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国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二审刑事裁定书

字数 58273阅读 5679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4)晋刑二终字第69号

原公诉机关山西省长治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建国,男,1964年6月21日出生于山西省襄垣县,汉族,初中文化,五阳煤矿工人。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2年12月11日被取保候审,2013年6月1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长治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郜小兵,女,1968年3月6日出生于山西省长治县,汉族,高中文化,无业。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2年3月15日被湖南省娄底市公安局刑事拘留,4月13日被逮捕,羁押于娄底市看守所,4月28日被取保候审;同年9月7日被长治市公安局刑事拘留,10月1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长治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宋某某,男,1968年11月19日出生于山西省长治县,汉族,高中文化,无业。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3年6月5日被取保候审,同年9月3日被逮捕。已被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张某某,男,1969年10月20日出生于山西省长治县,汉族,初中文化,伟东票证印务有限公司法人。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2年9月21日被取保候审,2013年6月18日被逮捕。已被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裴某,男,1972年5月28日出生于山西省长治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2年9月22日被取保候审,2013年6月18日被逮捕。已被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山西省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长治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郜小兵、王建国、张某某和裴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抽逃出资罪一案,于二一三年十二月十日作出(2013)长刑初字第27号刑事判决。判后,原审被告人王建国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王建国,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

一、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2011年3月18日,被告人郜小兵注册成立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盛海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某某,公司股东郜小兵、王某某,实际控制人郜小兵,注册资本人民币100万元,公司住所长治市康庄工业园区,经营范围为一般经营范围。同年4月1日,鑫盛海公司在屯留县国税局办理了税务登记证,4月8日被认定为一般纳税人,从4月1日起按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规定办理,后于同年8月24日注销税务登记。郜小兵自成立公司至注销公司,没有发生一笔真实业务往来。

郜小兵以赚取开票费为目的,在鑫盛海公司成立后,从13家单位虚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进项票179份,金额合计人民币(下同)48295767.21元,税额合计8210280.37元,价税合计56506047.58元,税款已全部认证抵扣;向18家单位虚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销项票585份,金额合计57475107.21元,税额合计9770768元,价税合计67245875.21元,其中作废增值税专用发票77份,有效发票508份,金额合计49892825.49元,税额合计8481780.44元,价税合计58374605.93元,已抵扣税额合计8481780.44元,追缴税额合计1657913.81元,追缴滞纳金合计211476.66元;上述增值税专用发票进项票和销项票全部为虚开,金额合计105770874.42元,进项税款和销项税款数额合计17981048.37元,价税合计123751922.79元,鑫盛海公司缴纳增值税269063.69元,致使国家税款被骗6554802.94元。

郜小兵以赚取开票介绍费或开票费为目的,从2010年11月至2011年10月期间,通过中间人马某某(另案处理),给许某某(另案处理)和周某某(另案处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七次,金额合计13426466.58元,税额合计2282499.42元,价税合计15708966元,致使国家税款被骗2282499.42元。

郜小兵以赚取开票介绍费为目的,经被告人张某某居间介绍,为被告人裴某向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泽公司)虚开出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世信德公司)煤炭增值税专用发票2份,金额合计1532322.45元,税额合计260494.82元,价税合计1792817.27元,税款已被金泽公司认证抵扣,追缴税额合计260494.82元,追缴滞纳金合计27047.94元。

2012年4月28日,郜小兵亲属退回赃款180万元。2012年6月,郜小兵协助抓获贩毒人员,具有立功表现。

被告人王建国以赚取开票介绍费为目的,在明知没有真实业务的情况下,介绍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焦作石油分公司和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为鑫盛海公司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72份,金额合计10500128.11元,税额合计1785021.77元,价税合计12285149.88元,税款已全部认证抵扣;后又于2011年8月左右,应郜小兵的要求,帮忙联系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销项票事宜。王建国介绍郜小兵以鑫盛海公司为开票单位,向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以下简称小宋经销站)开出煤炭增值税专用发票105份,金额合计10158077.24元,税额合计1726872.76元,价税合计11884950元,税款已全部认证抵扣;上述增值税专用发票进项票和销项票全部为虚开,金额合计20658205.35元,进项税款和销项税款数额合计3511894.53元,价税合计24170099.88元,致使国家税款被骗1726872.76元。

被告人宋某某在明知鑫盛海公司与小宋经销站没有真实业务的情况下,于2011年8月左右,应王建国的要求,居间介绍王建国通过郜小兵以鑫盛海公司为销货单位,以小宋经销站为进货单位,虚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105份,金额合计10158077.24元,税额合计1726872.76元,价税合计11884950元,税款已全部认证抵扣,致使国家税款被骗1726872.76元。2012年1、2月,宋某某通过银行转账,分三次支付郜小兵购票款897650元。

2013年6月4日,宋某某到长治市公安局投案。

张某某在明知鑫盛海公司与金泽公司之间没有真实业务的情况下,居间介绍裴某从郜小兵处购买虚开的盛世信德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份,金额合计1532322.45元,税额合计260494.82元,价税合计1792817.27元,税款已全部认证抵扣。

裴某作为个体经营者,在将煤炭卖到金泽公司后,为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在明知鑫盛海公司与金泽公司之间没有真实业务的情况下,通过张某某居间介绍,从郜小兵处购买虚开的盛世信德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份,金额合计1532322.45元,税额合计260494.82元,价税合计1792817.27元,税款已全部认证抵扣。后裴某补缴税款和滞纳金合计287542.76元。

二、抽逃出资罪

被告人郜小兵于2011年3月18日设立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后,于同年4月13日将公司注册资本金100万元通过银行汇款转账到其丈夫王某某个人账户上,用于归还欠款。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一、公诉机关出示的证据有:

(一)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证据

证明案件来源的证据:

1.长治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证明:2012年5月30日,该支队收到公安厅转来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关于山西屯留县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严重的重要情报,后立即组织人员对涉案的七家企业展开侦查。经初查,此七家企业均在屯留县工商局注册登记,经屯留县国税局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企业资格。通过税务机关金税工程系统查询发现此七家企业进项票货物名称80%是成品油,但开出的增值税发票货物名称均为煤,该七家企业有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重大嫌疑。

2.长治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关于被告人郜小兵等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一案的侦破经过证明:2012年5月30日,长治市公安局收到公安厅转来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关于山西省屯留县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严重的重要情报,随即对涉案的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等七家企业展开初查。7月10日,长治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张元等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同时对犯罪嫌疑人王双龙、张元、张海军等人网上追逃。后在侦查中发现涉案的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开给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2份发票。经调查,该发票是被告人裴某通过被告人张某某从被告人郜小兵手中购买的,经讯问郜小兵,郜小兵供述该发票是从一个叫王某(查找无果)的人手中以票面金额10.4%的比例支付费用购买的。此外,郜小兵还供述自己注册了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4000余万元。针对这一犯罪线索,长治市公安局展开侦查,查证了被告人郜小兵、王建国、宋某某、裴某、张某某等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事实。被告人王建国、宋某某、裴某、张某某到案后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工商、税务等方面的证据:

3.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工商资料复制件和华欣机械厂内出租屋照片证明: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3月18日,法定代表人刘某某,住所长治市屯留康庄工业园区,营业期限自2011年3月18日至2014年3月4日,注册资本100万元,公司股东郜小兵、王某某,其中郜小兵出资49万元,持股比例49%,王某某出资51万元,持股比例51%,经营范围铁矿石、铁精粉及冶金炉料(国家限制产品除外)、五金交电、工矿产品(国家控制产品除外)及配件、钢材、建筑材料、金属材料(不含贵稀金属)、润滑油批发零售。(法律法规规定禁止经营的不得经营,规定需经有关部门审批的持许可经营证)。

4.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税务档案资料复制件证明:该公司于2011年4月1日在屯留县国税局办理了税务登记,同年4月8日被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最高开票限额10万元,从2011年4月1日(税款所属期)起按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规定管理,同年8月24日注销税务登记。

5.屯留县国家税务局常村税务分局关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认定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资格情况的说明证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于2011年4月4日向屯留县国税局提出认定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资格的申请,该分局根据规定,要求其提供了相关资料,并派税收管理人员对其经营场所进行了实地查验,发现该企业具有固定经营场所,且与华欣机械厂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该企业符合认定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资格的相关规定,该分局对其出具了实地调查报告,经过审批,于4月8日被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认定期限从4月1日开始。

6.长治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证明材料证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未办理过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

7.证人张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屯留县国税局常村分局科员,负责综合业务和担任康庄园区税收管理员。其知道企业认定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的程序。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是其管辖区内的一家公司,该公司在认定一般纳税人资格时,是由王建红带队,赵云生和其三个人去的。该企业负责人叫郜小兵,当时她在华欣机械厂门口等,她带其三人看了她公司在华欣机械厂所租的两间平房办公室,室内摆放着两张沙发、一张桌子和一台电脑,墙上挂着税务登记证。看完场地后,又与郜小兵进行了约谈,约谈后出具了实地调查报告,由分局负责人签署意见后报县局审批。该公司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后,分局在纳税申报、涉税政策等方面进行了税收宣传和纳税辅导,但是没有再去过办公场所。

8.证人王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以前在壶关烧石灰,郜小兵给其上过2、3回煤,其就认识了她,后一起成立过公司。郜小兵对其说矿上有关系,让其一起做生意,成立个公司给矿上上点设备。其对公司管理不熟悉,怕上当受骗,就找了法律顾问李志东,让他给其做法律指导。其和郜小兵把办公司的手续委托李志东办理,办理工商等手续都是郜小兵和李志东他们办理的,其没有参与。后来公司成立不到一个月,郜小兵说关系没有了,身体也不好,要注销公司。其说让李志东把关,其记得还在李志东单位写了个书面东西,后来就注销了公司。其不知道法定代表人,公司好像有两个股东,注册资金不知道,其出资多少钱也不知道,郜小兵说她先把钱垫上,等以后再说,其只提供过身份证复印件,其他的手续都是李志东和郜小兵弄的。其还赔了钱,就是开始给李志东出的律师费,是从其卡上转账的。李志东扣了其钱,没有全退,大概三、四万。

9.证人李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长治市城区常青法律服务所工作人员。2011年2、3月,王某某说他想和人合作成立公司,负责给屯留矿做生意,他怕上当受骗,就请其当法律顾问。2月25日,王某某和所里签订了法律顾问协议,从王某某个人卡支付了12万元的费用。3月底,王某某领着郜小兵到了所里,说郜小兵就是合伙人,所里安排专人武军燕领他们去工商办了手续。其让他们提供了办理工商注册的相关手续,包括法人股东身份资料、授权委托书、出资比例、预经营的项目及范围等,所里是代办手续。注册资金100万元,其印象王某某占51%,郜小兵占49%。出资手续是他们提供的,所里工作人员拿上进账单找到会计事务所,找的地委院里的勤信会计所,是合作单位,开个验资报告。所里还代办了代码机构证,不知道鑫盛海公司的会计,办理公司注册登记时不需要会计。税务登记证是他们自己办的。代办这些手续的费用是包括在12万法律顾问费用里的,后来这个法律顾问合同也解除了。4月14日,王某某和郜小兵找到其说公司不干了,申请解除法律顾问,其说他们公司违约,要收违约金,通过协商,其扣了4万违约金,退还了他们8万元。他们说是由于郜小兵身体原因不干了。他们成立的公司是鑫盛海矿产品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刘某某,其见过刘某某的身份资料,是王某某和郜小兵提供的,他们提供的公司章程和股东会议纪要都同意刘某某担任。郜小兵被抓后,宏伟(可能是她老公)找其,问买卖发票能判几年。其还问他公司不是早就注销了,他说没有,还干了几个月。以前办事都是宏伟和郜小兵一起去其单位。

2011年3月,郜小兵和其说在屯留注册公司做生意,想在屯留租个办公场所,没找到合适地方,后来,其和王东、华欣厂的牛厂长在一起,王东说起他之前在牛厂长这里收拾了两间房想做办公室,后来嫌远没有租。其带上郜小兵去厂里看了办公室,她说可以。后来签了合同,郜小兵带着身份证去长治市住建局办理了房屋租赁证。合同是郜小兵签的,是草签的,还不是正式合同,需要用这个草签的合同去办租赁许可证,用租赁许可证办工商手续,有了公章后再正式签订租赁合同。其忘记签合同时其在不在场,其忘记办租赁证其去了没,可能是郜小兵自己去办的。郜小兵没有在租赁房内办公,因为她刚办好公司的工商等手续,没过几天就说要注销公司,不想干了,就和其解除了法律顾问合同。

10.证人牛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屯留康庄华欣机械厂厂长,其租的是屯留县常金村闫某某的场地,主要经营机械加工。其不认识郜小兵,其不知道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其在角沿村机床厂家属院住,王东和李志东都是角沿村人,就认识了。2010年8、9月,王东找到其说,想租其厂里的闲置房办公司用,还收拾了两个房间,贴了地板砖,买了沙发和办公桌椅、办公书柜,后来也没租,也没把东西搬走。2011年过年前后,李志东去厂子里找其,说要租房屋当办公室用,想在屯留开公司,其带他看了那两间房,后来,李志东拿着一份房屋租赁合同,让其给他盖章,他要办工商手续,随后详细再谈。其在2011年3月给李志东盖了一份房屋租赁合同的章,当时李志东说是他要租用其厂里的一间办公室用于配件销售,说要注册公司用,并未提起任何关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和郜小兵的情况,之后再未来过,也未提这个事。其给他盖了章后,他并没有去过这间办公室,并告知其不租其的办公室,房屋租赁合同并未生效。当时他是为了骗其盖这个章。盖章时合同没有填写甲方和乙方,就是一份空白的合同,其盖章后他就拿走了。没有工商部门及税务部门的工作人员去厂里调查。李志东未支付其费用。

11.证人王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认识牛书华、李志东。2010年7、8月,其想租用牛书华的华欣机械厂的房屋,还收拾了,贴了地板砖,买了沙发、办公桌椅,后来其嫌太远,就没去。其没有带工商、税务人员去房子里看。2011年过年前后,李志东说他认识一个人,想租房当公司办公室用,其正好把牛书华那里的房子租给他,后来其听李志东说找牛书华签过房屋租赁合同。其听牛书华讲,李志东盖章后就没再去过,也没有租房子。

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接受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⑴接受“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销售分公司”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12.长治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销售分公司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给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的税务协查报告和案件移送书(附调查报告和证据),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销售分公司税务登记证和营业执照复制件证明: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销售分公司于2011年5月18日开具给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1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号码00329140,有重大虚开嫌疑,发票名称柴油,数量52吨,金额377333.33元,税额64146.67元。该业务为一名叫梁艳凌的中石油零散客户,于2011年4月30日在该公司油库用八张不同号码的信用卡(持卡人签名为梁艳凌)刷pos机付了64吨的油款,后该客户自己找到中石油公司要求为鑫盛海公司开具52吨的专用发票。中石油工作人员承认上述业务通过公司业务人员范翔办理,并由其提请为客户开具了不符合规定的增值税专用发票。

13.从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销售分公司调取的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票时提交的开票手续(委托开票证明、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开户许可证、刘某某身份证和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复制件)证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委托刘某某前去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销售分公司开票。

14.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销售分公司证明材料证明:该公司2011年银行账户未收到“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转款,梁艳凌以银行卡刷卡方式支付油款,该公司开具了增值税发票。

15.证人梁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于2008年承包了一个加油站,一直干到2011年5、6月,法定代表人是其,该公司是一般纳税人,只能接受票,主要从中石化、中石油等进油。2011年4月30日,其用七张信用卡在中石油刷卡,金额共计543360元,购买柴油64吨,好像是卖给别人了,这笔业务未开增值税专用发票。5月11日在中石油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票号00329140,金额377333.33元,税额64146.67元,不是其开的。其把钱付给中石油,中石油给了其提货单,其把提货单给了客户,客户把油款给了其,支付现金,客户自己到中石油提货,其没有提货,也没有开票。加油站没有账,有流水,反映不出来把油卖给谁了。

