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烩07|教师节,我送出了自己

文|刘小刘

01.

昨天是刘柳杂志社半月刊印刷的日子,送走了印刷厂的人,才下午3点,距离下班尚早。从来“人来疯”的女老板大手一挥,提前放假。同事们都高兴得跳了起来,纷纷收拾东西,往外走去。

刘柳记得之前老公念叨过好几次,想吃她做的鱼。看在他最近还算勤快的份上,那就做一次给他解解馋吧。于是,刘柳打车去了菜市场,挑了一条肥大的黑鱼,拎着就走回了家。

刘柳有轻微的洁癖,买鱼从来都是买活的,回家自己杀。她觉得鱼案子上那层厚厚的油腻里,肯定藏着一千种坏的毒细菌。在水池里乘了水,将鱼放进去之后,她给老公打了个电话。

程梁刚刚结束今天的最后一节课,正打算收拾东西回家,突然接到了老婆的电话,很是惊喜。从来都是他打给她,刘柳太懒,手机除了导航,简直是个摆设。

“喂,小柳。”结婚几个月,程梁还是不太喜欢称呼刘柳老婆,觉得叫“小柳”更亲昵。

“程老师,晚上我做鱼,快点回来杀鱼。”刘柳单刀直入,给老公下完命令后,就进卧室换衣服去了。

布置得极其温馨的三室两厅,沙发上窝着两只胖胖的熊本熊,阳台上的紫色风铃,随着微风擦出了清脆的声音。下午的太阳,已经渐渐失去了刺眼的光泽,淡淡地,照在了米色的贵妃榻上。

换好了家居服,刘柳将昨天换下来的衣服塞了几件进洗衣机,然后拆了一包乐事,坐着看起电视来。没一会,就听到有人敲门。刘柳充耳不闻,继续吃自己的薯片。三声长短不一的敲门声后,门锁响起了被拧开的声音。

“嗯,这次表现不错,值得表扬。”进门看到刘柳眼巴巴地瞅着他,但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程梁将包放在角柜上,边换拖鞋,边表扬了一把自己的新婚小妻子。

02.

刚刚结婚那段时间,因为是新小区,入住率还不太好,很多房子正在装修。几乎每天都有很多批的人,组队来敲门,说想看看他们的装修风格,自家做个参考。

刘柳心眼比较实,每次都礼貌地请人进来,还主动给对方做向导。可是,过分的善良,有时候会变成刺向自己的一把利刃。那天,程梁出去买菜,刘柳一个人在家看电视。又有一对老夫妻请求看一看她们的房子,刘柳不疑有他,开门放了人进来。

结果,刘柳放进来的是魔鬼。那对老夫妻,不知道是早有图谋,还是见只有刘柳一个弱女子在家,突然起了歹意,想要抢点钱花花,趁刘柳不备,打晕了她。要不是程梁下楼后发现钱包没带回来取,可能他就只能见到一具尸体了。

从那以后,程梁从不让她给别人开门,除非他在家。一开始,刘柳死活记不住,但时间长了,被教训得次数多了,刘柳也就记死了。作为以前的老师,现在的老公,程梁在家里还是很有威信的,刘柳有时候真有点怕他。

美美地吃完了一大锅鱼后,小夫妻俩相拥着围在水池边刷碗。刘柳突然想起同事们的提醒,便正色地对身后人问道:“程老师,教师节快要到了,你想要啥礼物啊?”

“嗯,好像也没啥想要的。”程梁想了想,给出了回答。

“不行!你必须要说一个。”同事们都知道刘柳嫁的是自己大学里的老师,很是好奇她们小夫妻的相处模式,纷纷要求她以今年的教师节作为一个印子,写一篇小说出来,放在下半月的杂志上。

“你?”程梁突然眯眼,上下打量了一下刘柳,哈哈哈地笑出了声。

伴随着程梁的笑声,那些丢人的往事再一次涌现在了刘柳的脑海里,她忍不住就着橡胶手套,狠狠捶了自家老公一把。

03.

