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夏天

清晨的手,缓缓拉开夜色低垂的幕布。

门前的山顶上,一轮蛋黄似的太阳悄悄地探出它的额头,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往下看了看,毛岭院子升起三三两两的炊烟。

一贯早起的俊子哥哥家里已经响起了‘嘎了咯了’老鹅们的叫声,勤快的俊子他爸已经挥舞着大扫帚‘哗啦哗啦’地扫着稻场,他那习惯性的咳嗽声,隔着小塘,隔着门前的小河,穿过我家门前泡桐树,仿佛在我耳朵边响起。

迷迷瞪瞪间,被父亲糊上白纸的南边窗户越来越白。厨房里响起母亲轻微的响动。

“丫头,你一会起来把衣服搓了,我去地里忙一会。”不知道什么时候母亲悄无声息地站在我的床头叮嘱道。

“哦!”我翻了翻身,把被子拥在胸前,一条腿骑在被子上,半睡半醒地答应道。

惺忪间,耳边的声音或远或近,扫帚声不见了,母亲的响动不见了,耳边只有或远或近清晨的鸟鸣声。

不知道迷瞪了多久,猛然间,我一个激灵坐起来,再次往窗前看去,月白色的窗台早已经爬上了明晃晃的太阳,像打在碗里的蛋黄。

“哎呀,妈呀!”我吓得一咕噜爬起来,我到底睡了多久?

跳过床前的踏板,一脚踩在地上,往门外冲去。

被母亲喂过食物的小鸡们悠闲地在梧桐树下散步,小鸭和小鹅不见了踪影,估计已经被母亲赶去了大塘,只有后院里小猪仔‘嗯嗯嗯’地哼着,估计母亲还没来得及投食。

我转身去了后面的房间,“老大!老大!”

哥哥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扒拉完母亲留在灶台上的早饭,小猪仔的叫声越来越大,遂把饭盆里的稀饭全部倒进了猪嘈,哈,小家伙终于不再哼唧了。

我把脏衣服放在木盆里搓完,挎起篮子去小河边。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明晃晃地撒下一地斑驳的影子,拦起的小河坝里蓄满了清澈见底的清水。

清凉的河水温柔地漫过脚丫,我弯腰把衣服放在河水里一顿狂搓、狂揉,清澈的河水渐渐变成了浑浊的乳白色。

流动的河水,不一会儿,变成了半清半浊。

等我收拾完,潺潺的河水带走了一池的浊水,小河坝里又恢复了清亮的颜色。

刚一起身,发现邻家的小嫂子带着儿子冰冰站在高高的河埂上等着,我离开时,小嫂子已经如我那般在河水里一顿又搓又揉。

我看着冰冰的双脚在河埂上越来越靠近边缘,遂大喊一声:冰冰,小心摔下去啦!

话音刚落,他就一个倒栽葱一头扎进河坝里,活生生地跌落在小嫂子的眼前,溅起一阵巨大的浪花。

吓得小嫂子“啊”地一声大叫,冰冰则是哇哇大哭。

我正要回头问问可有事?小嫂子干脆手脚麻利地就着清澈的河水给冰冰洗刷一顿。

呵呵,山里的孩子跌跌碰碰像家常便饭一样正常呐。

山村里的夏天,过了中午,太阳会变成奶白色,知鸟有气无力地在门前的梧桐树上扯着嗓子嘶叫。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毛岭院子仿佛也被太阳晒蔫了,偌大的院子静悄悄的。

我坐在门槛上看着白花花的太阳照得稻场煞白煞白的,菜园里空无一人,竹林顶着白光,邀日光在竹林的波浪中浮游。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

“哞”一声牛叫打破了宁静,院子的德厚爷爷牵着他的老牛出门了。

我回过神起身,摘了门口的一个南瓜,一顿洗刷切皮上锅,还没等南瓜盛到碗里,听见门口一阵喧闹。

出门一看,原来骑着老牛的德厚爷爷原本打算让老牛在门口的小塘里喝点水就走,谁知道天气太热,老牛根本不听使唤,驮着他欢快地冲向小塘中央,塘水漫过了牛背,他整个人浸泡在水里,气得他哇哇大叫,乐的一旁的小孩子们则是哈哈哈大笑。

欢乐的笑声在毛岭院子里上空飘荡。

一天完了,影子俯伏在树底下,黄昏来了。

爷爷在门前点燃了艾草,熏得满稻场都是烟味,也熏走了蚊虫。

哥哥很早就把稻场打扫一遍,拖出凉床放在稻场上,吃过晚饭,躺在凉床上,鹅绒般深邃的夜空闪烁着无数个钻石般的光芒,萤火虫在空中飞舞,小塘里的蛙声彼起此伏。

母亲偶尔难得停下手上的活,坐在小板凳上,手上摇着蒲扇与我们一起东拉西扯。

在母亲絮絮叨叨中,月亮悄悄爬上了竹林的上方,宛若探照灯一样铺洒满院温柔的清辉。

彼时,我以为时光会永远驻留在那一刻。

然而,此时,除了满院的清辉留在我的大脑中,德厚爷爷、爷爷、母亲都只是留在记忆中,时光变迁,斯人已去。

故乡的夏天也只是存在遥远的记忆中。

唯有记忆得以永恒。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2,680评论 1 30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177评论 1 25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4,249评论 0 212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981评论 0 175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746评论 1 25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763评论 1 17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362评论 2 268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151评论 0 165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964评论 6 229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501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285评论 2 21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614评论 1 229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32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17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498评论 3 20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1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2评论 0 167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512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594评论 2 23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鱼小哆 一场沙尘暴之后,北京瞬间进入了被风吹过的夏天。近日来,气温日趋飙升,每日闷热无比,让人怀疑这是七八月的...
    鱼小哆阅读 559评论 7 13
  • 乡愁是一种无法描述的感觉,有时候是一棵长在上海弄堂深处的梧桐树,有时是上海街头飞驰过一辆鲁开头的的车子,有...
    打盹的猫阅读 246评论 0 0
  • 在我的印象里,故乡的夏天总是来得很突然。聒噪的蝉鸣春末的一天一下子就叫起来了,这夏天一出现就与人撞个满怀,令人感到...
    Luckever阅读 285评论 0 0
  • 晨风一吹 南边的槐树林掀开黑夜 北边的泡桐花开始广播 朝阳从楼繁寺的钟声里爬出来 跟着水桶走街窜巷 正午的会议密不...
    风停树静阅读 156评论 0 0
  • 故乡的夏天是什么时候开始,我说不太准。我想大概就是收麦子的时候吧!绿油油的麦田变成金黄色时,故乡的夏天就来了。 收...
    三碗再过岗阅读 25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