16.证人范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中石油长治销售分公司客服部工作人员,主要负责整理客户档案,调查了解市场行情,每个员工都有销售业务,其也有义务销售油品。2010年从财务上调到客服部。2011年,其没有办理过一笔金额543360元的柴油销售业务。2012年5月,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有客户来其公司客服部办理开票手续,单位领导王某安排其办理,客户提供了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票的委托证明原件、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企业法人代表身份证、开户许可证、税务登记证、机构代码证复印件等五证手续,随后其填写了开发票审批单,拿上这些手续到公司财务部找出纳曹立明核对了开票金额,最后找财务总监王某某签了字,然后把审批单以及公司提供的手续交给了负责开票的缪某某为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了发票,随后客户签字领走了发票。发票金额开了441480元,客户拿的销售订单,订单柴油数量是64吨,金额是543360元,但开票时客户没有按照实际金额开,让少开了。这些开票手续在财务部。这个客户其不认识,其没有接触过这笔业务,是领导安排办理的。客户领取发票的时候其不在场,后来市国税局来调查的时候,才见到客户领取发票时候的签字,写的很潦草,可能光写了个姓,不认识是个什么字。其之所以在情况说明中说是客户梁艳凌找到其公司办理的开票手续,是当时税务局让其出情况说明的时候,从公司财务调出当时客户刷卡记录,显示刷卡人梁艳凌,所以其就认为当天来办理开票手续的也是梁艳凌。

17.证人缪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中石油山西长治分公司工作人员,负责税务方面,就是报税、开票。2011年5月份,其给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过一张票面金额是441480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具体也记不清是谁来办理的,其只认开票审批单,有单就开票。票开出来后,谁领走发票谁签字,但签字很潦草,其不认识领票的人,其有发票签收单。其不认识梁某某、刘某某。

⑵接受“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18.开封市顺河区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增值税抵扣凭证协查回复函、案件协查报告、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制件、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成品油买卖合同、记账凭证、建行电子汇划收款凭证、建行转账支票存根、入库单、借款单、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从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开封销售分公司购进柴油时接受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留存的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开户许可证、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等)证明:2011年6月22日,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签订柴油买卖合同,约定鑫盛海公司购买宏达公司柴油。6月21日,鑫盛海公司转账支付宏达公司货款2543450.00元,6月22日转账支付4235000.00元。6月24日,宏达公司开出发票号码为03992636-03992658的发票23张,金额2173888.89元,税额369561.11元;6月27日,宏达公司开出发票号码为03992659-03992666、03992668-03992697的发票38张,金额3619658.15元,税额615341.85元。宏达石油所售柴油均从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购买,双方签有购销合同,通过银行转账支付。未发现异常。

19.李某某在工行濮阳华龙支行的开户资料及流水单,李某某转款到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的汇兑来账凭证,再由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将款项转到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账户的网银国内跨行大额汇款凭证证明:2011年6月21日,李某某转给鑫盛海公司254.1万元,鑫盛海公司分两次分别转给宏达公司200万元和54.1万元;6月22日,李凯杰转给鑫盛海公司423.51万元,鑫盛海公司分三次分别转给宏达公司200万元、200万元和23.5万元。

20.屯留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出具的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从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取得增值税进项票抵扣证明及抵扣情况明细表证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取得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61份,在2011年6月的纳税申报中全部抵扣,共抵扣税额984902.96元。

21.证人李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河南省南乐县人。其不会网银操作。其于2011年上半年跟着刘某某的油罐车送油,下半年在其大爷李玉良的加油站工作,这个加油站在濮阳市黄河路上。这个加油站不是刘某某和李某某合伙开的,他们有个合伙开的,是在濮阳市好像是东环路上,他们租给别人干了。刘某某自己有油罐车,跑运输生意,他给其打电话,需要干活了其就去东环路上停车场,或者是他家中,其就跟上司机干活跟车。其自己有工行的银行卡,是2011年上半年在给刘某某跟车期间,他说让其办张银行卡,他要用,他就带着其在华龙支行办了卡。刘某某说他的转款业务多,用一张卡紧张,想多办两张卡,为了转款时方便。卡平时其拿着,他要转款时就拿去了,这张卡开通网银了,网银U盾办好后给了刘某某。2011年5月13日,从其工行卡账户6222081712000107348转账1500000元至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后又转至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其不知道,这张卡其平时不用,就是刘某某转账时拿走。其没听说过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和这个公司也没有业务往来,不清楚给这个公司转账的事情,其、李某某和刘某某均没有从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买过油。2011年5月24日、6月22日从其工行卡转款3笔至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其不知道。其的工行卡已经销户,是刘洪力让其销的,银行收回了。

⑶接受“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22.安阳市殷都区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增值税抵扣凭证协查回复函及所附凭证(包括协查处理单、协查文书清单、发票领购清册、发票存根联清册),案件协查报告,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情况说明,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工商税务资料复制件(包括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增值税一般纳税人年审申请审批表等),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银行账、记账凭证、交通银行记账回执、成品油销售提油单、留存的鑫盛海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委托书、法定代表人刘某某身份证、开户许可证、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等开票手续),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2011年5月,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委托的业务员荣某某与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联系业务,业务员陈某某接洽,双方商定,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从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购油。5月13日、16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转账支付货款,5月17日,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给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了票号为01977201-01977203的3份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2089487.18元,税额355212.82元;6月20日,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开具了票号为01977244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720512.82元,税额122487.18元。剩余价款962300元未开发票,已作未开票收入账务处理,销项税款已申报。有真实的货物交易,发票开具正常。

23.刘某在工行濮阳华龙支行的开户资料及流水单,刘某身份证复制件,刘某转款到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的汇兑来账凭证,再由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将款项转到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账户的网银国内跨行大额汇款凭证证明:2011年5月13日,刘某转给鑫盛海公司97万元,鑫盛海公司转给嘉力公司97万元;5月13日,李某某转给鑫盛海公司150万元,鑫盛海公司转给嘉力公司150万元;5月16日,刘宁转给鑫盛海公司178万元,鑫盛海公司转给嘉力公司178万元。

24.屯留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出具的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从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取得增值税进项票抵扣证明及抵扣情况明细表证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取得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4份,在2011年5、6月的纳税申报中全部抵扣,共抵扣税额477700.00元。

25.证人刘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曾在其大爷刘某某公司当会计,是濮阳市黄河路上一个加油站,刘洪力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查出,其就不干了。其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取保候审。2010年,刘某某安排李某某领其在濮阳市办过银行卡,李某某是和其大爷一起开加油站的,办的有工行卡、建行卡、农行卡、中行卡、信用社的卡。刚开始其打普通发票,后来进行网银转账。这些卡都是刘洪力他们拿的,要是转账,再给其。除了信用社的未开通网银,其余都开通了。2011年4月26日至5月16日,其的银行卡6222081712000132056先后多次将大笔款项转到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139211342110,其不记得是谁转的,因为转账也不是只有其一个人。卡和网银在办公室抽屉锁着,刘某某、李某某、李某某有钥匙,有时安排李凯杰转账,还有一个叫“侃侃”,转账的人不固定,李某某和“侃侃”都有自己的网银。其不认识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这些款项不是在刘洪力卡上,就是在李玉良卡上,每次都是李某某用网银具体操作,将大额的钱转到其卡上,同天,刘某某安排其通过网银再转出,是李某某告诉其转到哪里,转多少。李某某是李某某的侄儿。

26.濮阳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立案决定书和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证明:2012年8月15日,该分局对刘洪力等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一案立案侦查。目前,刘宁、刘勇涛、李自强被取保候审,刘洪力被网上追逃。

⑷接受“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27.灵宝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增值税抵扣凭证协查回复函、案件协查报告、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情况说明、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留存的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的开票手续复制件(包括公司信息、委托书、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开户许可证、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记账凭证、从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三门峡石油分公司购进柴油的工行付款凭证及增值税专用发票进项票、鑫盛海公司购油工行付款凭证、鑫盛海公司购油中行付款凭证、库存商品明细分类账、增值税专用发票领购记录、专用发票明细表等)、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工商税务资料复制件(包括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申请认定表)、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是增值税一般纳税人企业,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在领购本上有显示,开票单位取得货款为公对公账户银行转账,发票开出后公司正常申报纳税,公司已将提货单交给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刘洪力。2011年4月12日,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给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了票号为04264097-04264098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1446153.84元,税额245846.16元;4月26日,开具了票号为02451128-02451132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3476693.16元,税额591037.84元;5月24日,开具了票号为02451138-02451139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1458974.36元,税额248025.64元。

28.刘某转款到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的汇兑来账凭证,再由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将款项转到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账户的网银国内跨行大额汇款凭证证明:2011年4月26日,刘宁分别转给鑫盛海公司100万元、80万元和66.7331万元,鑫盛海公司分别转给众天公司100万元、80万元和66.7331万元。

29.李某某转款到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的汇兑来账凭证,再由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将款项转到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账户的网银国内跨行大额汇款凭证证明:2011年5月24日,李凯杰转给鑫盛海公司170.7万元,鑫盛海公司转给众天公司170.7万元。

30.屯留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出具的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从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取得进项票抵扣证明及明细表证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取得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9份,在2011年4月、5月、7月的纳税申报中全部抵扣,共抵扣税额1084909.64元。

⑸接受“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31.鹤壁市淇滨区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增值税抵扣凭证协查回复函、案件协查报告、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记账凭证、销售发票清单、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系统专用凭证、工行现金存款凭证、工行业务回单、委托书、营业室开票通知单、油品出库单、公司留存的鑫盛海公司委托书、受托人身份证、法人身份证、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开户许可证、组织机构代码证等开票手续)、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工商税务资料复制件(包括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开票单位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受票单位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涉及发票62份,发票开具正常。2011年5月21日,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给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了票号为00110478-00110486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726923.08元,税额123576.92元;5月27日开具了票号为00110817-00110819、00110821、00110828-00110833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794510.78元,税额135066.82元;6月9日开具了票号为00110942-00110947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513148.71元,税额87235.29元;6月20日开具了票号为00111521-00111525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377446.15元,税额64165.85元;6月26日开具了票号为00111560-00111568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769888.9元,税额130881.1元;7月11日开具了票号为00111693-00111698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503760.71元,税额85639.29元;7月15日开具了票号为00112854-00112859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525350.45元,税额89309.55元;7月25日开具了票号为00112946-00112948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265641.02元,税额45158.98元;7月27日开具了票号为00112972-00112975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287179.48元,税额48820.52元;7月28日开具了票号为00112995-00112998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287179.48元,税额48820.52元。

32.杨某某转款到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的汇兑支付来账凭证,再由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将款项转到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账户的网银国内跨行大额汇款凭证证明:2011年5月19日,杨某某转给鑫盛海公司178万元,鑫盛海公司转给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178万元;6月8日,杨某某转给鑫盛海公司194万元,鑫盛海公司分三次分别转给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90万、60万、44万。

33.屯留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出具的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从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取得进项票抵扣证明及明细表证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取得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62份,在2011年5月、6月的纳税申报中全部抵扣,共抵扣税额858674.84元。

34.证人张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是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营业室开票员。其公司留有鑫盛海公司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营业执照;当时该企业是委托一名叫刘彦霞的人来办理开票业务的,她拿着本人身份证原件来办理购油业务,其公司留有她的身份证复印件,没有她的联系方式;其公司与鑫盛海公司是银行转账,货款已结清,该企业的人拿着银行转账联到其公司,并且转账联上有该企业公章,其公司核实过钱已经到了账上才开票;这笔业务没有中间人,也没有负责接待客户的负责人员,其公司是开门做生意,只要客户提供必需的证件,像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营业执照这些,先付款然后开票,发货时间看客户什么时候来提货。其公司开给鑫盛海公司的专用发票均从税务机关领取。

35.证人王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是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油库主任,负责油库业务。油库只管发油业务,只认提油单,在符合提油程序和安全的情况下就可以提油,货物出库手续已经复印过了,其知道的情况是运输方式是汽车,提货方式是对方自提,运费是客户自己承担,交接货地址是在该公司油库,接收货物的具体人员在油品出库单上有他的签名,没有接收货物人的联系方式。

⑹接受“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焦作石油分公司”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36.焦作市山阳区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焦作石油分公司增值税抵扣凭证协查回复函和案件协查报告证明: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焦作石油分公司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增值税发票一案,开具发票相符(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合计1444444.44元,税额合计245555.56元)。

37.刘某某转款到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的汇兑来账凭证,再由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将款项转到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焦作石油分公司账户的网银国内跨行大额汇款凭证证明:2011年6月23日,刘勇涛转给鑫盛海公司169万元,鑫盛海公司转给河南焦作石油分公司169万元。

38.刘某某在工行濮阳支行的开户资料及流水单、刘勇涛身份证复制件证明:经调取银行凭证,2011年6月8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打到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账户528989元,该款是于6月8日从刘勇涛账户转出,经调取刘勇涛账户,查证6月8日从李自强工行账户转到刘勇涛账户559202.69元。

39.屯留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出具的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从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焦作石油分公司取得进项票抵扣证明及明细表证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取得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焦作石油分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份,发票号码为00395639-00395640,开票时间为2011年6月23日,在2011年6月的纳税申报中全部抵扣,共抵扣税额245555.56元。

40.证人刘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濮阳市范县人。2011年6月23日,从其卡上转出1690045元,转到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上,这笔资金又几乎全部转到河南焦作石油分公司账户上,这也是其给李自强联系买油,联系的是焦作石油分公司,他先给其打的货款,应该是李某某公司会计办的转账手续。其和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没有业务往来,是焦作公司配送的,李某某公司的会计说票还是开到山西长治了,就是上面说的鑫盛海公司。油拉到其公司了。

⑺接受“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41.河南省范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增值税抵扣凭证协查回复函、案件协查报告、情况说明、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业务说明、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开票信息、营业执照、开户许可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和税务登记证复制件、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记账凭证、中行支付凭证、工行支付凭证、公司留存的鑫盛海公司开票信息、营业执照、开户许可证、组织机构代码证、法人身份证复印件、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委托书等开票手续)、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于2011年6月19日开具给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5份,发票号码00454515-00454519,货物名称柴油,金额452136.63元,税额76863.25元,无法进一步核实。

42.刘勇涛转款到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的汇兑来账凭证,再由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将款项转到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账户的网银国内跨行大额汇款凭证证明:2011年6月8日,刘某某转给鑫盛海公司52.909988万元,鑫盛海公司转给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52.898988万元。

43.屯留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出具的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从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取得进项票抵扣证明及明细表证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取得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5份,在2011年6月的纳税申报中全部抵扣,共抵扣税额76863.25元。

44.证人刘某某证言证明:2011年时拉点油搞运输,从焦作石油公司、濮阳周围的地方拉油,其给个人加油站送货,还有鼓捣油的个人。其有一张工行卡,被吞了以后,其又重新补办了一张,后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范县公安局没收了,其也被取保候审。其工行卡的开户资料上显示卡号为6222081712000036927,后来补办了银行卡6222081712000131249。2011年6月8日,从其卡上转出529144.88元,转到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这笔款又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转到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账户上,其不知道这事,应该是其给李自强联系买油,李自强给其卡上打油的款。其的网银办好以后就放到李自强会计那里,应该是他们自己转的。其和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没有业务往来,这笔业务是从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拉的油,是李某某的货车司机提走的,李某某公司的会计说票好像是开到山西长治了,好像有矿产品的名称。

45.证人李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在范县自强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工作。其2006年、2007年负责供应,后来负责生产,这个厂子以前是其的,后来改成股份制了。其认识刘勇涛,他从其公司拉油,其的银行卡放在公司财务上,如果买油要发票,就打到公司账户上,如果不要票,就打到其个人银行卡上,如果不交钱,就不让拉油。其的卡是工行的卡,只有一个。

2011年6月8日,从其银行卡上转账529099元到刘某某账户上,这个钱是刘勇涛买油的货款,他当时打到公司公户上,没有要发票,但后来又想要发票,其把钱从个人户上转给他,他在交到公户上开发票。刘某某还给其从外面供原料油,这些钱应该是刘某某给其送原料油,其支付的货款。6月23日,从其银行卡上转账1690000元到刘某某账户的钱,其不知道干什么用,要问财务人员,是财务人员和刘某某瞎鼓捣。