去年教师节,刘柳冲到程梁面前,豪气冲天地灌了一瓶红酒,然后大声宣布,自己已经洗剥干净,随他享用。程梁吓得跑出了宿舍,生怕自己被生吞活剥。

喝醉的刘柳早忘了“羞涩”为何物,追着程梁跑了半个校园,才缓缓地醉倒在了操场上。不认识程梁的同学以为他是哪个学院的学生,纷纷谴责程梁作为一个男人竟对女朋友如此糟糕,他解释无门,乖乖背起刘柳,回到宿舍,放在了自己床上。

教师节收到这么一份“大礼”,程梁却觉得自己实在无福消受。但是,他从来不是狠心的人,否则,也不会被李珊牵制这么多年,还是单身一人。强喂了刘柳半杯热水后,程梁出了宿舍,打算去图书馆看会书。

师大未婚的老师学校都给配了单身公寓,所以程梁除了寒假、暑假,一年有大半的日子,都生活在这被黄河一隔两半的校园里。坐在人迹罕至的文献馆里,程梁盯着眼前的《辞海》,眼前却浮现出了刘柳给自己灌酒时的神色。

刚来师大的第一年,程梁只是名讲师,负责教授《古代文学》。遇上的第一批大学生里,就有刘柳。那时候的刘柳,梳着齐耳的短发,个子不高,身材纤细,青春的气息满溢。然而,刘柳太懒,起得太迟,早上的第一节课总是来不及去上。被程梁连着抓了好几次后,他决定好好跟她谈谈。

谈的结果是,刘柳保证以后再不迟到,再迟到就给程梁写检讨。然后,第二次上课,刘柳干脆没来。程梁气结,平时的考勤分只好给刘柳画了个鸭蛋。期末考试,院里要求全部闭卷,程梁驶出浑身解数,出了一套自觉最为公允的试题。结果,全院153人,只有刘柳一人,挂了科。

面对着一个还算“熟悉”的学生,程梁也特别不好意思,但是院里指示,要保持一定的挂科率,他也不敢公然作弊。出成绩的第二天,刘柳悄无声息地溜到了程梁的宿舍,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大袋子的水果。程梁严词拒绝,安慰她寒假好好复习,来年回校补考。

04.

挂了她的科,程梁以为,刘柳肯定自此就恨上了他,所以,整个寒假,从来不在师生交流群说话。

却没想到,刘柳自己找上了门。从来没替女儿在学习上操过心的柳父柳母在看到女儿带回来的成绩单上竟然有鲜红的58分时,二老差点石化,自此拒绝了她出门游玩的所有计划。不算薄的一本《古代汉语》被刘柳翻了N遍,期间,还被逼着向程梁请教了几个问题。

柳父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他,一定要跟领导打好关系,于是,他教导女儿,一定要跟老师保持好的关系。程梁不知道刘柳所有的行为都是被逼无奈,以为她是幡然醒悟,打算好好学习,解释起问题来,很是用心,并且时不时还会发几句鼓励的话过去。

过完年开学,刘柳顺利通过了补考,98分,闪瞎了宿舍一众人的眼睛。这次挂科给了刘柳深刻的教训,她决定,以后挂谁的科,都万万再不能挂程梁的。于是,程梁在以后的日子里,总会看见刘柳挺着后背,坐得最为端正。

感情这个东西,很难说。对着一个人看多了,或者关注多了,好像就慢慢生出了情。等刘柳某天突然发觉,但凡当天有程梁的课,她就会格外开心的时候,她已经陷入了爱情的旋涡。

程梁在学生里一直很有人缘,因为他讲课风趣,又没有架子,加上年龄与之相仿,在学生中间的威信竟比一般的老教授还要高。学生时代最喜欢吃吃喝喝,野外烧烤,组局打牌,件件落不下程梁。

自从觉察到自己的心思,刘柳在有程梁的地方,一直很安静。她是个很有原则性的女孩,知道程梁有女朋友,再爱,她也做不出那等“夺人所爱”的勾当,所以,她宁愿一个人煎熬。

05.

