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1

今天晚饭快结束时问了儿子一句"要不碗你洗啊?"儿子回应的是一声叹息。就这事儿听了阿竹的讲解,我明白了以往在家同样让儿子做家务时儿子为什么都有种不太愿意的感觉,原来我说的对儿子来说都是要求,自己都是不得不做的状态,更别说在家务中做出成就感喜悦感了。阿竹还说过他儿子从小学到高中的回家作业都是随他自己意,他不做作业老师自然就施压给家长,他们都是能用一颗有爱的感恩之心说服老师,替儿子抵挡住了老师的压力。忽然想起儿子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大意是你们是不管我,可学校和老师还是会逼着要做作业的。试想一下如果现在儿子正常在校上学,老师叫家长,我能帮儿子挡住压力说服老师也不为难儿子吗?回答是不能,我目前还没有这样的力量。儿子也是在这种巨压和无助下不得不不去上学了。这次出来,重点是我自己的历事练心,对于儿子,我完全可以放下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