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

96
change_mds
2017.11.11 15:48* 字数 607

那年,我十三岁。

我生辰的第三天,父王走了,带走了皇城一半的军队。我站在墙头远远的看着他坐在战车上,铁甲寒衣,杀气如麻。

不久后,他的尸首被运回来了,苍老的脸上写满了不甘。我没哭,因为老师告诉我,他死了,我便是王。

我拿走了他的佩剑,将上面的血迹擦的干干净净。提着它坐上了朝堂上最高的位置。赵姬坐在我的身后,问我舒服吗?我开心的笑了。

我将剑插进每一个不听我话的人的心脏,我横扫六国,统一货币,我将属于自己的地方用城墙包了起来。

那年,我二十八。

我给自己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始皇帝。是她告诉我这个名字很好听,我很开心,我指着地图告诉她,这都是我的,你要什么?

她将手放在我的手里,她说她什么也不要, 她笑了,很好看,像天上的仙女一样。

她一直无欲无求,不悲不喜。我发誓一定要满足她一个愿望,让她一直笑。

终于有天,有人送她一本书,她皱眉了。我大喜,将所有的同一类型的书和看这种书的人用土埋了起来。她又笑了,和往日不同,却依旧好看。

如今,我五十三。

我摸着那柄血迹斑驳的长剑,站在皇城最高的地方,身边白衣似雪。

四十年了,我曾亲手将剑割过老师亲人的脖子,也曾将它举在战场上的尸骨之上。如今,寒芒依旧,血迹却怎么都擦拭不掉。

夜风拉起泛白的鬓发,我指着夜色下火光冲天的皇城,微微转头问道:“阿房,你可知我看见了什么?”

      “天下,对吗?”

她的声音如同天籁般好听,我拿起那把血迹斑斑的长剑,缓缓的插进她的胸膛。她笑了,伴着嘴角的那抹血迹显得异常惊艳。

散文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