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34各自结局

文/维薇安米

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目录

上一章《真海的花束》33选项

下一章《真海的花束》35幸福微笑三人组

望月坐在伊堇病床边等待着伊堇苏醒,岳遥和何幸在走廊里也默默计算着时间,今天已经是伊堇手术后沉睡的第三天了,真海也已经没有了消息,岳遥看着医院窗外的天空,忽然叹了一口气对何幸说:“等待的时间让人好难受啊——我们俩还是先出去稍微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吧。”

何幸点点头,正要出去的时候,听到了病房里望月惊喜的声音:“你们快来看——伊堇醒过来了!!!”

伊帝也在一旁很热切的呼唤着伊堇的名字:“小堇——小堇——可以听到声音嘛?”

岳遥推开门跑进来,何幸也跟着走了进来,轻轻地带上了门,伊堇轻声开口:“我眼前原本存在的雾霾,已经消散了——谢谢你们一直陪伴着我。”

伊川这个时候也接到了贺雪家中打来的电话:“你妹妹伊堇的手术成功了——看来真海真得救了伊堇呢!”

伊川眼中含着泪水对着电话笑着说:“我知道了——谢谢你来通知了!我立刻到真海那里去看看情况——”

贺雪连忙喊住了伊川:“等等伊川真海她——”

然而伊川没有听完贺雪接下来讲得话,就开心得迫不及待将电话放了下来,贺雪听到电话里的忙音,无奈的摇摇头:“希望他们一切顺利吧!!!回杉我们也出去看看风景吧!听说今天森林里会有花朵盛开啊!”

回杉放下手中洗了一半的盘子灿烂说道:“好的!老师!我们也出去玩!”

……

伊川奔跑在川流不息的人行街道上,风吹过了伊川额前的碎发,在这片太阳普照的街区里,伊川感到满心欢喜,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撞了上来,伊川跌倒在滚烫的路面上,伊川和真海一起买的手表表盘跌碎了,伊川心疼的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然后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风再一次吹拂过伊川额前碎发,这一次却吹的伊川心神不安起来,伊川摸着表盘说道:“真海!你一定要等我。我一定会来找你!”

……

伊帝推门进来,真海坐在自己的酒店房间内,伊帝很兴奋的弯下腰来紧紧握着真海的手表示感谢:“小堇已经醒过来了——多亏了你这孩子不余遗力的帮助,无论说什么也难以表达我对你的感谢。”

伊帝这个时候觉得也有些很不好意思,但是也只能用很俗气的方法来感谢真海,伊帝接过了一旁秘书手中早已准备好的支票,然后递给了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风景的真海,诚挚的说道:“无论多少也可以——真海你想写多少写多少,我只能用这种方法来感谢你了!”

真海伸手接过了那张支票,然后轻描淡写看了一眼,接着支票被真海当成了餐巾纸一类的纸巾——真海用这张支票擤了擤鼻涕:“啊——舒服多了——谢谢伯伯——”

伊帝很惊讶的看着秘书,秘书回答说道:“真海组长好像已经恢复成了之前六岁心智样子——您可以去问问回杉和贺雪所长——我们也对这件事情感到很惋惜——总之您先回去看看伊堇小姐吧!”

……

一辆黑色的豪华出租飞行器行驶于空中轨道上,伊川看到了路面上行走的伊川,赶忙喊道司机:“师傅不好意思啊——在这里快点停车!!!那里有我认识的人!!!我一直在找的人在那里!!!”

飞行器缓缓停了下来,伊川推开门,急急忙忙跑了出去,伊川看到了走在路上,背着背包那个短发女孩儿,伊川急忙跑过天桥,大声喊了出来:“真海!!!等等!!!我在这里啊!!!”

伊川终于跑到了真海面前,笑着松了一口气:“终于找到你了!!!呼呼呼——累啊哈——”

然而真海看起来却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有些疑惑似的看着手里的纸条,伊川好像也察觉出来不对劲的地方,笑容渐渐消失在嘴角,真海看了看手中的纸条,然后抬头看了看伊川,接着又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纸条。

伊川忽然感到非常心疼——然而又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个女孩儿解释着段时间里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

真海擦肩而过从伊川身边走了过去,伊川回头去看真海,真海看着手中的纸条走得跌跌撞撞——伊川忽然蹲在路边就不顾形象像小孩一样哭了起来。

真海已经退化成了以前的样子——并且已经完全不记得伊川了。

这个时候真海忽然返回了伊川面前,伊川抬头去看真海,真海拿出了口袋里一袋花束种子的标本递给伊川,伊川接过了花束种子,真海展颜笑着说:“不要哭——这个送给你——”

伊川擦了擦眼泪,然后抬头也微笑了:“谢谢你——”

真海重新背起自己的背包走开了,伊川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重新悲伤了起来。

……

实验室里,贺雪把F-Megan有关试剂瓶都给销毁了,回杉很惊讶的说:“老师——您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吧F-Megan都销毁了呢?这样难道您不是感到很可惜吗?”

