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的哥斯拉

      我认识L是在高一那年,同班同寝。那时候刚进高中,看什么都是新奇鲜亮的,而且天真开朗,对什么都有热情,L也很开朗,所以我们迅速走到了一起,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上厕所,一起回寝室。因为学校人多,中午吃饭全靠抢,我们和另一个相熟的男生成立了一个“打饭抢位三人组”,中午下课就跑,谁跑得快就去排队打饭,剩下的就占位置。初入高中那段时间,是我最无忧无虑的日子。
      后来,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打饭抢位三人组”没有了,我因为一些挫折变得阴郁,我们还是朋友,但是,也只算朋友吧。
    高二分了文理科,我们都选了文科,巧的是又被分到了同一个班,高二对我来说是转折,我们在高二真正认识了彼此。因为高一的挫折变得阴郁的我,不愿敞开心扉,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怨自艾。我已经忘记了L是怎么了解我的情况的,大概是因为在一个陌生的班级我们是朋友,所以亲近。她知道我的情况后做出了一个到现在我想起都会感谢并觉得温暖的决定,她决定帮我走出阴郁,改变我。也是从那时起,我们成了知己,一起分享快乐和悲伤,我开心她也开心,我难过她也难过,我记得纪伯伦说过:和你一同笑过的人,你可能把他忘掉;但是一同和你哭过的人,你却永远不忘。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一起在角落里流着泪说话的样子。
    朋友间必须是患难相济,那才能说得上是真正的友谊,你有伤心事,他也哭泣,你睡不着,他也难安息;不管你遇上任何困难,他都心甘情愿和你分担。
    我改变了,又开朗起来,变得积极。我想我要谢谢她,没有她,我没有这个勇气。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高二下半年,她转学去了天津,虽然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但是当分别真的来临时,心痛还是很清晰。我们开始保持书信联系,因为距离远,邮政慢,一个月才能看到彼此的信,但是在等待的日子里,我充满着希望,有什么比等待好朋友的信更令人开心的呢。
    一年半,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再见已是高考后,我永远记得,那天是六月十八日。我们重逢,像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我记得那天我们去看了一场电影,美国的科幻片《哥斯拉》,当时坐在前排,3D,音效太好,可以说是震耳欲聋。我一直有点害怕巨大的东西,所以影片看开始没多久,我就害怕的抓住了她的手,她感受到了我的紧张,也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就这样,整场电影,我们的手就一直握着。后来我回家后她和我打趣说,我抓的她的手都疼了,但是她很开心,我想,我也是。遇到你,我很开心。认识你,我很开心。能和你成为好朋友,我很开心。
    夏达画过一本漫画,《哥斯拉,不说话》,讲的是孤独阴郁的自己,像小怪兽哥斯拉一样的自己,遇到了一个关心她的好朋友,然后成长并改变自己的故事。我也许和故事中的她不太一样,但一样的是,我们都遇到了那个对的朋友。
    平生知心者,屈指能几人?
    谢谢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