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母亲今年76了,

在乡下老家算是高寿,

电话中说:身子还不错,走路不喘气,能背10斤菜。

听着话真的挺开心。

母亲算是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

所有的苦难,几乎都经历过,

母亲的祖父是教书先生,

其出身也算书香门第了。

生活平静时,母亲也会回忆往事,

她年少时国家正困难,

老百姓活的很艰辛,

偶尔会有面饼,母亲总是只吃一小点,大部份给舅舅吃。

记忆中,

母亲从来没和邻居争吵过,

吵架的对象永远是父亲

似乎在善良的母亲的潜意识里,

生活重担下的情绪发泻口,

只能是最亲近的人。

外婆家在学校旁,

许多人都劝母亲去卖点小吃,添补家用。

母亲不去,觉得不好意思。

本份的种着农地,艰难地供着儿女上学。

在我大学毕业后,母亲的担子,终于卸下了,

姐姐做了教师,

哥哥进了电厂,

我也顺利的在城里工作了,

村里人都说:母亲辛苦一辈子,老来有福。

我在城里成了家,

与爱人一起努力买了房,安定了。

母亲来过一次,住了两周就回老家了,

我与爱人都竭力挽留母亲住下来,享受一下所谓的儿福。

母亲说:算了,住不惯。

老家熟悉的人,事,时不时的去地里折腾下,她觉得心安。

上午,母亲说:

最近身体不错,有一段日子没去医院了。

村里的老人,只有她跟隔壁老姐妹了,其他的都走了。

叮嘱我,过年一定要带全家回去。

入夜,穿过城市昏暗的路灯光

仿佛看见,

遥远的云南那处山清水秀的村落,鸡犬相闻

那住着善良纯朴人民的故乡,

那两边长满青草的小径,

一群背着背箩的乡亲说着,笑着,走着。

母亲也在其中说着,笑着,走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