贺雪微笑着说:“已经够了哦——”

回杉劝解着说道:“后补实验者还有很多排队等着呢——”

贺雪点点头说道:“然而这个世界上一个就够了——真海这个世界上只需要一个就够了——”

贺雪不久之后完全放弃了对F-Megan开发研究。

贺雪三个月后乖乖回谭家和回杉结婚了——回杉和回杉爷爷也对此感到非常高兴,自己家二胖儿终于有归宿了。

帝川研究院开发药物也终于告于段落了。

……

伊堇出院的时候对着大家道谢:“这段时间承蒙大家照顾——今天出院了也还是要郑重表达一下对大家的感谢,以后如果有用得上帝川集团出面的情况,可以直接来找我帮忙,可以的话一定办到,那么今天就先离开了。爸爸我们回家吧。”

在一派掌声欢送中,伊堇忽然看到了人群中等待着自己的岳遥,岳遥也带着一束康乃馨,看到伊堇微笑着有些犹豫着挥了挥手。

伊堇让伊帝先回家,然后开心走到了岳遥面前,接过了康乃馨:“谢谢你之前来看我——不过你最近好像都没有消息啊——是因为我醒了所以不好意思过来了吗?”

岳遥犹豫着说:“最近已经完全联系不到真海了——所以就没有过来了——”

伊堇也有些抱歉着说:“我还没有能够亲口向真海亲自道谢——”

岳遥忽然有些不自然起来:“其实没能来理由不只是因为真海——”

伊堇“咦”了一声,等待着岳遥继续往下说,岳遥看了看远处的黑西服保镖大叔们说:“我们生活的世界不同——”

伊堇说:“就因为这点小事吗?其实这不是什么问题——”

岳遥说:“这不是什么小事——”

伊堇说:“但你一直以来一直在保护我——难道就要这样分开吗?你不想和我一起吗?”

岳遥说:“因为觉得你生病了,所以感到不能放心——所以总觉得你需要人来照顾关心——”

伊堇说:“你骗人——明明是因为父亲原因——”

岳遥说:“别天真了——世界上总有些人们无能为力的事情。难道不是吗?”

伊堇:“岳遥你——”

岳遥说:“既然已经康复了,那么童话故事书也已经合上了团圆结局,是吧——”

伊堇犹豫着说:“好像是——”

岳遥点头微笑说道:“那以后你就好好生活吧——你一定要幸福啊。我走了。”

伊堇正在犹豫要不要挽留岳遥的时候,黑西服大叔们在一旁喊道:“堇小姐——该登上飞行器回家了。”

伊堇看了一眼黑西服大叔们,然后不舍的看了岳遥一眼,慢慢离开却又快速登上了飞行器。

岳遥望着飞行缓缓升起飞行了模样也有不舍,然而最终什么也没能说出来,就在这个时候,岳遥看到了天空中绽放开来的礼花,上面是鹿与紫堇花的图样,岳遥手机震动了一下,然后看到伊堇发来的信息:“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可以改变一些事情——那个时候也许你会抛开无聊的门第观念高兴的和我在一起。我会开始学习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集团继承人——那个时候我会再来找你——你要等我啊——伊堇给你的未来许诺。”

岳遥看着天空笑了出来:“好啊——祝愿你成为一个合格继承人!我就拭目以待啦——伊堇加油啊!”

……

flower酒吧里,望月在人群拥挤的地方开辟了一条道路出来,终于找到了后台弹奏着吉他何幸本尊:“搞什么?为什么打你电话那么多遍都不接?”

何幸看了望月一眼说:“因为我大概知道你是什么事找我啊——”

望月拨了拨自己的长发傲然说道:“那你倒是说说看——”

何幸理所当然的说:“因为伊堇和岳遥分开了——所以理所当然我认为我们俩也不应该有什么交集——就是这样吧——”

望月脸色忽然不好起来,然后继续傲然道:“看来你脑子也很灵光呐——”

花衬衫大哥坐在了何幸旁边,看着望月说:“小姐姐——你是过来和我们花衬衫三兄弟掷骰子玩的吧——别老待在何幸这臭小子身边啦——来!哥哥们带你玩!”

何幸看了花衬衫三兄弟一眼,然后不耐烦站起来,何幸问望月:“喂——这里说话不方便——还有我们的事和他们没什么关系——即使岳遥和伊堇没有在一起也不会影响我对你唐望月小姐任何看法所以——”

望月生气的打了何幸一巴掌,然后含着泪生气说:“这件事是办不到的吧?!如果我们还有联系,不论岳遥还是伊堇都会在意对方——所以——”

何幸说:“那么永别了——我看以后还是不要再见了——”

望月楞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知道了——拜拜——”

何幸正想离开这里,然后望月拿着香槟喊了一声:“等等——这里有个我定的规矩——两人不再相见的时候在flower酒吧里,一个人需要将香槟旱灾嘴里喂那个人喝下去——以此作为告别仪式。你敢吗?”

何幸看了香槟酒杯一眼:“有什么不敢?”

何幸一口吞下杯里香槟然后揽过望月脖子将香槟喂给了望月——很漫长的三秒钟。

望月靠在何幸肩膀上哭了出来:“滚吧——你这混蛋——以后就不要见面了吧。”

何幸说:“我才不是混蛋——那就再见了。”

……

夕阳缓缓落下——真海又在何方呢?花束又在何处等待着开放?

我想一切都将会有最好的安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