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窗清晓集2:大胆武松,你可知罪

武松打虎[1]

武松再来青石坐了半歇,寻思道:“天色看看黑了,倘或又跳出一只大虫来时,却怎地斗得他过?且挣扎下冈子去,明早却来理会。”就石头边寻了毡笠儿,转过乱树林边,一步步捱下冈子来。走不到半里多路,只见枯草丛中钻出两只大虫来。武松道:“阿呀!我今番罢了!”

却见那两只大虫口中呼啸,虎皮蜕下,变幻做人形。霎时间窸窸窣窣,又从周围的枯草从里钻出数十个壮汉,将武松围了起来。

这些个壮汉身着一样衣裳,浅蓝色短袖与黑色长裤,却不似乡里打扮;手中紧攥着一件黑色物事,直挺挺对着武松。为首那人叫道,“大胆武松,你可知罪!”

毕竟是艺高人胆大,武松此时疲惫,见即刻脱身不得,干脆盘膝坐下,把那毡帽取了放在腿上,头颅做四十五度仰望,答道:“草民何罪?你且说来。”

“滥杀野生保护动物,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敢抵赖!”

“草民虽然不懂律法,但毕竟家国之法总也说不过一个理字。这位大哥仪表堂堂,不似蛮狠之人,且听我说一回事实,辩一辩道理如何?”武松笑语。

“你有何事实可讲,有何道理可辩?”

“大人在上。您说我滥杀野生动物,然而草民并不知有保护动物的法律,还请示之。”

“早知你不会伏法,且听本官宣法。”为首那人从公文包里摸出一小红本儿,翻了几页,念道:“《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条规定‘野生动物资源属于国家所有’,好你个武松,有何权利将国有财产打死!”

“国家的狗咬人,我打是不打?是国家的狗重要,还是国家的臣民重要?”

“哼,那本官可不管。本官只知道《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十六条也规定‘禁止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既然国家说了禁止杀害,那就是不能杀害的,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就是我武松打死了那大虫,又待如何?”

“天网恢恢,那可饶你不得。我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规定,‘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

“不必讲了,草民知罪。唯独不明的是……草民带哨棒上得岗来,这一节可有罪?”

“此节无罪。”

“那么国家讲的‘紧急避险’,还算数不算数?”

为首那人脸一沉,眉头紧皱起来:“这个……这个……”

“大人,大人!”只见从人墙中挤出一人来,仍是这副装扮,“小的懂得一些道理,让小的与那贼子辩来。”这人身材矮小,眼光狡黠地忽闪着,直往武松坐处盯去,笑道:“武大官人,我们国家的法律是公平的,我们大人也是本着依法行政、依法执法的要求来质问于你,你为何还赖在地上不起身!”

“草民实在疲惫,草民也是依照宪法的要求,行使草民的‘随地打坐权’的。”

那矮子再笑道:“武大官人方才做了什么事情,怎生如此疲惫?”

“实不相瞒,草民方才遇见一只大虫,为活性命,没奈何打死了它。”

“你的哨棒去哪了?”

“草民的哨棒在跟那厮打斗的时候,一不小心劈在树上,断作两截,这时应该还在岗上。”

“那么武大官人,您是赤手空拳打死大虫啊,真了不得!”

“不敢,不敢。”武松心中纳闷,随手抱拳道。

“那在下可要请教武大官人了,为何在下在岗上那只大虫的头颅上发现了棍棒伤!”这矮子转身作揖道,“大人,小的擅作主张,方才已经去勘察过现场了,请恕罪!”那大人沉默不语。

武松支吾道,“这个……草民怕那厮不死,再翻起身来害人,所以临走前把棒橛又打了一回。”

“哼,早知你这厮不是什么‘紧急避险’!你明知那大虫已经无力害人,还不趁此机会脱逃,竟然下了杀手。你不过是想逞威风!”矮子又冷笑着叫道。

那大人面有异色,沉吟道:“事到如今,你还要抵赖吗!”