转眼,她们就大二了。再有一年,《古代汉语》就修完了,也就意味着,程梁将再不教她们了。

大家都长成了一名名成熟的大学生,刘柳也是。她虽然还是懒,但上课的时候,总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的。现当代文学史跟外国文学都安排在大二,每个人的阅读任务都很重,文学馆围满了人。

有一次,刘柳无意间发现,文献馆的人特别少。于是,每当找到她需要的书后,她就会抱着书,偷偷溜到文献馆,靠着宽大的落地窗,席地而坐,一点点往下读去。这里是程梁的秘密基地,相遇简直在所难免。

刘柳将自己的心思隐藏得特别严实,两个人相安无事地,各看各的书。时间长了,眼睛酸胀的时候,也会聊几句家常。看着披着阳光笑容温暖的男人对着你侃侃而谈,吐出的每一个字眼都那么有生气,刘柳发现,自己好像越陷越深了。

后来,对程梁的动心,刘柳觉得颇符合时下流行的那句,“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无趣的皮囊千千万,有趣的灵魂太难现,刘柳彻底沦陷。

所以,那年的教师节,她让远在帝都的闺蜜,寄了一条她亲手织就的围巾给程梁,附文说她是他的学生。节日过后,刘柳有一段时间再没敢去文献馆,生怕自己一个不察,暴露了去。可是,看程梁上课时放佛丝毫不受影响的样子,刘柳又放下心来。但是,心里可真难受啊。

晚上卧谈的时候,舍友突然提到程梁,说他有个青梅竹马,不过人家出了国。刘柳听到青梅竹马这个词胃里就一阵反酸,紧了紧被子,没说话。

日子好像就这样远去了,谁都不知道刘柳的心思,甚至有时候,她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上了自己的老师。

06.

大二暑假来临前的那个周末,所有考试已经全部结束,只等放了成绩,就可以离校了。刘柳闲得无聊,又抱着几本小说,躲去了文献馆。谁知,程梁也在。不同的是,他好像心情不好。

刘柳不想打听太多,打了招呼,便安心看起自己的书来。一年以来,刘柳已经百炼成钢,面对着程梁,收放自如。只是,坐在同一片阳光下,好像书里的字都变做了精灵,欢欣跳动,刘柳有点不知所云。

“刘柳,问你个问题?”突然,程梁叫了她一声。

“啊咧?程老师,你说。”虽然惊讶,但刘柳还是很开心程梁拿她当朋友。

“在你们小姑娘看来,爱情到底是什么?”程梁好像很纠结,一句话问得磕磕巴巴。

“你就比我大8岁好不好……”刘柳默默地为那句充满了代沟的“小姑娘”忧伤着,忍不住答非所问地回了句嘴。

看着刘柳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程梁仿佛看见了李珊。突然失去倾诉欲望的程梁,谎称有事,匆匆离开了图书馆。刘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直觉程梁不开心,所以也偷偷跟着出了文献馆。

一直到腿都蹲麻了,还是不见程梁从宿舍出来吃晚饭,刘柳确信,他肯定出了什么事。急匆匆地冲去小市场买了两份快餐,刘柳第一次,那么勇敢地踏进了程梁的单身宿舍。对刘柳的到来,程梁倒是没有表现出很多的不高兴,招呼着刘柳坐下,两个人面对面吃完了那份快餐。

也许是吃人嘴短,从那以后,程梁时不时就会发条信息给刘柳,询问她有没有好好看书。刘柳太懒,手机很少放在身边,几乎没法按时回消息,但只要看见,她总会在第一时间回过去。就这样,两个人渐渐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对师大文学院的学生来说,大三已经相当于毕业,课少得可怜。没课的时候,刘柳就一直泡在文献馆里,有时候一个人,有时候和程梁一起。