其卡里打给刘某某的钱,刘某某又打给外面公司,其从外面公司买油,外面公司开票由刘勇涛拿了,其公司只要油。其从焦作石油公司、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买过油,这个业务是刘某某联系的,其给刘某某打钱,他自己联系,他是如何转款的其不知道。从焦作石油公司拉油是他们配送的。从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买油是其公司的货车司机鲁文信去提的。

46.证人鲁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濮阳市范县人。2010年到2011年其在范县自强石化有限公司开油罐车,负责运输油,一般是厂里调度安排。2011年其从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拉过一次油,其只带过一回发票,是公司王会计让带的。其不认识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未接受委托办理购货及开票事宜。

⑻接受“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石油分公司”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47.长治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石油分公司税务协查报告、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石油分公司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复制件、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石油分公司工作人员王某某、段某某证明、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石油分公司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记账凭证、资金上交明细表、发票明细清单、工行现金存款凭证、业务凭证流、增值税专用发票开具登记台帐、增值税专用发票使用审批单、鑫盛海公司委托王某某办理开票事宜的委托书、王某某身份证复印件等)、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石油分公司开具给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5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票号00404797、00406044、00406043、00406041、00406241,金额682465.79元,增值税进项税额116019.21元。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的委托书格式与长治市锦泽煜矿业有限公司的委托书格式一样,都是委托王某某一人办理;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石油分公司开具发票后,涉及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与长治市锦泽煜矿业有限公司的六份发票均由石油公司工作人员王某某、段某某领取后交给了冀某某。

⑼关于协查“科左中旗国顺矿产品销售有限公司”和“吉林省万义经贸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48.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科左中旗国顺矿产品销售有限公司增值税抵扣凭证协查回复函、案件协查报告,科左中旗国顺矿产品销售有限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开户许可证、注销税务登记申请审批表和取消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资格审批表复制件证明:要求协查的发票已申报纳税,填开金额相符,因该企业已注销,其他情况无法核实。

49.吉林省辉南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吉林省万义经贸有限公司增值税抵扣凭证协查回复函、案件协查报告及相关协查资料、注销税务登记档案材料证明:发票号码为00531109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该公司在2011年7月13日领购的,已申报纳税。该公司于2011年8月5日注销登记,无法联系相关人员。

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出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⑴开具给“屯留县菲达工贸有限公司”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50.屯留县菲达工贸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开户许可证和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付款凭证、入库单、收据、过磅单等),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2011年6月24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给屯留县菲达工贸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14份,发票号码分别为00316853-00316865,金额分别为99487.18元,税额分别为16912.82元,发票号码00316866,金额33162.39元,税额5637.61元。7月26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给屯留县菲达工贸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5份,发票号码分别为00436028-00436032,金额分别为99487.18元,税额分别为16912.82元。过磅单上显示的发货人为程某某。

51.屯留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出具的屯留县菲达工贸有限公司接受鑫盛海公司增值税发票抵扣证明及明细表证明:屯留县菲达工贸有限公司取得鑫盛海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0份,发票号码00316853-00316866,00436027-00436032,开票时间2011年6月24日至7月26日,票面金额合计1923418.81元,税额合计326981.19元。在2011年6、7月的纳税申报中抵扣增值税专用发票19份,发票号码00316853-00316866,00436028-00436032(其中发票号码为00436027的发票未入账抵扣税额),共抵扣增值税销项税额310068.37元。

52.证人李某某证言、常住人口详细信息和山西省屯留县地方税务局证明材料证明:其系屯留县菲达工贸有限公司业务负责人,主要负责进煤业务(经调查,该公司在2011年6月24日、7月26日接受了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0份,金额共计1923418.81元,税额共计326981.19元)。这些发票是屯留县地税局的程某某给其公司的。程某某给其公司供应煤,其要求他必须带增值税专用发票,2011年6、7月,程某某供应了约2000吨煤,金额大概200万元,在结算的时候他提供了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和收据。其公司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没有业务往来,是与程某某有业务往来。其公司与程某某是现金结算的,没有合同,是口头协议。其只知道他在屯留县地税局工作,其他不清楚。他提供给其公司的煤全部是由他自己负责运输至其公司场地的,运输费用也是他负担,其公司只管收煤、验收和付款,其不清楚程某某是从何处把煤运至其公司的,这些全部都是他负责的。

程某某原系屯留县地税局常村所正式职工,于2012年*月*日因突发疾病去世。

⑵开具给“长治县东烨物资经销处”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53.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给长治县东烨物资经销处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联复制件证明:郜小兵称发票号码为00281716-00281758、00286831-00286847的60份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其公司开具给长治县东烨物资经销处的,金额合计5999538.60元,税额合计1019921.40元。王某称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联复印件共计60页,原件由该公司提供,现在长治县公安局保管,这些发票是由朱某某提供的,该公司已抵扣。

54.长治县东烨物资经销处说明,长治县公安局调取证据通知书和调取证据清单证明:该公司因涉嫌取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长治县公安局经侦科对该公司的2009年度至2011年度的相关凭证及账本已调取,对长治市公安局要求对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给该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印的有关资料,暂时无法提供。

55.证人王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长治县东烨物资经销处法定代表人。其公司是增值税一般纳税人企业,主要经营煤炭。其公司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没有业务往来,其公司接受了该公司60份左右发票,金额大概600万元,是朱某某提供的,因为朱某某负责给其公司供煤,在结算时他提供的发票。其公司与朱某某没有签订购煤合同,只有口头协议,其公司账目中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不是真的,也无实物交易,只是为了应付检查和对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行抵扣。其要求朱某某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其不知道他提供的是哪个公司的,只是在结算时才知道,结算时他要走其公司的五证,给其提供了发票和收据,给其一份合同让其盖了章,其据此入账并给朱俭平结算。朱某某给其供煤几天后,其支付他一部分款项,全部是现金支付,上完煤后,提供发票后将剩余的煤款全部支付。其公司从成立至今共计购进四、五万吨煤,大部分是朱俭平供应的,其只上了一小部分。朱某某供应给其公司的煤,增值税专用发票就是由朱俭平提供的,其购进的是其买煤的时候对方给其提供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其公司财务帐上都有记录。朱某某给其供应的煤,带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价格是800多元,价格不等,随着市场价格不同,他给其供应的煤价也不等。其不认识郜小兵。

其公司和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没有购煤业务往来。其公司接受的该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72份,已全部进行了抵扣,这些发票全部是朱某某提供的。其与朱某某有购煤业务,达成有口头协议,他供完煤后,将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和收据提供给其,其将货款结算清。为了应付检查和对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行抵扣,其将朱某某提供的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和其公司的合同附在会计凭证中,此合同是虚假合同。其在和朱某某达成购煤口头协议时,朱某某一开始并没有说他提供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哪家公司开具的,在结算的时候他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其才知道是哪家公司的,其公司与开票公司签订的虚假合同也是朱某某和其结算的时候补签的。其不认识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老板和张某。

其公司与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没有业务往来。其公司接受的该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13份,已全部进行抵扣,这些发票是朱某某给其公司供煤后结算时提供的。其公司与该公司所签订的合同不是真实的,无任何实物交易,此合同是朱俭平结算时补签的,是为了应付税务机关检查和对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行抵扣所制作的虚假合同。其购进的煤全部销往长治市明华公司了。其公司的财务负责人是侯某某。

朱某某提供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其是按票面金额14.5%的税率支付的,朱某某提供的煤和票的金额相符。其是从其的卡上和其嫂胡丽霞的卡上提现支付朱某某煤款的,其每次支付朱某某最少20万,最多60万。

56.朱某某辨认笔录证明:在见证人的见证下,王某从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10张中辨认出第6号照片上的人就是朱俭平。

⑶开具给“长治市唯铭达工贸有限公司”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57.长治市唯铭达工贸有限公司工商、税务登记资料复制件(包括公司股东身份证、验资报告及手续、房屋使用协议、营业执照、企业档案信息卡、注销税务登记申请审批表、取消防伪税控资格通知书、税务事项通知书等),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记账凭证和收款收据)和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制件证明:长治市唯铭达工贸有限公司于2010年6月2日办理税务登记,6月被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办税人员为曹建丽,8张增值税专用发票认证日期为2011年6月24日,抵扣日期为6月24日,合计抵扣金额121680.39元,2012年6月28日注销。郜小兵称发票号码为00316845-00316852的8份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其公司开具给长治市唯铭达工贸有限公司的。

长治市唯铭达工贸有限公司2013年3月19日补缴2011年6月增值税121680.39元,并缴纳滞纳金37295.04元,合计缴纳入库158975.43元。

58.证人呼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于2010年5月注册长治市唯铭达工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操作者是其,公司于2012年3月注销。其本人办理了工商手续,其和公司会计曹建丽到长治市高新区国税局办理了税务登记,后被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登记住所是长治市捉马村向阳西街4号,公司档案及办公电脑在其屯留郭村家中放着,日常工作都是通过电话联系。其公司是在2010年5月那段时间认定的一般纳税人资格,具体时间忘了。公司注销后,财务账簿等都由其自己保存,忘了放在哪里。高新区国税局平常不检查,需要检查时由其或会计把财务账目交到国税局。购买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事都是其公司的业务员郭某某办理的。

2011年元月,郭某某说有一笔煤炭生意能挣钱,其说“你看吧,只要不赔钱,你看着处理,咱是正规的公司,所有的事情都要正规办。”后来郭某某拿过来几张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公司的增值税进项专用发票交给其,全部是煤的,大概1400吨左右。这些业务都是郭某某操办的。发票是其让曹某某办理的认证和抵扣,应该是2012年6、7月份的事。

59.证人郭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长治市唯铭达工贸有限公司业务员,该公司的老板是呼某某。2010年公司成立时其去当业务员,2012年公司注销时其才离开。其具体负责进货、卖货。2008年上半年,其在屯留县恒山加油站看到了一个拉煤的车队,就过去问司机,司机说煤是内蒙的,一吨360元,没有税票。其当时正想为同学李占玉开办的砖厂进煤,也不需要税票,其跟司机商量每吨煤390元卖给其,司机同意后其买了煤,卸到了砖厂院内,总共有六、七百吨,其支付煤款后,司机就走了。过了一个多月后,其又从长治县小松山煤矿以每吨400元的价格购进了700多吨煤,煤款是其支付的,存放在砖厂。但李某某嫌其进的煤价格太高,就没用,这批煤一直存放在砖厂。

2011年初,其联系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想把那批煤卖掉,但是该公司需要增值税发票,其就让该公司先用煤,等其开出票来再结算。6月份,其通过一个朋友花钱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公司买了8张增值税专用发票,其跟呼某某说有笔煤炭的生意,呼某某让其看着做,其就把这8张发票给了呼延鹏,在长治市唯铭达工贸有限公司认证抵扣以后,公司又给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开了增值税销项税票,呼某某把票给了其,其把票给了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其只记得通过朋友给了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公司10万元左右的票钱,钱是其垫付的现金,朋友说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公司要求按煤款的13%支付票钱。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只把煤款结算了一部分,无法分清长治市唯铭达工贸有限公司挣了多少钱。金泽公司结算的一部分煤款支付给唯铭达公司后,呼某某扣除公司利润后,把剩下的煤款交给其让其支付先前垫付的煤款。呼某某不知道8张发票是其买的。其是和金泽公司供应科刘某某科长联系的,这批煤卖了80多万元。其不认识郜小兵。其购买发票是想把煤卖出去挣点钱。

其大概是2010年7、8月份到的唯铭达公司,该公司经营五金、建材、煤炭等业务,是一般纳税人。其就是业务员,联系煤炭购进、销售,就做过一次业务,联系购进销售了一批煤。其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公司买的发票总金额大概70多万,税额有12万左右。(出示调取的相关资料,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公司开给长治市唯铭达工贸有限公司8张发票,金额合计715766.79元,税额合计121680.39元,发票代码1400111140,发票号码00316845-00316852),这8张发票是其购进的,花了10万左右,大致是按票面金额12至13个点购买的,开票费用是现金支付的,大概是2011年6月份左右从屯留农行里取的钱,好像是整10万,其想不起来是从谁手里买的这8张发票了。

60.长治市公安局高新开发区分局立案决定书,取保候审决定书和收取保证金通知书复制件证明:郭爱虎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立案侦查,2012年11月28日取保候审,交纳保证金2万元。

⑷开具给“山西省襄垣县出口煤公司”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61.襄垣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山西省襄垣县出口煤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协查报告、企业基本情况一览表、被查企业应纳税额及行政处罚情况表、稽查局被查企业情况登记表,山西省襄垣县出口煤公司工商资料复制件(包括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开户许可证和法定代表人身份证),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中煤买卖合同、上站煤采购会签表、襄垣海洋公司明细账、库存商品明细账、未交增值税明细账、应交税费明细账、资产负债表、利润表、2009-2011年度纳税申报表及附件、2011年度企业所得税纳税申报表、增值税纳税申报表及附件、记账凭证、中行汇款凭证、公司申请付款单、襄垣海洋公司委托张鹏飞接受汇款的证明、鑫盛海公司要求襄垣出口煤公司将货款付至襄垣海洋公司的证明、煤款结算通知单、煤站过磅登记表、煤炭上站单等),说明材料和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制件证明:山西省襄垣县出口煤公司于2011年7-8月预付给襄垣县海洋洗煤有限责任公司款由该公司负责给其公司上中煤,由于中途煤源紧张,襄垣县海洋洗煤有限责任公司购买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中煤,于2011年8月1日由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张某某与其公司签订购销合同,并于8月8日出具证明,要求其公司将全部煤款转往襄垣县海洋洗煤有限责任公司。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于8月4日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9份,发票号码分别为00436041-00436048,金额分别为99692.31元,税额分别为16947.69元;发票号码00436049,金额12000元,税额2040元。9份发票共计金额809538.48元,税额137621.52元,价税合计947160元。其公司收到发票后,煤款全部转给襄垣县海洋洗煤有限责任公司。其公司取得以上9份发票,已于2011年9月申报抵扣进项税额137621.52元。

62.屯留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山西明源兴煤炭运销有限公司取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协查报告复制件证明:山西明源兴煤炭运销有限公司原名称为山西省襄垣县出口煤公司,因企业实施公司化改制,2013年2月20日在襄垣县国家税务局办理了税务登记变更。该企业取得的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和1份运输发票已于2011年8月做了账务处理,2011年9月申报抵扣进项税137621.52元,运输发票抵扣进项税款736.68元,合计抵扣进项税款138358.20元。该企业已于2013年3月25日补缴增值税税款138358.20元。

⑸开具给“襄垣县宏涛洗选煤有限公司”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63.襄垣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襄垣县宏涛洗选煤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协查报告、企业基本情况一览表、被查企业应纳税额及行政处罚情况表、稽查局被查企业情况登记表,襄垣县宏涛洗选煤有限公司工商资料复制件(包括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开户许可证、法人身份证),税务案件当事人自述材料,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合同、利润表、增值税纳税申报表、2011年度企业所得税纳税申报表、库存商品明细账、应缴增值税明细账、记账凭证、鑫盛海公司收款收据、银行承兑汇票、结算通知单、认证结果通知书、过磅单等书证),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制件证明:襄垣县宏涛洗选煤有限公司通过元晋生等二人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签订原煤购销合同,款项通过银行承兑汇票预付,并于当月20日收到对方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0份,发票号码00286920-00286939,金额1923076.84元,税额326923.16元。

⑹开具给“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64.长治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协查报告,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工商资料复制件(包括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煤炭经营资格证、开户许可证、法定代表人和会计身份证),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合同、明细分类账、数量金额明细账、2011年7、8月增值税纳税申报表、2011年6-12月认证结果清单、2012年1月认证结果清单、记账凭证、鑫盛海公司收款收据、公司自查补缴滞纳金申请、补缴滞纳金申请调查报告、申报缴款错误更正通知书、工行补缴税款凭证等),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联、购货方记账联证明: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从2011年5月2日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订立煤炭买卖合同业务,6月28日开票结算完成业务,共接受26份增值税专用发票,(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给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共开出27份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2699769.15元,税额458960.85元,经协查回复,共收到26份),发票号码为00316872,00316874-00316898,不含税金额2599777.7元,增值税进项税额441962.3元,已于2012年8月15日申报抵扣。

