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归根,我却飘散。

  这几日全国降温,我那大西北的家乡也下起了大雪。上大学,我选择了石家庄。石家庄的雨很大啊,听声音一阵比一阵大,兰州的雪也一阵比一阵大,空间里微博上,全是兰州的雪,外地上学的孩子都转发了起来,想家了吗,外地的气候还适应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惜我没有对这大雪,在人前多言一字,因为它是我的雪。这学校里正正经经的兰州人只有我一个人,可是在群里“炫耀”大雪的人并没有我,是我不在乎她吗?她难道不是我的自豪吗?新生进群时,大家都改群名片,我没有改“甘肃 兰州”,而是直接改成了兰州,我从小到大辗转兰州各处,兰州,没有人比我更爱她。今年的雪比往年早了很多,自我上初中起的日记里每年的这场大雪必有记载,没有记错的话每年的十月25~31日必定会迎来兰州的初雪。而后逐渐回暖,再迎来真正的冬天。而春天则会在四月初的大雪里到来。而我今日好像真的沦落成了异乡人,没有资格多炫耀她一个字。你今日银装素裹,多美丽,而我像个爱你无果的恋人看你出嫁,别人为你祝福,我只能心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学校附近的牛肉面馆,里面有着戴帽子的回民,我把头伸进窗口,说了句地道的兰州话“师傅,一个三细。”里面的人愣了半天,我才意识到这是外地,后来这家店的人意识到我是个兰州人,总是探这头偷偷打量我。我不怎么说兰州话,兴致来了吆喝几句,开玩笑说几句,点牛肉面时说几句。

  奶奶交代我,毕业了一定要回来,要不然嫁个兰州人也好啊,其实我们谁都明白,回去的可能很小了,可是奶奶还是念叨着,就像填志愿时,奶奶总说留在兰州一样,家门口有很多大学,挑一个吧。    若说今日之感有什么,我想我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了,别人可以随意的夸你美丽知性,多愁善感。而我像个小心翼翼的爱人,不想多言,只想小心的呵护你,默默的爱你。

  耳边常响《董小姐》,手里常握《读者》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