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好好做朋友


大清早起来就看到凤凰新闻客户端的王路发了一篇文章《罗辑思维,你讲点职业道德好不好》,说实在对于这样的版权纠纷问题真的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有着300万粉丝的罗辑思维公众号每天除了60秒语音之外很少有原创的东西,这就是整个微信公众平台的现状,每一个“能火”的内容都能在无数个公众号上冠以无数个作者的名字推送出来,罗辑思维会员群里就有人评价说本质上这个号就和《读者文摘》差不多。还有人在群里说看不懂王路写的什么,其实这篇文章写得是真挺不错,简单说每一个真正对写作有兴趣的人应该都能体会到那种心情。

关注罗辑思维的节目也有相当一段日子了,坦白说渐渐地感觉真不喜欢它那种越来越赤裸裸,一切为我所用的表达态度,但是一直也还是在关注这个现象级的节目,毕竟追求绝对洁癖是不现实的。对于版权问题,《罗辑思维》曾经做过的一期挡箭牌型的节目叫《正版进天堂,盗版走四方》,对于王璐的文章即使不做回复可能也很正常,想想小米想想优酷,两三天后谁还会记得什么。可是到了下午罗振宇反应极快地就在微信群里推送了致歉文章,虽然这篇文章里也有不少值得琢磨的地方,但,我觉得已经很难能可贵了,所以今天想说的不是这件事本身,而是在朋友圈里看到的一个对于此事的评论。

今天朋友圈里看到有位朋友对王路的文章做如下评价:

太偏激,不转你的文章都不知道你是谁,好的内容没有好的传播载体啥都不是。

平时我没少黑那些在朋友圈里拼命发广告、发自拍或者发谣言的行为,可在有比较的情况之下还是觉得无脑的行为可能更容易让人习惯,这种话看得我真是有点震惊而且一下子又不知道怎么去回复,这样的思想在互联网上真的不少见,每次看到总有点一边能理解一边又难以置信。

屁股决定脑袋,写文章的内容制造者不能忍受自己的作品被人拐卖,做渠道的人强调渠道至上,这都是挺自然而然的事。但问题是:

1.我不知道王路的公众号有多少粉丝,但是这个人显然不是一个无名小卒,“我不认识他,但是他太偏激”,是什么精神能让人做到这样无视自身的狭隘同时给予他人“狭隘”这个评价?

2.假如王路是个无名小卒,所有的逻辑就能说明白了?这不禁让人联想到有些人说的,《查理周刊》事件完全是咎由自取:“谁让你们画漫画讽刺别人的信仰?活该!”

讽刺,所以就要肉体消灭。无名小卒,所以你就是个P。

3.好的内容没有好的传播载体啥都不是。实在不明白不署名直接拿来主义这种行为算得上哪门子的好载体。

常常看到有人讨论说我们这个社会缺乏创造力,特别缺乏自然而然的原创能力,原因有人归罪于制度有人认为是教育的责任。从这么一个简单的评论其实也能看出点什么,表面上看是渠道人捧渠道自然而然,实际上根源还是浮躁。都觉得有互联网,啥干不成,有拿来主义有各种互联网思维大法。方法技巧才是王道,至于内容创造者,对不起,没了我们你们什么都不是。

自拍、谣言还有广告,忽然觉得甚为亲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