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2016.8.8

唐,是一个很开明的朝代,因其开明以及博大,被称之为“大唐”。大唐之所以可以成为大唐,是因为她在某种程度上走出了一条与历朝各代不同的道路。

自汉代以后,儒学大行其道,而同为昔日显学的墨家便逐渐的销声匿迹了,与之消失的,还有那侠义的精神。对于统治者来说,侠,是一个隐患。他们践行着自己的正义。对于所谓的王法,他们最大的态度便是不屑。很明显,很少会有统治者喜欢他们。但在沉默了700年之后,侠士,又重新在唐朝活跃了起来。

社会思潮的转变,数十载的战乱,外来文化的冲击,促成了盛唐。儒家的思想中,人的价值,总是体现在群体之中,家,国。农耕文明追求着安定,很少有人会去追寻独立的自我。而外来文化并不这么认为。老庄也并不这么认为。佛教讲“出家”,对于农耕文明的儒家来说,这是不可想象,天理不容的,人就应该呆在群体里,不搞特殊,不搞另类,不去追求什么真我,而应修身治国齐家平天下。而道佛二家,都是讲求脱离凡尘,去追去真我。

在战乱与外来文化摧垮了儒家的正统之后,人们的思潮便开始变得多元化了起来。而李唐的主人,又有着胡人血统,游牧民族追求自我,狂放不羁的特性,也融入了唐这个国度。她的人民,每个人都试图活的像自己,诗篇之中华丽的词藻所描绘的,更是充满了贵族生活奢靡气息的图景。至于以往,鲜少有人写诗会去歌颂赞颂奢侈生活的。而侠士,更是数不胜数,红尘三侠那洒脱的生活态度,更是从侧面体现了民风的豪爽。

诗人,在那个时代,也多了一股豪迈的气息,宇宙的苍茫浩大,诗人的自负孤独,也体现在了一首首诗词之中。塞外曲亦是十分繁多。在以往,有多少文人愿意去生死未卜,空旷无物的大漠呢?

社会的多元化,也令诗人可以大胆的换位成许许多多不同的角色。李白的《长干行》,便将自己代换成了一位少女。在以往,有多少人敢,又有多少人愿?纷纷繁繁的思潮,构筑成了那个恢弘的盛唐。

一个社会,不应只有循规蹈矩的人,也应有敢于打破规则的人,这样,社会才会有那旺盛的生命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