武松眉头一皱说道,“大虫是我武松打死的,但请问二位大人,如果村东头村民甲上山砍柴,见一头死豹横尸路旁,因村民甲家中三口数月前均被这厮咬死,心头气不过,便用柴刀将那畜生的兽头砍了个七零八落,这是否有罪?”

矮子脸上的笑僵住了,那大人随即答道,“豹子已死,砍也是死,不砍也是死,当然再无保护的必要,是无罪。”

武松笑道:“那么草民何罪之有?”

大人奇道,“何出此言?”

“实不相瞒,草民不知那大虫身体并不强悍,一顿乱拳已经打死了它。后来那一顿棍棒,只是消气罢了。”

“这……”那大人怒目圆睁,扭头向矮子示意。

矮子慌忙道:“那……那也算是‘避险过当’。大人,‘避险过当’是过失犯罪,也要判刑入狱!”

“这你怎么说!”大人面有得色,额头上仍是涔涔流汗。

“二位大人,岂不闻‘过失犯罪,法律有规定的才负刑事责任’?据草民所知,这过失杀伤保护动物,律法可没有明文规定。”

那大人惊骇,昂首大叫道:“仵作,呸呸呸,法医,传法医!”

“大……大人……小的就是。”那大人埋下头,见正是这矮子。慌忙弯身攥住那矮子领口吼道,“还在等什么!赶快上岗去把那头大虫的死亡时间给我查验出来!”

那矮子扑通跪倒,带着哭腔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的……小的马上去。”

“哈哈,不必了。”武松站起身来,带上毡帽,说,“死亡时间与我棍棒的敲击时间前后间隔只不过数十秒,盼望二位大人不必劳神了。”

那大人跟矮子一个站着,一个跪着,望着武松说不出话来。

“劳烦了,请让条路吧。”武松走到大人跟前说道。

大人一脸颓丧,挥了挥手。武松正穿过人墙走下山去,却觉察到一阵猛烈的金属破空之声,后背一阵阵剧痛,扑倒在地。

朦朦胧胧地,竟听见有人在叫唤。

“好汉,好汉!”

武松道:“你两个是甚么人?”那个人道:“我们是本处猎户。”武松道:“你们上岭来做甚么?”两个猎户失惊道:“你兀自不知哩!如今景阳冈上,有一只极大的大虫,夜夜出来伤人。我们正是上山来除害的。”

武松将他打死大虫的事情说了一遍,两个猎户听了,又惊又喜,便去叫拢那十个乡夫来。武松却独自坐着,摸了摸后背,却没什么感觉,原来方才实在疲惫,抱着一棵大松树睡去,跟两人辩法竟然是兰柯一梦。

武松笑笑。山下,那十个乡夫都拿着钢叉、踏弩、刀、枪,随即拢来打听打虎的事情了。

【完】

注:[1]图片来自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刘继卣绘画经典:武松打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近日,几名自驾行游客在北京八达岭野生物动物园游玩时,一女子因中途下车,被老虎咬住拖走,随行同伴施救时亦被攻击,...
    百万传说阅读 81评论 4 1
  • 《水浒传》之人物武松分析 ——天神的“瑕疵” “打虎英雄”武松,这四个字已经成为了一张巨大的名片,一个响亮的品牌,...
    中补语阅读 3,157评论 0 7
  • 好男子——武松 2010北枝花 第一部分——文本解读 金圣叹评曰:“一百八人中,定考武松上上。”写武松章节,不住出...
    2010北枝花阅读 99评论 0 0
  • 武松在景阳冈打死一只老虎,成为阳谷县头条新闻,风靡一时,报纸、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各大新闻媒体争先恐后报道。阳谷县政...
    秋AldrichB果阅读 370评论 1 6
  • 2017,我的本命之年,都说本命年会不顺利,是真的吗?我想,顺利与不顺,要看怎样去诠释了。 2017,我要做更好的...
    豆兜多儿阅读 2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