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忘了,你忘了我了

                                                楚楚    文

§1哲

       哲进入奥美广告公司的时候,才十八岁。这个体校毕业的大男孩,带着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照老爸的说法,是到奥美历练历练,熟悉一下社会上的人情世故。实际上,哲精于在各种人群中周旋。公司的老总是老爸的战友,哲一口一个叔,嘴甜得紧。而且哲行动力很强,不管公司的谁让他干个什么,他总能不打折扣迅速完成。端茶倒水,影印资料,从不推拒。公司上上下下的员工都喜欢他。在这里,哲如鱼得水。

       哲最大的寂寞来自家里。老爸去了省城跟继母还有一个妹妹居住,老妈也有了自己的归宿。只留他一人居住在原来三个人的家里。尽管父母离异已经好多年了。哲似乎还是能在这空荡荡的家里听到他们的吵闹声;闭上眼睛,那种纷纷扰扰的生活,还会一幕幕在眼前交替更迭。体校的宿舍是回不去了,哲只能在深夜里寂寞着自己。

       哲喜欢着一个女孩子静。初三的时候,哲被体校选了去,临走他硬是在朋友的哄笑中拽着这个比他小两岁的女孩子表了白。体校,辛苦但是夜生活丰富。哲在这里学会了抽烟喝酒,学会了见了女孩子打唿哨,也会偶尔逃出学校,跑到某些中学门口围堵漂亮的小姑娘,看她们惊得四散逃窜……甚至哲跟体校一起跳健美操的那个女孩子尝了禁果,还偶尔在一起纠缠取暖。哲打发着日子,却也珍视着他的静。他们谈纯纯的恋爱,拉个手都只是勾着手指头。哲喜欢用他细长的桃花眼看着他的静,只是看着,就觉得醉了。他们也会坐在家里地毯上,背靠着背唱卡拉OK,静最爱唱《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他的静初中毕业就去了军校,见面的日子得掰着指头数。哲觉得等待静也是一种幸福,等待的日子里他给静折千纸鹤,写信,秋叶飘零的时候,他给静寄去了暖暖的围巾。

§2眉

       也就是秋叶飘零的时候。眉开始在下班的时候与等着她的哲一起回家。他们两个骑着自行车一路相伴,就是到了最后那个十字路口,眉往南,哲往北,两个小区分别在这条街的南巷和北巷。

       眉是公司里刚上了一年班的新员工,十九岁,长得低眉顺眼的,个性也跟长相一样总是软趴趴的。跟广告公司里一个个个性张扬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眉很有思想,她写的文案总是角度新颖,构思精巧,工作做得让人挑不出毛病。她静默着,却又不能让人小视。就像一株不起眼儿的雏菊,却是生在悬崖边。

       眉与哲就这样熟识起来。不仅仅是下班,就连晨跑都约好了一起。早晨,他们五点半就在各自的巷子口见面了。眉总是一根马尾还扎得松松垮垮,哲总是脚边绕着足球,白球鞋白得耀眼。他们一路交谈直到附近一个学校操场上。眉总是跑几圈儿就静静地坐在双杠上看哲。阳光总是很好,哲跟一群球友,在操场上喧闹。渐渐的,眉知道了前锋和后卫,知道哲左撇子,踢的是右边锋。她看到哲在朋友群里很健谈,在足球场上很活跃。眉总是不言不语地观察着,最后在哲偶尔看向她的时候,眉就适时地挥挥手,表示自己先回家了,哲点个头,表示同意。

       下午下班后有大把的时间。渐渐的,眉不再直接回南巷,她应了哲的邀请,去哲的家里陪陪他。眉怯怯地跟在哲身后。哲走到巷子口的破旧书店,会跟老板拉拉家常,顺便淘几片影碟;哲遇到卖菜的大姐会毫无违和感地调侃几句,顺便买几样菜;哲欢快地跟小区里的门房大爷打招呼……眉就这样跟着哲。她从来不敢主动与别人说话,哲对于她来说好像是另一个世界。