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以现金方式支付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货款。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不能提供相应的入库单或过磅单,账面没有相应的运输票据和相关的费用支出。2012年8月22日企业申请补缴税款并缴纳滞纳金,9月17日进行了申报纳税调整,后经税务机关批准,企业将已抵扣税款转出,9月18日补缴滞纳金88171.48元。

⑺开具给“长治县嘉烨建材有限公司”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65.长治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长治县嘉烨建材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协查报告,长治县嘉烨建材有限公司工商资料复制件(包括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申请认定表),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公司法定代表人原光明将企业承包给付志嵩经营的协议,承包期限为2010年4月至2015年3月、2011年3月至9月、11月、12月的增值税纳税申报表、2011年4月至9月和11月的增值税认证结果清单、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原材料明细分类账、现金日记账、记账凭证等),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购货方记账联、抵扣联证明:长治县嘉烨建材有限公司提供了2011年6月和7月两个月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总金额1403928元;提供了原材料账,自2011年4月至11月向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购进原煤12029.46吨。

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自2011年4月至8月向长治县嘉烨建材有限公司开具进项55份发票,但长治县嘉烨建材有限公司只抵扣了54份,发票号码为00281710-00281715、00286940-00286945、00316800-00316805、00316899-00316904、00436050、00436052-00436080,金额5399722.98元,税额917953.02元,开具品目为煤。以上进项税额该企业自2011年5月至12月全部申报抵扣。还有1份金额为99994.87元,税额为16999.13元的发票未抵扣。

长治县嘉烨建材有限公司提供的记账凭证上全部为现金支付,但未能提供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的现金收据。

长治县嘉烨建材有限公司的账簿凭证资料已被长治县公安局调取,有不完善资料暂无法完善补证。

⑻开具给“枣庄三洋煤炭有限公司、枣庄锦联商贸有限公司”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66.山东省枣庄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枣庄三洋煤炭有限公司、枣庄锦联商贸有限公司增值税抵扣凭证协查回复函和协查报告证明:枣庄三洋煤炭有限公司未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发生业务往来,而是与长治县南宋乡东掌村煤矿发生业务往来,共收到增值税专用发票43份,(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共开给枣庄三洋煤炭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44份,金额4347831.79元,税额739131.21元),发票号码00286946-00286947、00286949-00286980、00316721-00316729,金额4247863.41元,税款722136.59元。发票号码为00286948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未收到。枣庄三洋煤炭有限公司与长治县南宋乡东掌村煤矿签订有业务购销合同,2011年5月全部申报抵扣,货款采用银行承兑汇票方式支付。2011年6月,由于00286960-00286980、00316721-00316729发票作废,枣庄三洋煤炭有限公司进项税转出501206.53元。

枣庄锦联商贸有限公司未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发生业务往来,而是与长治县南宋乡东掌村煤矿发生业务往来,共收到增值税专用发票27份,(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共开给枣庄锦联商贸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8份,金额2735042.84元,税额464957.16元),发票号码00316730-00316755、00316757。发票号码为00316756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未收到。2011年5月,枣庄锦联商贸有限公司认证发票4份,发票号码为00316738、00316740、00316747、00316748。由于长治县南宋乡东掌村煤矿未发货且将所开具给枣庄锦联商贸有限公司的27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全部作废,因此,2011年6月枣庄锦联商贸有限公司将4份已认证抵扣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税款做进项税转出处理。

⑼开具给“莱芜市丰汇型钢有限公司”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67.山东省莱芜市莱城区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莱芜市丰汇型钢有限公司增值税抵扣凭证协查回复函和协查报告证明:莱芜市丰汇型钢有限公司取得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于2011年6月21日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1份,(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共开给莱芜市丰汇型钢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19份,金额1880341.89元,税额319658.11元),发票号码00316806,税额16941.88元,收到发票后用银行承兑汇票结算货款220万元。莱芜市丰汇型钢有限公司已于2011年7月申报抵扣。

⑽开具给“安阳市万光煤炭物资有限责任公司”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68.安阳市文峰区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安阳市万光煤炭物资有限责任公司增值税抵扣凭证协查回复函和协查报告证明:安阳市万光煤炭物资有限责任公司已经列入当地公安局“6.30”经济案件,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立案侦查。

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共开给安阳市万光煤炭物资有限责任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5份,金额499829.05元,税额84970.95元。

⑾开具给“安阳市北英商贸有限责任公司”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69.安阳市龙安区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安阳市北英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增值税抵扣凭证协查回复函和协查报告证明:安阳市北英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和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签订有购销合同,货款已结,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了发票。该笔业务是安阳市北英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经理谢后赣与郜小兵联系后办理。

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共开给安阳市北英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50份,金额4981546.45元,税额846862.95元。

⑿开具给“长治市江鹏工贸有限公司”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70.长治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长治市江鹏工贸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协查报告,长治市江鹏工贸有限公司工商资料复制件(包括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煤炭购销合同、库存商品明细分类账、记账凭证、工行进账单、鑫盛海公司收据、江鹏工贸公司将从鑫盛海公司购买的煤卖给长治市博浩工贸有限公司和长治市郊区龙杰选煤厂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入库单等),公司情况说明,公司法定代表人郭生江情况说明,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购货方记账联、抵扣联证明:2011年4月底,郜小兵到长治市江鹏工贸有限公司找到郭生江,商谈上煤事宜,后签订购销合同。长治市江鹏工贸有限公司于2011年5月至6月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购入煤,取得4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号码00316758-00316799,金额4068376.05元,进项税额691623.95元,已认证并于当月抵扣。

⒀开具给“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71.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工商资料和税务资料复制件证明: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办理有煤炭经营资格证,有效期限自2010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负责人王贵英,2010年4月13日被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

72.长治县国家税务局证明材料证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于2011年8月23日开具给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增值税专用发票105份,发票号码01527216-01527300,00436081-00436100,总金额10158077.24元,税额1726872.76元,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将以上增值税专用发票于2011年10月认证并于11月申报时全部抵扣。

73.长治县国家税务局企业增值税专用发票网上认证结果清单复制件证明:从2011年10月1日至10月31日,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将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取得的105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全部认证抵扣。(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税号140424571066353,共105份发票。)

74.长治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情况说明证明:2012年4月19日,该局立案侦查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一案,该局立案后,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的法定代表人王某某已经在逃,公司所有账本、凭证、发票等财务会计资料无法查找,目前暂时无法调取该增值税专用发票。

75.被告人宋某某转账凭证及银行明细单证明:宋某某于2012年1月17日、1月21日和2月24日通过建设银行个人账户5522450280015855向王某某账号4340620280008513分三次转账支付开票费97650元、40万元、40万元,共计支付897650元。

⒁开具给“邯郸市燕翔铭煤炭有限公司长治分公司”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

76.屯留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邯郸市燕翔铭煤炭有限公司长治分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情况说明证明:邯郸市燕翔铭煤炭有限公司长治分公司一户已注销,无法找到该户资料。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给邯郸市燕翔铭煤炭有限公司长治分公司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1份,金额99969.91元,税额16994.89元。

⒂开具给“湖南省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证据:(郜小兵通过马某某向周某某、许某某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据)

77.娄底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增值税抵扣凭证协查回复函和案件协查报告证明:2010年10月17日,湖南省涟源市煤炭总公司与山西省长治高新区鼎尔信经贸有限公司签订了煤炭购销合同,交由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蒋某某个人采购。该笔业务款项已支付,蒋某某通过个人账户汇款至山西省长治高新区鼎尔信经贸有限公司账户上,山西省长治高新区鼎尔信经贸有限公司开具了收款收据。2011年1月19日,山西省长治高新区鼎尔信经贸有限公司将货发往与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签订购货合同的湖南创元发电有限公司。4月26日,山西省长治高新区鼎尔信经贸有限公司总经理许某某以山西省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为销货单位向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开具了21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号码00286898-00286918,金额2085769.22元,税款354580.78元。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已申报抵扣。山西省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与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没有发生真实业务往来。

78.娄底经济开发区国家税务局税源管理科情况说明证明: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于2011年7月1日被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主要从事煤炭的批发销售,法定代表人蒋某某。该公司与长治高新区鼎尔信经贸有限公司于2010年10月签署了煤炭购销合同,2011年4月26日,长治高新区鼎尔信经贸有限公司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的名义开给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1份(发票号码00286898-00286918,金额2085769.22元,税额354580.78元),因当时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还未取得一般纳税人资格,没有抵扣。2011年9月2日,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与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签订了煤炭购销合同,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向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销售煤炭3700吨,价值2479000元,并开具了增值税专用发票22份(发票号码01552014-01552035,价税合计2479000元,其中税款360196.49元),上述22份发票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已认证并申报抵扣。

79.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煤炭经营资格证、开户许可证和公司法人蒋某某身份证复制件,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鑫盛海公司企业档案信息卡,鼎尔信公司资金往来账目,昊泽顺公司资金往来账目,证明:鼎尔信公司曾6次给郜小兵打购票费;昊泽顺公司曾15次给郜小兵打购票费。郜小兵称发票号码为00286898-00286918的21份发票是其应马某某要求开给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的,马某某称这21份发票是其找郜小兵给许某某开的。许某某系长治高新区鼎尔信经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马某某介绍郜小兵给许某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长治高新区鼎尔信经贸有限公司的账簿记载该公司支付郜小兵税款情况。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的账簿记载该公司支付郜小兵税款情况。

80.关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给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的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和马某某介绍郜小兵虚开给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的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2011年6月22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给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0份(发票号码00316825-00316844,金额1999753.8元,税额339958.2元)。同年7月25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给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42份(发票号码00316905-00316920,金额1599911.04元,税额271984.96元;发票号码00436001-00436026,金额2599855.44元,税额441975.56元)。

81.长治市创源商贸有限公司、长治市华宇九州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长治市炜鑫源矿业有限公司、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和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企业档案信息卡,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2010年11月18日,长治市创源商贸有限公司开给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9份(发票号码为00734975-00734981,00734983-00735004,金额为2820512.83元,税额为479487.17元)。12月21日,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开给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1份(发票号码为00108386-00108399,00108401-00108407,金额2031635.81元,税额345378.19元)。

2011年4月29日,长治市炜鑫源矿业有限公司开给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份(发票号码00280956,金额871794.87元,税额148205.13元;发票号码00280957,金额927589.74元,税额157690.26元)。9月22日,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开给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1份(发票号码01528799,金额794871.79元,税额135128.21元)。10月25日,长治市华宇九州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给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4份(发票号码02210361-02210364,金额3438181.19元,税额584490.81元)。

许新发称以上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其通过马某某找郜小兵在没有货物交易的情况下购买的,是其替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介绍的。马某某称以上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其介绍郜小兵开给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的。

82.证人蒋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是2011年4月成立的,注册资金500万,在2011年7月1日以后就是增值税一般纳税人。

2010年10月,当时其是挂靠在涟源市煤炭总公司作煤炭生意,方式就是缴纳一定的管理费给涟源煤炭总公司,然后以它的名义做生意。10月15日,其和王某某、曾某某(涟源煤炭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经吴美中介绍一起到山西省长治市,在鼎尔信公司办公室认识了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某某和总经理许某某。10月17日,其公司和周某某、许某某谈好从该公司购进煤炭和相关细节。10月18日,其公司按合同约定付了50万的定金给鼎尔信公司,但鼎尔信公司却一直找借口不按合同发货,并一再要其转200万给他公司才发货,其公司为了做成这笔生意,按他们的要求将640万分四次转到了鼎尔信公司账户上,在2011年1月19日鼎尔信公司将2461935.5元的煤炭运到了其公司指定的湖南创元发电有限公司,其要许某某开相应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其公司,但他们一直拖着没有给,到了2011年4月底,其和王国平到鼎尔信公司去找许某某和周某某要增值税专用发票和退剩下的420万元钱,并且告诉他们其另外成立了一家公司叫金星公司,许某某和周某某跟其说他们公司出了问题,不能开发票给其,叫其等几天。第二天,其又打许某某电话,他说周某某到外面开发票去了,过几天才有。又过了3、4天,许某某打电话给其说发票开好了,其到他公司,许某某带其到另外一间办公室,让另一个男工作人员将21张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其,价税合计是2350035元,另外还开了385455.5元的铁路运费给其,其当时没有看内容就回了娄底,回来后其公司会计看了一下,才发现这些发票上的销货单位是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并且写的购货单位也搞错了,不是涟源煤炭总公司,而是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其就联系了许某某,并将这些增值税专用发票退还给了他,要他们重新开。他们说不能退换,并把开错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还给了其,而且告诉其不能退钱,干脆发煤炭给其。但直到2011年8月1日,其又到鼎尔信公司办公室找许某某,要他们将剩下的煤炭发给其,许某某就要其和他补签一个合同,当时周某某也在场,许某某打了份合同让其看了一下,其当时看到销货单位写的是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其就对许某某和周某某讲其付款的不是这家公司,到时出了问题其只能找你们公司的,他们说这个不要其来管,许某某又将合同给周某某看了之后,他认为没有问题,其就和许某某分别代表金星公司和昊泽顺公司签订了合同,这次因为其还有420万元的货款在他们那里,所以不用转款给他们公司了。2011年9月2日,许某某以鑫盛海公司的名义发了一个专列的煤炭到其指定的湖北省鸿昌能源有限公司,按他的算法是2331000元的煤炭加399813.9元的铁路运费共计2730813.9元,同日,对方以昊泽顺公司的名义开给其公司2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是2479000元,税款是360196.49元,这些增值税专用发票已由其公司进行了抵扣,另外还虚开了399813.9元的货物运输发票,但不是其公司进行的抵扣。

其公司640万货款都是打到了鼎尔信公司的基本账户内,开户行是长治市城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南街信用社的,所以其只和鼎尔信公司有业务往来,至于昊泽顺公司和鑫盛海公司的情况其一点不清楚,许某某和周某某用这两个公司的名义共开了5614304.4元的发票给其公司(包括增值税专用发票和铁路货运发票),这些发票都是虚开给其公司的,其中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4829035元,铁路运输发票785269.4元,其中其公司抵扣增值税税款360196.46元。鼎尔信公司这些发票从哪儿来的其不清楚。

鼎尔信公司开给其增值税专用发票第一次的金额是2440350元,以票面金额为准。

83.证人许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山西长治高新区鼎尔信经贸有限公司经理。鼎尔信是一家私人性质企业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叫周某某,日常经营绝大部分是做煤炭买卖,主要是电煤买卖,其公司在长治附近煤矿采购煤炭然后卖给其他电厂或私人,因鼎尔信公司没有煤炭经营许可证,所以这些业务其公司都是通过挂靠长治襄垣县国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煤焦运销分公司来对外运作的,与国新公司于2010年11月左右签订有挂靠协议。2010年8月左右,其刚到鼎尔信工作,一个叫吴美中的就找到其,说要跟其公司做煤炭生意。10月左右,吴某某又带了一个叫蒋某某的来长治,由周某某、其与蒋某某还有一个自称是湖南涟源煤炭总公司的叫曾建平的人一起在其办公室签订了一份煤炭供销合同,甲方是鼎尔信公司,乙方是涟源煤炭总公司,然后其和周某某商量叫对方先打煤款过来,这样蒋某某先后4次将640万人民币打到鼎尔信公司。2011年1月,其公司第一次给蒋某某发了一列车煤炭,然后蒋某某多次向其和周某某讨要煤炭发票,但是其公司一来没有经营工业电煤资格,二来没有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资格,所以只能一直拖延。周某某找到其商量,其说找其他公司给他开点票,其公司出点票钱就行了,其就联系了马某某,他在其办公室跟其说开票没问题,要交12.5%的税钱给他,其听说后请示了周某某,周某某说没问题,其就让马某某去开了。到了2011年4月,马某某给其开过来了,其看了一下开票方是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受票方是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大概是200零几万元,税款大约是35万多元,其就将发票给了一个姓韩的,平常都叫他韩师傅,叫他把票收好,其又打电话叫蒋某某来拿票,他当即就来拿票了,也没说什么,后来蒋某某将票又拿了回来,说金星公司不是一般纳税人,票没法抵扣税款,叫其换,马某某后来跟对方公司联系了,说不能换了,就一直没换。2011年8月,周某某跟其商量说鼎尔信公司现在不能出票,周某某另外有股份的一家叫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的可以出票,而且昊泽顺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某是周某某朋友,其就和周某某商量,为了避免税务上被查,可以叫蒋某某过来重新以昊泽顺公司的名义与蒋某某的公司签一份合同就行了。周某某马上叫蒋某某过来又签了一份合同,内容没什么变化,就是将供货方名称变了一下,双方就签字了。9月初,其公司发了第二车煤给蒋某某,其记得是发到湖北一家化工厂,这次发出没多久就由昊泽顺出票给了蒋某某,开票金额和第一次差不多。第二次其记得是由鑫盛海公司发的货,因为其公司拿不到车皮计划,所以请鑫盛海公司帮忙发的货。

