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女儿去世后,我多了一个儿子

我叫王得福,今年77岁了,四川大竹县人,曾经有过一儿一女。27年前的一个夏天,我正在地里干活,一个邻居满头大汗地跑来告诉我,你儿子落水了!

我丢下锄头就往河边跑,快到时听到老婆撕心裂肺的哭声,从人群的缝隙中,我看到16岁的儿子静静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当时我的腿就软了。

我女儿眼睁睁看着弟弟消失在水波下,惊吓过度的她瘫坐在地上,两眼无神,表情呆滞。

那时我和她妈都被儿子的突然离世震得六神无主,根本没空顾及女儿。没想到她竟然趁着大人们忙乱的时候,偷偷喝了家里的农 药。

幸好被我及时发现了,赶紧送到医院抢救,这才把她救了回来。送走儿子后,我和老伴压制住内心的悲痛,一心一意地照顾女儿,一年后我们一家勉强走出了悲伤的阴影。

为了让女儿不再胡思乱想,我托人给她找了一份中巴车上当售票员的工作,正是因为这份工作,她认识了退伍军人郝仁。

郝仁心地善良,性情憨厚,退伍后就和朋友合伙买了一辆中巴车跑短途客运,同时还兼任司机。在日常接触中,他们俩逐渐产生感情,几个月后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女儿把郝仁带回家给我看了以后,我对这个准女婿非常满意,看到女儿找到幸福的归宿,我心中失子的悲痛也有所减轻,一心盼着他们两个能早点结婚。

过了半年他们俩开始谈婚论嫁,我和老伴把新家具都买好了,打算春节时就把两人的婚事办了。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还没等两人领证,意外发生了。

女儿无缘无故地晕倒了,去医院一看,脑癌晚期。其实这个病早有征兆,女儿病倒前就常常头疼欲裂,农村人不懂也没当回事,谁能想到这么年轻的孩子,能得这么严重的病呢?

令我没想到的是,女儿病倒后,郝仁却没有离开。不仅没有离开,还退掉了中巴车一半的股份,换成钱给女儿治病。

我很感激郝仁,但也知道这钱怕是要打水漂了。可郝仁却坚持要给女儿看病,他说钱是身外之物,有去就有来,可命不一样,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他不仅花光了自己的积蓄,还借了十来万的外债,可是奇迹并未发生。病中的女儿曾让郝仁放弃她,离开这个家,郝仁没答应。

临死前女儿也许是放心不下我们二老,突然改口求郝仁留下来,帮她照顾我们。这个要求别说外人了,就连我听了都觉得过份,可郝仁居然答应了。

郝仁是家中长子,他上有姐姐,下有弟弟妹妹。但长子毕竟是长子,按照农村的习俗,是不可能同意长子抛下亲生父母,跑去别人家当儿子的。

所以当郝仁回家跪在父母面前提出这个要求时,他母亲态度非常坚决,无论如何都不肯同意。他求了一个月,他母亲都不肯松口。

后来还是他父亲开口说:“你做得对,放心去吧,家里还有你姐姐和弟弟妹妹呢。”从那以后郝仁就来到我家,一心一意地做起了我们的异姓亲儿子了。

为了还清当初给女儿治病欠下的债,他进了县上一家汽修厂工作。他手脚勤快,头脑灵活,很快就学会了一手修车的好手艺,几年后家里的欠债都还清了,他又找朋友借钱自己开了个汽车修理铺子。

我和老伴一个人负责铺子里的清洁工作,另一个负责一日三餐,日子越过越好。这时我心里却生出来另一个忧虑,那就是郝仁的婚姻大事。

这几年不是没有姑娘看上郝仁,可他总是借口忙着挣钱给推脱了,眼看着他都30了还单身一人,我心里既心疼又愧疚。于是我就四处托人给他介绍对象,一开始他照旧拒绝,我始终坚持他才答应先见见面。

见过几个姑娘后,他与一个长相和善的姑娘看对了眼,两人谈了大半年后结婚了,一年后生了一个白胖儿子,一家人都乐得合不拢口。

这时他提出一个令我无法拒绝但更加愧疚的建议,就是让他儿子跟我姓王,弥补我老王家无后的遗憾,而且还说儿媳妇也同意了。

看着他和儿媳妇真挚的眼神,我和老伴不禁老泪纵横。失去儿子和女儿时,我曾苦笑着对老伴说,什么“王得福”啊,命这么苦还得福呢?这名字简直太讽刺了。

没想到失去了儿女,我却收获了另一个孝顺的儿子和儿媳妇,还有这么可爱的孙子,老天爷以另一种方式让我得了福。现在孙子已经上高中了,每次别人问起,为什么你姓王,你 爸姓郝时,他都笑得特别自豪。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