      哲的家,三室一厅。干净,温馨。倒不像是个大男孩单独住的地方。卫生间门很漂亮,推拉门,铺满了一墙的蓝天白云。眉倚着厨房门看着哲,她觉得哲这个时候很男人。哲很娴熟地焖了米,笑着对眉说:“做饭我可是很早就会了,你不用动,等着吃就行。等我给你做个北京风味的黄瓜炒肉……”眉眼里盛笑,陪伴着,欣赏着。

       饭后,客厅的地毯很舒服,眉和哲窝在地毯上,靠着沙发。哲说:“这部片子超级感人,快看看。”眉是真不能看感人的片子,偏偏这《人鬼情未了》又感人得厉害。眉竟然哭得稀里哗啦一塌糊涂,哲适时体贴地递上卫生纸任眉糟蹋。

§3暗香

       哲习惯了带眉回家。眉也渐渐熟悉了哲家里的味道。饭总是哲在做,眉在看。有时候一起坐在写字台前工作。眉为了一篇文案冥思苦想的时候,哲总是在画体校学来的火柴人,各种人体姿态,画得活灵活现。眉惊讶地咂舌,哲总是会得意地把自己在体校的种种成绩标榜一番。

       眉心底里的异样来自于哲在那晚许是不经意地拂了眉凌乱的刘海,轻轻替她掖在耳后。眉抬眼看到哲眼底的温润,嘴角微微的笑意,哲嘴里吐出的暖暖的气息,让眉的心瞬间像被什么揪住了,眉觉得自己似乎要融化在这气息里。

       但是眉很快就伏在桌子上,用一串笑化解了内心的慌乱。眉知道,哲是有女朋友的。眉见过哲和静的照片,金童玉女似的,眉知道自己与静比起来,太平凡;眉见过哲给静折千纸鹤的样子,哲嘴角带着的是宠溺的笑,折得认真专注;眉见过哲对静的思念,他唱着他们唱过的歌,眼神像跟随着思念一起飘摇;眉听过哲讲述他和静之间的种种美好,清楚地看到哲那个时候的神采飞扬……关于哲的爱,眉知道的太多。所以每个夜晚从哲的家孤零零回自己家的时候,眉仿佛从童话走进现实,巷子变得越来越深,越来越冷。

§4离

       快过年了,哲的静回来了。眉不再与哲同行回家。情人节快到了,哲告诉眉他为静准备了一个惊喜,他请眉帮他再做些装饰,眉去了。999只千纸鹤被哲做成了一个巨大的风铃,墙上五颜六色的气球摆成了巨大的爱心,玫瑰花、巧克力,还有一块精致的女士手表。哲真的没少花心思。眉打趣道:“你们这倒像是布置新房了。”哲伸个大大的懒腰,仰八叉躺在床上:“累死我了,总能给她个惊喜了吧?”哲的满心愉悦眉看在眼底,但是哲却看不到眉微笑背后的落寞。

       回家的路上,小巷里不知从哪家商铺飘来许茹芸的《独角戏》。眉情不自禁跟着哼唱着:

“是谁导演这场戏,

在这孤单角色里。

对白总是自言自语

对手都是回忆

看不出什么结局

自始至终全是你

让我投入太彻底

故事如果注定悲剧

何苦给我美丽

演出相聚和别离

没有星星的夜里

我用泪光吸引你

既然爱你不能言语

只能微笑哭泣

让我从此忘了你

没有星星的夜里

我把往事留给你

如果一切只是演戏

要你好好看戏

心碎只是我自己……”

       冬天巷子里的风很冷,眉额前的刘海被吹得纷乱。“再见,哲。”眉心底一声喟叹。

§5变

       哲没有觉察到眉的远离,因为他在愤怒与伤痛中酝酿着一场巨变。

       那个他计划了好久的情人节,是他和静的终点。他没有等到静的欢呼,只听到静冷冷地跟他说分手。挑了这样一个日子,哲无法相信眼前如此伤害他的人,是他的静。跟踪、打听、找寻、斗殴……日子瞬间凌乱了起来。哲伤了人。