开始蒋某某是挂靠的涟源煤炭总公司与其公司做生意,所以前面的合同就是与涟源煤炭总公司签的,后来他说挂靠别人做生意划不来,所以自己成立了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后来的合同就是与金星公司签的,合同都是其拟定的,其先给周某某看过,他认可后再由其盖章,每次签合同其都在场。

第二次开票其知道的情况不多,是周某某弄的,其只知道是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出的票,煤款都是打给鼎尔信公司。其公司有些煤是以挂靠公司国新公司的名义买的,大部分都是其公司在社会上私自收的。

其在到鼎尔信公司上班之前就认识马某某,到鼎尔信公司后,马某某找过其,问其公司是否需要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其知道代开发票是违法的,就没跟他说什么。到2011年4月,周某某让其去搞一些增值税专用发票,其就打电话叫马某某到办公室,他说要12%的手续费,其就跟他商量将手续费提高到12.5%,其从中得0.5%的好处费,他答应了,并说给其保密。随后其向周某某汇报,周同意后,把开票信息给了其,其将开票信息给了马某某。马某某把票开回来以后,其把票给了公司保管发票的韩云喜,马某某同时给了其一个长治信用社银行账户,户名叫郜小兵,让其公司把手续费打到这个账户,马某某说郜小兵是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老板。后周某某分几次将开票费通过银行转账方式汇给了郜小兵,然后马某某给其打电话在其公司门口他车上给了其一万两千多元现金,这是其的0.5%,马某某说他得1%。

鼎尔信公司与昊泽顺公司都是周某某的,俩公司公章、财务结算都在一起,周某某都是老板,只是法定代表人不一样。

其通过马某某找郜小兵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最初是从2010年10月左右开始的,最后一次是2011年11月左右,总共开票金额有2000多万元,总共开票有十来次,开票公司其记不清了,都是开给昊泽顺公司的,只有一次是直接开到金星公司的。昊泽顺公司与开票公司没有真实业务交易,都是出12.5%的开票费,然后马某某找郜小兵去开票,给郜小兵的手续费有300多万元,其从中得了开票费的0.5%,有十多万元钱。

其和周某某与郜小兵没有真实业务关系,就是用钱在郜小兵处买票。其从不与郜小兵联系,只与马某某联系,票开好后,也是马某某联系其把票送到其手上,其收到票后给周某某,然后周安排财务给郜小兵打款,郜小兵将开票费从银行取出后通过马某某把其的0.5%以现金的形式给其。鼎尔信公司和昊泽顺公司都给郜小兵打过款,哪个账上有钱就用哪个,这两个账上打给郜小兵的钱都是开票费,其和周某某与郜小兵除了开票外没有其他经济往来。

公安机关出示的2011年9月2日昊泽顺公司开给金星公司的2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是有真实业务的,创源公司、炜鑫源公司等开给昊泽顺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周某某跟其通过中间人马某某找郜小兵开的,没有真实货物交易。

84.证人周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长治高新区鼎尔信经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其供述与许某某从郜小兵处购买21份鑫盛海公司开给金星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经过,与许某某供述一致。

其公司经理许某某通过马某某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代开票的手续费有三十多万元,是其叫出纳闫晓红通过银行转账给一个叫郜小兵的人支付的,郜小兵的银行账号是马某某给许某某,许某某再告诉其的。

其与许某某通过中间人马某某与郜小兵还有其他开票行为,基本模式是其经营的鼎尔信公司与昊泽顺公司从长治私人手中买进煤再转手卖出,卖出这些煤需要带票,而从私人手中买煤是不带票的,马某某找到许某某讲能弄到票,并提出要票面金额12.5%的手续费,其出钱买,许某某具体操作,马某某联系郜小兵,每次其将开票信息提供给马某某之后,郜小兵将票开好后由马某某送到公司来,根据票面价税合计12.5%其再通知财务出纳闫晓红给郜小兵打款,打到她长治信用社账户上。

从2010年11月开始到2011年10月,具体与郜小兵做过十次左右开票业务:2010年11月18日,长治市创源商贸有限公司开票给昊泽顺公司,价税合计330万元整,其支付开票费412500元;2010年12月21日,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向昊泽顺公司开票2494000元,其支付开票费311700元;2011年4月29日,长治市炜鑫源矿业有限公司开票给昊泽顺公司2105280元,开票费263160元;2011年6月22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向昊泽顺公司开票2339712元,开票费292464元;2011年7月25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向昊泽顺公司开票4913727元,开票费614215元;2011年9月22日,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向昊泽顺公司开票930000元,开票费116250元;2011年10月25日,长治市华宇九州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向昊泽顺公司开票4022672元,开票费502834元。另外还有2010年11月、2011年2月,其公司记账凭证上记录给郜小兵打了两次开票费,分别是2118750元和153000元,这些钱也是用于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钱,但具体哪家公司开的其记不清了,而且其在公司也找不到这两次发票的抵扣联了,按其与郜小兵之间固定的开票费率计算,这两次开票金额分别为1750000元和1224000元,最后还有一次就是其出开票费305043元购买发票2440350元,叫郜小兵直接将发票公司开给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的那次。其共计给郜小兵开票费3189916元,开票金额是25519741元。

85.证人马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2011年4月的一天,许某某打电话给其,叫其到他办公室去一趟,到了以后他对其说,最近鼎尔信公司进了很多个人户的煤,这些煤都没有增值税专用发票,而卖给别的公司都要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问其能不能到其他公司开到票,其说可以开到,但是要交票面金额12%的手续费,许某某就讲,手续费能不能再提高到12.5%,这样他从中拿0.5%的辛苦费,其说没问题,其不会出去说的,他跟公司按12.5%说就可以了。许某某就出去办公室了一趟,回来跟其说周某某同意了,然后就拿了一张纸给其,上面写着开票信息,其记得是湖南娄底一家公司,叫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的,纸上还有开票金额,是240万元左右。其拿着这张纸就对许某某说等票开好了之后再给其钱。其出门之后用电话联系了一个朋友叫郜小兵的,是个女的,她原来与其聊天的时候跟其说过有家公司有多余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如果其有这方面需求可以找她,她还跟其说开票有风险,不会让其白做的。其约她在马路上碰头,她一会儿就来了,开了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其就到车上跟她说了鼎尔信开票的事,郜小兵问其手续费,其说按原来跟其说的12%,对方具体负责的人提高了0.5%,到时钱打过来后,再将多的0.5%的手续费给其,其带给许某某,她说没问题,然后叫其把开票信息发到她手机上,还说会从中间抽0.2%的手续费给其。其将开票信息发到了郜小兵手机上,过一天她打电话说票开好了,其就约她到鼎尔信公司门口见面,其到鼎尔信公司之后,郜小兵已经到了,叫其把票拿进去,然后给了其一个长治信用社的账户,要鼎尔信收到票后尽快把12.5%的手续费打到这个账户上。郜小兵走后,其就到鼎尔信办公司把票给了许某某,还将郜小兵账户给了他,当时共有21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票面购货单位是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销货单位是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票面金额是240多万元。

后来鼎尔信公司按郜小兵提供的账号打了款过去,其记得当时的款不是一次结清的,是分几次打的,期间许某某还打过其电话讲开的票不能抵扣,问其能不能换,其就问许某某票是不是假的,还说票没问题,是票上购货单位金星公司不是一般纳税人,所以抵扣不了,其打电话问郜小兵,她说不能换,其就按郜小兵讲的答复了许某某。过了大约几个月时间,鼎尔信公司才将手续费都打给郜小兵,郜小兵打电话叫其去拿钱,她拿了一万七千元现金给其,说这是给其和许某某的好处费。其从中拿了五千元,其余的一万二千元其给了许某某。

之前其交代在郜小兵用鑫盛海公司名义开给娄底金星公司21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交易中,其只得了0.2%的手续费,实际上其拿了1%,也就是24400元。其余供述与前几次一致。

从2010年10月至11月开始,许某某就找其替鼎尔信公司和昊泽顺公司开票了,其都是找郜小兵开的,开过八、九次,金额两千多万元,除了开往娄底金星煤业,其余的票都是开往昊泽顺公司的,出票公司其只记得鑫盛海公司,其余的记不清了。其总共得了郜小兵八九万元钱,其最开始两次是得0.2%,后来提到0.5%,也有一两次是1%,许某某大约得了十几万,其余鼎尔信与昊泽顺打到郜小兵长治农商银行的钱都是郜小兵拿了。

其总共通过郜小兵向周某某、许某某开票十次左右:第一次2010年11月18日,长治市创源商贸有限公司开票给昊泽顺公司,价税合计330万元整;第二次开票是2010年12月21日,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向昊泽顺公司开票2494000元;第三次是2011年4月26日,是郜小兵自己的公司鑫盛海公司开给昊泽顺公司,金额2440350元;第四次是2011年4月29日,长治市炜鑫源矿业有限公司开票给昊泽顺公司2105280元;第五次是2011年6月22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向昊泽顺公司开票2339712元;第六次是2011年7月25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向昊泽顺公司开票4913727元;第七次是2011年9月22日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向昊泽顺公司开票930000元;第八次是2011年10月25日,长治市华宇九州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向昊泽顺公司开票4022672元。这些票与周某某公司出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复印件一致,其看过之后都确认是其作为中间人介绍周某某、许某某在郜小兵处以开票金额的12.5%购买的,另外还有两次其不记得了。

其从中按开票金额1%拿手续费,大概二十多万。

其作为中间人介绍周某某、许某某从郜小兵处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开票的公司有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长治市创源商贸有限公司、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长治市炜鑫源矿业有限公司、还有华宇九州和盛世信德等公司,其看了公安机关出示的发票复印件,并在上面签了字,这一百零九张发票都是郜小兵向周某某、许某某虚开的。

86.证人韩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鼎尔信经贸有限公司员工,负责保管增值税专用发票和铁路大票,周某某通知其将票给谁其就给谁。2011年4月底,公司经理许某某给了其一些增值税专用发票叫其保管,其记得当时发票价税合计200多万元,开票方叫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受票方是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过了几天,金星公司就来了人,该公司老总蒋某某在周某某同意下从其手中把票拿走了;第二次是2011年9月,也是给了其金星公司一些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也是200多万,出票方是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受票方是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

87.证人胡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会计。其到公司工作后,金星公司只做了两列车皮的煤炭生意,是由山西长治一家叫鼎尔信经贸有限公司的单位发的煤,分别是2011年4月和9月发的煤,第一列煤开票单位叫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有21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2440350元,第二列煤开票单位是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价税合计是2479000元。第一次的票因为金星公司当时不是一般纳税人没有抵扣,第二次的抵扣了。

88.证人闫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鼎尔信公司出纳。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周某某,经理是许某某,昊泽顺公司也是周某某的,他在昊泽顺公司有大量股份。其任出纳期间,给一个叫郜小兵的打过几次款,其记了一本帐,根据账目显示有多次,分别是2011年7月23日,给郜小兵打了142464元,2011年12月19日,给郜小兵打了10万元,还有2011年10月26日,给郜小兵打了116250元,另外昊泽顺公司也给她打过款。

89.证人王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被告人郜小兵的丈夫。其只知道郜小兵在2011年4月份成立了一家公司,叫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其也没见过什么员工,好像郜小兵一直在与一个叫马某某的做生意。其见过几次马某某,知道他在与郜小兵做生意,也见过郜小兵给他一些钱。

郜小兵为张某某、裴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据:

90.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工商注册资料和税务登记资料复制件证明:2011年7月25日,丁庆龙、李强在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屯留县支行申请开设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验资户,分别存入现金210万和90万。7月26日,该公司成立,注册资金3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丁庆龙,住所屯留县麟绛镇高店村。8月23日该公司被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11月29日注销税务登记,取消增值税一般纳税人。

91.证人刘某某证言和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其系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供应科科长,主要负责原材料采购,其公司成立于2004年,法定代表人是郭慧敏,属于一般纳税人企业。其公司与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均没有业务往来。

(经调查,该公司财务账中接受了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1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票号为00471766-00471773、00108417-00108420,金额共计1182296.68元,税额共计200990.41元,且全部进行了抵扣。)其公司在购进煤时,均是与个人签订供销合同,并要求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这12份票就是给其公司供煤的王某提供的。当时王某去公司找其,联系供煤业务,其提出必须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王某说他以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与其公司做业务,其要求他提供这家公司的营业执照等手续,后来也未提供,只是在供煤后提供了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和收据。

(经调查,该公司取得的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5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票号为01528797-01528798、02188484-02188486,金额共计4019915.62元,税额共计683385.65元)。这些票是其公司与个人签订煤炭供销合同后,这些个人提供给其公司的,是李和平和裴某提供的,他俩不是一回事,他们分别与其公司签订的合同。当时他们找其供煤,其提出要增值税专用发票,他们以长治市盛世信德公司与其公司做业务,供煤后提供了这家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和收据,与其公司进行了结算。他们也未提供这家公司的相关手续。其公司对于合同的签订没有严格要求,其本人对此也不是很了解。

92.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工商资料复制件(包括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开户许可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会计资料复制件(包括供销合同、供应商明细表、记账凭证、采购入库单、付款凭证、收款收据等),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明:2011年7月25日,供方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裴某与需方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供(销)合同,供方提供原煤给需方,需方应付账款1792817.27元。9月21日,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开具给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两份,货物为煤,发票号码01528797,金额990286.32元,税额168348.68元,发票号码01528798,金额542036.13元,税额92146.14元。郜小兵称该票是她应张某某要求开具给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张某某称该票是他找郜小兵开具给裴某的;裴某称该票是其找张某某开具给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9月27日、10月13日和1月14日,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裴某)分别收到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转账支付和现金支付的货款100万元、50万元和29.281727万元,经办人裴某。

93.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抵扣证明及明细表,补缴税款及滞纳金凭证证明: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取得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5份,发票号码为01528797-01528798,02188484-02188486,票面金额合计4019915.62元,税额合计683385.65元。在2011年9月、11月的纳税申报中全部抵扣,共抵扣增值税销项税额683385.65元。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已将抵扣的增值税税额260494.82元补缴并缴纳相应滞纳金。(从裴某处取得的2份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已全部认证抵扣。)

其他证据:

94.视听资料:第二次讯问被告人宋某某的录音录像光盘一张。

95.长治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关于被告人郜小兵立功表现的情况说明及相关材料复制件(包括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郜小兵询问笔录、逮捕管孟丽手续和管孟丽讯问笔录)证明:2012年6月12日,郜小兵到该大队举报长治县一出租房内有人贩卖毒品;6月16日,为配合公安机关获取证据,郜小兵和郜正华二人专门到出租房内从贩卖毒品人员管孟丽手中购买毒品0.25克上交到公安机关手中,6月19日,郜小兵主动给公安机关带路抓获贩毒人员管孟丽,6月20日,长治县公安局对管孟丽涉嫌贩毒一案立案侦查,管孟丽于同年7月24日因涉嫌贩毒被依法逮捕。

96.娄底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中国工商银行个人业务凭证,湖南省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娄底市待结算收入转非税收入确认申报单,湖南省非税收入专用收据复制件证明:2012年4月28日,被告人郜小兵亲属向湖南省娄底市公安机关退回赃款180万元。