07.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大三下学期。

院里安排学业实习,刘柳被分到了杂志社。主编是个离异的女人,但性格特别好,很浪漫,没有丝毫被生活折磨过的痕迹。杂志有个故事版块,多年来一直放的是民间的家长里短,看到来了几个水灵灵的实习生,主编突发奇想,决定以后这个板块就由她们负责。

突然被委以重任,她们几个人都觉得压力很大,主编很好说话,循循善诱,“可以自己先动笔,写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爱情啊”。刘柳晚上回到宿舍,苦苦思索良久,趁舍友们已经睡熟,偷偷摸摸地敲下了自己这场辛苦的“暗恋”。

第二天拿去给主编审核,主编竟然泪眼婆娑,感叹年轻就是好,然后,一扬手将稿子扔进了垃圾桶,“什么东西,垃圾”。深受打击的刘柳眼泪只能往肚里流,却在下班时,被主编喊了声加班。那天晚上,经验丰富的主编配上职场小白,终于写成一篇后来在杂志社历史上传了很久的让很多人哭湿了枕巾的“爆文”。

故事里,主人公是个一开始很羞涩,后面慢慢变得勇敢起来的姑娘。为了求得真爱,在情人节那天,把自己灌醉,摔在了男主的面前。男主惊慌失措,却还是把女孩扶到了家里。狗血之后,一幕幕真情回放,男主终于恍然,爱意早就深种,只不过自己没有察觉。正当两人认清各自的心准备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时候,一盆狗血却再次泼下……

刘柳一直觉得这篇文章太过高于生活,但每每去看,却总是会忍不住掉下眼泪。主编也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只是眼神幽深,不形于色。她总挑着人多的时候,幽幽地鼓励刘柳,“错过了就没有咯”,刘柳毛骨悚然,但却对这句话深信不疑。于是,就有了被程梁笑话到现在的那一幕。

醉酒表白后,刘柳睡得不省人事,醒来后却觉得丢人得不行,提上鞋子一溜烟跑回了宿舍。那时候已经大四,其实可以不用常回学校,这下,刘柳有了借口,常常赖在小姐妹租的房子里,不肯回学校。程梁被吓了一遭,等终于想通,从图书馆回来,却发现当事人已经跑远。想要问个究竟,但却怎么都联系不上人。

在杂志社堵到刘柳的时候,程梁突然发现刘柳长高了很多,早就不是之前那个跟他一起藏在文献馆默默看一天书的小女孩了。生拉硬拽地带刘柳去了家里,程梁的母亲自我介绍,“我是梁莉”,刘柳惊叹“我就说你怎么有个这么拗口的名字”,生生搞笑了原本正经说话的一家人。

美好的故事就此开始,未完的幸福终于待续,这就是刘柳和程梁的故事,希望你也能幸福。

End.

世间事

【世间事专题每周精选活动】故事烩07:教师节


【无戒写作训练营第9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美好的生活方式,不是躺在床上睡到自然醒,也不是坐在家里的无所事事!而是和一群志同道合充满正能量的人,一起奔跑在理...
    jiaxiaolei阅读 26评论 0 0
  • Android studio不仅允许你为你的app和依赖库创建模块,同时也可为Android wear,Andro...
    雪残阅读 54评论 0 0
  • 唐风孑遗,宋水依依,烟雨江南,碧玉周庄 我生在西北,每逢初春,寒风带着满天的黄沙扑面而来,我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却爱...
    南巷清酒i阅读 43评论 0 1
  • 很多励志的文章都在告诉我们,你值得遇见更好的人,你值得过更好的人生,之所以要这么用力的说,是因为我们不再轻易相信这...
    素己阅读 8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