷是个二婚女人,而我三叔是第一次结婚。

这事儿本来跟其他人没啥关系,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披着“为你好”的皮,非要来横插一脚,这其中尤其以我爸和二叔这两个“兄弟”为甚。

我妈没少说肖婷的坏话,乃至于什么“破罐子”之类的词都用了,有些不堪入耳的话直接当着肖婷的面说,我爸更是直接给三叔撂下一句:“你要是敢娶这个二婚女人进门,我就打断你的腿!”

二叔二婶那边的反对举动我知道得不多,但是基本上跟我爸态度也差不多,他们兄弟还发动族里的老人出面阻止,拉着七大姑八大姨轮流劝说。

反正都是以“一切为了你好”的名义,至于多少真情,多少假意,就不得而知了。

三叔是个明白人,相比于二叔的没主见,和我爸的自以为是,他显得更加沉稳,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处事手段非常圆滑。

不管别人怎么说,他都是笑呵呵的,不答话,不同意,也不反对,表面上不跟人吵,但是婚礼一直有条不紊地在准备着。

而肖婷呢,她也不添乱,别人说闲话也忍着,由着他们去,把罗家这边的事情全部放心让我三叔自己去解决。

可能三叔和稀泥般的处理方式,让大家觉得三叔好欺负。

我们这边的习俗,结婚之前,家里比较亲近的亲戚之间会先开个小会,商量一下结婚的具体事宜,就是在这个小会上,我爸说出了那句:“你要是敢娶这个二婚女人进门,我就打断你的腿!”

三叔听完以后,脸色一沉,当着所有人的面,冷冷地说道:“我娶我的老婆,关你屁事。”

我爸气得不轻,觉得三叔不识抬举,加上之前因为我弟气死奶奶的事情,两人关系本来就不好,这番语言不合又差点动起手来,还好被一帮亲戚朋友拉住了(我爸是真的暴躁,经常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三叔也直接把话挑明了,当着所有亲朋的面表示,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不管他们同不同意,肖婷都会入罗家的门。

三叔的态度很强硬,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婚宴当天,该去的也都去了,连之前吵了一架的我爸,也安排了我妈去参加。

所以我有时候觉得,我爸妈真是没事找事,本来就不归他们管,非要折腾这一圈,图啥呢。

三叔和三婶的婚姻生活,是我见过所有夫妻里最甜蜜的。

很多人,结婚之前把话说得天花乱坠的,尤其是男的,各种海誓山盟,到最后全部啪啪啪打脸,没人能坚持得了多久,类似的婚姻悲剧我见得太多了。

三叔和三婶是个例外,结婚时,我叔也没说下什么隽永的誓言,但结婚后,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疼爱着三婶。

家里的饭,一直都是三叔在做,三婶不喜欢吃肉皮,所以三叔家的肉和鱼都是去了皮的,三婶肺不太好,所以三叔主动戒了烟,而且家里摆着好几个空气净化器,每次去他们家都感觉进了天然氧吧一样。

三婶在所有人面前,都很沉稳端庄,但是在三叔面前,跟个小女生一样,天天撒娇卖萌,酥麻得连我一个女生有时候都受不了,而三叔呢,时时刻刻哄着,基本上啥事都依她。

但三婶绝不是只会卖萌那么简单。

只要有空,三叔做饭的时候,三婶都会主动在一旁打下手,吃完饭会自己去洗碗,拦都拦不住。

在家里,两人配合默契,一个扫地,一个就擦桌子,一个铺床,一个就叠被子,两个人都特体谅对方,做家务都是抢着做,也不会去计较谁做得多谁做得少。

平时出现的时候,两人也都是形影不离,还特地一本正经地准备了什么“感情维护计划”,两个人一起学同一样东西,每个月看两场电影,吃一顿烛光晚餐,互相送一件礼物……

他们有时候也吵架,但是一般半小时气就消了,开始心平气和地处理两人之间的问题,绝不会把矛盾留到过夜。

反正每次看到他们,就是大型秀恩爱现场,三叔快四十的人了,在家也跟个孩子一样,听话得不得了。

也就只有在他们家的时候,我偶尔会觉得,我们罗家还是有一些仅存的美好的。

一直以来,我跟三叔夫妇的关系,比我跟我爸妈的关系要好得太多,他们感情深厚被我当成榜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看待我家里的问题上,他们和我是在一个阵营的,都对我和姐姐挺好,不喜欢我弟。

三叔结婚之后,就离开了乡下的老家,搬到了县城的新房子去住,我在隔壁县城,离他们家也不算近,一个小时车程,但是我就是喜欢往他们家跑,几乎每个月都要去一次,每次我过去,三婶都会亲自下厨,给我做各种好吃的,一年到头不带重样。

而且他们俩对我和我老公都很好,坐月子的时候,婆婆没时间,我妈根本叫不动,还是三婶主动过来照顾了我大半个月,后来我老公炒股亏了钱,家里经济困难,我都没开口,三叔就义不容辞地借钱给我们度过难关。

其实三叔这个人挺重情重义的,也很珍惜兄弟之间的感情,只是无奈我爸和二叔都太自私无情,老家那一堆烂摊子,都是没办法的事。

三婶后来生了一个女儿,比我儿子小两岁,但是辈分大,两家人总是开着玩笑说我儿子有个小两岁的小姨妈。

我以前特别怨恨,恨自己为什么生在了罗家,有这么多不好的回忆,后来看到和三叔一家融洽的样子,我突然就释怀了。

或许我们现在拥有的这一切也不是最好的安排,但是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至少,在这个大家庭里,我还有三叔这唯一的亲人。

这篇文章是开头推荐的那个故事的后续。故事有现实原型,但虚构成分居多,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关于罗家的故事是一个系列,我会陆续介绍这几个姐弟不同的经历,以及这一家人的恩恩怨怨。故事没有结束,明天见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