97.长治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关于被告人宋某某投案情况的说明证明:2012年7月10日,该支队立案侦查张元等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侦查中发现郜小兵在长治市注册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有限公司,对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4000余万元。针对这一犯罪线索,该支队随即对郜小兵注册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事实展开侦查,查证了宋某某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事实。根据案件侦查需要,该支队于2013年5月24日对宋某某上网追逃。6月4日,宋某某到该支队投案自首,主动交代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事实。

98.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明被告人郜小兵、王建国、宋某某、张某某和裴某等五人的身份情况。

99.屯留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稽查报告及所附开票、受票企业协查情况一览表,屯留县国税局稽查局关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的移送书(附调查报告、税务稽查报告)、增值税专用发票开具情况的补充说明、编号为2012-001涉嫌犯罪案件情况调查报告和屯国税稽移(2012)1号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证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购进货物全为柴油、汽油等成品油,销售货物全部为煤,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购进货物无煤,销售货物为煤的经济业务不存在,购进的油既无库存也无销售,购油业务不存在;无论购销,只有发票没有货物。“购油”为取得抵扣税款,“销煤”为获取非法收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直接抵扣了受票企业的应纳税款,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购销业务全部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在2011年4月1日至8月24日经营期间,从15户销货方共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181份,截止2012年11月4日,收到回复户10户涉及增值税专用发票165份(其中7户属正常,3户涉及增值税专用发票16份,注销无法查实)。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181份全部认证并抵扣销项税额8212716.75元。

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在2011年4月13日至8月23日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585份,金额合计57475107.19元,税额合计9770768.02元,其中包括开具的作废发票77份,金额合计7582281.72元,税额合计1288987.58元;有效发票508份,金额合计49892825.49元,税额合计8481780.44元,涉及购货单位共计18户。至2012年11月19日,已收到协查回复函13户,其中1户已经注销。

100.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认证汇总证明:该公司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份数为181份,金额共计48310098.83元,税额总计8212716.75元。该公司从其他公司取得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已全部认证抵扣。

101.屯留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申报缴纳增值税情况的说明证明:2011年4月1日至8月31日(自税务登记至注销税务登记)期间,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申报销售收入49892825.49元,销项税额8481780.44元,进项税额8212716.75元,实际抵扣税额8212716.75元,应纳税额269063.69元,缴纳增值税269063.69元。

102.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税款追缴情况表,税收通用缴款书、电子缴税付款凭证和税收通用完税证复制件证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共开出有效发票508份,涉及购货单位15户,金额合计49892825.49元,税额合计8481780.44元,已抵扣税额合计8481780.44元,追缴税额合计1536233.42元,缴纳滞纳金合计174181.62元。

103.长治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关于郭爱虎、马某某的处理情况证明:犯罪嫌疑人郭爱虎已于2013年8月8日由高新区公安分局移送郊区人民检察院。犯罪嫌疑人马某某已于2013年7月11日因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

104.被告人郜小兵讯问笔录证明:其在长治市注册一家公司叫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2011年4月底,其往湖南省娄底市的一家公司虚开了二十余份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共计244万元。其是通过马某某认识周新宇,周新宇卖到湖南那家公司的,其收了周新宇12.5%费用,然后其支付给马某某1.5%的好处费。其公司与湖南省娄底市那家公司并无实际业务往来。刘某某是其母亲。其在山西省长治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登记的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用的是其母亲的身份证,其母亲是名义上的法定代表人,实际操作者是其。当时其的身份证找不见了,正好其妈的身份证在其这里,其就用其妈的身份证注册了。工商局的手续是其朋友李志东帮其办理的,他是个律师,在长治开着一家律师事务所叫常青律师事务所。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是2011年4月1日在屯留县国税局办理税务登记,当日被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2011年8月24日注销。税务登记等手续是其自己具体办理。其公司会计是一个叫“狗狗”的男人,年龄36岁左右,不知道真名、什么地方人,不知道联系方式。其不认识范某某,她的会计资格证是“狗狗”提供给其的。

其公司没有帐,就是每月报报表。其公司从成立到注销共四个月时间,主要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其公司与所开出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接收单位没有业务往来。这四个月其公司虚开出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大概有4000万元,开出的发票其是以10%-11%之间的税率卖出的,其从中得到0.5%的费用,这四个月其开票挣了大概20多万元。

其虚开出的4000万元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货物名称全部是煤。其公司租用的是屯留县康庄华欣机械厂的两间房屋作为办公场所,会计开票所用的电脑就在里面放着,开票时,其就叫上“狗狗”,票都是在这两间办公场所开的。其虚开的发票都是通过马某某、“小旦”两个人卖出去的。其公司的进项票全部是其从其他地方虚开买进的,大部分是煤票,大概有30%的油票。煤票是其以9.5%-10%的税率虚开买进的,油票以6.5%的税率虚开买进,然后全部进行了抵扣。其虚开买进的增值税油票都是从王建国手里买进的。其把公司的四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工商营业执照、开户行、技术监督证)给了王建国,王建国给其公司开出票,其进行认证后,在月底以前把其公司本月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卖出后,其再支付王建国票面金额6.5%的费用,他再把石油公司的收据交给其。其虚开买进的增值税煤票是从王某、王某手里取得的。其把公司的四证复印件给了王某和王某,他们按照其公司的信息开出票,其进行认证后,在月底以前把其公司本月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全部虚开卖出,按票面金额的9.5%-10%的比例支付他们费用,他们再把收据给其。屯留县国税局常村分局的张红斌、张勇检查过其公司的营业场所,没有检查过财务账目。

其是通过吴斌认识的张某某。其给张某某虚开过几份增值税发票,只记得当时开给的公司是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2011年8月份,其对张某某说其开了个公司,张某某问其能不能开点票,其说行,其就和张某某谈好按照票面金额的10.5%的比例收取费用。张某某将接收单位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五证复印件及开票金额给了其,其联系了王某,他给其提供了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开具的增值税发票,其把票给了张某某,张某某按约定支付其10.5%的费用,支付的是现金,其从中获取了票面金额0.1%比例的好处费。其按所开具票面金额的10.4%的比例支付给王某。其和张某某只进行过一次。其弟弟郜岩生和其一同去张某某公司取虚开发票的费用时,其弟弟见过张某某一面。其只听说过裴某,但没见过此人。

(经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调查,2011年4月29日,长治市炜鑫源矿业有限公司曾给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过4份增值税发票,票号分别为00280958-00280961,金额共计2564102.60元,税额共计435897.40元)。其公司经营4个月确实没有实际业务,主要就是进行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行为,但是其公司往出虚开增值税发票必须有进项票才能从税务机关进行抵扣并领出增值税专用发票往外虚开,其通过王某、王某和王建国购买虚开的增值税发票进项票,全部都是现金支付。其公司和长治市炜鑫源矿业有限公司无任何实际业务往来和实物交易,该公司的票是其从王某手中购买的,其是按照票面金额10.5%的比例支付给他们费用,这4份票其全部进行了抵扣。王某和王某好像都是河北人,年龄都在30多岁,身高都在170cm左右,中等身材。

其用其母亲刘某某的身份证注册公司是因为当时其的身份证找不见了,其母亲不知道。其公司注册资金100万元,李志东帮其找了中介服务公司,其出了3万元,这家公司出了个100万元的资金证明,提交给了工商局办理了验资手续。一般纳税人资格办下来后,其就把100万元注册资金还了。其公司认定一般纳税人资格的手续是其本人办理的,前后一个月才办理下来,是李志东帮其找的屯留国税局的石局长,后来其到大厅自己领表办理的。其公司没有业务发生,其找的屯留国税局的人,就先办下来了。

2011年3月,其在长治市注册成立了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四个月时间,无任何实际业务,就是进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其公司虚开出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通过王某、王某虚开卖出去的。其记不清楚虚开给什么单位了,但其公司和这些接受方单位均无任何实际业务往来。虚开出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货物名称全部是煤,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货物名称大部分是油,只有一小部分是煤。这些票全部是其购买的,与开票方无任何实际业务往来。

(经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调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从成立到注销共取得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181份,已全部认证并抵扣销项税额8212716.75元)。其公司取得虚开的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有柴油、汽油发票,也有一部分煤票,这些票中的油票是其通过王建国买的,煤票是通过王某和王某买的。

其公司与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分公司之间没有业务往来。其公司取得的该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1份,发票号码为00329140,金额377333.33元,税额64146.67元,是其从王建国手里买的,其不清楚他是怎么取得的,但是王建国是具体的操作者,他在每月初将其公司的五证取走,月底将票及虚假合同给其,其公司与这些公司签订的合同都是王建国具体操作,此合同是无实际业务往来的合同,就是为了开票。

其公司与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没有业务往来。其公司取得的该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61份,发票号码为03992636-03992696,金额合计5793547.04元,税额合计984287.62元,是其从王建国手里买的。王建国使用其公司的五证与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签订假合同,从该公司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再卖给其。

其公司与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之间没有真实业务往来。其公司取得的该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4份,发票号码为01977201-01977204,金额合计2810000.00元,税额合计477700.00元,是通过王建国购买的,该公司从未购买过油,签订合同是为了购得该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与该公司签订的假合同是王建国具体操作的。

其公司与中国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之间没有真实业务往来。其公司取得的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62份,金额合计5051028.76元,税额合计858674.84元,是通过王建国购买的,该公司从未购买过油,签订的合同是王建国为其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而与该公司签订的虚假合同。

其公司与中国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河南焦作石油分公司之间没有真实业务往来。其公司取得的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份,发票号码为00395639、00395640,金额合计1444444.44元,税额合计245555.56元,是通过王建国购买的,合同是虚假合同,是为了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而签订的,是王建国具体操作的。

其公司与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没有业务往来。其公司取得的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5份,发票号码为00454515-00454519,金额合计452136.63元,税额合计76863.25元,是通过王建国购买的。其公司于2011年6月8日汇入该公司的工商银行账户528999.88元,是为了造假能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是王建国具体操作的,王建国除了向其要过公司的五证外,还要过公司的网银。

其公司与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往来。其公司取得的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9份,发票号码为02451128-02451132、02451138-02451139、04264097-04264098,金额合计6381821.36元,税额合计1084909.64元,是通过王建国取得的。其公司与该公司的公对公账户进行了银行转账,这是王建国为了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卖给其,而使用其公司的网银进行虚假操作,以便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

其公司与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石油分公司没有业务往来。其公司取得的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5份,发票号码为00404797、00406041、00406043、00406044、00406241,金额合计682465.79元,税额合计116019.21元,是从王建国手中购买的,全部是王建国操作。

其公司与科左中旗国顺矿产品销售有限公司没有真实业务往来。其公司取得的该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12份,发票号码为00025525-00025536,金额合计11111115.92元,税额合计1888889.68元,是通过王某购买的。在每月的20号左右,其把公司的五证复印件交给王某,月底时王某把合同及开好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交给其,其进行认证,通过认证后其按票面金额的10.5%-11%的比例支付给王某费用,其不清楚如何操作。

其公司与吉林省万义经贸有限公司没有真实业务往来。其公司取得该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5份,发票号码00531109-00531113,金额合计4273506.40元,税额合计726496.10元,是通过王某购买的。其按票面金额10.5%-11%的比例支付王某费用,王某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其不清楚如何操作。

其通过王建国购买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按票面金额的5.5%-6.5%之间比例支付王建国费用的,给王建国是现金支付,也给他的银行卡上转过钱,给王某都是现金支付。

(经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调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从成立到注销共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585份,金额共计49892825.49元,税额合计8481780.44元)。其公司与接受方之间没有真实的业务往来,这些增值税专用发票全部是其虚开出去的,所签订的合同是虚假的,其开出去的发票全部低于17%的税率。

其公司与枣庄三洋煤炭有限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往来。其公司给该公司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44份,发票号码为00286946-00286980、00316721-00316729,金额合计4347831.79元,税额合计739131.21元,其记不清是通过谁虚开的。

其公司与山东枣庄锦联商贸有限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往来。其公司向该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28份,发票号码为00316730-00316757,金额合计2735042.84元,税额合计464957.16元,其记不清是通过谁虚开的。

其公司与莱芜市丰汇型钢有限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往来。其公司向该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19份,发票号码为00316806-00316824,金额合计1880341.89元,税额合计319658.11元,都是通过中间人开出的,其记不清是通过谁虚开的。其不认识该公司的业务经理王某某。

其公司与安阳市万光煤炭物流有限责任公司没有业务往来。其公司开具给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5份,发票号码为00316867-00316871,金额合计499829.05元,税额合计84970.95元,是通过王建国虚开的,当时王建国说该公司缺少进项票,让其给该公司虚开一些其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其按票面金额9%的比例卖给王建国,同时通过王建国和该公司制作了一份有实物交易的虚假合同。

其公司与安阳市北英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往来。其公司开具给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50份,发票号码为00286848-00286897,金额合计4981546.45元,税额合计846862.95元,其记不清是通过谁虚开的。其不认识该公司业务经理谢后赣和会计靳某某。其公司虚开的发票如果该公司进行抵扣就必须有合同和其公司的五证,所以在开票时其与中间人制作了假合同,并把其公司的五证提供给了接受方单位,便于他们抵扣。

其公司与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没有业务往来。其公司开具给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1份,发票号码为00286898-00286918,金额合计2085769.20元,税额合计354580.78元,是通过马某某虚开的。其按票面金额的11%收取马某某费用,同时让马某某提供了该公司的五证复印件,通过马某某其与该公司制作了有业务往来的虚假合同。

其公司与长治县东烨物资经销处没有实际业务往来。其公司开具给该经销处增值税专用发票60份,发票号码为00281716-00281758、00286831-00286847,金额合计5999538.60元,税额合计1019921.40元,其想不起来是通过谁虚开的。

其公司与长治市唯铭达工贸有限公司没有真实业务往来。其公司开具给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8份,发票号码为00316845-00316852,金额合计715766.79元,税额合计121680.39元,其记不清是通过谁虚开的。

其公司与襄垣县出口煤公司没有真实业务往来。其公司开具给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9份,发票号码为00436041-00436049,金额合计809538.48元,税额合计137621.52元,是通过一个姓张的人虚开的。

其公司与襄垣县宏涛洗煤有限公司没有真实业务往来。其公司开具给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0份,发票号码为00286920-00286939,金额合计1923076.84元,税额合计326923.16元,其记不清是通过谁虚开的。

其公司与长治县嘉烨建材有限公司没有业务往来。其公司开具给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55份,发票号码为00281710-00281715、00286940-00286945、0031680016805、00316899-00316904、00436050-00436080,金额合计5499717.85元,税额合计934952.15元。其和该公司的老板是老乡,其和他说其开了个公司,要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话,其可以给他开点。过了几天,他给其打电话要票,其就给他开了些票,按票面金额的10%-10.5%的比例收取费用。

其公司与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往来。其公司开具给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27份,发票号码为00316872-00316898,金额合计2699769.15元,税额合计458960.85元,其记不清是通过谁虚开的。

其公司与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没有实际业务往来。其公司开具给该经销站增值税专用发票105份,金额合计10158077.24元,税额合计1726872.76元,其是通过王建国开具的,当时税务局要进行大检查,要求其公司进行注销,但当时接近月底,其手头还有一千多万的票没有开出,如月底之前开不出的话,这些增值税专用发票就全部作废了,所以其就找王建国帮其把票开出去,王建国帮其联系了该公司。其将手头的票全部虚开给该公司,其按票面金额8.5%-9%的比例收取王建国费用。

其公司与长治市江鹏工贸有限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往来。其公司开具给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42份,发票号码为00316758-00316799,金额合计4068376.05元,税额合计691623.95元。其认识该公司的老板,姓郭,他找的其开票,开好票后其送到他的公司,直接给了他,按票面金额9.5%-10%的比例收取费用。

其公司与壶关县荣鑫熔剂有限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往来,就是给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以前其和他有过业务,但已结算完毕,和这次没有关系。其公司开具给该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9份,金额合计847975.97元,税额合计144155.88元。该公司老板是王某某,他就是其注册成立公司的股东,后来他退出了,他知道其开了这家公司,问其能不能给他开些票,其就给他虚开了一些增值税专用发票,按票面金额9%-10%的比例收取费用。

