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五世卷一】第9章·阿尔卡拉

旁白君:费利佩在托雷多即将接受卡斯蒂利亚议会的效忠,西斯内罗斯作为托雷多的大主教主持了仪式。西斯内罗斯撰写的多语对照版《圣经》流传甚广,而他所创办的阿尔卡拉大学成为了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的前身……

在阿尔卡拉主教堂正殿里,伊莎贝拉进行了简短的祈祷。

绕过回廊,伊莎贝拉进入了托雷多总主教西斯内罗斯所在的后殿,后殿圆室里的陈设与正殿的富丽堂皇有着鲜明的对比,放着几样必备的用品,除此无他。

伊莎贝拉推开了圆室的内门,看见瘦骨嶙峋的西斯内罗斯正坐在微弱的烛台下一边翻阅资料,一边奋笔疾书。

红衣主教西斯内罗斯

“主教阁下!”伊莎贝拉进来之后并未引起西斯内罗斯的注意,方才叫道。

西斯内罗斯摘下来眼镜回过头来,这时才知道是女王来了,赶忙起身,大腿却早已麻木打了个踉跄差点摔倒。

伊莎贝拉急忙过去扶住了西斯内罗斯,“您坐了很久了吧!”

西斯内罗斯胳膊扶着伊莎贝拉说,“女王殿下来了,也不找人把我唤一下。”

伊莎贝拉扶着西斯内罗斯坐到柔软的椅子上,才说道,“我让他们在教堂外面候着了,我想和总主教阁下单独待一会。您也别叫我女王了,还是叫我伊莎贝拉就好。”

西斯内罗斯坐稳当后说,“那伊莎贝拉啊,你也别叫我总主教了,叫我神父就好。我依旧只是你的忏悔神父。”

“好的,神父。我这次来忏悔了。”伊莎贝拉坐在旁边笑着说。

西斯内罗斯摆摆手,“伊莎贝拉有什么忏悔的呢!你世俗的功业已经足够荣耀我主啦。”

伊莎贝拉将西斯内罗斯举起的手握在手里,“您别这么说了,这都是借着主的名,行着主的义,我伊莎贝拉哪有什么功业。”

西斯内罗斯看着这位卡斯蒂利亚女王,虽然刚过半百却脸上沧桑,“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带来了什么消息吧?”

伊莎贝拉放下了总主教的手,叹了一口气说道,“您也知道,自从葡萄牙的米盖死后,我就没有一天开心过。我让勃艮第的费利佩公爵和胡安娜一同前来托雷多受封,最近听消息说,他们已经到了维多利亚,恐怕我到您这会儿,他们快到了布尔戈斯了。”

西斯内罗斯也叹了口气,“伊莎贝拉啊,我也劝你不要难过了。这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我们只能听从祂的命令,如果上帝是要勃艮第人来继承卡斯蒂利亚,那么我们也只能遵从。”

伊莎贝拉又叹了一口气,“罢了,我这次是来请您,主持费利佩公爵和胡安娜的加封仪式。劳烦您再回一次托雷多了。不知道阿尔卡拉的好空气有没有治好您的病?”

西斯内罗斯站了起来,“我这个托雷多总教区的主教,也应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你看我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伊莎贝拉看着主教说,“承蒙上帝的恩典,治愈好了您的病。”

西斯内罗斯大笑说,“自然都是上帝的恩典。我们在格拉纳达和阿非利加所做的,让那些摩尔人和犹太人改信基督,并把冥顽不化之人驱逐出境,烧毁这些异教徒的书籍,都是荣耀了主。因此祂也治好了我的病。感谢上帝!”

伊莎贝拉也重复说道,“感谢上帝!在格拉纳达得知您如此病重,我和费尔南多都很担心,这下看到您痊愈了,也由衷地祝福您!”

西斯内罗斯转过来走向伊莎贝拉,“我这把老骨头承蒙上帝不弃。但我悄悄告诉你,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治好了我。”

伊莎贝拉有些疑惑不解,听西斯内罗斯继续说,“我有个仆人,娶了一位摩尔女人,当然这个摩尔人已经归信我主。在我病情极为糟糕的那几天,高烧不退,我这位仆人也甚为担忧,回家就将我的病状告诉了他妻子,这位摩尔女人来探望过我之后,就告诉我说,她可以推荐一个人,也是一位摩尔人,将无数个同样病危的人都救治好了。”

这引起了伊莎贝拉极大的好奇,“那后来您找到了这人吗?”

西斯内罗斯说,“通过这个摩尔女人,四方打听,终于找到了这人,并给我带回来了一些药膏。经过这摩尔女人的照料,八天左右的时间,我的高烧就退了下去,后来病情渐渐好转。至今,我觉得已经完全康复了!”

伊莎贝拉站起来扶着西斯内罗斯,仔细打量着他说,“看来的确是这样,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您阅读撰写劳累,但却感觉您精神焕发。那也应该好好感谢您那位仆人和这个摩尔女人。”

西斯内罗斯又坐回椅子,“我已经荣升这个人为我的总管家了,这摩尔女人也得到了酬劳。”

“这是非常好的事情,此次托雷多之行我就不为您担心了。”伊莎贝拉也坐了回来,好奇地问道,“您刚才这是在撰写什么呢?”

西斯内罗斯起身走到书桌前,拿起来几页稿纸走向伊莎贝拉,“我最近在抄写《圣经》,我打算将几种译本的《圣经》放到一起,让人可以对比阅读,你看看这是我抄写的《创世纪》几章。”

伊莎贝拉接过来手稿,看见上面用希伯来文、希腊文和拉丁文三种文字,分章节抄写的《创世纪》内容,激动地露出久违的喜悦,“您做的这件事,比我那一点微小的功业要高出好多倍,上帝会赞誉您,普天之下也会感谢您伟大的贡献!”

西斯内罗斯走到伊莎贝拉身旁,“你别高抬我了,这是我作为一个神职人员,为传播基督教做出的一点点贡献,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了!况且这要耗费多年才能完成,这几页的抄写和注释,就让我花费了一星期时间。”


西斯内罗斯的《康普鲁顿合参本圣经》

伊莎贝拉郑重地将手稿交回给了西斯内罗斯,“如果在资金或是文献上有什么我可以效力的,我定将不遗余力地支持您!”

西斯内罗斯将手稿放回到桌上,又走回来说,“我敬爱的女王,你这话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说到资助,我倒真有事求你呢!”

伊莎贝拉听说能帮上忙,便问是什么。西斯内罗斯坐到她身边说,“前两年开工的阿尔卡拉大学,进行的还算顺利,只是目前在资金上还有些短缺,愿女王能够慷慨解囊,给予一些帮助。”

1890年阿尔卡拉大学,1836年后迁至马德里,改名为康普顿斯大学

伊莎贝拉笑了一笑,看着西斯内罗斯说,“筹办大学,我深知其大义所在,意大利和英格兰各地的王公贵族都愿意支持大学,我卡斯蒂利亚也不会例外。目前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已经联合,格拉纳达的叛乱也已经平息。卡斯蒂利亚也不能只有一所萨拉曼卡大学,阿尔卡拉大学的建设我定将全力支持您,经济上的问题您就不需要再操心了,我回到托雷多就转运资金过来。”

西斯内罗斯在眼前比划了一个十字,“我主会祝福您,卡斯蒂利亚女王。我这就收拾一番,和你一同回托雷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