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臭皮匠

曾几何时,我希望自己有个妹妹,但结果是个弟弟;曾经做梦,我希望有个姐姐,但是只有哥哥。不知何时,我想法变了:各有各的好。

我老爱在别人面前说哥哥、弟弟长的丑(关键我也不漂亮),但他们的位置在我心里举足轻重。

从小到大,家里就我一个女孩子,妈妈特别疼爱我。曾经哥哥老爱取笑我:你怎么这么胖,连猪都要让你三分。如今,或许年纪上去了,彼此间也没有开玩笑了,连话都说不上几句,在不同的地方做着不同的事。

弟弟以前是非常爱说话的,渐渐地,话就少了,在班上几乎没有朋友,在同学眼中,弟弟是个“奇葩”,成绩不好,也得不到老师的重视。现在的他,喜欢安静。

弟弟和我呆在一起的时候,话相对来说很多,有时候会提些奇怪的问题,而且在某些问题上,他有自己的见解。弟弟常说的话是:让我试一下,没有试,你怎么知道是错的呢?偶尔他想做一些事情,家里的人,大部分的时候,会阻止他,因为他不按“常理”做事。尽管他有时候是正确的,但家里人都是循规遵矩。他在学习中遇到问题,会先思考,然后来问我,我属于“一问三不知”的那种人,所以,经常会看到他拿着手机,去寻找答案。

弟弟要中考那会儿,爸爸妈妈很紧张,读书或许不是唯一的出路,但不读书也不行。相比我中考那会,他们加上了文综。成绩不是很理想,他读了一所本地很普通的高中。弟弟好像越长大越“傻”,脑袋有时一根筋。

尽管我读了一所不错的高中,但我确实不如弟弟。我不爱学习,也不爱思考,我可能是个“傻白甜”吧!

哥哥同我一样在徘徊着,但他比我更惨,做着不喜欢的事,他说过:妹,你知道吗,我讨厌这些“阿谀奉承”的人。哥哥是个军人,对于这份职业,他并不是不爱,只是他不喜欢身边周围的人,其中也包含职业倦怠。哥哥不善言谈,也不爱说话,对于不喜欢的事,爱理不理,有时甚至不搭理,在别人眼里他是个另类,他不会去选择适应,而是“逃避”,所以他不合群,脱离这个组织是迟早的事,我理解哥哥的心情,但对于他某些脾气却不认同。无论哥哥做什么决定,在我心里这就是我哥,一辈子的哥哥。

一年四季很难见到哥哥,不久前,妈妈受伤住院,他请假回来。此时,哥哥的外貌:皮肤如碳,头发稀稀松松,驼背。我记忆中的他,给人“邻家”哥哥的感觉,不是很帅,但让人看着舒服。25岁不到的青年,却如此苍老。

明年,我就大学毕业了,我们三人,从没有在一起合照过,我想:某年某月某一天,我们一起照张相吧!


我们三长的很接地气,头脑也比较简单,论人数,刚好对应“三个臭皮匠”,不过无论怎样都抵不过诸葛亮。很有缘,凑成在这个家里,就这样,简简单单,健健康康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