2011年8月下旬,其找王建国说,其手头还有一千多万的票没有开出,让他把这些票开出去,王建国联系了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其给该公司开具了一千多万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其不知道王建国通过谁把这些票开出去的。其听王建国说过宋某某,没有直接见过。其丈夫王某某没有接触过宋某某,其和其丈夫同宋某某没有经济往来。(经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调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开具给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就是王建国通过宋某某给的,宋某某就是实际买票人),其不知道此事。那个时候比较便宜,就是按照8.5%-9%这个比例收取的费用,其赚了八、九十万开票费。王建国给的其钱,前后大概有三个多月了,分两三次给的现金。一般弄票的给现金保险,有时候给承兑,打账少。

其有农行卡一张,还有农村信用社的卡,好像是在城区西街开的户。其给王建国打电话要钱,他给其现金时,电话联系其。其公司实际会计是“狗狗”。(经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调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税务登记档案材料上的会计从业资格证是范佳盈),其不认识范佳盈,会计证是“狗狗”给其找的。

其公司开具给长治市唯铭达工贸有限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8份,虚开发票进项销项都是王某联系的。一般就是王某联系好以后,拿给其五证,其按照要求开。王某从其这里拿走票,给了别人,等别人认证了票后,王某把钱给其,是现金。其没有见过王某联系的买票的人,开票这个事情一般不见面,其都是通过王某办的。其不认识郭爱虎。

其不认识梁艳凌。其公司的进项油票全部是由王建国给其提供。其是通过吴斌的媳妇认识宋某某的,宋某某对其说,上次王建国给开到小宋经销站的煤票就是卖给他了。可能是其把老公王某某的银行卡号给了王建国,随后就给其打进开票费了,后来见了宋某某才知道,这些票是卖给他了,开票费也是他支付的,开票费可能就是按照票面金额的8.5%-9%的比例收取的。其老公的银行卡好像是中行的,其老公不认识宋某某,宋某某汇款,其老公也不知道,这个银行卡是其用其老公的手续开的,他不知道。其见过宋某某两三次,应该能辨认出。宋某某从其手里只虚开过一次。其通过王某、王某从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公司虚开给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大概是其公司注销后开的。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调取的裴某提供的2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票号为01528797,金额990286.32元,税额168348.68元,票号为01528798,金额542036.13元,税额92146.14元,是其从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公司开给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其不认识王丽,其公司开出的发票上开票人、复核、收款人等信息都显示“王丽”,这是“狗狗”在开票系统里自己设置了个名字,这个人就不存在。

其于2013年2月7日在以下接受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上签字确认。其公司取得了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分公司开具的发票1份;其公司取得了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开具的发票61份;其公司取得了安阳市嘉力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开具的发票4份;其公司取得了中国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河南鹤壁石油分公司开具的发票62份;其公司取得了范县十字坡石化经销有限公司开具的发票5份;其公司取得了河南众天石化有限公司开具的发票9份;其公司取得了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山西长治石油分公司开具的发票5份;其公司取得了长治县东烨物资经销处开具的发票60份;其公司取得了长治市唯铭达工贸有限公司开具的发票8份;其公司取得了襄垣县出口煤公司开具的发票9份;其公司取得了襄垣县宏涛洗煤有限公司开具的发票20份;其公司取得了长治县嘉烨建材有限公司开具的发票55份;其公司取得了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开具的发票26份;其公司取得了长治市江鹏工贸有限公司开具的发票42份。

平常都是会计“狗狗”保管会计账簿资料,公司注销时“狗狗”把账簿资料拿走了。开票都是其和“狗狗”一起去,开票就是“狗狗”具体操作的。其公司的五证有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机构代码证、银行开户证、做煤业务的煤炭经营资格证、做油业务的危险品许可证,机构代码证和银行开户证是真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是涂改的,其余是伪造的。不是王某就是“狗狗”伪造的。其公司往河南众天石化等销售石油的公司转过账,这些款都是一些人通过网银给其公司账户转过来,这些人的名字其不知道,这些款也都不是其的,其把网银的一些手续给了王建国、王某他们,都是他们自己操作的,再把打过来的款转到卖油的公司,制造了其公司与卖油公司账户上的资金流,最后王建国、王某他们给其拿来发票。其公司的公章、财务章、合同章在公司办公室保管,都是“狗狗”具体盖章,其再看一看。其公司给相关公司出具过委托书,委托王保国等人办理业务,王保国等人不是其公司员工,其把公章都交给了王某、“狗狗”等,他们去办理报税,联系买卖票的手续。其只通过王建国一人购进油票。其不认识冀建华,其也没有表哥。宋某某支付了其大概9个点的买票款,比较低,大概就是八、九十万元,打到王某某的银行卡里了,可能是分两、三次支付的。其成立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听王某、“狗狗”说的,他们对这个比较在行。其不会干,干不下去了,才注销了公司。其不记得给张某某从长治市西井矿业有限公司开出过2份发票。其不认识宋某某,不认识长治县泰达物贸有限公司。

2010年下半年,其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叫马某某的人,2011年4月中旬,马某某打电话给其,问其能不能开到增值税专用发票,说山西长治一家叫鼎尔信公司的单位因为进的煤炭都是从私人手里进的,现在煤要卖给湖南一家公司,对方公司要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但是鼎尔信公司开不出来,鼎尔信公司经理叫许某某的是他的朋友,让其帮帮忙。其就约了马某某出来见面,见面后其和他商量了开票手续费,其跟他说要100%,马某某答应的很爽快,其就帮鼎尔信公司开票了。随后,其叫马某某把开票信息通过短信发到其手机上,临走时,马某某说对方会支付12.5%的手续费给其,让其给他一个账号,等对方把钱打给其以后其再将多出的1.5%给他。其随后将其在长治信用社的一个账号用短信发给了马某某。大概过了一天,其用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的名义给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开具了21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是240多万元,票开好以后,其约了马某某在鼎尔信公司把票给了他并让他尽快付钱就离开了。票给了马某某后,他打过一个电话给其,问其能不能换,其说票开出去不能换了,后来鼎尔信公司分两三次往其给马某某提供的信用社账户内打钱,具体数目有三十万左右,钱到帐后,其电话约出马某某在其家门口马路上将事先跟他商量好的1.5%的中间费用现金给了他,大概是三万六千多。其与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没有业务。

鑫盛海公司的股东是其和王某某,其是执行董事,该公司的一切日常事务都是其处理,法人刘某某是其母亲,该公司的注册也是其弄的,整个开票过程从国税局领票到把票交给马某某都是其一个人操作的。

其通过给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开票,鼎尔信公司给其打了305043.75元,其给了马某某36600元,其余的268443元其得了,鼎尔信公司是2011年5月31日、2011年6月2日分别打给其20万和105043元。鑫盛海公司于2011年8月注销,该公司记账本和日常开支记录本其都一起撕掉扔了。

2010年10月开始到2011年11月,其通过马某某给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开过增值税专用发票有十次左右,每次的票面金额从几十万到二、三百万不等,这些票其都通过银行转账方式收取昊泽顺公司12.5%的手续费,钱到帐之后,其再将多出的1.5%以取现的方式从银行取出交给马某某,作为他的手续费。这些票的受票方除一次开给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外,其余的都开给了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其通过马某某给周某某、许某某开票金额超过两千万,其收取了三百多万手续费,分给了马某某一些,其自己得了两百多万。

其是从2010年11月左右开始与周某某、许某某开始做这个增值税专用发票生意的。最开始是马某某找到其,问其能不能开到增值税专用发票,他说他朋友公司需要票。其因为有些熟人在开公司,又觉得能开票挣些钱,就找其一个朋友叫周进江的,周说可以开票,其就找马某某说其可以开到票,但要收取一些开票费用,是价税合计的11%,马说可以,同时他还告诉其要求开票的公司是鼎尔信公司和昊泽顺公司,老板是一个人,叫周某某,具体负责联系的叫许某某,马某某称他已经跟许某某讲好了,以价税合计12.5%的手续费从其手里买票,但他说要其拿到开票费后,把额外的1.5%再退还给他,其同意了。于是从2010年11月18日开始,其总共跟周某某、许某某、马某某做过十次生意。分别是:2010年11月18日,其找周进江以长治市创源商贸有限公司名义给长治市昊泽顺商贸有限公司开出发票29份,330万元整,周某某、许某某公司于2010年11月19日与11月24日向其在长治信用合作社账号打了开票手续费412500元;2010年11月20日左右,其还与周某某做过一笔发票生意,开票公司其记不清了,受票单位也是昊泽顺,价税合计175万元左右,这次其得了开票手续费2118750元;第三次是2010年12月21日,其找的一个叫张元的朋友,以屯留县三利友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给昊泽顺公司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22份,价税合计2494000元,收到开票费311700元,分别是于2010年12月24日、2010年12月30日和2011年1月7日分3次收到的钱;第四次其找的张元以长治市炜鑫源矿业有限公司的名义给昊泽顺公司出票2份,价税合计2105280元,其得开票费263160元,是昊泽顺公司于2011年5月18日打入其信用社账户的;第五次是2011年4月26日,其以其自己注册的叫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出票,受票单位是娄底市金星煤业有限公司,其得开票费305043元,是于2011年5月31日、2011年6月2日两次打入其账户的;第六次是2011年6月22日,其以鑫盛海公司为昊泽顺出票20份,价税合计2339712元,其得开票费292464元,是于2011年7月14日、2011年7月23日两次打入其账户的;第七次是2011年7月25日,其以鑫盛海公司为昊泽顺公司出票42份,价税合计4913727元,是周某某、许某某于2011年8月12日、8月17日、8月31日、9月2日、9月7日分五次打入其账户614215元开票费;第八次是2011年2月,具体时间与开票公司记不清了,价税合计大约1224000元,其于2012年2月23日收到开票费153000元;第九次是2011年9月22日,通过张元以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给昊泽顺公司出票1份,价税合计930000,其于2011年10月26日收到开票费116250元;第十次是2011年10月25日,其同一个叫米卫平的朋友,以长治市华宇九州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的名义给昊泽顺公司出票4份,价税合计4022672元,其分别于2011年11月18日、11月30日、12月19日、12月22日、12月23日分五次收到开票费502834元。

其总共与周某某、许某某虚开发票价税合计25519741元,其得开票费3189916元,其开票所得大部分用来缴税款了,还有一部分分给了马某某,应该是382790元,除去缴税的钱其实际得了40万左右。

庭审阶段供述:鑫盛海公司在工商机关的注册情况正确,刘某某没有参与经营,公司成立后没有正常经营,煤票是王某提供的,油票是王建国提供的。其给王建国虚开过发票,但不知道他给谁开。马某某从其这里开过票。其曾在虚开的发票上签字确认。其当时成立公司,注册资金都是其一个人借的,王某某没有经手,一分钱没有出过,钱分开打在其的账上和王某某的账上,公司验资后,其就把资金抽出来还了借款,中间大概只有十几天时间。其过去做煤炭生意,认识了王建国,是在其注册公司之前认识的。虚开增值税进项票是其和王建国二人互相找,小宋站是其找的他。其给人家开了票,他出去卖多少跟其没有关系。其给小宋站开的票,其没有给王建国好处费。进项票都是油票和部分煤票,开出去的都是煤票,其不知道中间怎么抵扣,都是王某开的,王某专门挣这个钱,王某是其的业务员。张某某是其在成立公司之前认识的,通过电话联系的其,他没有说具体给谁介绍,给他开过票。其不认识宋某某。其成立鑫盛海公司一开始想做煤,但是后面做不成。

105.被告人王建国讯问笔录和交待材料证明:其曾给郜小兵的公司买过增值税进项专用柴油发票,其还给她卖过增值税专用发票煤票。郜小兵的丈夫王某某和其是朋友关系,其通过王某某认识了郜小兵。2011年4月,郜小兵对其说“你一直在外做生意,关系广,能否给开些增值税柴油发票,其的公司用于抵扣。”其通过河南安阳小刘认识了河南安阳杨经理,其通过小刘从杨经理手中分四次买了河南安阳石油公司和濮阳石化公司的增值税专用柴油发票,大约1100万元交给了郜小兵。这些发票每次由杨经理先开出后,其交给郜小兵,郜小兵通过税务机关认证后,按票面金额的5%支付给其费用,其按票面金额的4.8%支付给小刘,小刘再支付给杨经理,这些钱全部是通过银行卡进行的。

郜小兵没有从河南安阳石油公司和濮阳石化公司进过柴油,1100万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郜小兵以5%买的。月初,其从郜小兵手中取得她公司的五证、网银、合同及合同印章,全部交给小刘,小刘再交给杨经理,由杨经理和石油公司具体操作,签了假合同再通过网银做了假账,到月底就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小刘就将发票和合同、合同章交给其,其交给郜小兵,她进行认证后按票面金额5%付款。

其给郜小兵共开过四次。第一次其通过小刘从杨经理手中为郜小兵买了金额约260万余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第二次买了约417万余元,这两次都是通过认证后,郜小兵通过她的中国银行卡将5%的费用转至其的中行卡中。第三次其通过小刘从杨经理手中为郜小兵买了金额约300余万元的发票,第四次是金额约170余万元,这两次杨经理说油价涨了,买油的人少了,要票的人多了,先付钱再给票,并且涨价要按5%付款,这样,其让郜小兵直接给杨经理以5%付了款,郜小兵通过她的中行卡转账到杨经理的中行卡上,事后,郜小兵支付给其800元。其是通过三产郭经理的司机连某某认识的小刘,小刘的名字叫刘某某,32岁,河南安阳人,他是河南安阳电厂下属的煤炭公司业务员,常驻于长治,负责往河南安阳电厂购煤。杨经理在河南安阳开有一家煤炭经销公司,名字好像叫杨中义,五十七八岁,其去过他的公司在安阳市电厂南面,有1、2公里远。

其给郜小兵卖过她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煤票,金额约970余万元,卖给了宋某某,其没有从中盈利,只是受郜小兵丈夫王某某和郜小兵的委托帮了一个忙。2011年8、9月份,王某某对其说“我手里有些煤票,你帮忙给卖了吧。”当时,宋某某手里有煤,正要给长治县国新能源小宋发煤站供货,但有一部分没有煤票,这样,其就帮他们联系好,中间谈的是宋某某按票面金额9%的比例支付给郜小兵费用,郜小兵为宋某某开具她公司增值税专用发票,宋某某通过其银行卡将款转付给郜小兵的卡中。其作为中间人为王某某和宋某某谈好按9%付款购买发票,经双方同意后,其将郜小兵公司的五证及盖好章的合同交给宋某某,然后宋某某在合同上加盖了长治县国新能源小宋经销站的章,其将签好的假合同交给郜小兵,郜小兵便提供给了其约970余万元的发票,其把票交给宋某某,宋某某进行认证后,将9%的钱通过银行卡付给郜小兵。宋某某和郜小兵之间实际未进行煤的实物交易,只是购买了增值税专用发票。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税率是17%。王某某和郜小兵是一回事。

其确实是通过刘某某虚开了1100万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油票,这些票都是刘某某给其后其就直接给了郜小兵,所以票上的单位名称其都记不清了。其回想了一下,第一次和第二次总计虚开了600多万元,是同一家公司,好像是开封的一家石油销售有限公司,第三次虚开了300多万,是安阳市的一家石油销售公司,第四次虚开了170多万元,应该是河南焦作一家石油公司的,另外还有一家石化公司的,金额不大,好像是范县的一家石化公司。虚开给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企业账目中,存在有该公司的委托书,其不认识这些委托人员,也不知道有什么委托人,这些事情是刘某某操作的,委托书应该是刘某某伪造的,因为在开票前,刘某某就要走了该公司的公章。郜小兵提供给其的五证应该是郜小兵伪造的。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的全部进项油票不都是从其手中取得的,是从郜小兵的表哥手里取得的。其不知道安阳市万光煤炭物资有限责任公司,其没有作为中间人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虚开5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安阳市万光煤炭物资有限责任公司。

