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角第一百三十五章

始祖少绾的宴席,自然大家都喝得小心谨慎了些,但依着少绾的性子,不喝的尽兴,肯定是走不了的,毕竟这是少绾始祖时隔十九万年后的第一次的宴请,除了燕池悟大快朵颐之外,其余六人表面尽兴,实则敷衍,但是少绾始祖是谁,想她面前全身而退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都想着尽量保持着最后一份清醒,可惜少绾归来魔族之前,特地去找折颜要了几坛子最烈的桃花仙,入口清香的桃花仙,却是折颜酿出的最烈的酒了,酒过几巡,众魔君已经全部昏倒在桌。

“祖宗,他们。。。”一旁的奉行,想说些什么但是欲言又止。

“你去找瑶依让她安排些个人,挨个儿送他们回去,瑶依聪慧,知道本祖宗的意思。”少绾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也有点乏了,你先去安排吧。”

“好,那祖宗您进内殿歇着,剩下的事情,奉行去办便是。”

“嗯,去吧。”少绾有些头晕,晃了晃脑袋,自己去往了内殿的方向,拒绝了奉行的搀扶。

大殿与内殿之间,有条蜿蜒的走廊,醉意朦胧的少绾,扶着墙壁一路过去,磕磕盼盼,跌跌撞撞,几分期许,几分失望,几分恨,几分怨,几分悔,几分怜,究竟几分,是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的。

只是耳畔不停地响起,充满疼爱的责怪:

“绾绾,你又喝这么多酒,酒多伤身。”

“以后你想喝酒,我陪你,不许你跟别人喝。”

“绾绾,以后若是我不在,你要是想喝酒,就找东华,不要找别人,东华不会伤害你,别人就说不定了,要学会保护好自己。”

。。。。。。

少绾嫌弃自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到:“为什么?这不是我!祖宗我与你无关,你不要再来了。”胡乱地扑打着空气,最后跌坐在床榻边,眼睛闪着泪花,仰起头,努力不会落下。

想要告别过去,却无法正视过去,想要形同陌路,却无法忘记与他有关的一切,想要一个人走过明天,却害怕没有他的明天的到来。

可终究,明天还是一个人的,一向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的少绾,不相信,一个人,无法过好明天,明天是什么样子,自己都可以。

少绾之所以喜欢凤九,除了凤九的乖巧可人,还重要的一点,便是对凤九的心疼,如此小的年纪,却经历人生最苦的一件事,实在是太难为小狐狸了。所以她竭尽自己的能力,想帮着她和东华的缘分能够圆满,却默默地放弃了自己的。

有些感情,因为一个转折,便不会再有交点,慢慢的,会散了吧,忘了吧,少绾对自己说。爬起来,躺上床,与自己说好,忘掉,一个人,好好的,守好魔族,便是最大的心愿,慢慢闭上眼睛。。。。。。

昆仑墟上,校练场中,白衣弟子正整齐划一地训练着,师傅墨渊端坐殿中,紫衣神尊,手牵粉衣女子徐徐落下,众弟子归位拱手行礼道:“昆仑墟弟子拜见东华帝君,青丘女君。”

凤九略微点头,微笑,就被东华自顾自地带着直接去了殿中,墨渊起身相迎,“你们来了。”

凤九脱开东华的手,行礼道:“凤九见过上神。”

“你们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墨渊开口问道,作请状,给东华准备倒上一杯热茶。

“不用麻烦了,带我们去后山吧,本帝君想取回自己的东西。”东华说着,还瞧了一眼凤九。凤九有些疑惑。

“好,随我来。”墨渊心领神会,点点头,带路去了后山。

“东华,我们去后山做什么?”凤九边走边小声问旁边的东华。

“到了你就知道了。”东华回到。

“不能现在说吗?”凤九有些疑惑。

“说了,你也未见过!”东华笑着说道,“其实只是想送你个礼物。本帝君好像还从来没有送你个像样的东西。今日刚好想起来,就带你来取。”

“有啊,你有送过的,四海八荒图啊,你都不知道你让司命送来的时候,有多少人羡慕,就连爷爷奶奶,都很是惊讶,只不过。。。”凤九忽然沉了下去,没有说话了。

“只不过什么?”

“要是没有让司命带来那些话,就会更好了。”凤九委屈地回到。

东华心颤,握紧了凤九的手,“以后都不会了,那图,只不过是个普通的物件,今日送你的,只有你才配拥有的。”

凤九惊喜,“是什么?”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东华牵着凤九慢慢跟在墨渊的后面,眉开眼笑,洋溢着幸福笑容的二位,却没有注意到眼前人的落寞与无奈。

楼楼有话说:行文构思,落笔成文,费时费力,以供观赏!若我的文字,能够给您留下一份美好,请不要吝啬您来过的痕迹,或评论,或喜欢,或赞赏,一份心思,万分鼓励,多多益善,期待与您的互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