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君 冬天

528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太阳偏西的时候,窗帘就早早的遮上,屋内一片漆黑,形色各异的台灯眨巴眨巴的放出光芒,胖胖永远是靠在凳子上,戴上厚厚的耳机抱着电脑在那里啃电影,越老越经典,这是我给胖胖的标签,那些经典大都是我没有临幸过的,每当我回头祈求胖胖告诉我那在屏幕上晃着的某某是哪部电影的时候,回答我的永远先是一阵无奈的冷嘲,接着便是盛情的邀请——来吧,来吧,坐过来一起看。我扭头坚决的回句,哥不感兴趣。陪胖胖看小鬼当家吃剩的半袋胡豆还在桌子上搁着,半张的塑料袋,旁边还躺着乌七八黑的烟灰缸。可怜的六人间只有两排书桌,每排三个抽屉,一人占一个。胖胖有福利,宿舍有张空床,顺便也多出了一个空着的抽屉,胖胖欣然的接受了这样的厚待,从中间的抽屉搬到边上,理由是,我这边太乱他都懒得整理,结果我成了鸠占鹊巢的罪魁祸首,两个抽屉上都被我堆满了杂物。毛毛永远是午后躲在窗帘布后面的那个影子,盗用斌斌的wlan,混迹莫名其妙的YY频道,还时不时的发出令人惊悚的狂笑。我有问过毛毛这个别称的来源,毛毛只是在床上狡黠的一笑,然后掀开被子,露出密密麻麻的毛腿,然后……便没了然后。斌斌每周末都有两天的例假,雷打不动的消失于荒野,再归来时,总是一付气喘吁吁惹人心怜的模样。

晚上刷微信,看到垃圾在朋友圈发的那篇文章,想起自己冷落已久的《一个》,重新翻出读了读。七堇年写回忆比小说更有韵味,仔细咀嚼,往事也顺着混乱的逻辑慢慢复现。Y星送我的《被窝》封皮早被我翻烂,只能悉心收藏。楼道里遇到一个走相极似东北的人,忍不住多瞄两眼,想起好久没给他打过电话。老蔡不久前曾去过一次兰州,走之前问我去不,我纠结再三还是没有出发,却似命中注定的失落终于发生,也是往事!七堇年在滨江道的星巴克里分了手,我和吖义从门口经过却没进去,直奔必胜客吃了块难以下咽的pizza。

Q女士问我吖义晚上打电话怎么没接,那时正和某C在网吧里撸的风生水起,电话躺在那里忽闪着屏幕,眼看中塔爆了,下路崩了,水晶也在岌岌可危,我说忘了。吖义回济南了,Q说他在考虑要接手哪份工作,我从餐桌的盒子里抽出了两张纸放在手里搓巴,头也没抬的说,你看,考完研也就这样,你不用考了。Q不愿意让我趁早回去,非得绕一大截把她送到楼下再回程。她很有先见之明的说,五份作业都找人给她写了。我说我也忙,还有更大堆的作业没完成。

某君,你的冬天没有下雪,下一个夏天已离我不远!



容祖儿-花千树 粤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风雨人生路》 作曲 谷村新司 作词 醒来已经是黄昏 演唱 醒来已经是黄昏 热流暖暖漫我心头,只因为,牵你的手。 ...
    醒来已经是黄昏阅读 272评论 5 3
  • 子夜已至,如墨如倾,乌沉兔升,只见得一枚芥子大的红黄湿晕悬于夜空,隐隐透着几分不祥的气息。传闻中糟了邪噩的京都城早...
    Azure_潮生阅读 34评论 0 1
  • 很久没有学习了,感觉快脱节了,之前尹老师的每一节课我都会参加,反复的听,反复的学,每一次听完都能从中悟出一些道理,...
    苏思羽阅读 85评论 0 2
  • 透明晶蓝的天空 忽而掠过天空的飞鸟 屋内的一片狼藉 偶然间 一抬头 想要寻找那一丝慰藉 却发现天空的脸早已变了颜色...
    writer425阅读 20评论 0 1
  • 前几天,偶尔看到中央六电影频道,介绍最近新上映的影片排名,《爱乐之城》无论是专家还是网络排名都是第一,说它是...
    闻君儿阅读 4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