其于2010年通过朋友介绍上煤认识了王某某,又通过王某某认识了他的妻子郜小兵。2011年4月,王某某、郜小兵找到其,问其认不认识河南那边的大石油公司和石化公司,他需要河南地区的柴油票。后来其通过连某某认识河南安阳的刘某某,刘某某说能行,最低4.8个点,郜小兵说按5个点给其结账,其就从郜小兵那里拿上五证、网银、公章给了刘某某,刘某某又找到安阳杨总从安阳石油公司和濮阳石化公司分四次开了大约1100万元左右的柴油票。通过其的中行卡按4.8个点给刘某某打过两次款,共获利17000元左右,后两次杨总说柴油涨价了,票紧张,必须先打款过来再给票,后两次是郜小兵通过网银给杨总直接打的款,按5个点打的,每月开完柴油票后把网银和公章拿回来。

2011年8月,王某某和郜小兵找到其说,他公司上煤有余票970万左右,让其给他找个上煤要票的地方,着急用钱给他帮帮忙,随后其就联系了宋某某,正好他给长治县国新能源小宋发煤站上煤需要票,因为他上的煤有的有票有的没票。王某某和郜小兵说按9个点给他销了就可以,其和宋某某说是9个点,宋某某同意了。后来其就介绍把票开给了宋某某,宋某某按9个点给他们汇了款,把签的假合同和五证给了双方单位。

庭审阶段供述:其给郜小兵介绍从外地开过增值税专用发票,介绍过一次,后面都是捎过来的,找刘某某开。河南的什么公司其记不清了,第一次是安阳,还有焦作、范县、开封的,金额将近一千万元。当时郜小兵找到其,说需要油票,其送煤时认识刘某某,他和石油公司都认识,其就给他介绍把票开过来了。开票信息是她把公司五证和合同给其,其给了刘某某,刘某某开好票给了其。其好像挣了八百元,河南给其的是4.8%,其卖给郜小兵5%,就卖过一次,后面紧张了,其就没有再卖过。其通过宋某某给郜小兵往外卖过煤票,金额大概是一千多万,其告诉他们公司账号,他们转的款,其没有参与。有一次是河南两个公司的票一起捎过来的,其不认识,是刘某某给其弄的,其不清楚刘某某怎么弄来的,其不清楚郜小兵和刘某某有无接触。票开好后放在邮箱里,郜小兵看好了才会要,后面刘某某给了其,其给郜小兵捎过来。其是通过郜小兵老公认识的她,2010年后半年认识的,郜小兵说她的公司是做煤炭的,其跟郜小兵的老公有过业务往来,与郜小兵的公司没有业务往来,其曾在涉案的票上签字,都属实。

106.被告人宋某某讯问笔录证明:2011年7月左右,王建国找到其说,他有个朋友那里可以开出增值税发票,现在库存着,看谁要票,让其帮忙处理,其问了很多做煤的人,都不要。后来其又问了在工行上班的李毓,他认识长治县小宋经销站的老板,后小宋经销站现在不要,也没有钱。王建国说钱不合适的话可以随后给,可以先赊,开票费点数开始高,后来王建国又降低成大概9个点。王建国给了其大概价税合计一千万左右的票,出票的是鑫盛海公司,其给了李毓,李毓经手给了小宋经销站。王建国除了给其增值税专用发票,还给了其五证手续。李毓给的其是现金,有两、三次,其放到其卡上了。王建国给其提供了卡号,其从银行卡里转过去了,大概转了2、3次,全部支付清了,一共支付了大概八、九十万元。(出示从建行调取的付款账号5522450280015855、收款账号4340620280008513转款凭证,日期1月17日,转账金额97650元,日期1月21日,转账金额40万元,日期2月24日,转账金额40万元),这就是其支付开票费办理的三次转款手续,是其给王建国转账的。王建国说的是郜小兵能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之前其不认识郜小兵,付清钱后,其见过郜小兵一次,都是王建国给的其票。郜小兵是从鑫盛海公司开出的票,鑫盛海公司和小宋经销站没有业务,鑫盛海公司本身就是卖票的。其没有得过好处费。其是通过张双喜认识的李毓。听朋友说李毓和张双喜死了。

庭审阶段供述:其替王建国卖过增值税专用发票,卖给小宋经销站,多少份记不清了,金额是一千万左右,王建国当时说是给一个朋友买的,后面其才知道是郜小兵,其是介绍人买的,其没有支付过票款。王建国给其提供的账号,其转的钱,就是购票款。在案发之前其不认识郜小兵,其认识李某,也是一个介绍人,郜小兵这边其认识王建国,其没有获利,只是为了给朋友帮忙。

107.被告人张某某讯问笔录证明:裴某是其朋友,其通过郜小兵的弟弟认识郜小兵,知道郜小兵开着一家公司,是其介绍裴某和郜小兵认识的。裴某是个体煤炭经营者,他想给一家企业供煤,需要找一家公司挂靠,让其帮忙,其介绍裴某认识了郜小兵,他们之间是怎样联系的其不知道。一个月后,郜小兵对其说“我联系裴某了,他不在家,他让我把这几份票放在你这里,随后裴某来取,你让他把钱放在你这里就行。”随后裴某将票取走,把钱放在其这里,让其转交郜小兵,事后郜小兵把钱全部取走了。其也不知道郜小兵为什么把票放在其那里,她说是裴出差了,裴让把票放在其这里的。其不知道裴某往其那儿放了多少钱让其转交给郜小兵,也不知道是什么钱。其给裴某联系郜小兵的公司,没有从中赚钱,只是朋友帮忙。郜小兵说是票,并且在信封里装着,其没有看,也没有具体问过他俩。郜小兵的公司其不知道名称,和她开的公司没有关系,郜小兵是长治县人,郜小兵的弟弟跟其说他是做化妆品生意的。除了这一次往其那儿放票外,郜小兵没有通过其给其他人转过票。

其从郜小兵手里帮别人购买过两次增值税专用发票,第一次是帮裴某买的,买了两份,金额约170万元,郜小兵给其提供的是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第二次是帮长治县泰达物贸有限公司宋某某买的,也是两份,金额约210万元,郜小兵给其提供的是长治市西井矿业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

裴某让其给他找一家公司,他正在给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供煤,但没有增值税专用发票,他想找一家公司挂靠开票,其就给他联系了郜小兵。郜小兵之前和其说过她注册了一家公司,能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其介绍二人认识,郜小兵同意裴某挂靠她的公司给他开票。因为裴某不信任郜小兵,所以让其在中间给他代付款。2011年9月,裴某说要开票,其联系了郜小兵,裴某把接收票企业的信息、五证复印件、开票金额给了郜小兵,过了几天,郜小兵把开好的票给了其,让其转交裴某,其转交给裴某后,裴某给了其20万元现金,其支付给郜小兵17.5万元,从郜小兵手里取得了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的两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其从中获利2.5万元。事后郜小兵和其说她按票面金额9.5%的比例收费,其和裴某说的也是9.5%,但在付款时裴某给其多放了2.5万元。

2011年10月份,长治县泰达物贸有限公司的宋某某找到其说“我公司进了些煤,但没有进项票,你帮忙给我开些票吧。”其联系了郜小兵,谈好按票面金额9.5%的比例收费,经宋某某同意,宋某某将长治县泰达物贸有限公司的五证复印件及开票金额等信息给了其,其给了郜小兵,过了几天,郜小兵把开好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给了其,其看了一下开票单位是长治市西井矿业有限公司,宋某某到税务机关认证后,给了其20.5万元现金,当时和郜小兵说的是大概20万元,第一次开出时因出现错误全部作废,郜小兵又重新开了一次,多给了郜小兵5000元,好像是两份票,金额共计210万元。其没有营利,其还倒贴进5000元。其和长治县泰达物贸有限公司没有业务往来,但该公司老板借的其有钱。其不清楚长治县泰达物贸有限公司和长治市西井矿业有限公司是否有业务往来,但其从郜小兵手里帮宋某某买的两份长治市西井矿业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没有业务往来。郜小兵提供给其的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和长治市西井矿业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发票号码其记不清了。

其通过郜小兵给裴某购买过一次增值税专用发票。2011年,裴某给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供煤,没有增值税专用发票,他想找个公司挂靠开票,其联系了郜小兵。9月,裴某说要开票,其联系郜小兵后,裴某把接受票企业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信息、五证复印件、开票信息等给了郜小兵。没过几天,郜小兵把开好的2份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的发票给了其,其给了裴某,裴某给了其20万元,其支付郜小兵17.5万元,其从中获利2.5万元。(出示调取的发票复印件,开票日期为2011年9月21日,号码分别为01528797、01528798,价税合计分别为634182.27元、1158635.00元),这2份发票是其联系郜小兵给裴某开出的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其也在发票复印件上面签了字。

庭审阶段供述:其从郜小兵手里为裴某买过一次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同起诉书指控一致,裴某说要上煤,让其找个公司挂靠,其找到郜小兵,郜小兵给了其一张票,其给了裴某,裴某给了其票款,其转给了郜小兵。其没有获利,那两万元钱是裴某还其的钱。其是打电话联系的郜小兵。

108.被告人裴某讯问笔录证明:2011年7月25日,其以个人名义与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签订过煤炭供销合同,因其是个体经营者,在供煤时,金泽公司提出必须带增值税发票,其通过朋友介绍挂靠于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为该公司缴纳了满税(17%的税率)取得发票提供给了金泽公司进行结算。其与该公司没有合同,也没有实物交易。其是通过张某某联系的该公司,联系的人叫郜小兵。其提供给金泽公司的增值税发票是其先将金泽公司的全称及数量、供煤金额及金额17%的税款交给张某某,张某某提供给郜小兵,郜小兵将增值税专用发票及收据提供给张某某,张某某再转给其。其没有煤炭经营许可证,金泽公司在签合同时也没有要。金泽公司将货款结算给了其本人。其给金泽公司供应了2630.5吨煤,可能是开了两张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的增值税发票,其支付了郜小兵现金26万余元,其支付的是现金。

其确实是找朋友张某某帮忙给其找的公司进行挂靠,张某某找的一个叫郜小兵的女的,这个女的其在张某某那里见过一次,但具体事情都是张某某在中间给其操作的。当时因为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要求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而其是个体,其想找一家公司进行挂靠,目的就是为了能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这样张某某就给其找了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当时其问他“这家公司没什么问题吧,能开票吧?”张某某说“没事,能开票。”其说“那行,我先给金泽公司报上这家公司,上煤后你给我提供票。”

2011年9月,其给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上完煤后,该公司要求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其联系了张某某,并把开票信息告诉他,过了几天,张某某说开好票了,说是按11.5%开的,其支付他206000元,其将206000元现金给了张某某,张某某将开好的票和收据给了其,其把票提供给金泽公司进行了结算。其供应的煤是从长治县的小煤场零星购进的。其从张某某手里买了2份发票,金额大概179万元。2012年8月份,金泽公司要求其补交税款及滞纳金,其补交了大概28.7万余元。此外,其没有从张某某手里购买过增值税专用发票,也没有从其他人手里购买过增值税专用发票。

其从张某某手里买过一次增值税专用发票。其与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有供煤业务,2011年9月进行结算时,因无法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其就通过张某某购买了2份长治市盛世信德矿业有限公司的增值税发票,价税合计总共可能有170多万元。大概是按11.5%的比例支付的,可能支付了20万元多一点。(出示调取的发票复印件,开票日期为2011年9月21日,号码分别为01528797、01528798,价税合计分别为634182.27元、1158635.00元),这2份发票是其从张某某手里购买的,其也在发票复印件上面签了字。

庭审阶段供述:其要求张某某给其找过增值税专用发票,找过一次,两份,具体金额和开票公司与起诉书一致。对方说多少钱,其就给对方多少,其与张卫东之间没有借款。其虚开票的涉案金额二十六万多,税款其都补缴了,其交了二十八万多,连带滞纳金一起交了。其是为了结账,不开不行,对方要,其必须开,不是为了好处费,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交易。钱是事先商量好的价格,其只是将钱给了张某某。

(二)抽逃出资罪证据

长治市公安局查询存款/汇款通知书、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历史交易明细清单、王某某银行账号开户信息及流水证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的开户行是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治建中分理处,账户139211342110,交易区间2011年4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2011年4月11日,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100万元注册资金从验资账户转入到该公司在市中行建中分理处开设的基本户;4月13日,从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账户转至王某某个人账号(141711506924,开户行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治建中分理处,开户日期为2011年4月11日)人民币100万元整,之后该公司账户大笔金额频繁转入转出。

二、辩护人出示的证据有:

长治市金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证明材料证明:被告人裴某已于2012年8月通过其公司补缴了所欠税款260494.82元以及滞纳金,共计287542.76元。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郜小兵以赚取开票费为目的,设立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和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税款数额巨大;郜小兵以赚取介绍费为目的,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在长治市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成立后,郜小兵作为该公司的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公司账户内注册资金100万元人民币抽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抽逃出资罪。被告人王建国以赚取介绍费为目的,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告人宋某某在明知没有真实业务的情况下,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告人张某某在明知没有真实业务的情况下,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税款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告人裴某在自身不具备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资格的情况下,以赚取煤炭收益为目的,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税款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郜小兵、王建国、宋某某、张某某和裴某犯罪罪名成立。被告人郜小兵、王建国和宋某某在犯罪中互相配合,共同造成了犯罪后果的发生,系共同犯罪,被告人郜小兵、张某某和裴某在犯罪中互相配合,共同造成了犯罪后果的发生,系共同犯罪。被告人郜小兵在犯罪过程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王建国、宋某某、张某某和裴某在犯罪过程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当减轻处罚。被告人郜小兵有立功情节,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郜小兵在案发后退还赃款180万元,在量刑时酌情予以考虑。被告人宋某某有自首情节,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宋某某、张某某、裴某犯罪情节较轻、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可以宣告缓刑。被告人郜小兵、王建国、宋某某、张某某、裴某所提辩解意见及其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与证据证明事实和法律规定相符的部分予以采纳。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项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郜小兵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犯抽逃出资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五万元。被告人王建国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被告人宋某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被告人张某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裴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二、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建国的主要上诉理由:一、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介绍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等四个单位为鑫盛海公司开具油品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证据不足。二、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介绍郜小兵以鑫盛海公司的名义为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出具了煤炭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夸大了上诉人在其中的作用。

经审理查明,二审所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案件事实相同,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已在一审开庭时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王建国、原审被告人郜小兵、宋某某、张某某、裴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原审被告人郜小兵犯抽逃出资罪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建国所提主要上诉理由,经查,1.上诉人王建国介绍开封宏达石油销售有限公司等四个单位为鑫盛海公司开具油品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有上诉人王建国、原审被告人郜小兵的供述及所查获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等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认定。2.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王建国介绍郜小兵以鑫盛海公司的名义为长治县国新能源煤炭有限公司小宋经销站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有上诉人王建国、原审被告人郜小兵、宋某某的供述等证据相互印证,在二审阶段提审上诉人王建国时,上诉人王建国亦认可该犯罪事实。原审法院根据上诉人王建国的犯罪事实,认定其系共同犯罪的从犯,对上诉人王建国在该案中所起的作用认定准确。故对相关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建国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原审被告人郜小兵设立鑫盛海矿产品购销有限公司,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和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以及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郜小兵作为该公司的股东、实际控制人,在该公司成立后,将公司账户内注册资金100万元人民币抽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抽逃出资罪,原审被告人郜小兵一人犯数罪,依法应数罪并罚;原审被告人宋某某、张某某在明知没有真实业务的情况下,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原审被告人裴某,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税款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上诉人王建国和原审被告人郜小兵、宋某某系共同犯罪,原审被告人郜小兵、张某某和裴某系共同犯罪,原审被告人郜小兵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上诉人王建国和原审被告人宋某某、张某某和裴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当减轻处罚。原审被告人郜小兵有立功情节,可以从轻处罚。原审被告人郜小兵在案发后退还赃款180万元,在量刑时可酌情予以考虑。原审被告人宋某某有自首情节,可以减轻处罚。原审被告人宋某某、张某某、裴某犯罪情节较轻、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可以宣告缓刑。关于上诉人王建国所提上诉理由与本院查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对其相关上诉请求,本院予以驳回。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孙晨澜

审 判 员  王 鹃

代理审判员  赵小云

二〇一四年四月九日

书 记 员  孔 婧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允许,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

五、根据有关法律规定,相关法院依法定程序撤回在本网站公开的裁判文书的,其余网站有义务免费及时撤回相应文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