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达多 婆罗门之子

在房舍的阴影中,在阳光照耀下的河岸边,在泊岸的小船旁,在柳树和无花果树的浓阴里,悉达多,英俊的婆罗门之子,年少的雄鹰,与挚友侨文达一同长大。在河岸边,在神圣的祭祀和沐浴中,阳光晒黑了他浅色的臂膀。在芒果林间,在孩童的嬉戏间,在母亲的歌声和神圣的祭祀中,在聆听父亲的教诲和智者的谈话时,树影流入了他幽黑的眼眸。悉达多早已加入了智者门的谈话,与侨文达一起修习辩论、思静与禅定的技艺。他已经学会如何默念唵---这真言之本;吸气时默默吸入它,呼气时则凝神慢慢吐出它,此刻,他的前额仿佛放射出纯净思索的心灵之光。他已经学会如何在自我存在的深层体认阿特曼,永恒不坏,与宇宙合一。

他的父亲心中充满喜悦,因他的儿子既聪慧好学且渴慕知识,他知道他的儿子将会成为一位伟大的智者,一位祭司,婆罗门中的王子。

他的母亲满怀幸福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注视着他落坐、起立和行走,强壮英俊的悉达多,四肢修长,体态完美的向母亲问安。

每当悉达多走过城里的街巷,年轻的婆罗门女子心中就会泛起爱的涟漪,他有着高高的前额,王者般的眼神,还有俊削的背影。他的朋友侨文达,另一位婆罗门之子,对他的敬爱超过了任何其他人。他爱悉达多的眼光与和蔼的嗓音,他爱他走路的姿态与行动的完美文雅,他爱悉达多的一切所言所行,然而他最爱他的精神,他那高尚而热切的思想,他炽热的意志和崇高的使命。侨文达知道,悉达多绝不会成为一个平庸的婆罗门,一个懒惰的祭献官,一个贪婪的咒语贩子,一个傲慢无知的雄辩家,或仅仅是养群中愚蠢善良的一员。而他,侨文达,也不想成为任何一类这样的人,不想成为庸庸碌碌的婆罗门中的一个。他要追随人所爱戴的杰出的悉达多。如果悉达多将会成为一位神,如果他将进入大光明世界,那么侨文达将要跟从着他,作为他的朋友、他的伙伴、他的仆人、他的卫士和他的影子。

就这样,所有人都热爱着悉达多,而他也使所有人喜悦和快乐。

但是悉达多却无法令自己喜悦和快乐,他漫步在无花果园中的玫瑰小径,在林中蓝黝黝的树阴下静思,每日在赎罪池中洗浴自己的肢体,在芒果林的浓阴深处参加祭礼,他举止美雅,为所有人所爱,使所有人快乐,而他的心中却没有快乐。梦境和不安的思绪从流动的河水,从夜晚闪烁的群星,从太阳的光芒中不断向他袭来,迷惑与灵魂的躁动随着祭祀的烟火升起,在《梨俱吠陀》的诗句中弥漫,在婆罗门的长者的教义中骚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