       “你小子等着,在这块地盘上,你别想完整地活着!”清醒之后,哲怕了。他已经失去了静,用不着再失去自己的后半生。老爸毕竟神通广大,很快哲就要去当兵了。哲忙着做当兵的准备,奥美广告公司已经许久不去了。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子被他吸引,他开始规划崭新的未来。

       临行前一天,眉来了。此次拜访,她是为哲送行。她有礼貌地与哲的父亲说说自己的工作,又叮嘱哲在部队里要好好表现,最后还大大方方握了握哲身旁长发飘飘的女子的手:“认识你很高兴,祝你们幸福。”

       眉离开的时候泪眼朦胧。哲看着眉挥手的瞬间,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没有告诉过眉他即将离去。哲顿时觉得自己的笑僵在了脸上。他努力甩甩头,像是卸了一副担子,又像是背上了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

       哲就这样当了兵。体校毕业的他,身体素质特别好。在部队,他很快崭露头角。他以为自己会永远留在部队。但是在一次站岗执勤中,突然“砰”地一声,哲胸口结结实实挨了一弹。尽管穿了防弹衣,他还是在医院将养了好几个月。这次大难不死的哲,荣获了一等功。他成了最光荣的逃兵,迅速退伍,回到家乡。

       经历了生死的哲,一心想成就一番大事业。他知道人生苦短,想要过得轰轰烈烈。哲开启了灯红酒绿,觥筹交错,前呼后拥的大哥生涯。在一个酒吧里,他遇到了雪。那个不言不语,紧紧跟着他的雪,看他的眼神碰触到了哲内心深处的一丝温柔。很快,哲结婚了。

§6遇

       “妈妈,今天不去幼儿园,不去行不行?”眉骑着电动车,前面站着哼哼唧唧的儿子。

       “不可以,你不去,老师会想你,老师哭起来多可怜呀。”

       “唉!”儿子善良地闭了嘴。

       儿子的幼儿园就在哲的小区对面。眉一抬眼就看到了哲家的阳台。阳台上挂着孩子的小衣服。眉收回了目光,看到幼儿园门口孩子的老师正张着大大的怀抱,儿子扭下车子,向老师奔去。想到儿子刚才的表现,眉笑了。

       眉的笑意没有收回来,而是努力绽得更开。因为她转脸就看到了小区门口抱着孩子的哲。他们这一见仿佛隔了几个世纪,却只剩下简单的寒暄。

       “再见!”眉像逃跑似的离开。她心底里的酸,一圈儿一圈儿地漾——对不起,我忘了,你忘了我了。

      婚后,哲的风光短暂地消逝了。哲老老实实成了上班族。大手大脚惯了的雪不懂得俭省。日子过得捉襟见肘。每日孩子哭,老婆闹,哲身心俱疲。

        雪不再是守着他的雪。他想要守住雪,却越来越无能为力。雪越来越不爱回家,甚至扔下幼小的孩子夜不归宿。夜晚,燃了一支烟的哲,在阳台上长久地坐等。这个家,此时此刻又变得异常寂寞。哲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遇上错的人。他付出好多,却换不回一个肯陪着他的人。

       早早的,哲就抱着孩子起来了。他得去找找雪。一出门,就看到了眉。就是那个一汪清泉一样的眉,挂着满脸的幸福,冲着一个孩子的背影笑。哲看着眉转脸看到他。四目相对的时候,哲仿佛被眉的笑带回到了从前。他想问问眉过得好吗,可是却嘴不应心地问:

      “送孩子?”

       “嗯。”

      “孩子多大了?”

       “嗯,刚上小班。你呢?”

       “两岁。”

       “我要上班了,赶时间。”

       “好,再见。”

       “再见!”

       …………

       哦,我忘了,你该忘了我了。哲看着眉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巷子里的路,在阳光和树影中,斑斑驳驳,光怪陆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